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与禅



【一】

“一个人想什么呢,儿子?”

“妈,我在想算法的问题”

“犯法的问题咱可不敢想啊!”

“不是‘犯’,是‘算’”

“什么算不算的,算不算的还不是法院说了算”


“孩儿他爸,最近咱儿子可不大对劲”

“咋了?”

“那天他还说他在想什么……犯法的事!”

“啊?”

“还总看一些好像是教人找对象的书”

“我看这孩子,八成是要学坏了”


【二】

“大师,我父母非说我学坏了,要我到寺里来清修几个月”

“阿弥陀佛,施主请回吧,本寺只接纳有缘之人”

“可他们都说我挺有缘的”

“你有什么缘?”

“程序员”


“既然有缘,你便留下来吧。”

“多谢大师!只是我还没有出家的打算,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带发修行?”

“就你那点儿头发,带不带有区别吗?”


“老衲年事已高,不如……就收你做个关门弟子吧”

“谢师父!弟子拜见师父!”

“你起来吧,先去把寺门给关了”


“师父,原来你说的关门弟子真的就是每天开关寺门啊。难道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吗?”

“寺门之内,是佛门清净;寺门之外,是俗世喧嚣。守好了这道门,便是至上的修行。”

“我懂了,师父。原来您是要我看好自己的心门!”

“顺便给寺里卖卖门票”




【三】

“徒儿,可以开饭了吗?”

“师父,饭马上就好”

“……”

“……”

“那你能不能先把我和你的几位师兄从墙上放下来?为什么每次等待你做饭,你都要把我们其他人‘挂起’来?”

“好的师父,饭一做好我就‘唤醒’你们”

“可是我们没睡觉啊”


“这位扫地的师傅,你该不会有一身绝世的武功吧?”

“有绝世武功我还会在这里扫地?少看两本武侠小说吧,年轻人”

“……也对,我还是乖乖地写我的程序好了”

“你代码的第1892行有个段错误”,扫地僧头也不抬地说。


“师父,为什么你看上去很惊恐的样子?”

“因为今天终于有人告诉了我,之前你的‘挂起’,‘唤醒’都是什么意思”

“哦,那是我们的一些专业术语。可它们并不吓人啊”

“现在我只想知道,你修行结束的时候,会不会把我们都‘杀死’?”


“为师叫你抄写《心经》,你写这满篇的‘0==1, 1==0’是个什么意思?”

“这就是《心经》啊”

“《心经》哪一段?”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师父,‘色’与‘空’明明就是非1即0的二值逻辑啊,怎么可能互为对方呢?”

“既然你精神上无法悟道,那么不妨试试肉体上的修行。你听说过苦行僧吗?他们会通过绝食,酷暑等方式磨练肉体,达到修行的目的”

“那我每天刷题,算吗?”

“修行是修行,自残是自残,不要混淆”




【四】

“师父,我发现有些香客想要拜佛,又不想亲自来寺里烧香。”

“所以?”

“我们可以替他们拜佛,根据烧香的数量,诵经的时长,按月向他们收取香油钱”

“这算什么?”

“我管它叫,云出家”


“这位女施主,要不要求个姻缘签?”

“求签算命,那都是封建迷信,我更相信科学”

“没问题,我们也提供电脑算命”


“女施主,卦象显示,你的真命天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没事儿,远在天边就挺好”


“师父,最近寺里香火不旺,我觉得可能是跟我们的宣传标语有关”

“哪句标语?”

“就是‘求一次因缘,送一次超度’那句”。

“……确实不妥。你看改成‘超度,第二位半价’,如何?”


【五】


“刚才你是不是又在想那天那个女香客?”

“师父,你怎么知道的?”

“你忘了自己之前抄写《心经》的‘色即是空,1==0’ 了吗?”

“记得啊,怎么了?”

“今天你写的是‘11111111111111’”


“师父,这几天我心里好烦,我想还俗了”

“你本就在俗世,何来还俗一说?”

“那就让我出家,入空门好了”

“门既为空,又如何能出入?”

“……”

“现在心里还烦吗?”

“不烦了,师父。就是有点儿乱”


“嗯,我突然感觉舒服多了,嗯嗯,虽然还不是很明白您的那番话,嗯嚒,但我想,这就是您说的,嗯,禅心吧,师父,嗯……”

“你舒服不是因为禅心,你是馋嘴。把那半个豆包给我放下”



“三个月前,我因工作走火入魔而上山修行,如今已经完全恢复了,师父,我想我可以下山了”

“也好,你把院里的大水缸挑满水,就可以走了”

“再挑就溢出了”

“看来这山,你是下不去了”


【一】

“一个人想什么呢,儿子?”

