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特别策划:论托普的“倒掉”

 

论托普的“倒掉”
特别策划 本刊记者 熊建国

听说,杭州西湖上的雷峰塔倒掉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破破烂烂的掩映于湖光山色之间,落山的太阳照着这些四近的地方,就是“雷峰夕照”,西湖十景之一。“雷峰夕照”的真景我也见过,并不见佳,我以为。
......
现在,他居然倒掉了,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
――――鲁迅

背景:
做软件起家的托普,不仅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拥有一系列上市公司,而且不断在国内跑马圈地:托普在国内圈了12000亩土地,开了27个大大小小的软件园。
如今,托普集团面临债务和违规担保等各项诉讼,已是官司缠身,已经建成的园区大多门可罗雀,一些因为资金问题,不少都成了半拉子工程。因为工程款没能及时支付,导致拖欠民工工资,托普软件园成了媒体追逐的焦点。至此,托普问题浮出水面。
随着“软件泡沫”的破灭,中国一些主要的软件企业却开始纷纷陷入危机。在最新公布的中国软件业100强中,前十强中除了华为、中兴、上海西门子、熊猫电子等奇硬无比的“伪软件企业”外,其他与软件和服务相关的公司中,托普集团、神州数码、东软集团和北大方正集团等公司业绩纷纷下滑,全面发出告急的信号,与媒体上的软件热形成鲜明对照。

一 引子:
托普软件,这颗号称西南IT业的“明珠”,如今完全黯淡下来,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危机。幸福的企业是相似的,不幸的企业各有各的不幸。托普一步一步走上了当年蓝田的老路,所不同的是,蓝田拉的是“生物高科技”的大旗,而托普则披着“软件技术”的虎皮!

托普最新的2004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中指出:
“主营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减少88.88%是由于公司现有的部分业务和产品的市场竞争能力下降;为适应市场形势和需求,公司对业务、资产开始进行调整和整合,采取主动收缩计算机配件、贸易业务等措施,致使主营业务收入大幅减少;利润总额下降1,065.89%主要是主营业务利润大幅下降;期间费用大幅上升、投资收益大幅减少影响。期间费用上升是由于计提坏帐准备所致;投资收益较上年同期下降1046 万是由于参股公司当期净利润大幅减少所致;补贴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41.66%是由于2004 年一季度收到的补贴款项减少所致。”


证券代码:000583 证券名称:托普软件(tprj)
 

需要说明的是,在托普集团的鼎盛时期,托普软件的股价一度达到40多元。
托普的软件大厦,为什么在一夜之间就垮掉了呢?带着种种的疑问,记者走访了托普集团的当事人,包括高层技术人员和普通的程序员,揭示了托普软件内部真实的情景,通过托普来帮助我们认识中国软件企业的发展困局。.
  

二  起家
托普集团创始人宋如华依靠5000元发家的故事颇具传奇色彩,1992年7月18日留校(电子科技大学)当了7年教师的宋如华和另外两个青年教师拿着5000元创办了托普公司,主要做电脑销售和电子工控项目,并开发了证券交易的电子显示屏。
 
图片:宋如华
(宋如华:1962年出生于浙江绍兴;2003年排胡润IT富豪50强第6位;2004年辞去托普软件董事长并赠送他人1800万股托普科技股权,退出托普科技。)

宋如华真正在软件业的第一桶金是1994年 抓住了“金税工程”的机会。

当时成都某区税务局局长从托普买了几台电脑,在安装的时候,托普的员工偶然在桌子上看到了一份文件,是省税务局转发的,里面提到了关于实施“金税工程”的政策。宋如华得知这个消息后,觉得机会来了,于是马上跟区税务局签订了相关合同,回去后在电子科大找了几个大学生来做兼职,迅速用了三四个月时间就用Foxbase开发出了一套税务系统,得到了大约三百多万的软件开发费。

发展到此,托普沾到了软件的边,宋如华第一次尝到了软件的妙味,他后来感慨说:“做软件比卖电脑赚得多。如果你单卖电脑,486、586,什么配置什么报价都很清楚,如果我给你编软件,价格是由我来定,客户跟我商量。客户对技术上的东西也不是太懂,技术含金量就上来了,当时是出于这样一个目的开始做软件。”

 

三 软件
 1 辉煌
托普从94年开始,在软件方面不断发展。1996年的东软之行,宋如华见到了中国第一个国家级的软件产业基地-沈阳东大软件园,大受启发,回来后就在成都建立了托普的第一个软件园---西部软件园。建立软件园是中国软件企业的特色,但却好处无穷,正如宋当年的说法,“既可以稳定人才,贴近客户,增强企业信用度,还可以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

