“脸书门”持续发酵,Facebook因噎废食?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遵循 CC 4.0 BY-SA 版权协议,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blog.csdn.net/Bmo40mqfG249H/article/details/79775350

640?wx_fmt=gif&wxfrom=5&wx_lazy=1


导致5000万用户信息数据外泄的“脸书门”事件仍在持续发酵,搞得脸书(Facebook)确实狼狈,扎克伯格除了赔礼道歉,脸书面临理论上2万亿美元的罚款以外,近日迫于外界的压力,脸书还做了个得不偿失的决定——在今后6个月内逐步终止与9家大数据企业的合作,理由是这样可以更好地保护用户隐私。


真的吗?笔者看到这一消息后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倒不是笔者怀疑扎克伯格和脸书改正错的决心和能力,而是停止与大数据企业合作这一作法真是典型的“因噎废食”。也许这一举措能够暂时缓解脸书背负的压力,但是未来呢?众所周知,治理洪水,不能盲目堵,而应有效疏导。出现了数据泄露问题,脸书应该更多地自查,发现自身的漏洞及时修复,亡羊补牢,犹未迟也。现在断了和9家大数据企业的合作,未来脸书的生意将如何做?难道凡是与数据相关的业务、企业都要“赶尽杀绝”吗?

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

现在,大多数企业已经有了这样的共识,数据是企业的战略资产,是能够给企业带来收益,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一切的业务行为都是为了保证数据的有效收集、处理和分析。这是一个数据的时代,数据变现是一个关键,哪家企业能以最快、最有效的方式解决好这个问题,谁就可能脱颖而出。但是阻碍明显地摆在那里,就像“脸书门”事件一样,在数据变现的同时,如何解决好数据的安全和隐私问题成了关键。


大数据是一个热点,而且已经热了这么多年,但是大数据真得发挥了其理想的作用和价值了吗?如果没有数据公开、共享,大数据还能称之为大数据吗?有公开,要共享,就必然涉及数据所有权、数据的安全、数据的隐私、数据的收益等问题。数据公开和共享受到政策、法律法规、行业监管、企业利益等方方面面因素的影响。虽然有压力、有障碍,但是政府、行业还是在稳推进相关事宜。数据安全、隐私受到威胁,一定要想办法解决,但一定不能像脸书这样,高高挂起“免战牌”,先低调地做一次“鸵鸟”,而是应该寻找更积极的方式、方法,在保证业务向前发展的同时,更快更有效地消除那些“杂音”。在“脸书门”事件中,作为行业领头羊,脸书没有做出一个“正能量”的表率,这一点让笔者感到失望。


笔者联想到了华为云的“三不”——上不碰应用,下不碰数据,不做股权投资。一开始,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华为云在唱高调。现在看看“脸书门”事件,作为一家服务提供商,应该守好自己的边界,同时更要有自己的担当。厂商与用户之间的交易往来,必须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之上,而且是高度的信任,如果失去了这种信任,也就不可能再有下一次的合作。笔者还听过这样的案例,有些企业用户就是担心其数据被滥用,而不选择有互联网背景的云服务商。


无论是云服务,还是大数据,道理都是一样,方案提供商、服务提供商必须勇于担当,通过政策、技术、服务、法律法规上的种种措施,建立并夯实信任的基础。


云计算、大数据是未来的方向,这是确定无疑的。但它们又都处于应用的初级阶段,肯定有这样那样的“坑”要踩。就像歌中唱的那样“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停止与大数据企业合作,就能解决脸书在隐私保护上的缺陷和漏洞吗?未必吧。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关心即将于今年5月正式开始实施的欧盟“史上最严厉”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它将数据和隐私方面的保护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巨额罚款让欧盟的企业,以及与欧盟企业做生意的企业都不得不心生敬畏。如果脸书真的被罚款2万亿美元,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截至2017年7月的数据显示,脸书的全球月活用户数据是微信的两倍。难道这样一家行业巨无霸企业真的会被隐私保护这根“稻草”压垮?


