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Memory DBMS 『Peloton』技术简述

点这里排版好

本文为Relaxed Operator Fusion for In-Memory Databases: Making Compilation, Vectorization, and Prefetching Work Together At Last[Menon, P. et al. 2017]的简述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7 VLDB,并且受邀在2018年VLDB会议上发言

这篇文章初看的时候 有些晦涩 头太疼

简单来说这个题目就是我们在关系数据库中把编译、向量化、预取这些技术都用上了 牛不牛

Motivation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作者这是在向我们要小星星⭐️

hhh 开玩笑的 当然这篇文章的定位确实是CMU开源数据库Peloton技术背书

首先 本文研究的是内存数据库DBMS

内存数据库相较于传统数据库而言

  • 数据储存在内存中 读取数据相较于磁盘而言 不可同日而语
  • 原来的Cache就从内存变成CPU高速缓存
  • 磁盘I/O已经Outer了,CPU才是关键(L1,throughput)
  • 对于指针密集型操作(例如Hash Table,Index Probe)寻址时间占大头
  • 所以对提高缓存覆盖率的需求就很迫切
  • 另外在同等CPU效力下,提高CPU的计算吞吐量也是一个关键

目前已有的技术可以做到

  • 软件预取Prefetching指令可以在需要之前把数据块从存储器中移动到CPU高速缓存中,从而提高缓存覆盖率
  • SIMD-(Single Instruction Multiple Data 单指令多数据)指令利用向量化数据提高计算的吞吐量

但在这篇文章之前还不能把二者结合在一起

上述两者都不适用于a tuple-at-a-time model

  • 为了通过预取降低缓存未命中造成的延迟 必须获得大量的元组
  • 为了适用SIMD把多个维度的向量捆绑在一起 也必须一次获取多个元组

看起来好像都是一次获得多个元组,但二者之间差别很大

  • SIMD要求数据连续打包在一起
  • 而预取则不要求预取的地址连续,可以一个个获取

目前支持查询编译的大多数DBMS不支持向量化处理或仅仅编译查询一部分,例如宾语,同样没有系统采用数据级并行优化或者预取。

SO 本文的目的就是利用称之为重叠运算符融合ROF(relaxed operator fusion)模型,使得预取、向量化可以有效的协调工作

Background

在阐述所需要的背景知识之前,先给出一个例子方便理解

TPC-H是TPC(Transaction ProcessingPerformance Council)事务处理性能协会用于测试DBMS在特定查询下的决策支持能力

TPC-H中有22个子问题 每一个都是较为复杂的语句

本文以TPC-H Q19为例子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这是一个两表Join操作

回顾一下SQL Join操作有

  • Loop Join
  • Merge Join
  • Sort Merge Join
  • Hash Join
  • Partitioned Hash Join
    等等

各种Join有各自的适用条件 其中Merge Join一般用于有序情况,比如说主键的Join,或者其他索引

Hash Join比较适用于数据量较大的缺乏索引的等值连接

除了Loop 和Merge Join是有序的操作 之外 其他Join都是无序的

而且Hash Join需要产生Hash Table, 建立Hash Table的过程是一个需要多次寻址的过程,是一个指针密集的操作

如果没有达到缓存,这个代价还是很大的

Query编译

DBMS中编译有两种方式

  1. 生成.c/.cpp代码 然后利用外部编译器gcc,编译为本机代码
  2. 先用LLVM之类的编译器生成中间代码(Intermediate representation) 然后在运行时生成机器代码

除了编译方式的区别 DBMS中还有几种针对编译的技术

比如说有人提出给每个operation建立一个线程 通过调用子线程获得下一个要处理的数据 虽然这样会更快 但CPU资源也会消耗的更多

更好的方法就是利用推送的方式 以期减少函数调用次数 简化执行

DBMS首先识别查询计划中的pipeline breakers(可以理解为CPU刷到内存的一个操作单位,到了这个Breaker就会dump数据到内存)

在基于推送的模型中 子操作把数据推送给父操作

从一个pipeline Breaker到下一个pipeline breaker元组数据会load到CPU寄存器中

两个breaker中的任何operation就都可以在CPU寄存器中完成,从而提高数据局部性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如图(a)所示, 用P1, P2, P3三个Pipeline表示TPC-H Q19,用Ω表示中间输出表

