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无渡河

//这里是一个技术社区,但我用来写废话,一是因为这里人少,二是因为技术的氛围能给我的牢骚增添一些安全感。

//假如你有缘看到了这篇文章,可以忽略不看,这不过是一名普通人成长的絮絮叨叨。又或者,你看了,去思考自己的成长,也是可以的;但请给我一个安静的环境吧,这个世界繁复的声音太多,我希望找到一片安宁。

前几日和旧人会面,谈了很多。说我这段时间的困惑,说看到一些论述时内心的失望,说对技术没有天然的融合性,说大概还是不能纯粹的放弃一些技术行当,在当下。

最近思考了很多个性与共性的问题,和朋友说社会达尔文主义从长远角度来看虽无以辩驳,但在个体上却是十分惨痛的。朋友恰好是生物科学在读,给了我很多新的视角以及更为乐观的视角去看待演变。

每天每天的读书准备考试,会有一种与新的思想碰撞的愉悦,但时常也会有不被承认不被认可的伤。常想,选择记录在现在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而有时候发自内心的自省也不被容纳。每每在叙述我的决定时,总会说,我想要知道人之所以为人,与这个社会这个世界的种种联结,我不希望自己活成一个唯技术论者,希望自己还有灵魂生长的勇气,而不是选择下沉。

当要去那窄门。

大致是2017年的10月做下了这个决定把,当时还狠狠地大哭了几场,责怪爸妈不理解我的追求。后来给母亲写了一封很长的信,母亲在次日给了我回复。

她同意我了。

从这个所谓的朝阳行业去往那个所谓的夕阳行业。

来来回回,有许多人总问我,你为什么?其实罢了,我也经常问我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喜爱,为什么抉择?可是时间洗刷到现在,坎坎坷坷明白,如果喜欢能详详细细地叙说出原因的话,也就谈不上喜欢了。

时间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而人生何尝不是。

浅浅几年对计算机科学技术的了解,这里的氛围令我窒息。有太多的人,是power-user,我感受不到那种出于内心的热爱,我感受不到他们对于技术的虔诚与真诚,我最讨厌的话就是“谁会和钱过不去”,我尝试了,我说服不了自己去放弃内心的渴望。

当然知道执念的苦,可是啊,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我把这当作坎,看作劫。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做了决定之后,我终于开始涉足向往已久的人文社科领域,开始看相关的专业书籍,尝试探索人与人之间交谈的永无止境。我看了很多,也忽视了很多,同理心的培养,共情能力的生长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疲惫不堪。

我找不到支撑点,什么可以继续支撑我,没有回答。

去年年末,有位小男孩来找我倾诉,心理学里的置换被我使用的“炉火纯青”,但我心里还是无时无刻不自怜着。

直到,克尔凯郭尔的哲学将我拯救;直到我终于明白了交流是永生跨不过去的河流。我们都生长在碎片与碎片之间的缝隙里,都拥有着其实支离破碎的生活。

朋友说,我们来世界一遭,见见太阳,体验和感受世间的一切,爱也好,恶也好,成功也好,失败也罢,不过是一场体验。你在那期间获得了一些感触,那便够了。我当时说,是啊,人间一趟,好好沉浸一场吧。

我没有放弃,而后向往变成了远方的西西弗斯。

大致是找到了我的使命,所以以此封缄。

心怀水木,堪奈若何。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