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4.4 星期一 晴

鼻子好痒,不知是不是过敏的症状。 早上醒来的时候,胸口很闷,很慌,很痛,无可名状。 胃还是很难受。好久没吃东西了,可丝毫不饿。 我害怕,害怕再次醒来的时候,胸口还是那股疼痛。 我害怕再去想起什么。可是“想起”偏偏不是我能控制的事。 连只是想一想“他现在怎样”,已够让我沉默好久。然后痛就悄悄袭来,一发不可收拾地蔓延。 从不想夸大什么,可事实有时候就是这样。但是开始学会了抑制。当眼泪溢出眼眶还未来得及滑过脸颊的时候,偷偷拭去了。要在以前会任凭它流,任凭慢车人的目光质疑我。 周一的早上,上海的交通总是那样阻塞。平常只要半个钟头的车程足足憋了三刻钟。红灯,红灯,还是红灯。呵,也许生命中该多些这样的停顿,不用太过匆忙,不用那么焦虑。目的地总回到的。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交通
个人分类: 那之前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