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痛2009

生活感悟 专栏收录该内容
1 篇文章 0 订阅

#define 关于2009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事值得去回忆。
Void 最后一个漫长的寒假(招聘会, 笔试, 面试)
{
   12月(08年)初就回苏州的;
   离开”金山训练营”4个多月了, 即便呆在学校也是整天看看电视/看看书, 反正也不上课了, 很多人都去实习了, 呆在学校也没意思;
    毕业设计也是随便选的题目, 我和阿欢都还觉得挺满意;
   回绝的”安联锐视”的offer, 回来以后突然觉得没能和夏工(阿欢)继续在一个地方一起奋斗而懊悔;
  for (int i = 0; i < 31; i++ )
  { 
    元旦几乎一点印象都有没了, 那几天每天都在跑招聘会, 市区的/园区的 and 独墅湖的;
     剩余的时间全都交给”越狱”了,1-3季和第四季前半部分连着看;
  }
   好像是1月十几号吧, 苏州最大的应届生招聘会, 一大早就去了, 本来不想让老爸跟着的, 他非要去, 随他吧, 对我始终摆脱不了管小孩的惯性思维, 不过也是家人也好, 这个城市也好, 对我来说也总保持着4年前的概念, 好像还是那样, 但事实上父母已经变老, 城市变的很大, 说苏州话的人越来越少了, 坐公车去面试, 很多地方都不认识了;
 招聘会上大多数时间就是排队, 站半个小时, 递份简历, 面试不会超过5分钟; 将该投的软件类企业都投了一遍, 最后一个”苏州卫生职业技术学院”:计算机管理员, 就觉得好像还不错, 和专业沾点边, 招聘那人说:这个不入编的, 工资不高的; 我笑着说:这个没所谓; 然后她就收了我那份简历;
 那次招聘会过后一直到过年, 偶有几次面试的电话……
}

// 后来觉得本就不属于我嘛!!
// 当然短时间内会有些不快
// 要是真进去了,这一年也许不会有后面的许多事,人生也许也会少很多烦心事,但生活
//还会绚丽多彩吗?
bool 市属事业单位招考(报名, 笔试, 面试, 出局)
{
   年后的一场招聘会, 事业单位招录本市户籍;
   其实就是个报名会, 考试费100, 门口人事局摆个摊考试培训,又是600块;
 每天晚上上课, 来上课的有苏大的,苏科大的, 职大的; 见到了那个天天在电视上忽悠经济问题的苏大商学院教师沈健, 确实有两把刷子;
 Ps:有天晚上正好是元宵, 一个人跑到胥门看灯, 毫无快乐可言……
   一周后笔试, 又一周以后出成绩, 71分在XXX报名的5个人里面最后一名, 由于是B类岗位(1:5面试), 所以侥幸进入面试;
 面试:又是上午先做张答卷(搞笑的), C,c#编程的, Excel公式的; 下午面试, 像是演戏一样, 面试官不懂考题, 看着参考答案问问题, 估计我大多数在他们看来都是答非所问;
   又是漫长的一周, 总成绩差0.9分出局, 哎, 也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黑幕呢……
   阴差阳错_1();
   return false;
}

// 感谢阿欢, 没能请你去食神吃一顿我很内疚
bool 关于大学唯一的一次补考()
{
   大学的最后一门考试挂科, 也是我唯一的一次;
   对于肖友清这样的垃圾人, 没什么好说的了, 都被人捅了两刀还不老实点, 早晚被人捅死;
 他的课我没去几次, 还真好碰上他上课迟到, 老师上课迟到的事也就他做得出, 讲课就像要马上断气一样的, 听的人都会被他整死的;
   我没时间跟他烦, 反正这门课阿欢帮我搞定了, 多少分都没所谓了, 反正不影响我毕业/拿学位;
   Return TRUE;
}

Void 阴差阳错_1(华夏口腔医院)
{
   那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你好,我是苏州华夏口腔医院的,你上次投了我们这的”;
   心里想: “????我投了吗?”
   “约你3月X号来面试”
   “好的, 谢谢”
   ……
   面试的时间正好是事业单位面试的前一天下午, 没多想什么, 就当去碰碰运气(就算是去玩玩也好);
 首先写2篇作文: 1如何做好医院后勤工作, 2三困生;
 反正时间充裕,洋洋洒洒写了很多;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什么是三困生, 瞎编;
   ……
   就在知道我事业单位考试0.9分出局的那天下午, 接到个电话:你已经通过面试了,一周的公示以后就可以来我们口腔医院报到;
   开心?难过?
   第二天我独自一人骑单车,一直骑到了吴江;
   ……
   一周后去了华夏口腔, 第一天的任务是和一个美眉去档案局搬东西; 第二天姚主任给我介绍了医院的情况, 带我去各个科室转了一圈, 把我安排在“大教室办公室”; 几天后我拿着医院的就业证明回学校了……
   阴差阳错_2(); //更精彩
}

Bool 网佳科技(试用, 实习, 积累)
{
   因为毕业设计中期检查所以4月份不到就回学校了;
   学校千呼万唤的把我们叫回来就是为它那在职研究生做广告, 哎;
   不管怎样既然回学校就好好呆着吧, 杨导(辅导员)来收就业证明, 对超哥说馥群实习的那个公司招人要会c++的, 我眼睛一亮, 要不面试也叫上我?
   3天后, 和计算机专业的几个人一块去网佳面试; 先是几个简单的问题, 都还能答上;
  后面问:多线程编程会不?
  笑笑, 摇头;
  那COM技术懂多少?
  不懂;
  ……
   一周后, “你什么时候能来上班?”电话里传来一口不标准普通话;
   “那就7号吧”;
   ……
   空闲的几天里去金山补了个实习证明, 又去珠海市区逛了逛.

