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荣MVP

我通过SoHelpful许多创业者进行了一对一的MVP指导。

在这些同学中,有一位email我了一份设计精美的手机APP的原型图。看得出来他花了大价钱来请设计师。我们的沟通大致是这样的:

“那么你觉得如何?”

“哦...看这很漂亮...这就是你的MVP吗?”我问道。

“没错,这就是我的MVP。我正在问别人觉得它怎么样,”他说得热情澎湃,我几乎不忍心打破他的希望和梦想。

Vanity MVP

这哥们儿不是个例。许多人认为验证学习的途径就是这样的:

步骤 1: 思考一个新产品或创业想法。

步骤 2: 用纸笔、Balsamiq、Photoshop等做一个原型。

步骤 3: 走出办公室!问潜在客户对原型的感觉。

我见过许多类似的“MVP”。原型是强大的交流工具。它们有助于愿景的展现。但它们并不是为了验证学习。

虚荣MVP

原型、视频和登陆页,我称之为虚荣MVP。它们令你感觉良好,但不一定能够让你对风险最高的假设进行验证学习。

当你只是展示了一个原型、登陆页或者视频给客户,你就会得到下面这类问题的答案:

  • 人们会浏览我的产品吗?
  • 人们理解这些按钮是做什么的吗?
  • 人们会在我的应用中完成基本的操作吗?
  • 人们觉得你的产品怎么样?

对于产品或服务的核心价值中的最高风险的假设,虚荣MVP的确并未验证。人们在乎你的核心价值吗?他们会持续使用吗?他们会成为积极进行口碑传播吗?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你必须停止展示你将如何给客户交付价值,然后创建切实可行的MVP,直接交付客户价值。《精益创业实战(Running Lean》的作者Ash Maurya在他的博文对MVP进行了重新定义:

最小可用产品,是指你可以创建的最小成品,用于交付客户价值(并可能额外回收一些价值)

A Minimum Viable Product is the smallest thing you can build that delivers customer value(and as a bonus captures some of that value back).

[推文 “创建切实可行的MVP,交付客户价值。不要展示它。”]

反馈 Vs. 反应

虚荣MVP同时带来反馈,而不只是反应。这就是虚荣MVP与可行MVP的最大不同。

Jake Knapp是Google投资公司的设计伙伴,他在这篇随笔中提到:反馈来自于大脑,而反应来自于本能。当你试图验证最高风险假设的时候,反应更加有用——反应更接近客户的真实所想。

想一想最近一次你询问反馈的情景。人们第一件事是做什么?思索。最糟糕的情况是,他们会告诉你一些凭空想出来的事,仅仅是因为你在问他们。

一个产品第一次向人们展示时,你马上可以看到一个人的反应。你可以看到困惑、欣喜、惊讶、理解、兴奋——各种反应。

如果你确实需要使用MVP来验证最高风险假设,就要停止询问反馈,应当观察人们的真实反应,然后决定接下来要做什么。

[推文 “如果产品看上去不是真实的,客户的响应就不是真实的。”]

虽然向朋友或者导师询问反馈很有用,但当你与客户交谈时,就应以反应为准。你只有真正交付客户价值时,才能看到反应。

承诺的价值 Vs. 交付的价值

有许多类似于电影《圣诞精灵(Elf)》中“世界上最好喝的咖啡”的虚荣MVP。在影片中,Buddy(Will Ferrell扮演的一个精灵)和Jovie(Zooey Deschanel扮演)出去到一个小咖啡厅约会。在咖啡厅门口,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世界上最好喝的咖啡”。男主角给女主角点了那杯咖啡,然后满怀期待地看着女主角喝世界上最好的那杯咖啡的第一口。然而Jovie喝到的确是让人作呕的咖啡。

buddy

许多虚荣MVP如同那杯咖啡。它们通常是漂亮的图稿或者高产的视频,并展现了产品看上去将会是什么样子。它们言而无信,并且不会验证MVP中“V”(viable)那一部分。你能可行地交付产品或服务的价值吗?

这表明,只有在你交付客户价值并且观察你的顾客反映的时候,才能真正的验证学习。请使用早已存在的工具、平台和服务,比如,我在这篇Pando文章中提到的3 startups。

[推文 “你的MVP应当交付客户价值而不只是展示它。”]

交付客户价值。不要展示它。

原型、登陆页和视频用于与团队交流愿景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它们是验证风险最高假设的错误工具。不要再构建虚荣MVP和问询反馈,请交付客户价值并观察他们的反应。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