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汇率下跌与中国工资上涨 -- 苦于效益减少35%的中国企业

日元汇率下跌与中国工资上涨 --  苦于效益减少35%的中国企业

原作:幸地 司 Ai-coach有限会社 2007/5/14  看原文 查看原文连载

kanji @ CSDN BLOG (译文顺序与原文略有出入)

译者注:原文出自幸地司先生的新连载“来自第一线!中国外包近况”(原文:現地からお届け!中国オフショア最新事情)的第8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根据“查看原文连载”的链接直接阅读本系列。

  
相比去年来说,如今的人民币汇率大约提高了15%左右,这令许多中国的软件外包企业困惑不已。由于这个话题在日本还未引起广泛的关注,所以还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并不了解其中的利害。这次,我想介绍一下一些苦于汇率变化的中方外包企业的情况,作为外包开发的项目经理,营业担当,以及企业负责人,这是一个值得我们细细掂量的课题。
 
来自中方企业的商谈 日币汇率低迷带来的收益下降
   最初引起笔者关注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一封来自某位精通日语的中国读者的mail
   这位读者的朋友,经营者一家对日软件外包公司,公司已发展到了数百人规模。一段时间以来,这家公司随着日本软件企业大量发包中国的浪潮业绩不断上升。但到了最近,这位企业负责人却为了日币汇率的不断下跌而苦恼不已。下文就是当时的那封mail的部分内容。
 
日本ではあまり報道されませんが、現在、人民元の相場は前年比で15%ほど円安人民元高が進行しています。さらに人件費の高騰も重なって、二重の負担が中国ベンダの経営を圧迫しています。中国沿岸部地域では、IT技術者の人件費は平均で前年比15%アップに達しています。両方を合わせると、前年比で35%の減益です。もともと売り上げを優先させるために、当社では採算ラインギリギリの単価で仕事を取っていました。これではどう頑張っても、35%の減益を吸収することは不可能なのです。
如今,人民币与日币汇率的此消彼长不断加深,人民币相比去年已经上涨了约15%,这个消息在日本(似乎)还没有被广泛的报道。此外,加上中国国内工资水平的上涨,双重的负担严重影响了中国开发商的企业经营。在中国的沿海地区,IT技术者的工资水平相比去年上涨了约15%。综合两方面的原因之后,中方企业的收益总体下降了约35%。原本,我们公司为了获得日方的订单,在销售额优先的经营思路下,已经把单价与收益转化的标准压缩到了最低限。但情况发展到现在,无论我们如何努力,都无法消化掉35%收益下降这个问题。
 
かといって、為替変動を理由に受注単価の見直しは難しいといわざるを得ません。友人は「このままでは、オフショア開発というビジネス自体が成り立たなくなる」とまで考えています。皆さまは為替問題についてどのようにお考えでしょうか。そして、どのような対策を考えているかをお聞かせください。
(日本企業に勤務する中国人読者)
也就是说(*1 かといって),由于汇率的变动,我们不得不对承接的项目单价做调整。我那位朋友甚至认为,如果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如今的对日软件外包这种商业模式本身将被淘汰。不知道各位对汇率变化这个问题作何考虑,如果相关的问题对策的话,请告诉我们。(在日企就职的中国读者)
*1“かといって”为日语口语中的一种表达形式,直译比较困难,需要结合语境语义。具体分析可参考下文
 
如何打开日币汇率下跌的局面?
    针对那位读者的来信,我们做了一次相关的读者调查。由于问题本身比较偏重企业的经营战略这一课题,所以调查的有效回答比过去的几次略有减少。
 
问题:中国外包开发商如今困扰在日币比人民币的汇率下降问题上,效益与往年相比下降了35%左右。请告诉我们,对于您是否有该问题的有效对策?(共3选项)
 
调查结果如下:
有效回复:共45票。
“已有效对策”22票,占49%
“尚无有效对策”17票,占38%
“此外”6票,占13%
 
    以下内容是笔者根据手头收到的部分读者回答。
個人的な考えですが、
1.原価の低減
2.高付加価値化
が必要ではないかと思っております。
个人认为有必要采取以下对策,
1.   降低成本
2.   提高附加价值
 
