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率是万恶之源 【做blog的同仁们不妨瞧瞧】

潘石屹  2005-12-19 16:37:00  

   前天在上海参加住交会,住交会散场后人很多,好长时间都打不上出租车,上海的天气又出奇的冷,我们只好先在展厅的大堂等一等。等的过程中,遇到了新浪网的许多工作人员,我就和他们一起聊了起来,聊住交会的情况,又聊到博客,他们说:你博客的点击率超过50万了,等到你的点击率超过100万时,我们新浪牵头给你做一个庆祝活动。我说:好啊,谢谢你们。他们预计我的博客点击率突破100万的时间是春节之前。正聊着,出租车来了,我们也就分头坐车回各自酒店了。
  几句聊天倒又引出我一些想法,我一直在想“什么是点击率?”衡量我们对社会的贡献有GDP,GDP是我们给社会创造财富的增加值;还有销售收入,销售收入虽然没有GDP这样准确地反映我们给社会的贡献值,但能从另外一个方面反映出来我们公司的规模。
  说一个小插曲。我记得今年年中《中国新闻周刊》开研讨会,任志强在会上发言说:中国的GDP之所以低,是人太多,吃饭、穿衣花的钱太多了,所以我们的GDP低。任总旁边坐的是经济学家哈继铭,哈继铭和任志强在此前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中就吵了一架,彼此心里都很不服气。这次哈继铭抓住任志强讲话的漏洞,毫不客气地说:任总,你懂不懂GDP怎么算?GDP的统计口径中就包括了工资、吃饭、穿衣的部分。说得任总满脸铁青,之后哈继铭继续发表他房地产要崩盘,中国房地产存在泡沫等老生常谈的看法。谈完之后,可能发现任总脸色不对,好像要跟他吵架的架式,马上说:我有事情要走了。说完就先离开了。当时任总很不服气,等哈继铭走了之后,他抢过话头想继续理论。中国房地产协会的会长杨慎和中房集团的董事长孟晓苏马上对任总说:任总,不要背着别人说坏话,等到你见了哈继铭以后,你们当面再吵。就这样任总的气被生生噎了回去。
  说实在的,我对GDP的统计方法这么专业的问题也知道得并不确切,回来之后,我认真地查了一下,发现GDP的测算方法有三种:
  生产法:GDP=∑各产业部门的总产出—∑各产业部门的中间消耗;
  收入法:GDP=∑各产业部门劳动者报酬+∑各产业部门固定资产折旧+∑各产业部门生产税净额+∑各产业部门营业利润;
  支出法:GDP=总消费+总投资+净出口。
  从GDP的这三种计算方法可以看出,哈继铭说的真是对的。
  回想起我这十多年开发房地产的历史,发生辩论最多的可能就是任志强,但是最近两三年来,我们之间的争论却越来越少了。这两三年时间里,跟我争论最多的变成了易宪容。快到年末了,仔细想想,我和易宪容基本上在所有的媒体上都争论过:网络的、平面的、电视的等等。三年来,他的观点一点都没有改变:中国的房地产发展不健康,中国的经济发展不健康,房地产就要崩盘了。非常悲观。而我可能是相对乐观一些,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基本上是健康的,中国的经济发展虽然有些问题,但总体来说是健康的。不管结果怎么样,在这三年时间里,易宪容总是会赢得更高的点击率、支持率。包括三年前他在北京电视台的《国际双行线》上高声地呼吁民众,说房价一定要跌,呼吁大家不要购买房子等等,当时也是赢得了一边倒的支持。可是这三年来,房价不但没有跌,反而步步往上涨。虽然他的呼吁和预言是错误的,但支持率、点击率仍然居高不下。我开始怀疑这种没有原则的点击率到底意味着什么。
  2005年,跟易宪容的争论还未结束,与我辩论的队列里又加入了一个倡导个人集资建房的于凌罡。于凌罡提出来一大套个人集资的纲领和决策的程序,并号召了几百人给他出钱,决心要在北京城里盖出由个人集资建起来的房子。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首先法律环境不允许,政策环境不允许,就是法律和政策允许,如果几百人每人一票地投票决策,这房子也建不起来。我觉得这些道理都是很显然的,但几乎我跟于凌罡的任何一次辩论,于凌罡总是会得到更多的支持,更高的“点击率”。没有人去理智地分析在这更高的点击率的背后,是否是有原则,是否是有理性,也没有人深究,这个点击率是否能反映出一个认真和客观的态度。
  最近,我在新浪网上开了自己的博客,开博客之前我对博客的一点点了解是通过方兴东得来的,知道了在中国,博客的代言人物是木子美、芙蓉姐姐,所以我非常担心在这巨大的点击率背后又意味着什么。我跟新浪网劝我开博客的朋友说:我和木子美、芙蓉姐姐的兴趣爱好都不一样。他们说服我,说博客只是一个工具,你可以在上面很自由地发表自己的观点。于是,我就在新浪网上开了博客,同时也看到了许多各行各业的精英,包括余华,余秋雨他们也都在新浪网上开了博客。
  前不久通过博客认识了“童话大王”郑渊洁,他在开博客的时候还问新浪网的员工:我给你们写字,你们付不付钱?当听新浪网员工说不付钱的时候,他的兴趣还不是很高。开博客后,他为了追求点击率,居然像吸毒一样成瘾了。半个月前他的目标是点击率超过我。并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增加他的点击率,三天之后,点击率就超过了我。我又想,这点击率对这个社会,对我们自己到底意味着什么?
  记得四年前,CCTV2要评年度经济人物,我有幸成了他们的候选人之一,我把我的简历、照片和名字放在CCTV的网站上,让所有的网民去投票。为此,我还在当年公司举办的圣诞晚会上说,希望大家为了SOHO中国的发展支持我们一票。所有参加我们圣诞晚会的来宾,回去都查找CCTV的网站,想给我们投下神圣的一票,表示对我们的支持。但过了一个星期,我们推广部的同事告诉我:出事了,有个别的候选人为了提高自己的选票,动员他们的IT部力量,编了一个程序去访问CCTV的网站,造假投票,现在快把CCTV的网站搞瘫痪了。为了一个什么年度经济人物去做假,结果反而成了一个反面的典型,在这种情况下,谁的点击率高,谁就有做假多的嫌疑,我马上告诉我们所有的员工,远离这些点击率。
  点击率有时会成为一种激励,让人有动力,但过份在意或一味追求点击率时,它就会像万恶之源。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一定要有我们的准则,如果失去这些准则和我们做人做事的原则,只会去关注点击率,甚至为了追求更高的点击率,可以牺牲自己的原则,牺牲自己的名声,那么我们将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一样找不到方向。
  同样,如果为了点击率,不断地追求低俗的东西,哗众取宠,这对我们整个社会和我们个人都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反倒可能让整个社会和我们自己在思想和文化上走向退步。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