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友老六,创业五年,现在在华为上班

640?wx_fmt=jpeg

周末没有更文,在弄这个长篇文章。以纪实的故事上,做了一些虚构场景。在试着尝试目标性输出,试试一些新的写法。

 

如果觉得好,点个好看,转发一下,都是极好的。

 

舍友老六,创业五年,现在在华为上班

文 | 明哥

首发 | 明哥的江湖(ID:code_gg_home)

 

周末在家看电视,接到一个电话。平时也有一些业务,所以没多大惊讶。但当我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他时,我心里隐隐觉得,老六出事了。

 

大学时期,一个宿舍住六人。刚到宿舍,我便被一个小伙子热情款待,帮着我忙前忙后,我那时心想,这家伙这么热情,不会推销什么产品吧?

 

忙完后,坐在床铺边,老六给我递了根烟,说他也是刚来,住这个宿舍。我这时才把心放下,跟他唠起家长。

 

我们上的是本地的一个一本大学,后来一个外地的舍友,说他没有考上一本,才调剂到这个大学,上了个二本。

 

这就很尴尬了。我们宿舍有六人,五个人都是本地的,都是拼死拼活考了这个大学,满心欢喜,觉得至少有个一本可以去说,否则还不如努力一下,重修一年考个重点大学。

 

现实是残酷的,这时我们才知道,原来这所学校,在外地是以二本录取线录取的,这个事情,也是大学四年来,外地舍友一直去嘚瑟的事。

 

当然,投来的便是其他五人的"围攻"。

 

大学毕业后,外地的舍友回了原籍工作,带回去了陕西地道的俗语,聊咋咧,你个冷怂,瓜批,瓷锤等等。

 

话说回来,因为年纪最小,所以我们称他为老六,因为瘦小,我们又叫他瘦六子,后来念得多了,大家都改成了碎六子,以符合陕西这边的碎嘴子,听着更亲切一些。

 

碎六子家在山区,所以一心想着飞出草窝,要凤落梧桐。满心向往的来到大学,想着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为父母争光。

 

于是,这家伙在大学的时间,基本就保持在教室,宿舍和图书馆之间。

 

我们有时候都鄙夷这小伙子,大学莺歌燕舞的,不如谈情说爱,窝在图书馆搞毛线呢。碎六子不为所动,没有被我们带着跑偏。

 

于是,只见我们其他五人,没事便跑去对面城中村,包个夜场或者是在台球厅疯玩一天,等到囊中羞涩,才恋恋不舍的往宿舍赶。

 

用兜里仅有的几毛钱,几人拼在一起,买一包方便面,回去泡着吃,喝汤管饱。

 

每次基本都是宿管阿姨关了楼门,碎六子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在路灯的投射下,狂敲着门。因为我们宿舍就在楼门跟前,所以能听清他跟楼管的对话。

 

楼管阿姨不满碎六子搅了她的美梦,碎六子觉得开门就是楼管的本职工作。于是,总是会听见他们的斗嘴。每次基本都是楼管阿姨败下阵来,因为碎六子每次到最后,都是耍嘴皮子。

 

要么说楼管阿姨真年轻,今天又漂亮了几分,要么就是说楼管阿姨的女儿真漂亮,学习成绩应该不错,肯定能考个好大学。

 

楼管阿姨每次都被弄得啼笑皆非,碎六子临了还说,下辈子要认楼管阿姨做妈。

 

一回宿舍,我们几人就开始鄙视他没有节操,如此毫无底线,卖辱求荣的嘴脸。可每次,碎六子也不置可否,嘿嘿一乐,便洗漱休息。

 

就这样物换星移,转眼便过了一年半载,我们五人组一天还是无忧无虑的吃玩,碎六子却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碎六子开始臭美,每次出门还会整理一下着装。要不是我们总拿他打趣,还真有可能忘掉他。

 

外地的一声惊呼,我们几人吓得呆呆坐起。一个枕头被他躲过,砸在了碎六子的脸上。可我们都没心思管碎六子,几人被外地舍友手里的东西吸引住了。

 

头发,外地人咋咋呼呼,我们几人准备倒头就睡。外地人两手一拉,一根足足五十多厘米的样子。

 

我靠,这是有大事件,我们几人三下五除二便下了床铺,一个还是从上面撑着护栏,一个后翻了下来。

 

碎六子被堵在洗漱台,脸红耳赤。看来这事是跑不了了,我们几个才不管这个呢,我们关心的是谁?

