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汽研、中汽协、乘联会数据差别很大,原因

   中汽研、中汽协、乘联会数据差别很大,原因

     中汽研 是上牌量,保险数据. 更准, 避免了库存. 

      5月4日,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公布了4月份及1-4月中国汽车产销数据,与早前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中汽协) 和 全国乘用车联席会(乘联会) 公布的数据相比,差别巨大。后两者的数据远远高于前者的数据。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中汽研)(即上牌数据)显示,1-4月份,汽车行业累计产销分别为585.86万辆和485.90万辆,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60.69%和35.19%。

 

中汽协,源自生产报数传统,口径范围最大、范围最广,但是,仅限生产和批发口径,各个企业上报数据,过于上游,每月10日左右开发布会,节假日顺延;

乘联会,源自乘用车厂财务上报传统,所以包含批发 和 各自上报零售数据,其批发数据与中汽协数据,基本一致,其零售数据源自主机厂各自收集,具有政策可操作性,与4s店实际数据偏差较大,每月12日左右发布;

中汽研,源自车辆交强险数据,所以仅包含终端零售销量,因为源自各个省市区,通过逐层汇聚获得,具有地理分布统计特征,最具有参考价值,其全口径数据价格数十倍于前两者,每月14日左右发布。


作者:愚匠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455938/answer/55858534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乘联会”仅仅是动了有官方背景的“中汽协”和无锡华通贩卖的“车管所上牌

转载自: http://bbs.tianya.cn/post-cars-97682-1.shtml

 