DBMS为每一个pipeline生成一个loop 每个loop从基表或者中间表读取数据tuple 然后通过operation处理元组

在单个Loop中组合多个operation称之为运算符融合

显然运算符融合可以较好的提升性能 减少dump load 而且可以在寄存器中的堆栈中传递元组属性

Hash-Table

Hash Table 是Hash Join的产物

另外一张表在遍历时 以Hash-Table为判断是否存在对等行(这里也能看出 Hash Table 只能进行等值连接) 从而完成Join操作

Hash-Table在建立时 需要四步 每一步都是依赖上一步的

  • Hash buck header -> Hash buck number
  • Hash Cell address -> Hash buck header
  • Build tuple -> Hash Cell address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Vectorized Processing

CPU的流水线设计更适合于矢量化计算

上图(b)中所示的就是一种利用向量化的思路处理TPC-H Q19

不在以每一个tuple为粒度 相对而言一次处理一个Block中的所有tuple 这样更好的利用CPU资源

Prefetching

内存数据库相较于传统数据库性能提升很大

但是缓存区相较于普通区速度还是差别较大

为了提高效率 尤其是在指针密集型的运算中 由于指针寻址对于读取内存的巨大开销 导致了内存成为性能瓶颈

如果能把所需要的数据在需要之前先load进高速缓存 那么就可以大幅度减少因为缓存未命中造成的巨大耗时

Prefetching可以分为硬件预取和软件预取

硬件预取主要运用在跨步访问模式中 但仅适用于顺序扫描 对于不规则(比如说Hash-Table)扫描 比较无力

软件预取则有以下几种方式

  • Group prefetching (GP)
  • Software-pipelined prefetching (SPP)
  • Asynchronous memory-access chaining(AMAC)

Group prefetching

根据前面可知 Hash-Table在建立时互相之间存在依赖性 不是很好能预先获得信息

GP-组预取 顾名思义就是分组的形式来预先获取信息

把原来顺序完成的4个动作 以组为单位G 分步完成

在完成code 0的时候预取code 1的数据
在完成code 1的时候预取code 2的数据
一次类推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这样只要G足够大 就能把从内存load到缓存中的时间抵消掉,即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当然在Hash-Table建立的时候 可能会出现冲突 为解决冲突 在访问前加flag锁

Software-pipelined prefetching

理解了GP 那么SPP就比较好理解了

我们知道并行有两种一个是时间上的并行 一个是空间上的并行

之前GP是按同组分别完成相同的code任务 相对于空间上的并行 大家在不同地方做一样的事情

于是就有想法 可以可以利用CPU流水线的特性设计出时间上的并行

SPP就是这样的一种方案

虽然也是一次一组 但这组就不只是完成单一code的任务

它依次完成

  • 第j+3D个 code 0
  • 第j+2D个 code 1
  • 第j+1D个 code 3
  • 第j+0D个 code 4

这样每组都能执行相同的code任务 不需要在重复编译程序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同样 只要我们不断增加D值 就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情况 使得并行时间把load到缓存的时间抵消掉 从而达到预取的效果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SPP处理冲突就稍微复杂一点 对于每个冲突的Hash-Buck 建立相应的消息队列 使得其自动的消费冲突请求

Asynchronous memory-access chaining

虽然在大部分情况下GP和SPP都能有很好的性能表现

但GP不能处理不规则长度的情况 比如说code k提前完成 实际查找级数可能少于N 这就导致必须跳过查找的剩余步骤

当然也可能出现实际级数大于N的情况,比如说出现Hash冲突 就必须先解决冲突 才能继续进行下去

GP还会出现读写冲突的情况 比如说Hash Table建立时 必须先解决依赖才能下一步操作

所以有学者提出通过构造类似于缓冲池的构建来完成不规则顺序的实现

每次把预取得到的下一个信息丢入缓冲池 然后从缓冲池随机获取下一个需要处理的code 如此反复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Expanded operation fusion