   清华科技园里学校其实不远, 但坐公车却要十几个站;
   除了馥群, 我们学校的明映, 北师大的泽锋 雅彬也都在里面实习; 很快我们成了中午吃饭第一梯队;
 因为我的毕业设计里面用到c++ COM组件DirectShow所以一开始将移动互联项目里的手机端视频模块交给我, 我几乎看了一个月的书, 整出一个PC端的视频流抓取, 录制成文件的程序; 后来根本没派上用场, 电信研究院已经有了相关模块的DLL;
  上班第二周就去广州出差, 美其名曰培训, 盼哥(项目经理)带着我们5个人去的; 那人据说是微软广州的, 鬼知道哪里来的瞎忽悠, 上课就会拿着ppt瞎掰, 真正讲到技术性的东西了就漏洞百出; 其曰:C#好啊, 你看IDE有提示功能, c++就不行; 我晕啊, 难道你就没听过有visual assist 这东西? 其他就不说了, 听他上课纯粹浪费时间, 对他唯一感兴趣的就是他那只Microsoft Arc鼠标(现在我也有一个了);不过电信研究院的会议中心值得一提, 虽然装修有点老旧, 但标准都是按照星级宾馆建的, 每个半个小时就有美眉进来端茶送水; 正逢广交会, 所以我们住在一个小旅馆里, 一晚上还要200块, 条件不是一般的差; 感觉自己那时真的成为IT民工了;
  第一次拿工资680块, 开心, 加上老爸给我的800块生活费就有将近1500块了,哈哈,迫不及待的在拿到钱以后的第一个星期六去湾仔沙(珠海的电脑城)买了个arc鼠标, 并且请同学吃了顿饭;
在我到网佳的两周后我们班小熊也通过了面试来网佳实习了, 大概一个多月后 馥群/雅彬 先后离开网佳, 都有了更好的选择; 又是几周后, 盼哥也走了, 项目进行了还没一半, 项目经理离职了, 真让人费解; 又过了大概一个月后, 签了三方协议的明映被解聘, 貌似网佳不需要这样一个态度诚恳, 专心做事的人; 几天后我也向经理提出了辞呈, 经理很意外, 很像留我, 他说:“本来到你们毕业正好3个月就可以转正式了”, 但看我去意已决就没再多说什么就说先把手头的工作做完再走吧,我点头同意;
PS:离开网佳的原因:1.家毕竟在苏州,应该还有机会;
2.网佳内部流动也太快了,做不长就都走了,肯定有问题;
3.6月份正好爷爷生病住院,家里人都快忙不过来了;
出于如此种种,经过了几天的思考最终决定离开。
 接下来的一个月完全是把手头是事做完,也算是等拿毕业证,反正也要等到7月才能离开珠海。工作内容早已由视频获取模块,变为了会话沟通模块,完全由c#编写了。完全针对windows mobile。测试的手机是公司买的htc6850,(当然现在我也有一台);
 又去了几次广州电信研究院, 现场开发, 虽然是要离开, 但还是想把程序编好, 所以还是每天不停的写代码, 调试, 修改; 晚上休息的时候去了趟华南理工, 学海(高中同学)领着我夜游一回五山校区; 聊的基本上都是今后的发展, 慨叹一下流逝的时光;
 第二天晚上,小熊还是在宾馆看仙剑三,我才看了第一集,他已经看到30集了,没兴趣跟他一起消磨时间;出门找小刘(大学铁哥们,下流组合之一),他已经在广州做了2个月技术支持了,说白了就是给人装软件,教那些连电脑都不会开的人怎么用;他晚上的娱乐活动不是打牌就是麻将,要么就是去洗脚;哎!貌似我都没啥兴趣;那就吃宵夜吧,影响最深的就是那盆沙虾,量足味美,虽不是什么四海一家的,但对于我们这两个即将毕业,正奔着各自前程的boy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最后一次从广州回学校都没来得及和项目组里的所有人告别就匆匆收拾东西离开了,连最后一个月的实习工资也没来得及算,哎!!
 ps:对广州的影响:虽然只是在那工作了几天,但总的来说这个城市给人的影响就是拥挤繁杂;马路上很多人,每一个都是匆匆行走,一大早赶公交车的场面是很恐怖的,至少在苏州现在还没有那样的景象;人们居住的条件也是千差万别,在市区你要是来打工的有一个床铺晚上给你睡觉就不错了,还想奢求什么呢?一栋栋大楼里有数不清的公司,一小间一小间,租金贼贵,人都挤在狭小的不通风,终日不见阳光的空间里工作;不管这里人收入如何,总觉的这不是一个适合人居的地方;
}
Void 毕业设计与答辩()
{
   除了工作日每天7点上班,晚上7点回宿舍,剩余的时间也没多少了;晚上除了和阿勉(隔壁的肥仔)聊天以外就是看电视剧,把《落地请开手机》一股脑的看完,然后又追着翡翠台把《老婆大人》看完,觉得都不错,也算是对塞满代码的大脑一个放松吧;
  每周阿欢从公司回学校,除了玩“极品”就是做毕业设计了;寒假里也算做了一些研究,做了个原型出来,但还是拿不出手见人的,幸好阿欢帮我做了界面,否则真是难看死了;此时我也觉得在c++上面虽然就几个月时间,那和阿欢还是有差距了(当然现在更加了,我当奋起直追,呵呵);边看书边做,终于把Directshow的使用弄清了,不过真正用起来还是挺生疏的;好在用到的功能不是很复杂,两个人把网络通信的东西商量来商量去,最终还是用了windows共享这个偷懒的办法;消息格式阿欢定好了,写了些源码,我直接调用就是;再把他那个界面加进来我这个“客户端”程序就算初有雏形了;接下来是事就是和阿欢的“服务器”端调通,虽然通信方式都是他定了,但真的放到两台电脑上分别运行还是出了一大堆毛病,什么文件访问权限啦,什么网络连接无法实现啦,发的消息有bug啦,一堆这种问题;socket里面也是一层一层的要是深究不比DirectShow简单;当然我自己的程序也还是存在问题的,就如那个消息发送机制,类的成员函数向类外部的窗口句柄发送了一个销毁类的消息,结果销毁了还是回到了这个函数的堆栈里,再调用原来类对象的成员变量,必定报错,搞了半天才弄懂,觉得搞笑的很,还最终把这一个“发现”写进了毕业设计论文里,呵呵;
  接下来的几个双休日就是在那写论文,网上一大抄,但关键网上还很少做和我们差不多题目的设计论文,还真的只能是借鉴;初稿阿欢网上拉了几段,发给张克军,被一顿批,发回重改,哎,阿欢自己回公司,让我请了假去帮他听挨批;不过我自己的连挨批的份都还没有;后来怕字数少,内容不够,又拼命画图,画完自己的又帮阿欢画图,哎把visio的功能倒是都弄熟了;最后一次去见张克军是和波少,谭美眉一起去的,他大略的看了下,终于没再多说什么。后来我们自己又对格式进行了修改,不知道是谁定的格式,非要都改成那鬼样子,邻最后一天还是肥仔帮忙改了些格式去打印的,肥了这些打印店;
  答辩那天下着细雨,称得上神清气爽;被排在上午最后一个,足足等了3小时,真的跑上去讲了倒也不紧张了,也没准备过讲稿,就对着PPT边放边说,撑满5分钟,然后下面的几个老师开始提问,问了3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没问c++的东西更没问DirectShow的东西,就拿我论文里的一个错别字纠结了半天,丫的;
Ps:那些时间除了弄自己的毕设,还要帮小刘弄一个,虽说论文不用我来写,但找个现成的来改代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抽空又帮肥仔改些东西;当然最终大家都过了,我最辛苦得分最低,什么世道啊;