西部软件园的建立,使托普马上看到了效益:企业形象得到大幅上升,各级政府的支持加大,软件产品的销售也快速增长。一直到1997年年底,托普软件在西南地区已颇为有名。

赶上国内各行业第一次信息化浪潮的巨大需求,托普的软件业务开始进入了一个飞速增长的时期,托普的税务软件,按照当年高层管理人员许建平的说法,“全国差不多20%-30%的县份都在使用我们的软件,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才真正进入了软件领域。”
1998年,宋如华涉足资本市场。1998年4月,托普借川长征之壳登陆深市,随即将川长征更名为“托普软件”,将主业调整到计算机软件、网络集成等高科技项目。2000年再借“金狮股份”之壳进入沪市,以托普经营的网站“炎黄在线”作为新公司的名称。

到2000年初,托普年产值达到数亿元,成为全国性的知名软件集团。

此外,还在各地方电视台做节目宣传托普软件园,并不断强调托普对技术人才的重视和渴求。记者找到辽宁电视台当年做的一期节目《追梦软件园》,有这样一句当时让很多年轻人心动的解说词--“在托普,20几岁的年轻人开着自己的车上班,已不足为奇”。

 


(辽宁电视台节目《追梦软件园》当年采访程序员李玉青时的原画面。)
 
托普的领导还经常讲述着一些光明正大的道理,让大家先努力工作,后考虑挣钱。这些大学教师出身的领导甚至还提出过很多让人耳目一新、令人振奋不已的说法和观点,例如在新员工培训的时候,一位老总就说过这样一些话。

“托普,就像一列奔驰的火车,你如果想让他转变方向,那么,你就要先爬上来,然后一节一节的爬到火车头,这样才能使其转变方向。不可能你一上来就在火车头!”
 “托普是知识分子的家,他是让一部分知识分子先富起来,然后带动更多的知识分子一同致富的群体!”
……
通过这样不断重复,试图树立托普就是知识分子的家的形象。

       快速发展的业务,良好的企业形象吸引了大量人才加盟。
第一批大规模技术人员加盟托普大都是在2000年前后。2000年对中国的IT企业来说是个特殊的年份,包括华为,联想在内的许多IT企业都在急剧扩张,托普当然也不甘落后了。
就记者了解到的情况,这次招聘人员的整体水平普遍较高,托普也给予了这些员工相当不错的待遇,同等水平普遍高于当时当地的市场水平。几年后的今天,就以上问题所做的采访中,很多昔日的托普员工都持赞赏态度。

  背景资料
我是这样来托普……


李玉青:我是2000年2月进入托普的。只有一个原因,感觉托普是一家很大的、正在发展中的集团公司。
白慧东(青润):2000年底进入托普。之前供职的公司股权变动,想要换个环境。正好有托普的朋友推荐,并承诺了相当的待遇、较好的工作条件(诸如弹性工作制之类),加上当时托普的外在形象不错,公司正处于上升的势头,所以就选择了加入。
李亮(Holly-Linux部门主管):2000 年 10 月进入托普,属于朋友邀请。当时托普准备在上海建立一个研究中心,在与宋如华总裁见面的时候,他谈到准备大投入做研发,做软件。这对我很有吸引力。
张永强( LDAP项目经理):2000年年底加入拓普集团中央研究院上海研发中心。当时拓普要在上海成立一个基于LINUX等开放源代码软件的研究中心,我对这个技术方向比较感兴趣,同时有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都去了托普,他们告诉我,老板宋如华确实想在技术上做事情,这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于是我从北京赶赴上海,加入托普工作。

托普的人才
白慧东:当时,周围的技术人员来源很多。刚毕业的大多来自重点院校,另外,从中兴、华为等公司到托普来工作的人也有很多。
这里面的确有相当一批的高手,例如M++的负责人当时就已经是有八年GIS系统开发经验的老程序员。同时他对新技术架构的理解能力很强,是一个C++高手,2000年他曾经发现的Borland VisiBroker中的内存泄漏问题让Borland公司的人都很惊讶。
Holly lee:大部分都是学校毕业之后直接进入托普, 并且是从成都来到上海的. 技术水平应该说与行业平均技术水平处于一致的层次. 还有一些从本地挖来的人员, 这些人员的技术水平相对较高.当年对公司给予我的待遇基本感到满意.
张永强:当年周

  • 0
    点赞
  • 0
    收藏
    觉得还不错? 一键收藏
  • 1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评论 10
添加红包

请填写红包祝福语或标题

红包个数最小为10个

红包金额最低5元

当前余额3.43前往充值 >
需支付:10.00
成就一亿技术人!
领取后你会自动成为博主和红包主的粉丝 规则
hope_wisdom
发出的红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