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我想我是忧伤的

A、窗间月色

  千年前的一缕淡淡的月光,穿越上古时代不朽的烟云,抵达我窗前的时候,我听见枝头的流莺惊场尖叫了一下。

  流动了几千年的月色,平静而温暖,倾泻在那一片曾经痴迷和搁浅的心灵沙洲之上。

  月光下那些流泪的影子,在木兰与唐宋的清香里临水顾盼,长匣与荆冠是无人能知的语言,吟诵着鬼谷或者兰舟的梦呓,载着一身的孤傲与冰霜,驶过冰冷而宽阔的茫茫水域,白衣飘飘,自古而今。

  岁月推开记忆的窗棂,月色撩开心底的感动,在心头燃放着历久弥坚的轻烟,久久地在日渐麻木的神经中回放着那些墨迹未干的文字。

  是的,八千里路云和月,沿途风景绮丽,而满身灰尘。

  月色不言,我也不言。

  这个冬天,我想我是忧伤的。

  B、网上有条鱼

  浩瀚的网,让人无法相信地球是圆的,它的边际在哪里呢?我有点担心,即使我竭尽我的所有,也无法到达彼岸,我不过只是大海之中的一条鱼。

  网上有条鱼,这样一条悠悠荡荡的鱼。

  我的许多朋友都叫鱼,哀婉的,心伤的,忧郁的*********我想象着,终究有一天她们会消失在海洋的尽头,因为大海中没有路标。

  在珊瑚丛中,我自由自在地游荡着,但是我常常若有所失,我感到自己被每一片海域挽留的影子,依然在执着而行——它像堂吉诃德一样,不被世人所理解。

  浪花不断涌来,漫过了我的眉毛,遮掩了我的视野,而且,它还在不断上涨。

  这其实符合我的愿望,我想把自己隐藏起来。

  我偷偷在海藻中,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个海洋的世界,期望着在往来的鱼群之中发现令我心动的那一只。

  海水在我的想像中移动着,我气喘呼呼地追逐着它——它离我那样地接近,甚至只是在咫尺之间,触手可及。

  我常常想,是否需要借助一根带有长长的鱼竿的鱼网,才能捕捉住不断流窜的鱼儿,可是我还是很担心,它会从太多的网格之中溜走,瞬息不见.....

  C、破碎的声音

  在美丽转身而去的瞬间,我听见破碎的声音。

  断桥残雪。一把花纸伞,分开的是绵延的飞雪,传唱的是千年不变的主题。

  穿亲眼蓝杉的爱情,擦肩而过时,火花一闪,照亮我们青春的脸庞。偶然回头时,白娘子轻轻一笑,雷峰塔倒,还原爱情一个自由。

  自由,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便是空气,就是美好,就如同千年的雪花,伴随着鸟儿的飞翔,流落到民间,带走些夜衰愁,走过许多漫长的路,洒满在所有人经过的地方。

  D、那些日子令人怀念

  许多许多走过的路,都交给黑夜了。

  所有所有的日子,都化作了一篇又一篇闪烁着思想光芒的文字了。

  一段风月,在时光的水上沉浮,悄悄绿着岁月,红着文字,而我一片茫然。

  很多时候,我透着那些沾满油墨清香但却冰冷的文字,仿佛看到美丽和富裕,仿佛听到赶路的声音,穿透千年之远,跨越万水千山,直逼昨夜的忧伤,走进我的梦境。

  逝者已远,那些键盘上青春,那些悠悠荡荡的日子让人怀念。

  E、我想我是忧伤的

  北方的天空,大雪纷飞。

  是甚么东西从高空落下,能够如此轻盈无声?

  是谁有着如此的力量和胸怀,制造了如此庞大的洁白?

  雪花自天庭而降至北方的时候,我双手合十伫立在南国的风中。

  这个季节已经繁华落尽,严寒早就教会了我如何适应那冰冷的寒流。

  天那头,是茫茫不知边际的雪原,眼前,是炉火正旺和房间以及华灯初上的万家。

  错过了这一场雪,这个冬天,我想我是忧伤的。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网格 制造 语言 c
个人分类: [经典]网络文字
上一篇[文字]一个人的远走高飞
下一篇[感触] 在某一天,你再也找不到我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