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的程序员》(十二):潜意识的智商 .

(一)三观

什么叫三观?

如果用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来概括,那实在是太虚幻了。因为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如何在自己身上找到这三观。

卞工曾告诉我一个字面意义上的世界观解释,我认为很弓虽。他说:像他这种整天沉浸在代码中、整天只穿梭在两点一线之间的码农,甚至已经对天圆地方的理论产生了信任感,何来的世界观?有时心中的血突然来潮,想通过狗狗看看外面世界到底有多精彩也经常断断续续的实现,所以世界观真的太难形成了。

我以前曾虔诚的在QQ中向猪刚烈请教:什么叫做价值观?像我们程序员人生的意义到底在哪里?猪刚烈许久不回我,我认为猪刚烈一定是在电脑面前进行了全人类角度的思考并过会儿会来指导我;一向自认为很文艺的我为了不失水准,决定花一小时专门从宇宙层面研究一下这个问题。不过,在我连宇宙的奥秘还没解开时,猪刚烈便走到我的工位前,交给我一叠厚厚客户反馈投诉功能表和连续一周加班安排表。他带有上帝般的表情跟我说:这几天内完成,你的小组立马就有了价值;完不成,那就说明这季度收不到款,那我和你连存在的价值都没有。我心服口服,原来这才是价值观的真谛。

至于人生观。为了生BB而暂时离开我们的女组员,在那次的散伙饭场合中说到:当知道我有了BB那一刻,我突然发现此刻我的人生才有了完整的意义、才有了更清晰的目标。而我对女组员话的总结是:因为有了责任所以人生才完整,才有意义,才谈得上“观”这个字。我认为我和卞工这辈子也体会不到类似女组员这样的感觉了。

这上述三位男女混合强人的事迹,让我对三观有了很现实意义的认识,毁我的三观很难,重建我的三观至少现在不可能。

三观

然而,这几天发生的事,让我对各种观开始有了新的认识。

这天早上,文哥给我打来了电话,大意是他委派过来辅助我们进行业务功能梳理的助理MM将于下午三点到达,叫我们到时候去接站。

“她叫赵嘉,人家是已婚人士哦~~!”文哥最后一句话把免提电话那头沉浸在意淫境界的两个人一棒子打回了现实。

为了表示重视,我和卞工一起整装出发。卞工特意从橱柜里拿出他那件劣质西服。

我从几乎不怎么准的网上天气预报看到今天下午至少有30度,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二)人肉广告

站街

在火车站出站口,我点了根烟,装模作样的甩给卞工一根。

“戒了”卞工漠然的看了一眼回道。

我吓了一跳。

我以前很喜欢看动物世界,因为我认为这是个当今影视界仅存的一挡真实不惨假的节目了。我很喜欢赵忠祥老师的一个开场白:“春天到了,动物们又到了交配的季节”。

交配

时值大学生暑期实习找工作的季节。在全世界最大的连锁企业—肯德基打工除外,其中还有很大一大部分选择了家教,咱可不能小瞧家教带来的商业利润,我上大学时有个“野蛮”女同学,暑期从周一到周六有课,晚上还会在某北大冠名的“鸟类”培训机构做助理讲师,一个暑假下来成为了我们班的首富,真是羡煞旁人啊。

在这个季节,当地的大型书店门口或者培训中心门口都会站很多人肉广告。其中英语四六级、数理化家教类型最多,可能也是按照家长的市场需求去匹配的,这些人肉广告与电线杆上面那种“包过,不过退钱”广告的区别是:他们不会信誓旦旦的告诉你包过,更让人“欣喜”的是你就是真过了,也可以用各种丑恶的理由拒绝付余款,完全不用害怕各种电线杆们会到你家门口用红漆涂上“欠债还钱”四个烫红大字。而我个人以为,其实有些路边人肉广告的质量是很高的,不比某些所谓的正规机构发出的差,我的“野蛮”女同学就是其中一个。据悉通过她家庭温馨培训的学生,英语四级通过率是99%,唯一没过的那个帅哥是因为早上睡过了头。

我环顾一下四周,没想到火车站也站了几个人肉广告。由于助理MM还有半小时才到站,我们索性走过去瞅一瞅。

不瞅不打紧,一瞅吓一跳。

有个皮肤黝黑但是还算高帅的小伙子,在一块带有淡灰背景色纸牌上写道:“网站设计、软件开发、PHP +MySql熟手,求包养,求笼罩”。字体竟然是微软雅黑,颜色逐字渐变,并且注重首字大写。

黑人

真没想到程序员界也有人肉广告,而且还带有点用户体验的味道。我不禁来了兴趣。

“小伙子,你为啥不去招聘网站上投简历呢?”