コストの視点ばかり考えるだけでなく、リソースの視点や、文字通りアジアでの商売の視点で考えることが必要であると最近考えるようになっています
最近常常考虑,不该仅从成本的角度看问题,还有必要从人力资源,以及字面(译者注:指“外包”)含义所包括的亚洲市场上的角度考虑
 
中国の銀行に一定の手数料を払えば、ある期間で決められたレートで日本円人民元(RMB)の換金ができます。なので大型プロジェクトの場合(長期間、契約金額が大きい場合など)はこの方法を使っています
向中国的银行支付一定的手续费,然后在特定期间内可以按照约定的固定汇率进行日币与人民币的兑换。所以,在大型项目(开发周期较长,或合同金额较大等情况)的过程中可以采用这个方法。
 
最近、内陸に開発センタを移転する傾向があります。例えば、私はベンダさんの紹介で合肥を見学する予定があります
最近,有向内陆地区转移开发中心的倾向。比如,本人就在中方的开发商的介绍下,计划去合肥考察一下。
 
(上記コメントに対して)内陸への移転といえば合肥は有力ですけど、山西の太原市も候補地になる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针对上面的回复),要说向内陆地区转移,合肥确实不错。山西的太原市也可以成为候补吧。
 
全体プロジェクトにおける中国への発注比率を拡大したらいかがでしょうか?中国政府のCMMI取得への奨励、CSPIN(China Software and Systems Process Improvement Networks)の結成など、ソフトウェア開発のプロセス改善と品質改善の動きが活躍しています。最初はリスクが高くなるのは間違いありませんが、良いパートナーを見つけるのは昔ほど難しくないと思います
把项目整体中对中国发包的比例提高的做法如何?中国政府鼓励企业获得CMMI认证,以及CSPIN的组建,中国软件开发已经呈现出过程改善,品质改善的动向。起初的阶段风险依旧较大,但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外包合作伙伴,已经不像前些年那么困难了。
 
中长期的视点:正面进攻之外别无他法
     日币对人民币汇率变化过程中,中国的IT企业要如何进行汇率风险管理呢?回顾过去,日元兑1美元的汇率在短期间从360日元飙升到80日元。即便这样,日本的出口行业不断地呕心沥血地尝试业务改善,还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最适合的生产据点,最终度过日币升值过程的历史。
    
    如今,是中国面临如何度过人民币升值的时候了。从中长期的角度看,日币对人民币的贬值的倾向长期持续的可能性很高。因此,中国开发商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就是,“能否让生产效率的提高幅度,大于汇率变化的幅度”。与此同时,中国软件行业还必须考虑,“在低价战略,人海战术之外,能否孕育出高附加价值的软件服务”这一课题。还有,中国国内的知识产权保护措施,也必须随之达到大部分发达国家的水平。
   
    中国软件产业的生产效率如果不能照预期那样提高的话,中国软件输出(软件外包)的势头将会停止。虽然中国软件产业本身不会衰退,但对日软件出口市场上,恐怕会长期停滞不前。
 
    在此,站在日本的立场上来分析一下情况。如果人民币升值的幅度远远大于中国软件生产效率提高的幅度,那么日本企业将必须在“向不断扩大的中国外包市场上踩刹车”,或者“寻找中国以外的软件外包出路”这两个选项下做被迫选择。
   
    (译者注:本段略。原作者提到了自己的一本书,有兴趣的话可以在原文上找到Amazon上的链接)
 
    把视点拉回到中国方面。如果中国(的软件行业)能够仅凭国内市场,而不依靠软件出口(软件外包)生存下去的话情况会如何呢?那样的话,拥有大量优秀技术者的中国开发商,会对利润微薄的日本外包市场敬而远之吧。相信大部分的中小软件开发商,会因此而转移矛头。无法适应这种变化的软件外包开发商,只能在严酷的生存环境下会被市场淘汰。笔者预测,最终结果就是,原先的对日软件开发商中,像“自行车”那样(译者注:原文“自転車操業”,为日语中接自行车做的比喻。指企业不做就要倒闭,做也只有微利的情况。),作为一些大公司的二包,三包的转接承包商,做些零星的非长期的项目的情况将会增多。
 
    从超前23年的角度来看,中国国内一些小规模的外包开发商将逐步被淘汰,吸收了那些被淘汰的开发商的大企业将持续“巨大化”。日本国内的情况来看,收益差距的拉大现象日益严重(译者注:与原文不同)。笔者预测,中国外包承接商中,最后动辄数千人的大型企业与体力有限的作坊式小企业两极分化也将扩大。
 