接着本文就a tuple a time model, SIMD, a tuple a time + GP三者做了一次预实验

随着Hash-Table的增大 DBMS性能随之变化 最后得到的结论是a tuple a time效果最好

我们使用operation fusion最大目标就是最小化物化

物化 这个名词看起来很玄乎 实际上物化可以利用查询中固有的元组并行性

为了达到物化的目的 把pipeline分为多个阶段 每个阶段内有多个operation融合在一起

管道中各阶段通过缓存中的驻留向量进行通信

由于ROF只有一个活动阶段 则可以保证输入、输出向量都在CPU的高速缓存

ROF是a tuple a time 与SIMD之间的混合体

ROF与SIMD最大的区别:

  • ROF总是向下一个阶段提供完整的向量,而SIMD则是可选择限制输入向量的
  • 其次ROF支持跨多个序列operation的向量化,而SIMD则在单个operation中运行

以TPC-Q19为例,见前(b)图

σ1之后加了一个stage,⌅1 表示输出向量

把该pipeline分为两个阶段

  1. LineItem中获取元组并通过过滤器确定其有效性,将其结果添加到stage的输出向量中,直到向量达到容量上限
  2. 第二个阶段使用此向量来获取有效的LineItem,以便是的Hash能够找到匹配项 如果匹配到了则在σ2中再一次检查其有效性

若能通过σ2,则在Ω聚合

可以注意到每个pipeline都对应着一个循环 pipeline循环内部还存在多个阶段循环,内循环

Vectorization

通常而言 DBMS不能做到SIMD

而本文的ROF利用stage来实现向量化聚集 使得其能提供需要的向量

因为普通的SQL不存在SIMD所需要的stage 就有两种想法 来提供这种边界

  • operation突破SIMD 一次一个迭代SIMD的结果 然后传给下一个
  • operation不再迭代单个pipeline 而是把其结果放在SIMD寄存器中传给下一个operation

然而效果不好 于是本文设定在每个输出阶段上加入stage

  • SIMD可以提供100%有效的完整向量
  • 使得之后的operation不需要再检查有效性
  • DBMS可以专门为SIMD生成循环

然后ROF利用掩码谓词进行优化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Prefetching

除了顺序访问,内存数据库的DBMS存在更为复杂的内存访问

DBMS必须提前足够多时间来预取,足够抵消内存延迟的时间(当然这部分时间与其他有效的计算相互重叠) 不可避免的是存在预取的开销

如果我们在单个元组中预取数据 这并没有效果

因为单个元组中各个阶段 是相互依赖的 如果知道了这个元组中的下一个指令地址 那么就来不及获取内存延迟

另一方面 积极预取也会认为高速缓存污染和浪费的指令而损失性能

在所有需要的数据大于缓存的input阶段加上stage

这样可以确保启用预取的operation接收到完整的输入元组 使得其能重叠计算内存访问

我们选用了MurmurHash3 hash function

  1. 可以处理多种不同的非整形数据
  2. 提供多样Hash分布
  3. 快速执行

Hash表设计为,由一个8字节的状态字段开始,其描述了(1)是否为空(2)是否由单个键值对占用(3)是否存在重复键值

重复键值存储在外部连续的存储空间内

通过前加载状态字段和密钥 确保最多只需要one memory来检查存储桶是否被占用以及Hash值是否匹配

选择GP 最重要的是生成GP的代码比较简单

Query Planning

  • 是否启用SIMD
  • 是否启用预取

如果SIMD-able 则在scan之后添加Stage

  1. 查询operation依赖的数据量来估计中间表的大小 对需要随机访问大小超过缓存大小的operation 在输入处stage预取
  2. 在所有执行随机存储的operation输入处加Stage 但一部分预取 一部分不预取

Experiment

使用Hyper及其他支持查询编译的DBMS进行TPC-H 测试 并选取了其中八条 进行 针对性的优化 得到不错的结果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其中Q13最能反映优化效果 具体过程就是在一些步骤间增加Stage 以聚集SIMD向量 然后在聚集的过程中 做一些预取操作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Reference

  1. Relaxed Operator Fusion for In-Memory Databases: Making Compilation, Vectorization, and Prefetching Work Together At Last[Menon, P. et al. 2017]
  2. Improving Hash Join Performance through Prefetching[SHIMIN C. et al. 2007]
  3. Asynchronous Memory Access Chaining[Onur K. et al. 2015]
©️2020 CSDN 皮肤主题: 精致技术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