}

// 感觉是最快乐,也最难舍的时光
Void 毕业离别(烧烤,唱K,散伙饭)
{
   弄完毕设基本上就是等拿毕业证学位证了,每天照常去网佳上班,周末阿欢照常会回学校,而小刘回学校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所以难得大家聚在一起是时候都会去校门口的烧烤摊摆上一桌;鸡腿鱿鱼是必点的,偶尔再来上几瓶啤酒;炊烟缭绕中也算是一种享受;
   蒙肥羊我记得最后几个月里就去过一次,而且吃得没有以前尽兴,想当年5-6碟羊肉、牛肉;呵呵 饭前饭后体重相差两公斤,林小白估计又在笑了;今年也有可能到了夏天吃不了那么多热气的东西吧;
 除了吃那就是唱K,到最后都快成了KBox的常客;阿欢的刘德华,肥仔的“纠结伦”,我的飞翔鸟,哎……其实飞翔鸟是一首很有气势,很有寓意的歌,你们都没听出来;阿佳,小白,超哥都会加入我们的K歌团队;唱累了就摇大话色(shai),3个人玩哥也敢叫出10个六来,哈哈估计当时酒喝多了;最后唱的歌必定是Beyond的歌,光辉岁月,海阔天空……
那个劲歌金曲实在是顶不住,长得要死,你们还每次都能唱完,佩服;
   计算机学院散伙饭办的挺隆重的,林国章首先致辞,张克军接着瞎白虎,吴方用他那无锡调的普通话说了几句样子很刁,嗯,为我们江苏人长脸了。李书涛是最后来个总结,真是人老心不老,好言壮志,一顿吹B;说完以后大家举杯同庆;菜上的挺多的,但不及酒多,啤酒,红酒,有的桌上还有白的,一瓶瓶,一箱箱;我们桌上基本上就是602,603,604的,大家还没碰杯,肥仔就拿起一瓶啤的干完了,就跟他早上和小红抒发感情一样,一气呵成;大家酒喝的多了,气氛就越加浓烈了,互相敬酒,到最后就成“罚酒”了;啤的红的混着喝很难受,但都是相处了4年的同学,人家跟你碰杯你总得意思一下;去了几趟厕所还是撑,最后对着墙角把吃的喝的都吐了出来,直起身忽然觉得神志清醒了许多,一点都不觉得难受了;然后又喝了几杯,感觉一点没事;这是看见杨导被人抬着出去了,看来是真的醉的不行了;章远这次放荡一回,每个女生和他合影都被亲一下,呵呵,喝多了就露出真面目;后来听小刘说他醉得不行,回了教工宿舍还是说胡话,让小刘在他客厅撒尿,结果小刘还是去找洗手间,但开错门,跑到阳台上解决了;
 我、阿欢、肥仔同一辆车回到学校的,清凉的海风吹拂在身上,已经毫无醉意。后来回宿舍的基本上都是醉得不行的,好几个都是被人抬上宿舍楼的。
  嗯,第二天的体检估计没几个人正常的……
 毕业典礼很是隆重,我们早早的就起来了,估计是除了军训,大学时代起的最早的一天了。穿上白衬衣,打上领带,黑色西裤,套上学士服,戴上学士帽。镜中的我好像不是自己,而像是哈利波特中的法师,呵呵。镶着黄色边的黑色披肩,很是耀眼、古怪。
   拿上相机,把这一个过程整个都记录下来。小刘说我穿皮鞋走路不专业,嗯,反正以后穿皮鞋的机会也不多。报告厅里,院长讲话到是很快,没一会就讲完了。然后就是分学院的学位授予仪式,陆晨副院长给我授的学位证书,我现在也不知道把流苏放到一边什么原理。我提议去和礼仪小姐合影,小刘肯首,于是就有了我们样子很叼很猥琐旁边一群美女的照片。
   那天天气不是很好,拍毕业合影还要等天空大致放晴,这个时间窗口可不好抓,搞得神五神六的。终于光线好了些,人又都来全了,开拍,最后扔帽子,必须的。小刘,肥仔,阿佳的家人都来了,最后一次去北师吃饭。
 在珠海的最后一晚,有些人已经走了,我们把聚餐剩的一箱啤酒搬到楼上开喝。其实真正能喝的都不在,临近几个宿舍的一起喝了几瓶酒不行了,我没喝多,但确实想发泄,往下面扔了几个酒瓶,把宿管阿姨都招来了,丫的,想想对面14栋的几乎天天有人扔酒瓶也没咋样啊。然后小刘提议烧书,我肯首,拿出剩余的基本教科书烧,我的书基本上都卖了,拿小刘的烧,反正没用也带不走的,证明我们毕业了,烧!!!!
   第二天拿上毕业证学位证坐岐关车走人,一丝留恋,一丝愉悦,一丝遗憾,一丝渴望。哥穿短袖就不挥衣袖了。
 