“请问您需要招程序员吗?”高帅黑开始询问我的动机。

“哦,不是。我只是路过随便问问”

“叔,这您就不知道了,这叫站街式面试。很多企业的项目经理、总监出差的几率很高,他们候车时都会在这里抽根烟,所以地段好。最重要的是一旦搭上,等于完成了第一轮面试,直接作用就是省去了被HR初试虐待的过程,不举就能多得。”

好犀利的思路。首先,我被这种站街式面试理论惊了;其次,这货竟然喊我叔,干!

“那你生意如何?”我兴趣更浓,特别想知道这位高帅黑是否勾搭上了哪位经理或总监。

“今天是我站街第二天,昨天有个项目主管给了我一张名片,嘿嘿。叔,你也是做软件的吗?”高帅黑继续无节操的侮辱我的年龄。

说实话,高帅黑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聪明,做事情有创新思路。而干我们这行的,尤其在初级阶段很需要这些带有孙悟空风格的队友加入。在IT界的大话西游记团队理论中,猪八戒和沙僧这样的人物那是后期才需要招募的,现在如果招些猪八戒和沙僧进来,那我只能自己割块肉自己吃了。

“给你张我的名片吧!”我向高帅黑亮出了真身,虽然我认为这个真身其实比高帅黑好不了多少。

“哇,原来叔真的是做软件的啊。太好了,我明天就到你那去报到,要带身份证和学历证明吗?”

“嗯,带个简历来就行,我们只要能做实事的,不看重学历。我们还有事,来之前给我电话”我开始装B,主要是我实在不想再多做一分钟的“叔”。

“叔,你好帅!”

我操。

…………

卞工在旁边笑的一口气没接的上来,差点昏死在地面上。

我很鄙夷的看了一眼卞工,这厮穿了件劣质西装就真以为自己是“哥”了。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助理MM的,估计她到站了。我挥手向高帅黑告别。

“叔,我的名字叫李青春。。。”后方传来高帅黑的渐行渐远的声音。

我赶紧捂上耳朵。

. 。。。。。。

(三)赵指导员

助理MM的声音很有磁性。我们终于通过声带和方位识别,在出站口某处见到了助理MM。

“你们怎么这么晚才来”助理MM杀气很强。

我邪恶的偷偷打量了一下助理MM。皮肤很白身材很好,着装很时髦很精致,一看就是文哥的爱将,而且是动嘴比例大于动手的爱将。否则干体力活的爱将必定矮黑胖。

“不好意思,我们在路上碰到了一个熟人,聊了一会儿”我一紧张,如实汇报了。

“这也是理由?文哥说你们都是很老实的程序员,我看你们一个比一个精啊” 助理MM瞄了瞄我和卞工一样,携带半开玩笑的表情放出了这句话。此时这位助理MM在我和卞工心中一开始温柔娴淑的模拟形象彻底被打破。

