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程序员的乱码人生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你可以为别人编织快乐的程序,无意中却让自己的人生一片乱码。

 

最近网络上盛传一张图片,画面上两个程序员横卧大街,呼呼入睡,身前立了个牌子:精编Web服务,Java、C++5元一行起。仿佛招徕雇主的民工。不排除相片有噱头的嫌疑,但它的确从某一角度折射出了当前IT业的状态。引人感慨。

 

我也是个程序员,IT人士,最初踏入这行,一半是兴趣,一半是羡慕这里的干净,感觉上没有钩心斗角,亦不用在上司面前装模作样,可以自由放松,完成任务就OK。然而,再美好的愿望都无法走出“近处无风景”的怪圈,大概,有一种花只适合雾里来看吧,而IT业就是这么一朵花儿。

 

我的工作主要面向电力系统,从事数据库开发。弹指之间,五年已逝,浸淫其间的这几年,我充分体验到了一种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感,操作系统屡次升级,使用工具不断更新。技术的飞快发展,让每个从事IT业的人都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一部分人由于不堪重负,已纷纷倒戈转行。新浪科技作过一份“IT人生存状态”的调查,其内容涉及工作压力、内心感受、收入满意度、目前最困惑的事和现在最想做的事等十项内容。超过13万人的网上投票结果显示:仅有近6%的人对工作表示相对满意;31.77%的人感觉前途渺茫;93.60%的人认为自己正面临着或大或小的生活压力;超过一半的人表示从事IT业影响了自己正常的异性朋友交往。如此等等。总之“生存状态堪忧”。对于以上数据,我们可以保留怀疑,但随着产业逐步成熟,从业人员激增,利润的均衡化,IT人的光环较之从前明显退色确是实情。

 

据悉,国家有新政策,软件行业不再评职称,以考代评。如此看来,再没有资历和老本可以依靠,不学习,很快就会回到零点。想想未来,挺残酷的,你辛苦工作十几年,如果爬不到领导岗位,到头来只得面临被辞退。以前听过一位前辈感叹,说:“联想不是家。”很是认同,其实不止联想,国内公司大都如此。怎么办?鞭子抽到背上,抱怨没有用,一切还得靠自己坚持,惟有趁年轻多挣点Money,给将来买份保险了。小职员的喉咙握在自己手里。

 

压力是一方面,不过,很多时候,最难熬的还是那种说不出的孤独。一个人对着冰冷的电脑,一坐便是大半天,没有工作氛围,没有同事玩笑,没有人一起面对失败,也没有人分享成功后的喜悦。沉闷且压抑。与外界联络绝大多数也是通过NetMeeting、OICQ等网络工具进行,或许,某种程度上我们与世隔绝了。

 

上午,我去公司附近的一所大学“充电”。就在我冥思苦想一个软件问题时,一个比较可爱的女孩儿从我身边走过,感觉上她已来来往往好几趟了,而且每次都会瞟我几眼。这搅得我有些心猿意马,下意识地拿了橡皮朝纸上狠擦。我索性收起笔纸,一门心思地想,为何现在女孩多看我两眼我就会想入非非呢?答案是:因为寂寞。自当程序员以来,课题参与了不少,却始终没能给自己编织出一段美丽的姻缘来,至今孤家寡人一个。老同学总喜欢这么形容说,你们程序员在夜深人静啪嗒啪嗒敲键盘的时候,就像幽灵轻叩午夜的门扉一样。这不是在说鬼吗?

 

不知道这“鬼”样人生我还能走多远。有次,和一位师兄吃饭,我跟他讲了个关于“软件工厂”的想法。我认为,不久的将来,随着软件组件标准化的成熟,会诞生出许多软件工厂,像封建社会的手工作坊被资本主义的蒸汽机车间替代一样。我还提到了各大网络游戏平台间的沟通问题,我觉得每款游戏都像一个虚拟部落,类似于人类原始社会部落,随着发展,它们之间势必需要进行沟通,进行“文化”交流”。也许我的想法很幼稚,但这种激情还是让我对自己的从业前景引颈而待,如果可能,我希望自己继续做一名程序员,用热忱与智慧去开创未来。我喜欢这种游侠式的骑士生活。然而,现状的改变又让人相当苦恼,挺好的一个程序员,怎么做着做着就成了现在这熊样???是IT业折磨了我们,还是我们折磨了IT业?

 

 

明天的我,依旧要早早起来,步行十几分钟到车站赶车;依旧要望着窗外不变的风景,奔向一个固定的地方。也许生活就是这样,你可以为别人编织快乐的程序,无意中却让自己的人生一片乱码。我没有太多奢求,只希望将来某天,我不至于和图片上那两个程序员一样,横卧街头,叫卖着“5元一行”的程序。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