// 我这一年中的最难忘的经历开始了
Void 阴差阳错_2(卫校,辅导员,小刘老师)
{
   回到苏州的第二天就去了口腔医院,当我坐电梯进入5楼,突然一种莫名的感觉。转了一大圈又回来了,我的路途崎岖啊。找了顾主任,还是那平稳,缓慢的语气,“小刘来啦?把毕业证、学位证复印一下。”完毕,“今天就这样吧,你先回去休息两天,下周一7点50来正式上班吧。”第二周我还是到5楼,在电梯口碰到姜院,把我直接带到小会议室,隔了会,她和顾还有一个不认识的老太太——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老太太,进来了。这是卫校的朱书记,我笑着打了个招呼,你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由朱书记来安排,主要就是学生工作。纳闷:本来主要是姚主任那计算机工作,现在变成了学生工作了,不管了。和他们三人聊了一会,老太太就把我带到卫校去了,记得那天天很热,太阳很是火辣,她还一路上说个不停,我只是不停的应着,没有其他任何言语。“你作为新生的辅导员,可要把新生接好啊”一朵汗!!想想哥自己才刚毕业呢。她说继续说“你办公室现在已经有两个人,小刘是08辅导员,小徐是专职党务的,和你一样也是医院的。”上了实验室楼2楼一个角落上的办公室,里面的两人人像是已经等候已久。男生很是客气上前和我握手,还有一女生站在自己的座位上,对我微微一笑,她身着白色粉色圆点的连衣裙(好像是阿姨辈喜欢的那种),似乎和这个时代的女生穿着很难联系起来,但对于这件老旧的办公室来说却很是协调。(貌似我没有坐时光列车倒退十几年啊)。“这是刘老师,这是小徐”哦记住了,呵呵
   老太太走后,我和刘老师一起去了趟石湖校区,309果然很难等到。石湖校区要比书院气派许多,事情很快办完,又坐公交车回书院,正好已是午饭时间,刘老师请我去“赵大姐”,菜不错,量又足。
 接下来的几天,除了帮着发学生毕业证,退学费就无他事了。我一直在看我的计算机专业书。刘老师、徐老师一直在忙党建,我也插不上什么手,就看他们两一直忙到很晚。几天后医院的人让我去签合同,我到那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一批进医院的毕业生坐在那了,我就随便看了下,工资1350。顾说,第一年算实习期,没有奖金的。然后我签了字就走人,没说什么话。
   一个多星期后,说是领导要检查党建的盒子,就帮着他们把盒子搬到医院五楼的小会议室,他们开会,我也在一边坐着,很是无聊,姚主任还进来拍照,我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拿,就两手往扶手上一放,形似一个听取汇报的领导,呵呵,后来这张照片居然还被发到了卫校的新闻网站上,真是无语。检查完盒子出来又碰到了顾,她说现在学校也没啥事,你这几天就到医院来帮帮姚老师吧。嗯。
   接下来的差不多一个月我都是在医院五楼那个大教室度过的,帮姚主任做了些活,一般也没说少事,和我一起进医院的小田似乎要忙许多,天天就看着他拿着“手机”(口腔医疗工具,非通讯工具)修。这我也只能看着,帮不上忙。后来看到他的电脑不用的时候一直在刷屏,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在刷医院网站点击率。这程序也太SB了吧,靠不停的打开关闭浏览器来刷点击率,搞笑的。我就说,我来试着编一个不用开开浏览器的吧。整整一个星期,从了解MFC中的类,用抓包软件抓取网页访问的http包,到wininter再到socket编程,明白了http访问的原理,和具体的路径,发现wininter里面多次发送http请求被简化成一次,这样就无法达到刷点击率的目的,最后找到一个已实现的socket访问Http的代码,这样每发送一次都会去访问http,呵呵,程序编出来就直接用。医院的网站在百度,Google上的排名迅速飙升,姚主任很是高兴,但好景不常,估计是租用的服务器不行,网站当掉了!!!