赵指导员

不过助理MM这个看人大法果断真的挺有道行,此处又是后话,不表。

“小赵,要不我们先带你去宾馆吧!”我不想和这位女神继续斗嘴下去,索性岔开话题,我认为再都斗下去,这个如此有杀气的助理MM就快要蹦出“老娘”这样的关键词了。

卞工不失时机的箭步冲过去帮助理MM拿行李箱。

“叫我赵指导员,什么小赵,真土”助理MM时尚到了极点。

于是,我、卞工、赵指导员一前一后的离开了火车站,赶往我预先按照文哥的指示预订了一个月的快捷酒店。

文哥真抠,换我有如此犀利的助理MM绝对不会找这么便宜的快捷酒店,而且按照文哥的指示,这一个月竟然还不包括周六和周日。

路过李青春站街的好地段,我发现这货已经不在了。

。。。

(四)绣球

晚上,我请卞工和赵指导员吃了一顿丰盛的便饭。

饭足汤饱后,赵指导员提出要逛街并且领略一下小城市的别样风光。

“让卞工陪你去吧,他熟悉地形”我邪恶的给卞工创造机会。

“不是吧,我晚上还要加班,还是让沈哥陪你去吧”卞工把绣球反抛给了我。

“随你们哪个陪我去,快点决定,老夫晚上还要准备明天讨论的东西的”赵指导员的言语犀利程度让我们觉得立刻耸了一大段。

乘赵指导员上洗手间之机,我把帐结了。

“还是你去吧,我去不太好吧?”卞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知道这厮开始使用欲擒故纵大法。

“好了。别啰嗦了,这样的好机会多难得”

“我是想回去写写程序的,怕进度落后”

“有这么急吗?”

“真的,还有个模块要写的”

“少装B,我汗毛都竖起来了,我还不知道你?”

“要是学姐知道了不好吧!”

“滚”

“。。。”

卞工终于露出其“本来面目”,屁颠颠的跟着赵指导员上街了。

(五)失标

我一个人回到办公室。

不知道为何,心情有那么一点点低落,总感觉好像掉了点啥,只不过一时半会自己也领悟不到。

处理邮件。

第一封邮件:文哥告诉我首付款已经于今天下午实现了成功转账,望查收。我的心脏顿时开始加速跳动,这好比许久找不到食物的老鼠突然发现前面有1/3块肉在向他招手,虽然这只老鼠要吃到另外2/3还要花好久。

老鼠

第二封邮件:瘦高个的,标题是“收一下”,超级无节操的简短。这货竟然用邮件的方式给我通知结果,看来是凶多吉少啊。

我犹豫了至少有五分钟,此时,我发现挂在办公室墙上的挂钟指针正在铿锵有力的嘀嗒前进,我刚刚加速起搏的心脏跟着这挂钟降低了至少10%的跳动率。

五分钟过后,我还是本着勇敢的心点了下去。

邮件内容大致是这样的:沈,你好。这次的项目没有中标,具体原因未知、中标公司名称暂未知、用户的最终预算未知、我们的方案最终评分未知。本打算这段时间进行内部公关,但今天早上收到了客户发来的“悼文”,所以不必了。请不要气馁,我内部有个同学告诉我,咱们的技术方案他们是最满意的,至于是否在商务环节中出了些差错,我们日后再碰头总结,只有学会总结和吸取教训我们才会走得更远。很高兴通过这次项目,能交上你这个朋友,日后我们还会有更长远的合作。所以我很欣慰,你呢?

看完这封看似简短,但是却字字有力的邮件,我以为我会很感到轻松,但事实上我此刻感到的是一种迷茫般的失落。虽然我在表面上看起来丝毫不在乎结果,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无时无刻不在纠结着这个项目的最终成与败,甚至已经超过了对这个项目本身带来价值的评估。

只不过这个项目让我回忆其一些平时不太在意的美好:譬如前段时间大家在一起围桌而坐讨论技术方案和商务技巧的情景,让我想起那次茶室“惊魂记”,更让我想起这里面的某一个人给我的鼓励。我感觉到我的三观产生了升华,因为我此时竟然想起了“事情过程带给我们的乐趣远远大于结果本身”这句话,只不过三观的升华也是要付出代价的,那就是需要自己来买单。

我奋笔疾书般的给瘦高个回了一封邮件,标题是“RE:收一下”,内容是:亲爱的邓总,我太欣慰了。

我在办公室连灌了两罐青岛牌猫尿,这是为我们假设中标后在办公室庆祝的,卞工曾信誓旦旦的说中标那天至少喝一罐。于是我打算帮他喝了。

接下来我鬼使神差的给卞工打了一个电话。

“欢乐的怎么样了?”我轻飘飘的问卞工。

“别提了,这位赵指导员身上竟然没带现金。好家伙,没带现金还逛街,可把你的好兄弟给吭了啊”

我偷笑。

“对了,邓总的标结果还没出来啊?”