 

就是计算机系的一个妹子。碎六子藏不住了,算是全盘托出。

 

原来这一年来,刚开始碎六子是图个安静,能够学习,每天坚持去图书馆。久而久之,便被周围一个妹子吸引。一来二去帮忙占座,两人眉目传情,便有了进展。

 

碎六子喜欢长发美女,并且这家伙双手比划,抓了抓空气,色眯眯的馋我们,说了个大。

 

几人早都被刺激的喘着粗气,这一比划,可算是点燃了怒火。霹雳乓啷又是一顿爱的狂揍,加上碎六子啊啊啊的故意惨叫。哐哐哐的砸门声,估计又是惹了临宿舍那帮懒货的美梦。

 

碎六子去开了门,随即啊啊啊又是惨叫,嘭的把门又关上了。我们几人还不知怎么回事,就瞅着碎六子一脸惊慌。

 

我们还不知怎么回事,只听门外有个声音说到,小。

 

几人相视一笑,随即爆笑。

 

碎六子匆匆穿好衣服,便跑了出去。

 

后来我们见到了计算机的这个妹子,人长得确实不错,凹凸有致。但总觉得有点不对,跟六子不是多搭。六子这时早已坠入爱河,一天天的早出晚归。

 

六子为了追妹子,也是下了血本了。虽然说金钱没咋花(这货请我们吃饭,竟然是早点,两个包子打发),但是精力却没落下。

 

那时候六子就知道投其所好。妹子是计算机系的,六子瞅准时机,看了下妹子学的知识,web应用开发。

 

于是,六子便也开始学了起来。经过半学期的琢磨,六子把做好的东西偷偷发给了她。(搞到的邮箱)

 

邮件的内容是个本地网页,也就是我们平时过节看到的那种,后台播放音乐,前台一行行五颜六色的文字跳动,鼠标随着滑动,就是一堆流星飞过。

 

妹子被这个打动了,也是醉醉的。后来六子又给做了很多工具,类似刷单,抢单的电脑应用,算是彻底把妹子拿了下来。

 

两人一天鬼混着神出鬼没,我们五个也开始找着对象,各忙各的去了。

 

一天晚上,宿舍门被哐哐砸的乱响,我一边骂着这谁大半夜的,催命呢?一边拖着棉鞋,跑去开门。

 

门外立着的是宿管阿姨,怒气冲冲便把我推开,气急败坏的掀着一个个的被窝,最终停在了碎六子的床铺下。

 

六子一脸迷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宿管阿姨气的拿个板凳坐在下面,六子忙着倒了杯水,察言观色。

 

原来六子追的这个计算机的妹子,还真是宿管阿姨的女儿。而六子这时才知道,妹子不想让大家知道她母亲在这里当楼管,觉得丢脸。

 

这可真是大新闻,我们几人也被这消息震惊到了。这样子,六子的丈母娘是楼管阿姨?这也太有意思了。

 

之前两人没少争吵,我们都觉得这两人是要黄了。没曾想的是,关系竟然因为这个升温了。

 

楼管阿姨觉得六子心眼不坏,就是怕女儿委屈,跑来想数落一下,激励六子。

 

六子也比较争气,顺利毕了业,并且在本地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我也去了一家手机公司,做Mstar平台项目。

 

六子除了上班,每天跑回学校,可以陪在女友身边,觉得生活过得很是惬意。

 

我们都觉得两人会相伴到老,觉得六子照顾的无微不至。然而有天晚上,我接到了六子的电话。

 

六子在电话那头痛哭不已,只骂对方。计算机的妹子比我们晚一年毕业,一毕业,跟着同级的一个小伙,跑去了深圳。

 

六子跑回了宿舍,想找宿管阿姨闹事,没想到宿管阿姨比他还生气,直骂自己教女无方,养了个什么女儿。

 

宿管阿姨本身也不幸福,中年丧偶,带着女儿重新组建的家庭,于是女儿心里总觉得她背叛了家庭,觉得男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心机之重,算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我跑去六子的出租屋,两人咣咣喝了一箱啤酒,嘴里骂着这个心机女,六子一边自己骂着,一边拦着我不让我骂。

 

心纠结成麻花,哭成了一团。

 

六子不仅情场失意,职场也比较坎坷。因为六子虽然会玩web,可都是因为追妹子,实际中弄的也是差强人意,对于底层原理什么都不了解。

 

这个不是他喜欢的,只是因为这个工资能高一些,就选择了它。

 

妹子不声不响的分手,确实给了他致命一击。值得庆幸的是,这时的他才发现自己不喜欢编程。

 

比起这个,他更喜欢跑业务。

 

于是,他离开了西安,也跑去了深圳。但这次,他没有去找妹子闹事,而是去追随一个前同事,跑一些贸易单。

 

从 QQ 动态中看到,六子生意做的很大,春风得意。有时会给我寄一些电子产品,相机之类的,都是最新款。

 

这几年,六子给我寄的东西,有些我留着自己用,有些就挂网上,按市场八折出售,也赚了几十万。

 

用这些钱,加上我工作赚的,我在西安买了一套房子。

 

刷 QQ 空间,便是我了解六子的途径。我们两人心知肚明,不用太多寒暄,一切都已然明白。

 

只要不联系,就说明六子一切安好,我总怕哪天再次接到他的电话。

 

就这样,平稳的度过了五年光景。六子一直还是单身,而我在毕业三年之后,跟测试的同事结了婚,这一年,小孩刚过百天。

 