   搞完这些,又帮医院设计了个环保袋,就再没做其他什么了,几天后,猪领导又把我叫回到学校了。到学校的目的就是帮着做党建,哎真是的,我又不是党员作P个党建啊。党建评估不过会死人啊。但没办法,做PPT,说是我的强项,难道程序员的强项就是做PPT?呵呵,做吧,还要叫我加班做党建目录,加吧。一个月一千多块钱也不是那么好挣的。
终于等到发工资的日子了,两个月的工资和在一起,哈哈,心里有点安慰。第二天,正好去石湖办事,机会来了,我很快把事情搞定,然后就坐公交车去了赛格数码广场,第一次去,没搞清楚,在电子市场晃了半天没找到卖手机的,然后打算坐车回了,发现旁边一栋才是数码城,进去问了几家店,选中最便宜的那家,HTC6850 我心仪已久的,这些可以满足了,哈哈。在这期间猪领导打了我好多电话,由于试用手机都没接到,不管她了,回到卫校,
  她又打电话问:“打你电话怎么不接,你去哪了?事情早就办好了哇”
我扯谎说:“我坐错公车了,在公车上又睡着了,到了浒墅关才醒来,然后又原路返回,再回书院的,所以用了大半天时间”
  “那怎么打你电话不接?”
  “郊区没信号,我电信的卡”
  “小小刘,你说的简直像一个故事”
  “真的,没骗你”
  “太像故事了”
  临近月底,刘老师回了趟家,就我和徐在办公室,我们有时忙里偷闲,吹吹水,后来我直接叫她Bin姐,像黑社会大佬的名字。
  PPT做得我很是厌烦,我不想弄也没办法,于是开始在网上投简历,我觉得我得离开这里,做我想做的工作。临近月底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要我周末去面试,我很兴奋,觉得自己有希望了。跑到那先是做张考卷,一半算法,一半Java的题,我做了差不多一半就说时间到了,郁闷。然后就是面试,这个公司也是做手机软件的,问了我一些关于Windows mobile的问题,我答上一些,还有一些没答上,觉得面试我的这个人还是蛮有实力的。

  几天后又接到电话,说经理要找我面谈,有戏。我下午又扯了个谎跟猪领导请假。转了一趟车到国际科技园,在会议室等了一会儿,经理来了把我叫道办公室,其实她上面还有董事长总经理,她只不过是分管人事的而已。又问了我一些非技术的问题,
  然后说:“你可以来我们公司实习,实习2-3个月通过考核可以转为正式员工”
  “哦”我有些不解
  “在实习期是不签订劳动合同的,每个月1000元,200块午餐补贴打在饭卡上。因为你才工作没多久,还是算是应届毕业,实习期可能长一点。当然按我们公司规定,不管你是工作很多年的,还是从国外回来的,也都要有这样一个实习期。实习期通过,再具体定薪水标准。”
  “哦”我还是没发问。
  看看我面有难色,她继续说:“我看你是苏州本地的,所以想把你招进来,实习期我也可以尽量帮你缩短。”
  然后我问:“社保这些呢”
  “在实习期当然没有,转正式以后那就都按园区这边的交”说着,让我看她电脑,关于社保的项目及金额。“这些肯定比你在卫校高,抓紧时间办离职手续,尽快过来上班吧,这边确实有很多项目等着做。”
我口头答应,但因为没带任何证件,所以就没签协议,跟她说下次直接过来签……
  和家人朋友商量后,觉得太不保险了,2-3个月没有任何保障,而且卫校才呆了1个多月怎么可能那么快让我离职,那几天睡眠一直不好,为这事纠结了很久,一来每天在卫校做的那些事真是想吐,猪领导没五分钟就一个电话,做个PPT永远都没法符合要求,即使符合她的要求了,还有其他人要求改。但因为这个铤而走险去到一个没保障的地方,确实也不值得,哎,自己做事是不是很冲动?很不理智呢?就因为工作上的一点不愉快而炒“老板”鱿鱼?算了吧,老实点吧,看清形势再动……
  周末,我睡到很晚起来,在家里特无聊,不像在大学里有那么一撮人可以吹水,打机。上网看见Bin姐居然还在办公室加班,就和她聊了会天。我说:“在家里很无聊”
  “那就赶快找个女朋友吧”
  “上哪找啊”
  “嗯 看来大姐有义务帮你介绍一个”
  “好啊”
  “那你要哪种类型的呢?”
我当时打了很长一串,其实我最想说的是“就像你那样的。”哈哈,怕产生误解没敢写上。后来Bin姐真的给我推荐医院的一个小女生,但不知是我的木讷,还是天生胆怯,一直没作反应。