“你还关心这个问题啊,告诉你,没中。我们就定心全力做文哥的项目吧”

“不可能吧,蒙我呢?”

“我蒙你有快感?”

“。。。哦!没事,我们回头总结总结,以后还有机会的”

“谢谢卞总开示,汝等继续陪好赵指导员吧。完事速归,不要让我和文哥担心太久”

忙音。

继续下了几罐猫尿。

我整理包,回家。一路上我借着五罐猫尿带给我的兴奋动力,在马路上高喊了我的即兴感言:“我是一只小小鸟,想要飞却无奈翅膀长在了别人身上”;“我的生活如此平凡,平凡的像条没睡醒的狗”;“我是一架飞机,为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只敢盘旋在帝国大厦上打金刚。”

打金刚

高喊完即兴感言,我顿时感到身体无比沉重,我于是钻进路边的草丛,持续了三分钟后,我终于无比轻松的走了出来。

在这个档口,我以为我的创业道路也就刺激到上述程度了。我认为我的创业道路不会有什么太曲折的故事,不会有什么与众不同,正所谓没有大起也不会有大落。

我只希望平平淡淡的和各位好兄弟写写代码做一个平凡的程序员,接到大项目大家发奖金、灌猫尿或者去KTV鬼哭狼嚎;接到小项目大家勒紧裤腰带有难同当,然后无限循环,然后各自成家立业,然后各自平稳且平淡的等到退休,最后一前一后的去见上帝或者路西法。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我天真了,我纯净了。

因为我曲折的创业故事才刚刚起了一个头。

(六)入股

第二天一大早,我昏昏沉沉的来到办公室,卞工正在和赵指导员在座位上谈笑风生,看到我来了也就点点头。

看来卞工昨天有了非常大的收获啊。

“老猪在厕所里”卞工小声告诉我。

“什么?他怎么会到我们公司来”我表示事先真不知情。

“我咋知道,他说已经给你发消息了。我怕他再蹲下去我们厕所至少需要清洁一周才能用了。哥,你去把他喊出来把,十分钟了都”卞工对猪刚烈依然还是这么“嫌弃”。

我一看手机,竟然关机了,都是猫尿惹的祸。

重新开机,这时厕所传来了强烈冲水的声音。

手机中弹出早上7点钟猪刚烈给我的消息,说有事要谈。

这时厕所再一次传来强烈冲水的声音。

当这个让我奔溃的声音第三次传出来的时候,猪刚烈终于满头大汗的从厕所出来了。

马桶

我估摸着我公司的厕所至少清洁100年才能勉强使用。

“朱总,这么早就光临寒厕啊”

“沈总啊,我都给你发过消息了,你都不回。”猪刚烈丝毫没有对他如此消耗地球水资源的行为产生一丝愧疚感。

“有啥指示吗?”我有点好奇。

“我们去阳台上谈。”

这里我要不好意思的打断一下,我的办公室是敞开式的,没有特别的小单间。选地址时,我特意选了这个敞开式的办公室。不是因为职场小单间是一切邪恶滋生的发源地,而是没有小单间的办公室要便宜很多。

“假如我入股你的公司,你怎么看?”老猪一贯的、直爽的快人快语风格,完全不考虑对方是否有心理准备。

他咋就认为我一定需要他入股呢?

不过现在这个关头,能有个知根知底的人能来入股我的公司实在是太令人兴奋了。

我当时公司的注册资金是30万大洋。这30万的组成部分是这样的:我自己的全部积蓄18万,卞工凑了3万,然后我死皮赖脸的问亲戚问朋友借了很少的一部分,最后还是我奶奶大义凛然的站了出来,用养老金帮我填补了这个坑。当时我竖起以中指为首的三根指头对着灯发了誓:“两年后我一定十倍还给奶奶。”

奶奶慈祥的摸着我的头说:“孩子,别说胡话了,快去吧”。

。。。。

当然我在猪刚烈的面前不能表现的如此猴急,我至少要保持一定程度的节操,至少我要在猪刚烈面前再一次重申我的价值观。

“朱总,我这公司有啥前途,让你这么破费”

“我这次入股,也正好帮你扩大公司规模。我手上有这么多资源,不然你们公司的规模永远只能像个蛋一样”