 前两天在一个朋友的博客中看到他批驳张毅记者关于“乘联会真相”的一片日志,当时还觉得有点纳闷,怎么有记者开始关注“乘联会”了。因为工作的关系,笔者参加了数次乘联会,平时也是做数据统计和分析工作,对于乘联会日常的运作和数据统计有一定的了解,可以说,乘联会作为一个民间组织,目前能够发展到现在的规模,除了有乘联会秘书处不懈的努力外,更主要的是外界原因成就了乘联会目前现在的地位。那么乘联会发展壮大,直到有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到底能够动谁的奶酪呢?
  我认为,“乘联会”动了有官方背景的“中汽协”和“公安部——车管所上牌数据”的奶酪。
  阅读张毅记者的文章,经常会提到一个所谓的权威统计单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这个是2002年被国家经贸委和统计局联合授予行业协会统计职能的单位,在张毅记者看来,只有这个单位统计出来的数据才是一个权威的,正确的数据。那么我们看看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是不是就是非常的准确呢?
  1、“中汽协”数据每个月累计也会发生变化。经常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的业内认识知道,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最后几页的附表中,有一个和乘联会每个月发布的销量数据格式几乎一样的各个乘用车企业月度分品牌销量汇总表,在这个汇总表中详细的列了每个企业每个子品牌的月度销量及其累计销量,如果你把每个月的销量汇总起来,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有的企业每个月的月度累计和他当月统计的累计数据不一样,比如1——4月,某品牌月度销量为1、1、1、1,按照单月累计应该是1——4月累计销量是4,但是有时候中汽协的累计是3,或者5。为什么,这是因为中汽协的数据依靠各个企业会员上报,并且有固定的时间来定稿、印刷、邮寄。如果某个企业的销量上报慢的话,中汽协会要求企业估计一个数据上报,等到下个月在更正,这种情况笔者的公司经常会有。乘联会的数据更正大多就是处于这种情况,那么如果说乘联会的数据不准确的话,那么中汽协是不是也可以说不准确,没有了权威?
  2、“中汽协”部分历史数据引用“乘联会”数据。翻看中汽协5、6年以前的数据,你会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情况,由于那个时候中汽协对于乘用车分企业分产品线没有做统计,中汽协在附表《乘用车企业分产品线月度销量汇总》中末尾的位置会打上一行小字“数据来源:全国乘用车联席会”,如果张毅记者有兴趣,可以去找找看。这个就奇怪了,如果说乘联会的数据不准确,那么开始为什么中汽协月度统计的时候会引用乘联会的数据,等到了自己统计,并且是乘联会有了一定的影响和知名度的时候,突然说乘联会的数据不准确?
  3、数据差距主要源自企业对于出口归口的误差。对比中汽协和乘联会的月度统计数据,可以发现两个版本的数据差别很小,只有少数自主品牌企业由于统计上报口径的原因出现偏差。主要原因是有的企业在报给乘联会的数据中包含出口,而报给中汽协的数据中只有国内销售的数据。但是这种情况很少,毕竟没有几个企业会愿意把数据说少了。
  4、“乘联会”不光统计“零售”,还统计“批发”。引用张毅记者文章中的:“而每当其数据与中汽协有出入时,乘联会总会这样解释:为了避免与中汽协的数据重复,“乘联会”不统计“批发数”,而只统计不含出口和库存的“零售数”。统计口径不同,“零售数”当然不会等于“批发数”。但这个看似聪明的解释,却正好说明了“乘联会”数据是不可能准确的。中汽协统计的批发数由整车厂自己直接掌握,是企业的财务报表上可以准确显示的,而“乘联会”统计的所谓“零售数”,听起来很贴近市场,实际上却是一个无法准确统计的数据,是一个“水分”极大的数据。” 这个我感觉张毅记者没有好好研究一下乘联会的数据,乘联会不光统计零售数据,“批发数据”就是企业的开票数据也是要统计,如果张毅记者不相信,可以和乘联会要一个来看看。
  5、“乘联会”统计的零售数据是准确的。在此引用张毅记者的文章“终端零售量的第一手真实数字掌握在每个经销商手里,而不在整车厂手里。但是许多经销商出于各自不同的目的,多报少报缓报甚至瞒报不报终端销售量的现象非常普遍,不少整车厂连自己都说不清自己产品的月销量精确数字。所以“乘联会”的这个“零售销量”的数据准确性也就可想而知”。看到这个,我只能够说张毅记者真是一个汽车外行,如果说10年前终端零售量厂家不能够全部掌握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了。据笔者了解,目前乘用车企业在终端零售管理上都采用了DMS系统管理,说的通俗一点,就是经销商每卖一辆车,都在DMS系统中录入,这样厂家才会在后续的保养、质保上认可,所以厂家通过DMS系统就能够实时的掌握整个企业每天甚至与每个时刻的销量情况,而乘联会统计的就是这个,其实这个类似 “公安部死亡车管所上牌数据,这个我们下面在谈”数据的真实性是没有怀疑的,而张毅记者说的只掌握在经销商手中企业不能够掌握可以说是一个外行的笑谈。