 

// 卫校开学
  九月一号,猪领导带着Bin姐去无锡参观学习,上午就我一个人在办公室,下午时分,刘老师回来了,回了趟家感觉他精神焕发,呵呵。等到第二天,Bin姐回来,口腔系辅导员办公室又一次满员了!对了,那天她早上回来衣着时尚,披肩的长发上戴着一个精致的发箍,成了我们办公室新学期伊始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卫校快开学了,破事越来越多。猪领导决定,黄主任作为眼视光班的班主任和我一起去参加新生班主任培训,
她说:“小小刘,你现在要正式上岗咯,不能再像个小孩一样。卫校女生多,你可不能被女生迷住咯,到时候饭碗就没了”晕,我有那么好色吗?还没开学就说我对学生有意思啦?
  第二天,我们两最后到的,侯院已经在上面讲话了,于是我们做到最后一排。黄主任也是学计算机的,所以我们虽然刚认识,但好像一见如故,有聊不完的东东,呵呵,当然,黄主任是偶的前辈。下午继续,上面领导讲话,黄主任居然也能睡着,厉害!当然我也没怎么认真听,除了新生报到要做哪些事是实际的,其他都是空话。要做的事情都印在纸上了,有什么好讲的。
  6号就有一些学生来报到了,正好我们俩熟悉了一下整个学生报到流程。7号是最忙的一天,所有学生都来报到了。烈日炎炎,在那个巡抚衙门的轿厅,人来人往,家长学生把我们围住,哎,书院这条件,不想多说什么了。核对身份证,缴费情况、绿色通道、领取生活用品,怕有甲流还要叫他们去测体温。幸好刘老师帮我们找了几个大三的学生来帮忙,否则我们两个专业各一个人会忙死的。到了下午5点多终于可以收工,别以为这就完了,还有晚上呢。先是陪领导去宿舍看望学生。刚吃完晚饭,又接到猪领导电话说:有骗子到女生寝室行骗。要我陪学生去派出所做笔录,还有半个多小时就要开班会了,我分身无术啊。匆匆跑到女生宿舍,找到那个女生珍珍,然后跑到大马路上,连的士都看不到一辆,等了好久来了辆黑车,管不上那么多了,把她送到派出所又坐车回书院,此时刚好7点。猪领导已经打了我几个电话了,我飞快跑回办公室拿上东西又跑到教室。几乎是大汗淋漓的走进教室,猪领导已经在里面了,我照着之前想好的步骤一样样事情布置。第一次以辅导员的身份站在讲台上,也不管下面学生是什么反应,我只管我讲,管他呢,讲错了大不了又被猪领导数落,“小小刘你看你,连个学生都管不好”。终于把所有事情讲完了,把该收的东西都收起了,定了几个临时班委。回到办公室就跟黄主任交流起经验,发现自己根本没按原来想的去讲,还漏了很多东西。
  口腔系在一开学就创了个全校记录,退学及未报到人数最多。本来就有十多个学生没来报到,现在可好不到1周又退学十多个,都说是学校骗了他们。本来是想着能做医生的,现在成了做牙齿的技工,他们心里的落差不言而喻。想想是啊,要是读到个好专业就能保证能找到个好工作,那确实是件好事,特别是对于女生来说,但是现在又有多少这样的好事呢?即使有,没关系没靠山能给你吗?还有很多学生啊家长啊认为考上了大学就万事大吉了。现在大学生多到没人要,连农民工都快不如了,更何况还只是考上个专科院校。当然也有学生凭着自己一股信念回去复读,这至少自己有了一个目标,而不是人云亦云,跟风学样。当然为了考上一个好一点的学校而花费多自己一年青春是否真的值得就有待证明了。学生来找我问我这个专业学些啥,今后能做什么工作。我真的很难回答,口腔医学技术我咋知道学些什么鬼东西,至于工作我也只知道是做假牙的,叫我怎么解释呢?每到这时候都只能眼望望刘老师向他求助了,他每次都能把学生说得一愣一愣的,再不行就只能说一句话了:“博爱楼二楼第一间办公室找朱书记”,但该走的还是走了。学生越走越多,猪领导似乎也有点顶不住了,先是吓唬学生,后来家长找上门来吵架,大有和她大干一场的架势。再后来索性谁都不见,直接把祸水引到石湖去。