“我跟卞工商量商量,他也是股东啊”我把卞工当做炸V药包扛了出来。

“商量个屁。公司里你占90%,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啊”猪刚烈不愧做了我多年的直属领导,瞬间就灭了我的装B作风。貌似我在猪刚烈眼里,就好比卞工在我眼里一样的轻重。

“。。。那,那,朱总你有何打算呢”我弱弱的问。

“我那边的公司年底打算正式提交辞呈了。你个货现在不许跟公司其他人讲”猪刚烈虽然此时态度很强硬,但是我从他的眼里看出了他隐藏起来的一丝丝伤感,我不想点穿他。

其实我知道,猪刚烈在公司里也属于背腹受敌型,老板在我们这些骨干离职时就表现了对猪刚烈的极为不满。只不过猪刚烈把公司的很大一部分客户资源牢牢抓在了手上,按照古代的说法那叫手握重兵。所以老板就算是想掐死猪刚烈也不敢明着放在脸上。

猪刚烈入股是小事,我公司的业务发展规模也还没达到需要急速扩展的程度。不过我更看重的是猪刚烈手上有资源,这是我们这些草根创业程序员梦寐以求的东西,也是很多程序员不屑一顾的东西,当然如果你没有创业的打算,确实可以基本忽略此道。

我把卞工也喊到了阳台上。

“干啥呢,这么神秘,我是外人吗?”赵指导员一脸迷惑,她想不通我们干啥要躲在阳台上密谋工作。

我们三个看了看赵指导员,没说话,因为真没啥好对她说。

透过阳台玻璃门,看到这位赵指导员稍作犹豫后,竟然走到大门口把原本关着的办公室门开了起来。

“自卫意识真强啊”我猥琐的感叹了一句。

“这是你新招的员工?挺有味道的嘛”猪刚烈问的很邪恶。

“她是我们的客户”卞工连忙为赵指导员加了两点护甲,估计他认为只有客户在猪刚烈眼里是圣神不可侵犯的,才会引起猪刚烈一丝的尊重感。事实上我要说,越是表面上对客户恭敬的销售,心理越不把这个客户当根葱。

我把刚才我和猪刚烈之间的对话用我的理解复述了一遍给卞工听。

猪刚烈点了根烟把脸对往了其他角度,他对我的“做戏”很不耐烦。

其实此时也包括早些时候,我心里已经把最近出现的几个人物分别作了定位和分析。

猪刚烈:一个疯狂追求利益的销售好手。正如前面说的那样属于手握重兵的销售,能力很强,一切以利润为主线,在商场上属于唯利是图的人。这种人只要利用得好一定会为你带来可观的利润,但同时他又像一匹随时可能会脱缰的野马,一不小心我就很可能被这匹马用四只蹄子同时踩在脚底下。至于猪刚烈为什么选择在我这入股而不去其他大公司合作,我还没想透,因为这件事利大于弊,只能先考虑利再谈弊,如今快节奏的社会不适合把弊扩大化,因为利产生的时间很短尽管它看起来很大。

销售

卞工:一个疯狂追求理想的技术好手。绝对是将来能帮你开拓道路的技术好手,也是我的好兄弟,涉世不深,暂时属于完全能控制得住的角色。但是这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卞工在本质上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好管理。他骨子时不时透出的那股范说明了一旦让他开阔视野、广泛的涉世后,必然会产生有不稳定因素,只不过我现在说不好什么。

乌托邦

耿工: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上班。目测这几个人中,耿工恰到好处的处在疯狂追求利益和疯狂追求理想两个极端之间的夹缝里,他本身也是一个很聪明的综合性人才,话说只有这样的中间人物才是你管理的得力助手。如果耿工能回来将是一个我公司内部管理的一个绝佳平衡木,只不过可能还不够长。

学姐:如果把感情放一边,学姐是个非常好的团队缓冲剂。如果我的公司能做大,那么团队中很需要一个时刻能给我们泼冷水、时刻能让我们放慢脚步多思考的角色,同时又能发挥大内总管的作用。一个公司一旦发展到后期,成本控制就是一个令管理者很头疼的问题。骨干能给你带来可观的利润,但是往往给公司造成巨大损失和浪费,有时还能带来点小动V乱的也就是这些骨干。猪刚烈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代表,换我是老板做掉猪刚烈也是迟早的事。