现在应该不会。但是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数据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有一天数据就等于货币,做数据生意的企业们就要注意了,一旦在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方面犯了错,你们可能不是被竞争对手击败,而是因交不起罚款而从此销声匿迹,相信这是所有人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脸书门”的爆发虽然是偶然事件,但是它再一次严肃而认真地提醒我们,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真的不是面子功夫,那些数据企业们,你们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现在就检查一下自己的数据中心、网络、安全设施、内部规定和各种流程,提升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的门槛,但千万不能“因噎废食”!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云报640?wx_fmt=jpeg中国云报小编微信:Taogebj联系邮箱:15327768@qq.com


展开阅读全文

因噎废食(就讨论关闭水园有感)

09-05

大清早上班,打开计算机,打开IE,先打开榕树下,再打开CSDN,进到灌水乐园。rn 什么都还没有看到就看到几个字“关闭灌水乐园”,找到相关贴子看了之后,心里不太痛快。本人是2001年5月份注册到CSDN的,先在技术版块找自己感兴趣的地方翻看了一阵,再进到灌水乐园。当时还有不少所谓的灌水版老虫,不过本人所做的只是静静地写自己的文章,找一个地方发些写得很随意,而不愿意发到榕树下的文章。rn 在我眼中看来,当时的水园人的素质良秀不齐,灌水者有之,精华并不见多多少。只是老虫人熟面熟,一人登高其他途相呼应,迅速将文章人气增高。rn 后来加菲猫做了789程序员论坛后,这些“精英”份子纷纷移师它处。rn 我觉得,并不是现在的水园是什么垃圾。网络上不时有新旧替换的事情发生,比如我曾是本校超级网虫,随着年龄的增大,渐渐地和小DD小MM们拉开了距离,所以也渐渐地脱离了本校网络,也曾愤慨地说那不再是我们的活动场所。但是,那只不再是我们的活动场所而已,在小DD小MM的眼里它还是充满了新鲜,充满了吸引力,充满了生机的地方。是我放弃了它,是我们日渐远离了它,反过来我有什么权力说它是垃圾?rn 而今,也是你们这些“精英”放弃了水园,是你们弃你们的家园而不顾。如若有心维持家园,当初你们又何必放弃?因为来的人多了?因为来的人大多打不入你们的圈子?因为你们只对自己的话题在意,你们只哄抬自己话题的人气,因为你们只认为新入人员是侵略份子侵略了你们的地盘?所以,你们只管固守当前好了。rn 版主的位置我想恐怕有人没有放正。版主并不是成天高举大刀,叫嚣砍文砍人的利器。版主只是引导本版朝更加欣欣向荣的方向发展的校正者。其实,立早做得不错,比那个成天以专制独裁方式砍文的版主做得好。rn 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以前有现在有,将来也会有。以前没有吗?我不相信。或者有,不过从来没有冒头的机会,就被打压了。但是就我从进来CSDN所看到的现象,那绝对是有的。难道,CSDN需要因为这个原因而关闭水园么?rn 今早有些气愤,说话也不太客气,前朝遗老这话我到真不想说了。既然将这个提议放在桌面上来说,我想不管怎么决定都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够左右的。要关闭了,我绝不再来,不管是不是我对这儿的技术版感兴趣。只是这里的技术版块相对集中一些罢了!不过就算不关闭,我想经过这次对于那些敲边鼓的人我也极度感冒,让我感冒的地方,我想有必要考虑say goodbye。rn 当真要做到公平化的东西,完全可以让大众来表决,如:50人以上对某人不满,在系统功能中加入一个个人黑名单,一旦达到这个数,那么就让此人闭嘴。rn 一粒老鼠屎就是这样搅坏一锅汤的,罢了! 论坛