// 学生军训
  开学第二天就是新手军训,一早我身着墨绿色Jeep T-shirt Camel的长裤,运动鞋,头上戴顶迷彩色牛仔帽,哈哈,卫校的西部牛仔就是这样造就的。这样显得和学生更加亲近,但惟独Bin姐看我那帽子不爽,在多次提出抗议无效的情况下,把我帽子给藏起来了。
  她说:“这个帽子太女性化了”
   啊?牛仔帽女性化?!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听小女生的歌,抹香水(其实是走珠液),就那点太阳还戴帽子,觉得你好像女生哦”  
  呀,我岂不是快赶上小沈阳了?
  第一天,动员大会,教官还没来,得我来整队,我一声大吼“一至二报数”居然给我报“1,2,3,4……”哎,好容易把队伍整成4列的。学生操场上军训,我老在办公室吹空调肯定不太好,所以我差不多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去操场晃悠一圈(这也是刘老师传授的经验),这样也不至于被猪领导查岗。
   军训期间最麻烦的就是合唱比赛,一波人想唱这首,另一波人想唱那首,无论唱哪首都不能满足所有人的要求。最后总算是定下来唱《我的中国心》,每天晚上还要陪着他们练歌,哎,图个啥呢,反正最后的结果早已定好的。
 军训会操那天,一起坐着大巴到石湖去。到那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学工处抗旗杆,长4米的不锈钢管。早上演练很多遍,下午才正式走。中午时分到图书馆休息,学生都有校园卡进阅览室看书,我就躺在大厅的长凳上睡一觉,起来时已经2点,感觉双唇干涩,就从口袋里掏出个棒棒糖来,想起来是那天买给办公室一人一个多的。含在嘴巴里往操场上跑,学生看见我叼个棒棒糖都用异样眼光看我。下午的走队列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口腔班走的是最差的,当然不能全怪学生,教官的失职也有一定原因,当然我也有原因,如果像钟老板那样,一直呆在操场上(至少比我出现的频率高许多)看着学生的,估计也能拿个什么名次了。和王建教官,黄主任在看台上看,百无聊赖的过完了一下午。走的时候猪领导居然找到了顺风车,团委杨书记的,一辆Hyundai酷派 轿跑,呵呵,记得高中的时候很喜欢这个车型的。从石湖一直开到了三元宾馆,呵呵晚上的军训庆功酒会。
   俞书记,陈主任,小飞猪,刘老师,黄主任,钟老板,我还有3个教官一桌,菜上的很快,不愧是卫校的4星级酒店。但我们很少有时间吃菜,喝酒才是正题,全是白的,一开始还是小酒盅喝,后来就直接拿杯子喝,这可比我散伙饭更难抗啊,领导来了,你能不喝??对于我这种没怎么喝过白酒的人,几小杯下来感觉烧得不行,到后来就有点晕乎了,幸好这时候一个刚从其他系转到口腔的学生打电话要安排宿舍,我让其他学生安排她住下,然后借机离开饭桌,到外面喝了杯牛奶解酒。再次回到餐厅的时候里面的酒味又重了很多,领导们跑去其他桌敬酒了,我叫了杯凉水,喝了一半往自己酒杯里兑了一半,闻上去还有很浓的白酒味,但这样度数就低了很多。等猪领导他们到自己桌,我们又喝里些,她貌似就不会醉,其实是每次喝的时候她就嘴唇碰下酒杯,或者趁人不注意把自己的酒倒到了教官的杯子里。我们班的那个教官在酒桌上敬了我好多杯,他说,因为他的原因下午的队列没走好,其实学生都很认真。哎,即使走的好,也轮不到我们口腔拿奖啊。
   军训就算这样结束了吧,觉得总算可以歇口气了,不用每天晚上都陪着他们,会弄死人的。其实我不认真去做这些事,不去关心他们也没所谓,但总觉得自己做这样一个工作,不管薪水多少总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吧。所以那两个星期再晚也就那样呆着,回家都没时间看书。
 
 // 正式上课
   当然不用我去上,卫校也搞笑,居然不给辅导员一个课表,搞得我学生是否是上课时间都不知道,害得我还得一个个班级去问,幸好我就3个班级。中午的时候很准时的在11点之前到达食堂,我们办公室3人还有钟老板,王美人,老魏,很自觉的在那里碰面。估计书院校区除了酒馆那边就我们这几个年纪差不多小的人了,当然我是最小的。每次钟老板他们都是听我们诉说我们领导如何如何,然后长吁短叹一番,再安慰我们一番,最后庆幸小飞猪在她来了以后离开护理没毒害到她。哎,老板真是幸运啊。
   给学生发书,搞勤工助学岗位,原本觉得军训完了应该没啥事的,可还是一堆破事,有事晚上还得加班。口腔系就这么几个人,领导像催命一样的往办公室打电话,后来看到375这数字都觉得恐怖啊。人会厌倦的,人会烦躁的。有很多次我都是和不客气的接她的电话,坐在一旁的Bin姐看着我呆掉,等我挂上电话她都是很那个什么的对我说,你居然用这样的语气跟领导讲话。哎,我是真的学不像你那句:“朱书记您好,我是小徐……”,对这个老太太这么甜干嘛啊。当刘老师接到她电话后肯定会又抱怨一下,然后说:“没事,习惯了,我现在来者不拒了”哎,我要是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就好了。