其实这几个人当中我总觉得还缺少了些啥,虽说我们现在只是一个小麻雀,但是我盘点了一下这几个人物,不是缺个肝就还是缺个肺,一时我有点脑塞。

“喂~~,沈哥,醒醒,你在想啥?”卞工打断了我突发性的意淫。

我意识到我意淫过头了。

“卞,你看呢?”我回到现实中,接上面的话题。

“我没问题,热烈欢迎。朱总以后你要多多关照了我哦”.卞工的反差性大度让我觉得很吃惊,我原以为卞工会像往常那样不高兴的走开。

猪刚烈掐灭烟头。

“既然这样,就算你们股东大会通过了。我晚上写封邮件给你们,具体的分配和入股模式我会写在邮件里给你们参考。”

“嗯,没问题。朱总,慢走”这句话是卞工接的。

猪刚烈诧异的看着那个以前在他眼里只是个小屁孩的卞工。话说什么最能锻炼人、什么最能让人成熟,我觉得没有什么比创业来的更迅速了,当然其过程的痛苦程度也是其他方式不可比拟的。

前脚送走了猪刚烈,后脚赵指导员大声宣布开会,会议主题是网站平台商品模块的设计。

碍于“上帝使者”的威严,两位刚刚还是被称作股东的我和卞工只好乖乖的拿起笔记本跟着赵指导员坐到会议桌旁。

(七) 李青春

赵指导员的业务讲解水平还真不咋地,近似于枯燥无味,我不知道文哥平时是咋训练的。不过我发现卞工听得异常仔细,我目测这厮两眼直勾勾盯着赵指导员的程度简直可以用瞳孔放大来形容了,我真想冲到这两个瞳孔面前,用它们当做镜子照一照,看看我发型乱不乱。

临近夏天的阳光和冬天就是不同,照射在身体各个部位如同一只温暖的手在轻抚你。我不禁有点睡意,果真岁月不饶人,没想到人一过了30上午就开始有了打瞌睡的意向。

为了不让赵指导员发现我“丑恶”的意向,我单手用力的托住下巴,咬着嘴唇,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掐着大腿,不过仿佛还不是很凑效。

“请问,沈总在吗?”一个听起来熟悉的声音打断即将昏厥的我。

我回头看了看门口,竟然是昨天在火车站碰到的高帅黑。

“叔,我是来面试的,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李青春啊”李青春的声音很有活力,我顿时醒了一大半。

我承认我第一次看到李青春,就感觉他身上有一种早上七八点钟太阳的活力,一切是那么的清新而且不刺眼。卞工经过这段时间的“受虐”,其散发出的光芒和活力类似于中午的太阳,非旧却也不似新。像我,卞工曾戏称我是晚上被天狗吞吐了无数遍的月亮。

“记得,当然记得”李青春的到来让我立马有了借口离开这个圆桌会议。

赵指导员无奈的看了看我,卞工用眼神告诉我由他来和指导员继续周旋,我感激的走开了。

“叔,这是我的简历”

“能叫哥吗”我实在受不了了。

“嘿,不好意思啊,叔…..噢,哥”

我粗略的浏览了一下简历,貌似还不错,也有过一年多的开发经验,从项目经验上来看,在一家当地刚起步的创业型公司做过技术主力,做过几个零散的业务系统。

不过,这年头,简历的可依赖性已经和名片一样了,学历证明都能造假,大家若要不信我立刻可以去楼下电线杆上帮你找到业务受理点,只需50,并且立等可取,大客户还能打九折。

“你家里是做什么的”我开始预防第二个耿工出现。

“我父母在外地,开了一家小饭馆。嘿嘿,我爸烧菜很好吃的”李青春言语中充满了对父亲的崇拜。

我舒了一口气。

“你的职业规划是什么”

“哥,想听真的吗?”