Facebook效应:解密Facebook成功

01-24

自2004年创建以来,Facebook已经改变了大学生之间的交流方式。与此同时,它也成为了很多非学生的重要工具。据Facebook称,在其3500万名活跃用户中,有一半以上并不是大学生。截至今年底,Facebook用户中将只有不足30%拥有大学学号。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博格(Mark Zuckerberg)今年只有23岁,他从哈佛大学辍学后创建了这一成功的社交网站。rnrn  创始人的看法rnrn  扎克博格近日接受了《新闻周刊》高级编辑史蒂夫·莱维(Steven Levy)的专访,并谈了自己对Facebook的看法。他表示,Facebook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社交网站,而是一个加速信息流动的工具,特别是用户与自己同胞、家庭成员、以及工作关系之间的信息流动;Facebook并不只面向大学生;Facebook是一个足以改变全世界的创意,拥有无限的潜力。rnrn  扎克博格的观点主要围绕一个他称之为“社交图”的概念展开。他表示,社交图是一个数学概念,它可以表明现实世界中每个人之间的联系。任何人都是社交图中的一个节点,发散性地指向他认识的所有人。他说:“我们并不拥有社交图。社交图一直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而且将永远存在下去。人们自然而然地就会通过社交图交流,因为它联系着你身边所有的人,包括朋友和工作伙伴。”rnrn  国际化之路起步rnrn  扎克博格同时表示:“Facebook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构建一个准确的社交图模型。一旦Facebook了解你的关注对象,你就可以上传一个相册,而我们将把它自动发送给你关注的所有人。”迄今为止,Facebook平均每周新增100万名用户,而该公司的国际化之路才刚刚起步。扎克博格表示,Facebook已经成为加拿大访问量最大的网站,而Facebook用户最多的城市是伦敦。rnrn  扎克博格透露,虽然Facebook目前只支持英语,但其它语言的版本很快就将面世,这有助于实现他“将Facebook变为网络生活中心”的目标。但是,问题也随之出现,Facebook已经成为很多大学生的最爱,但它对于毕业生和中老年人士是否有着同样的吸引力呢?扎克博格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说:“成年人同样需要同身边的人交流。”rnrn  对于非学生的吸引力rnrn  尽管交流的需求仍然存在,但就目前而言,Facebook还不是很多非学生的完美网络工具。例如,Facebook的大部分规则和大量应用仍然针对学生生活设定。今年35岁的旧金山营销主管大卫·罗德尼兹基(David Rodnitzky)最初使用Facebook时感觉良好,直到他安装了一个名为“我的问题”的维基。令他不知所措的是,这一应用向他好友列表中的所有成员发出了一个问题,“你在第一次约会时接吻了吗?”他表示:“我居然向公司的风险投资者提出了这样的问题,由此看来,Facebook也许并不是最理想的交互方式。”rnrn  扎克博格和他的团队相信,Facebook背后杰出的创意最终将战胜所有的顾虑。扎克博格已经组建了一支超高智商的工程师团队。Facebook首席运营官欧文·范纳塔(Owen Van Natta)表示:“毫无疑问,Facebook将改变那些30多岁、40多岁和50多岁人士的世界,就像它在校园所做的那样。”rnrn  放出豪言之后,范纳塔又做了补充,体现了Facebook滴水不漏的风格。他说:“我们不仅仅是一个大学生网站。Facebook并没有改变大学生活,而是改变了很多早期用户的生活,而这些用户大多是大学生。我们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每天都会有更多25岁以上人士访问Facebook。因此,Facebook必然会改变那些30多岁、40多岁和50多岁人士的世界。”rnrn  支持和反对之争rnrn  同任何事物一样,Facebook既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一些支持者表示,他们之所以喜爱Facebook,是因为Facebook可以帮助他们在结交新朋友的过程中,继续保持与老朋友的联系;一些反对者则表示,他们能够认识到Facebook的价值,但仍然痛恨这一社交网站。因为Facebook浪费了用户太多时间,而这些时间本来可以用于做更重要的事情。rnrnrn转自:http://news.csdn.net/n/20070815/107468.html 论坛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