“妈,我在想算法的问题”

“犯法的问题咱可不敢想啊!”

“不是‘犯’,是‘算’”

“什么算不算的,算不算的还不是法院说了算”


“孩儿他爸,最近咱儿子可不大对劲”

“咋了?”

“那天他还说他在想什么……犯法的事!”

“啊?”

“还总看一些好像是教人找对象的书”

“我看这孩子,八成是要学坏了”


【二】

“大师,我父母非说我学坏了,要我到寺里来清修几个月”

“阿弥陀佛,施主请回吧,本寺只接纳有缘之人”

“可他们都说我挺有缘的”

“你有什么缘?”

“程序员”


“既然有缘,你便留下来吧。”

“多谢大师!只是我还没有出家的打算,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带发修行?”

“就你那点儿头发,带不带有区别吗?”


“老衲年事已高,不如……就收你做个关门弟子吧”

“谢师父!弟子拜见师父!”

“你起来吧,先去把寺门给关了”


“师父,原来你说的关门弟子真的就是每天开关寺门啊。难道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吗?”

“寺门之内,是佛门清净;寺门之外,是俗世喧嚣。守好了这道门,便是至上的修行。”

“我懂了,师父。原来您是要我看好自己的心门!”

“顺便给寺里卖卖门票”



【三】

“徒儿,可以开饭了吗?”

“师父,饭马上就好”

“……”

“……”

“那你能不能先把我和你的几位师兄从墙上放下来?为什么每次等待你做饭,你都要把我们其他人‘挂起’来?”

“好的师父,饭一做好我就‘唤醒’你们”

“可是我们没睡觉啊”


“这位扫地的师傅,你该不会有一身绝世的武功吧?”

“有绝世武功我还会在这里扫地?少看两本武侠小说吧,年轻人”

“……也对,我还是乖乖地写我的程序好了”

“你代码的第1892行有个段错误”,扫地僧头也不抬地说。


“师父,为什么你看上去很惊恐的样子?”

“因为今天终于有人告诉了我,之前你的‘挂起’,‘唤醒’都是什么意思”

“哦,那是我们的一些专业术语。可它们并不吓人啊”

“现在我只想知道,你修行结束的时候,会不会把我们都‘杀死’?”


“为师叫你抄写《心经》,你写这满篇的‘0==1, 1==0’是个什么意思?”

“这就是《心经》啊”

“《心经》哪一段?”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师父,‘色’与‘空’明明就是非1即0的二值逻辑啊,怎么可能互为对方呢?”

“既然你精神上无法悟道,那么不妨试试肉体上的修行。你听说过苦行僧吗?他们会通过绝食,酷暑等方式磨练肉体,达到修行的目的”

“那我每天刷题,算吗?”

“修行是修行,自残是自残,不要混淆”



【四】

“师父,我发现有些香客想要拜佛,又不想亲自来寺里烧香。”

“所以?”

“我们可以替他们拜佛,根据烧香的数量,诵经的时长,按月向他们收取香油钱”

“这算什么?”

“我管它叫,云出家”


“这位女施主,要不要求个姻缘签?”

“求签算命,那都是封建迷信,我更相信科学”

“没问题,我们也提供电脑算命”


“女施主,卦象显示,你的真命天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没事儿,远在天边就挺好”


“师父,最近寺里香火不旺,我觉得可能是跟我们的宣传标语有关”

“哪句标语?”

“就是‘求一次因缘,送一次超度’那句”。

“……确实不妥。你看改成‘超度,第二位半价’,如何?”


【五】


“刚才你是不是又在想那天那个女香客?”

“师父,你怎么知道的?”

“你忘了自己之前抄写《心经》的‘色即是空,1==0’ 了吗?”

“记得啊,怎么了?”

“今天你写的是‘11111111111111’”


“师父,这几天我心里好烦,我想还俗了”

“你本就在俗世,何来还俗一说?”

“那就让我出家,入空门好了”

“门既为空,又如何能出入?”

“……”

“现在心里还烦吗?”

“不烦了,师父。就是有点儿乱”


“嗯,我突然感觉舒服多了,嗯嗯,虽然还不是很明白您的那番话,嗯嚒,但我想,这就是您说的,嗯,禅心吧,师父,嗯……”

“你舒服不是因为禅心,你是馋嘴。把那半个豆包给我放下”



“三个月前,我因工作走火入魔而上山修行,如今已经完全恢复了,师父,我想我可以下山了”

“也好,你把院里的大水缸挑满水,就可以走了”

“再挑就溢出了”

“看来这山,你是下不去了”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C++ C语言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