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媳妇小孩的事情,没有时间去 QQ 上看六子的消息,心里总有些担心。

 

事实上,六子确实出事了。那天中午,我正在看电视,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个未知号码,归属地是在深圳。

 

不出意外,接到了六子的第二通电话。电话里六子操着蹩脚的粤语,骂着什么。我起身跑到阳台,就静静地听着,听着。

 

过了很久很久,六子才恢复过来。用着我们熟悉的陕西话,骂了句这些狗日的货。这么些年的交情,建立起来的信任,被现实无情摧毁。

 

六子做的生意越来越大,炒股也运气爆好,赚了一些钱,心态有些飘。又通过关系,这几年在弄汽车生意(我就说咋没手机给我邮寄了),这不,出事了。

 

也不知哪里出了岔子,这批货没有按期到来。如果是正常情况还好,可这次有所不同。六子听了"朋友"的建议,准备赌一把,一次赚个千万,然后荣归故里。

 

虚荣心在小时候便建立了起来,小时候的自卑心,终于在这里埋下了隐患。

 

是的,这次六子彻底栽了。"朋友"电话打不通了,六子知道是被骗了。这五年打拼出来的东西,一瞬间化为乌有。

 

争强好胜的底层,是被看扁的人生,不允许别人小瞧。这个是奋斗的动力,却也是一个巨大的隐患,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早,这么狠。

 

六子骂了半天,听到我这头有小孩哭声,又转怒为喜,问我是男孩女孩。

 

男孩。

 

哈哈,带把的好,我有小侄子了。

 

回来吧!

 

有片刻的停顿,我知道六子在思考什么。一路以来,靠着打拼起家,眼看着就要闯出名堂,却顷刻间一无所有。

 

一个月后,六子按照我给的地址,敲开了我的家门。

 

他对我说,你胖了。

我对他说,你老了。

 

随后便是紧紧拥抱在一起,说不出的久别重逢。

 

时间匆匆流逝,忘不掉的是回忆。这一别多年,历经辛酸,都刻成了皱纹,以及深邃的目光。

 

有太多的话要说,有太多的故事要讲。跟媳妇请了小假,六子嘻嘻傻笑,说忘了给大侄子买礼物了。

 

两人跑回学校,在对面的茅坡村(现在已经拆迁,盖起了高楼大厦),找到了之前聚餐的那家川菜馆,记得当时六子直夸老板娘真漂亮,还有水煮鱼真好吃。

 

老板已经换了一个,还是叫着川菜馆,但早已吃不回那时的感觉。两人叫了两箱啤酒,点了份大盘鸡,连吃带喝,足足喝到打烊。

 

沿街走着,听完了六子的故事。冷风袭来,路灯照的有些恍惚,六子失神般的对我说:

 

这一切,恍如梦境啊!

 

我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卡,递给了六子。六子忙拒绝,还坏坏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偷藏的私房钱,并扬言要告诉我媳妇。

 

我告诉他,这个钱是这些年邮寄的那些东西,被我卖掉之后,花了一部分,还剩了十来万。

 

六子骂我把给我的心意卖了,但却把卡收了起来。

 

眼含泪水,两人一路走了回去。

 

媳妇把儿童房收拾了出来,让六子住了下来。六子时不时就拿这个说,是不是间接的低我一辈,跑到我家给我当儿子了。

 

我知道这家伙耍贫嘴,要打发这烦闷的情绪。这房子能买下来,多亏了六子寄的那些科技产品。

 

我这段时间除了上班之外,也没闲着,找了几个跳槽去华为的前同事。想让他们内推下,帮六子找个工作。

 

没有太多周折,给六子找了个工作,是华为海外部的销售,我一听这工作靠谱,便找了个时间,让六子去面试看看。

 

六子面试环节轻车熟路,对于国际贸易,商务以及语言沟通,都对答如流。就是这个创业的事情,那边有些介意。

 

虽然有些曲折,但最终还是拿下了这个岗位。六子应聘上的那晚,媳妇在家忙活着做饭,有酒有肉,六子说这是他向往的生活。

 

还是要告别的,哪个男人不想事业有成?六子在几个月后,踏上了去往非洲的征途。

 

在临上飞机的时候,六子给我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头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喘着气。

 

足足有一分钟,我说了句,再不要给我打电话了,便挂断了电话。

 

六子去了国外,这一年多也没有什么消息。我知道,这代表他过得不错。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们有个约定,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电话。

 

这一次,我内心十分期望,他能打拼出自己的大好前程。默默地在心里为之祝愿,那时的芳华,以及未来的前程似锦。

 

我也相信,那个男孩,定不辜负期许!我也期待,下一次的重逢,希望六子,能够带来好消息。

 

推荐你读:

给初入职场朋友的8条走心建议

想到了不重要,做到了才厉害

打开了神奇之路

640?wx_fmt=jpeg

©️2020 CSDN 皮肤主题: 数字20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