“废话”

“我要多赚点钱,帮我爸把他对面的一家饭馆盘下来,那家饭馆这几年抢了我们家很多生意”

“ 这个规划很现实啊”我很喜欢这种规划,相反我很讨厌假大空的职业规划,譬如“将来要成为马云这样的人物”,或者譬如“将来要像肯德基一样开个全世界连锁餐饮”。还有一种职业规划也讨人厌,譬如“我要好好工作,多学点东西,过几年争取能做到项目经理”,这样的规划虽然不假大空,不过其平凡程度瞬间就能让你的面试官进入嗜睡状态。

“你喜欢写代码吗?”我问了一个很有技术含量的问题。

这种问题能体现你的思维逻辑和表达能力,如果你只是简单回答“喜欢”或者“不喜欢”,那说明你根本没有对自己即将要从事的行业有过深思熟虑,再者在这种场合不会有人傻到回答不喜欢,但你只要说喜欢,面试官就会追着你问“为什么喜欢”,于是你迫于无奈只能即兴杜撰你喜欢的理由,一般面试者话说得越多越容易暴露出你隐藏的弱点,这个弱点很可能代表了你技能或者性格上的缺陷;这也是现在面试官的问答技巧,叫做砂锅型问答,也就是不直接给你完整的问题,而是通过渐进的方式逐步从心理层面获知你真正的特性。

至于说问算法或者很细的代码问题。我认为除非你是大型或中型公司,其他那都是装B的小公司才会干的事情,除非你那可怜的小项目真的用得着各种诸如全概率、贝叶斯、SVD算法等等。

“只要能为哥赚到钱,我就喜欢”李青春的回答出人意料,虽然是很讨巧的回答,但是这句话直接让我从头舒服到脚最后一个脚趾。

我表示我很喜欢这个李青春,虽然他还只是个未知数,或许他就是我想找的那个我一时不知道缺点什么的角色吧。

我通知李青春回去稍作调整,可在3-5天后来公司上班。

“谢哥,你真帅”李青春再一次体现出他的阳光。

我再一次崩溃。

。。。。。

(七)花絮

临近下班前。

“录用了?”被赵指导员熏陶了一下午的卞工在QQ上问我。

“嗯,好像还行,反正我们现在人手也不够,先试用一段时间”

“哦”

“赵指导员讲完了?”

“嗯”

“业务需求难实现吗?”

“不”

“。。。”

“学姐最近咋样了?” 卞工突然问起我这个问题。

操,被卞工这么一提醒,我猛然回过神来。我似乎在学姐上了飞机后,就没有给她打过电话。

着急忙慌的拿起手机猛拨。

没关机也不是忙音,只是没人接。

我无比内疚,我怎么能忘记给学姐打电话问平安呢?

难道是太忙了?可是我忙个球啊。

难道是学姐太忙了?可这跟我打不打电话有啥关系呢?

我接下来抱着手机从晚上六点每隔十五分钟打一次,一直打到晚上十点都没人接,到十点十五分的时候再打已经关机了。

我侥幸的猜想学姐应该是太忙了,没听到手机响或者她在开会调整了静音,至于关机嘛,很可能是学姐手机被我打没电了。

我带着阿Q精神回到了家。

一个晚上做了很多梦。

噩梦

其中反复一个场景就是卞工不断在我耳边说:

“哥,你变了”

我说:“没有,我还是我,你和老猪才变了”

“哥,你真的变了”

我大喊:“我没变,你才变了”

“哥,学姐不会再理你了,我去找学姐了”

“滚蛋,去死”

“哥,再见了。保重自己”

这时猪刚烈出现:

“没想到你是想利用我,我可是真的在帮你啊”

“死老猪,谁说的,我哪里利用你了”

“还不承认。哎,你变了”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说”

“那要问你自己的心”

“你们都胡扯”

“呵呵。再见了,我也走了。保重自己”

“啊。。。”

我竟然像影视剧那样猛的从床上惊醒了过来,当然我没坐起来,一个人如果从熟睡到惊醒并能保持坐直90度,那么其梦的恐怖程度必须不亚于你真的见到了鬼。

我爬起来猛喝水,一直喝到膀胱有了压迫感。

俗话说,境由心生,梦也是由心而生,在梦中主导你的是潜意识。不过我根本不信这个理,因为我根本不相信我潜意识的智商。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