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机与认知实验室

北京邮电大学人机交互与认知工程实验室

一位美国大学老师“控制”手机的课堂使用的实验

JOELLE RENSTROM是作家,也在美国波士顿大学讲授写作课程,日前她在网络周刊Aeon(万古)发表文章,What Happened When I Made My Students Turn off Their Phones(我迫使学生在课堂上关掉手机后发生了什么)。文章说:

    学生手机成瘾是个大问题,我想过各种法子来控制手机的课堂使用。有一招是,若谁的手机在课堂上响了,我就让他(她)当场唱歌跳舞,但效果不佳。我曾在Aeon上发过一篇文章讨论这个问题,旧金山一家名为YONDR的初创公司的人读了我的文章后联系了我。该公司生产一种手机袋,其作用是不让观众在看演出时使用手机。用户将手机静音后放入袋内,锁住袋口。看完演出后解锁,取出手机。有些著名演员要求,看他们演出的观众就得使用这种手机袋,以防止违反知识产权规定的摄影摄像行为。

    YONDR寄给我一些手机袋供我使用。我规定,上课前每位学生从一个盒子里取出手机袋,将手机静音后放入袋内,锁上袋子,离开教室时解锁。至于学生是将手机袋放回盒内、放在衣兜里还是攥在手上,我不管。我对他们说,这是做实验,最后我要写文章的,会在学期开始和结束时发问卷听听他们的真实想法。

    学期开始时,这个班上30名本科生中,37%对实验愤怒无比,认为比以前的唱歌跳舞惩罚还要糟糕。有人觉得,将手机放入袋内就好比将宠物关到笼子里。但是到了期末,只有14%的学生对手机袋持负面看法,11%的学生说手机袋的效果“令人愉悦地惊人”,7%感到释然,21%说使用手机袋不是个事。

    实验开始后,有人将手机放入袋内,但不上锁,以表示无声的抗议。也有人转而用课桌上的计算机(为学生检索文献、做实验而配备的)上网,这一条我不管。但是,以上厕所为由去看手机的现象大大减少。

    一开始,26% 的学生估计,YONDR手机袋会使教室更安静,期末,52%的学生说教室确实更安静了。有一回下课后,我发现一个手机袋落在课桌里,几分钟后一个女生匆匆赶回来,说“将手机放入袋内后,我就完全忘了手机了。我猜,这就说明手机袋起作用了”。

    我问他们,少用一些手机,对社会有没有好处?只有15%的人说没有好处,65%说有好处,19%说“我觉得有好处”。50%的学生说,少用手机有利于人际交流和面对面的互动。一位学生说,只有冲澡时我才真正在思考,其他时候都在翻手机屏。

    我做这个实验的目的,是引导学生们好好想一想自己的行为习惯,而不是一定要改变其习惯。其实,我若想搜集关于智能手机问世前的生活更美好的证据,易如反掌。我的学生们承认,有了手机导航,他们连地图都不会看了;他们觉得读纸本的东西,在纸上写字,都落后于时代了;反正谷歌一搜什么都有,他们就什么都不记了。大家普遍同意,课堂上用手机是不合适的,只有11%的人认为,控制在课堂里使用手机的规章制度是没有必要的。

    学期开始时,48%的学生认为,不受打扰的课堂环境是有利于学习的。那我问:那你们为什么手机不离手呢?20%的人承认是上瘾了,更多人说,无聊了才看手机的。其实,丹麦哲学家克尔郭凯尔和英国哲学家罗素都说过类似的话:无聊是很重要的,因为它激起了人们的想象力和雄心。学生们大可不必用手机来拯救无聊。

    归根结底,YONDR手机袋的意义其实是选择。人做出使用技术的选择,而不能被技术所控制。如果学生们在教室里关机了,我希望不是因为老师要求他们关机,而是其自主选择的行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083835.html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8259的单级中断控制

2013年06月12日 1002B 下载

大学老师的c++课堂讲稿

2011年04月16日 597K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不良信息举报

一位美国大学老师“控制”手机的课堂使用的实验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