    今后的中国软件外包里,结算用货币恐怕依旧是日元,所以中国开发上继续承担汇率风险的可能性很大。而且,日本方面也不会因此而停止对于成本降低方面的要求。因此,由于日元对人民币汇率下降造成的利益损失,只有中方企业自行消化。
 
    情况就是这样,中国沿海地区的大城市里,能够靠对日软件外包单一路线赚个满盆满钵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果你对此感到厌烦,就从难以挤出更多利益的外包市场中撤退吧,不然将来就是被资金充裕的同行收购的命运。预计短期里,中国软件外包市场的合纵连横将会不断重复。
 
    另一方面,如今的日本软件发包商,预计将来也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也就是说,即便人民币持续升值,日本企业中原先赤字累累的企业还是继续赤字,业绩平平的企业依旧不温不火,而已经获利的企业还将继续扩大收益。(译者注:关于这点,幸地先生在下文中还有展开。kanji的理解是,幸地先生想要要告诫日本企业,不要把业绩和收益的改善,单纯地寄托在中国外包一个方向上。应该从日本IT企业本身的定位和发展上找出路。)
 
日本企业要如何应对?
    日本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全社会的高速发展阶段直接保证了“个人的晋升”。即便是个门外汉,只要他拼命地扩展海外事业,最终他总能获得相当的回报。但过去的做法如今已经行不通了。如果要在短期内获得中国外包开发的成功,就不应该让日本人占据所有外包开发的重要岗位,应该及早从外部聘请优秀的中国人或有管理成绩的外国人。不过,这也仅仅是短期内的应对方案之一。
 
    从长期的人才培养角度,笔者则不赞成这样的方案。在第一线指挥外包开发的负责人,应该从自己的社内逐步培养。无论企业规模大小,应该在社内设立专门培养海外事业的负责人的制度,而且,该制度应该是不拘泥于国籍,出身(译者注:指学历),雇用形势的长期培养制度。
 
    中小企业由于预算的问题,建立完善的教育投资制度恐怕力不从心。这样的话,就可以考虑从一开始就录用外国人作“正社员”(译者注:在日本,正社员在收入以及福利制度上的地位受到法律保护),在公司内部的日常业务中寻找国际化的发展方向。这样的好处是,即便没有特别针对职员教育投入经费,但周围的日本人职员会在与外国人职员的接触中,能自然而然地培养出“异文化交流”的能力,这对于企业的事业战略以及人才培养的必要性来看是毋庸置疑的。
 
   以上就是笔者对(日本国内)软件行业全体发展动向的见解。
   最后作一下本篇的总结。笔者始终认为,要从本质上消除危及中国外包发展的汇率问题,必须由中国方面采取必要的对策。部分读者或许对此观点持有异议,笔者对此做如下考虑。
 
   要让生产效率增加的速度大于日元贬值的速度,提供更多的日本方面所需要的,有价值技术服务。不然的话,只有被淘汰的命运。
 
    笔者认为,这是我给中国企业最好的建议。就是说,“如果日元兑人民币贬值了20%,那就请把你的生产效率提高30%!”
 
后记:
之后的某天,受到了前文中提到的那位中国读者的回复。
 
皆さまの意見を見ると、やはり難しい問題だと再認識させられました。実際にモノが動く貿易ビジネスでは、いろいろな為替リスクの回避手段が講じられていますが、現段階のオフショアはやはりまだ対応策がありません。
看到各位的意见,让我重新认识到这是个严峻的问题。实实在在的商品在国际贸易中,可以采用多种多样的汇率风险回避手段,但现阶段的软件外包市场中还没有这样的手法。
 
個人的な思いですが、オフショアビジネスについては、その国の地理的条件に関係なく、円以外の通貨を持つ国では、時間差こそあるものの、長期的には為替リスクが必ず軽視できなくなる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さまざまな方の意見を聞ければ大変うれしく思います。
我个人的意见,软件外包市场中,与地理条件无关的使用日元以外货币的国家里,只要存在时间差,从长远看就不能轻视汇率风险的问题。很高兴能听到各方个面的意见。
 
頑張れ!オフショア企業!
加油!软件外包企业!
发布了11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4 · 访问量 7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