  说了这么5个方面,其实主要是想说乘联会的数据并非向张毅记者说的一无是处,要不然也不会全国所有的乘用车企业都成为其会员了。那么既然数据没有多大问题,为什么张毅记者会杜撰出这篇伟大的文章呢,我想这应该是“乘联会”已经威胁到“中汽协”的地位和“公安部的车管所上牌数据”市场需求。要不然也不会有新华社的记者来写这么一片文章,下面,我来分析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1、立足服务为本,创建数据交流的平台。在中国的国情中,目前所谓的官方统计数据有两个,一个是张毅记者说的“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另外一个是众多企业渴求的“车管所上牌数据”。历来一个组织有了官方的背景,总会变得官气十足,牛气哄哄,正是应证了今年的属相——牛。想找什么数据,只要是他们不公开的,一概没有。更别说什么历史数据了,当然了,如果真的需要,也可以,掏钱买。你想,现在各个媒体记者都是别人求着他写稿子,哪里会求着中汽协给他们数据,这个时候正好“乘联会”出现了,他不光是每个月提供数据,还用一个业内人士的角度对汽车市场做分析,而这个正好是各个媒体汽车记者的软肋。相信大家经常看到在某些媒体汽车网站上发表了所谓的分析文章,其实是漏洞百出的分析。而乘联会每个月给各个记者备好了回去发表的“料子”,记者省心省事,唯一的要求就是加上数据来源:乘联会。这就是乘联会现在越来越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原因。而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就不一样了,他是一个官方背景的组织,所以这些为社会服务的工作他是不会做的,这间接的导致“乘联会”影响力逐渐超过了“中汽协”。而“公安部的车管所上牌数据”下面我详细来说他为什么不公开。
  2、数据及时性和频次要高于“中汽协”。乘联会目前有周度交流和月度交流数据,其中月度交流数据是每个月的8号左右下发,周度交流是每周一下午。周度交流包含了主流的22家企业。这个就是张毅记者所说的:“由于统计不完整,“乘联会”发明了狭义乘用车的概念,还发明了22家主流乘用车企业。在“乘联会”的22家主流乘用车企业中,2008年增长最快的比亚迪居然给漏掉了。”其实这个是乘联会一个周报的交流单位数量,这个里面比亚迪是没有参加周度交流的,而不是张毅记者说的把比亚迪给漏了,更不是发明了22加主流乘用车企业。而中汽协就只有月度数据一次交流,在频次上要低于乘联会,有数据总比没有数据强,特别是在每个月的最后一周,确定本月最终的销量的时候,更多的是看周度数据。这个是乘联会在某些方面影响力高于中汽协的一个重要原因。
  3、数据统计项目符合汽车厂家分析要求,数据公开。按照张毅记者的说,要权威的销量数据,自然应该找中汽协。可打开中汽协的官网网页,却令人沮丧。在中汽协公布的数据中,大多是笼而统之的东西。如中汽协公布在其网站的一则题为《2008年11月前十位汽车生产企业销量排名》的信息,全文如下: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08年11月,汽车销量排名前十位的生产企业依次为:上汽、一汽、东风、长安、北汽、广汽、华晨、奇瑞、比亚迪和吉利。与上月相比,上汽、东风、长安和吉利略有增长,其它企业均呈一定下降。11月,上述十家企业共销售汽车57.80万辆,占汽车销售总量的84%。”  加上标点符号总共才138个字,信息极为笼统,根本找不到各个企业的具体数据。拿着这样的信息,你让媒体们怎么做分析,怎么做评论?更别说企业内部分析人员了。
  乘联会数据里面不光统计批发数据,还统计了零售,分产品线分省份的销量,要知道对于企业来说,更关心的是竞争对手哪些车型在哪些区域卖的好,而非一个总数,这个数据中汽协是没有统计,因为中汽协他统计数据只是统计一个总数,能够告诉国家每个月卖了多少就可以,而对于企业内部人士、媒体记者需要什么数据他是不关心的。这个是中汽协官方背景的结果。可以说,统计数据项目及不符合企业内部人员分析需要是中汽协数据逐渐落后乘联会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其实这些数据有一个途径可以完全满足,那就是“公安部的车管所上牌数据”,下面我来详细说一下为什么我们的公安部对于“车管所数据”不公开,公开了是否威胁到国家安全。
  “公安部的车管所上牌数据”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我们购买汽车后到各地的车管所上牌的时候,公安部在各地的车管所会对所登记的车辆进行验证,上户,这个里面包含了汽车的型号,颜色,用途,用户信息,用业内人士来说的就是包含了数十条“字段”。这个信息的字段详细到了每个车主的姓名、年龄、地址、电话、用户等等。一辆车就是一条信息,每个月公安部把上月上户的所有信息汇总起来,就是上月的“车管所上牌数据”。这个信息客观真实的体现上月全国汽车销量情况,在这个里面能够分析出各个产品的销售区域、用户特征等等很多信息。目前,公安部把这个车管所上牌数据的统计工作委托给了一个第三方机构,叫“无锡华通智能交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由他们对这个数据进行统计、汇总。那么,公安部统计这些做什么呢,又没有给社会进行公开?说到这里,大家肯定明白了,既然企业对这个数据是非常需要,但是公安部又不公开的发布,那么只有一个途径——通过无锡华通公司购买。据笔者了解,这个购买费用可不低,一般的行情是每个乘用车企业每年200万左右,并且还有个要求不能够几个企业共同购买,打个比方,比如一汽集团下面有一汽大众、一汽丰田、一汽轿车,如果一汽大众购买了给了一汽丰田,对不起,让无锡华通公司知道了,我以后的数据就不给你了,并且剩余月份的钱也不退。由于是独家买卖,光一个车管所数据无锡华通公司每年就能够收入数千万甚至上亿。
  到了这里众多车主就知道为什么自己刚买车不久,就会有那么多的骚扰电话了,车主信息就是通过这个途径泄露出去的。车管所上牌数据本来应该是一个国家的公开信息,但是由于背后有巨大的利益,你要求公安部来公开这个数据,那怎么可能。200万我想媒体肯定是不会掏钱购买的,那么没有这个数据怎么办,那么只能够找替代品,而这个时候乘联会统计的项目可以部分的满足市场分析的需要,有总比没有强。
  最后在说一次,乘联会不过是一个民间组织而已,虽然他也有很多让企业感觉不满意的地方,但是他能够撼动官方背景的“中汽协”和“公安部”,本身就是一个值得我们汽车业内人士高兴的事情,如果乘联会能够让“中汽协”统计项目更符合汽车企业分析需要,“公安部的车管所上牌数据”公开发布,不用汽车企业每年花费巨额的费用购买,那么乘联会就有继续存在的价值。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