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会,还是爬起来,怎么,我好像失眠了?

现在的生活随着她的出现逐渐相对正常,我说的“相对”,是晚睡的概率比较少的出现。也很少出现躺在床上无法入睡的情况。也许是因为周末,也许因为前两天都晚睡,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忽然想起那本日记,在云南时写的日记。那时的日子除了平静,就充满了寂寞。那是的我也用日记来打发无聊的时光。那些日子日记成了每天必修的功课,陪我打发时光和寂寞。怎么,日记的主题还是那一个。

忽的想起很多,想起那个大箱子。那个装满了我私人物品的大箱子。现在应该还静静躺在我舅家那个农村的角落。也许家里人在搬东西回来时忽略了它——谁让那些东西都是属于我的呢?或者说,是属于那个年代,属于那个青涩,又充满颜色的年代。

那个时期,可以自由自在的做梦,可以常常和bobby跑去学校的操场,把自己埋在并不算高的略带枯黄的草丛里聊天;可以和渠天天放学回家后去夜市上,要两碗麻什和一个考油馍,然后争抢着把它们消灭干净。

那个时期,可以每天风雨无阻的早上去夏侯的楼下等他,然后一起骑车上学;可以每天放学直奔教学楼后的篮球场,可以在球场上奔跑蹦跳,可以在老鳖头上“拔罗卜”,被大家羡慕我的爆发力和弹跳力出众。

再早一些,住校的时候,每天晚自习下了还要去老高的办公室和杨帆一起刻苦;可以每天为了节约饭票早饭只吃豆腐乳夹馍,却偶尔一天早上吃掉六个仔然夹馍。

那个时期,还有那么多的回忆,那么多淡蓝色的回忆,那么多人,那么多事,那么多影子,那么多瞬间。

我不愿回忆,也很少回忆,单偶尔,像走出阴冷的电影院,看到白花花的阳光,那些回忆涌了出来,让人恍若隔世。

低头看看自己,多余二十斤的肥肉,烟雾缭绕的小房间,回忆里的那些人,离开我身边早已不在。

bobby说他孤独,说他抑郁,我在帮老婆编题,只能说,去找个女人吧。

其实我多想和他并桌而坐,一起吃泡馍,喝一点苦涩的啤酒,一起点起烟,一起互相逗笑取乐。

很久不见渠,偶尔在qq上见到,我竟隐身不语,其实我多想只和他并肩坐在沙发上。听他和夏侯,小淫一起聊天。

小淫也许不会再拉我去打球了,上次他叫我的时候,我百般推托。

我是怎么了?

那么多的兄弟,我是怎么了?

我爱我的老婆。看着她在身边沉沉睡去,看着她把腿蜷成一团。我帮她拨开,不一会,她又蜷起。是我给她不够安全感吗?

我爱我的老婆,我愿意为她失去一些,放弃一些,有她对我的依恋,我心里好踏实。

我爱我的老婆,我想让我们过得开心,快乐。

可是,过去的种种,过去的朋友,你们知道么,我舍不得你们。。。

如果有一天,我对你们视而不见,不代表我不依恋。

我不想长大,不想麻木,我爱你们。真的。。。

平安夜的时候,老婆编书到晚上十点半,想我陪她出去转,我去了大差市,东大街,人好多,看着那些疯狂的人群,那些比我还要年轻的脸。我不喜欢喧闹,我想,我老了。但和老婆一起,看着她的开心,我感到满足。

我的朋友们,祝你们幸福,祝你们的孩子,家人,都幸福。

我想写,我不想停下,我喜欢这样的夜晚,这样的记录我的内心。好久好久,没有这样的倾诉。

好久好久,没有和朋友真正的聊天。

要过年了,说什么好呢,恭喜发财!!!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