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并非自己的主人

杂项 专栏收录该内容
3 篇文章 0 订阅
 
“我们的大脑决定了行动,而我们的心智仅仅是紧随其后的影子。”本杰明.里贝特,神经心理学教授,在1983年发表的论文令科学界与哲学界哗然。
 
假设本杰明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我们会悲哀的发现:
我们仅仅是大脑生理活动的傀儡。大脑完成的工作仅仅是机械的生理反应的产物,也就是说我们的所有行动只取决于我们大脑的构成与大脑处理信息的过程。
看来我们该停止嘲笑计算机的愚蠢了,相对于硅基的CPU,碳基的大脑真的是高明不了多少。
       刑事犯罪的那些罪犯们可以为自己解脱了,他们杀人的过程是生理反应的结果,仅仅与大脑有关,如果判罪,只能叛大脑有罪,而与他们无关。这真是荒谬。
      
       然而,不幸的是,从1983年之后的20多年里生物学、神经学、心理学的实验结果不断的证明了本杰明论文的结果。
 
       那么我们的大脑是否就等价于我们,很明显它们之间并不能划等号,正如CPU不等于计算机一样。CPU来源于人类电子工程师的一张图纸,那么大脑来源于什么?深想起来,这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难道我们仅仅是某种更高级实体的一张图纸的实现?这对我们的自尊心的打击将是致命的。
       假设我是设计人类的那种高级实体,根据目前的科学实验结果,所设计人类的UML类图大概为下图:
                 
 
目前的试验表明,大脑接受外部事件刺激而控制身体做出相应的反应,而与大脑的拥有者”我们”没有直接的联系,大脑只是在发出控制指令之后象征性的告诉”我们”它要控制身体了。没有比这更可悲的事情。真是造物弄人啊!
我们并非自己的主人,我们的大脑才是我们的主人,我们仅仅是拥有大脑,而无法对大脑的行为进行有效的控制。那么如何解释我们的自杀行为呢?要知道,假设我们意识里已经没有生的欲望,大脑为什么还会执行对自己不利的行为呢?大脑如何执行自毁命令的?看来我们对大脑还是有一定的控制权的。
 
 
帕特里克.海嘉德在2007年8月的《神经科学杂志》发表的论文解释了这种控制权,那就是我们对大脑拥有一定的否决权,看来那个高级实体设计人类的时候采用了另一种方式,如下图:
 
 
大脑在接受重大的外部事件刺激的时候,比如自杀,大脑在发出控制命令之前的200ms会接受到”意识”的是否否决信号,如果“意识”并没有发出否决信号,大脑会对身体发出自毁命令,否则自杀命令执行失败。
请用好我们的否决权吧。
  • 0
    点赞
  • 1
    评论
  • 0
    收藏
  • 一键三连
    一键三连
  • 扫一扫,分享海报

打赏
文章很值,打赏犒劳作者一下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打赏

ToperRay

你的鼓励将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2 ¥4 ¥6 ¥10 ¥20
输入1-500的整数
余额支付 (余额:-- )
扫码支付
扫码支付:¥2
获取中
扫码支付

您的余额不足,请更换扫码支付或充值

打赏作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