 // H1N1 哥不怕,呜呼!孰知恶人之毒,有甚是疾病乎!
   从今年年初就有甲流的疫情报到不断,到了秋天已在中国大地遍地开花,说是现在百分之八十的感冒都是甲流。反正和治感冒的方法都一样也没啥可怕的。十一前护理系钟老板她班上几个学生确诊为甲流被学校隔离,搞得人心惶惶,我立马去超市买了3个口罩(办公室一人一个),还有消毒水。学校下发了一批体温计,每个寝室一个,每天量体温,每天上报。规定是每天下午2点前上报学院。这下可好不管是否休息天是否法定假日,都得上报给姚建东,没给他打电话发短信,他会催着你报,你还都得报正常。
   一天早上我们班一个学生感冒发烧了,7点不到就接到她的电话,我匆匆赶到学校,然后陪她去市立医院看病,怕她是甲流,就叫医生验一下是否是甲流,然后我呆在医院等到十点多拿检验报告,然后配了药回学校。上午的时候我就打电话上报说:我们口腔系有人发烧,下午时候我又接到他的电话,然后把看病过程如实叙述,没想到他非但没说我好,反而说:“你怎么可以陪学生去医院,你干嘛叫医生检验甲流,你想学校关门啊。万一再验出是甲流怎么办?学校不要上课啦”那时我头脑上先是一堆问号,然后就想骂他,狗日的天天催命的一样问体温干嘛啊,我陪学生去医院不说我好一就罢了,还数落我一通。天天在那装什么B啊,你索性连电话都不要打嘛,反正都是报正常,或者说没有甲流。搞得人家休息天还得接你那鬼电话。但是后来我还是沉住了气,敷衍了他几句。从那以后我基本上都是报的正常,直到离开卫校。
   此后又有学生感冒我就照我自己方式处理,最多就是跟小飞猪说一声。责任要我来担,又不让说实话,总有一天被这些恶人整死,丫的。
 
 // 大战小飞猪
   其实这个定时炸弹埋藏已久,本来在入职的时候就说可能要我在学校值班,但我早已表明,家在苏州所以我根本没可能去职那破夜班。而小飞猪一开始也说可以让刘老师多值点班,只有在他不在学校的时候才我来。但是在书院校区的会上她自说自话的说一定要安排我值班,当着那么多领导我也不好说她,只当没听见。后来我和刘老师商量,反正晚上她不在,我记得轮到值班时候去签个字,晚上照常回家。可不知道书院办的人怎么知道我没在学校睡,就告到小飞猪那。那天她打个电话过来说:
  “小小刘你到底有没有在学校值班”
  “有啊”试探一下。
  “那你睡在什么地方”
  “刘老师宿舍啊”
  “你上次不是说住王老师那个值班室吗?那你每次把被子背来又背回去的?”
  “呃 是啊”,难道她去查过房了?
  “哦 你别骗我哦”
   接完她的电话,我去找了王老师,原来她早已打过电话给他,打我们个措手不及啊。不管那么多了,现在能拖就拖了。临近午餐时间在办公室又接到她的电话。
   “小小刘你撒谎哇,你根本没在刘老师那住”
   “住了,真的住了,”
  “小小刘,你到现在了还在骗我,你要知道现在不是我要来查你”
  “嗯 知道”鬼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我再问你一遍,到底值没值班?”
  “值了”
  “小刘你不可以这样的啊,小小年纪……”
  “哎 朱书记 有些事你我心知肚明就可以了哇,没必要这样”我已经不爽了,但还是笑着和她说话,“这样对你也没啥光彩的哇”。
  “哎 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心知肚明啊?你说说清楚,你不想干就别干,早点辞职算了哇”还激我,那就发飙给你看。
  “朱书记 对于学生工作我没做错任何事,至少我自己认为,所以我不会辞职的,不会的,你高兴跟谁去说去说好了……”
  说完我把电话听筒狠狠地往电话机上一砸。
一旁的刘老师看着我这架势,有点不知说什么是好,赶忙把电话放好,“消消气消消气,她跟你说什么啦?先去吃饭吧”
  ……
  后来听别人说,小飞猪那天中午饭都没吃下。我也一直认为她会去医院告我状,当然也是我离开卫校的一个直接原因。从那天以后我觉得在卫校估计也混不久了,总是和自己的直接领导闹矛盾总不是个事啊,所以我又开始在网上投简历了,即便真的有一天让我走人,也可以有所准备。不过后来想想可能真的不是她要来整我,还不知道有多少别的恶人,也应该检讨一下自己……

 

// 运动会
   校运会留下的大多是快乐的元素。排入场式方阵的任务落在刘老师和我的头上,当然还有学生会的同学们,就不到一周时间。每天晚上那是必须呆在那的,两个年级,两个专业混在一起组成两个60人的方阵,一个代表口腔专业,一个代表眼视光专业。学生会的学生去买来彩带花环,小飞猪去问两个医院要了点money买了统一的衣服。整体效果不错。然后就是喊口号,作动作。但是我总是觉得有些动作真的很乡土气,猪领导还连连说好,受不了。就吴海鹏拿的那个大牙齿挺有创意的。眼视光他们居然也没想出什么可行的道具来。
   我和黄主任在活动中心看完学生排练就去楼上打羽毛球,很久没打,难得运动一下还真的挺累的。我们两个菜鸟碰到高手就全歇菜了,下场就是满地找球。和一个体育部的女生打球,打过来的球没几个接得住的,哎太伤我自尊了。和黄主任打球就轻松很多,她的装备是绝对一流的,yy的球拍,有时还穿条网球裙,那架势……一看就知道是牛人。
 运动会开幕那天5点50统一从书院坐大巴,哎,那真是赶时间啊,我一觉睡到5点半起来,外面一片漆黑。没洗脸没刷牙,跌跌撞撞跑出家门,正好看到一辆的士,钻进去赶往书院,那司机不知道是累了一晚上了还是天生慢性子,开得慢的要死,我在旁边急得要死。到了书院我自己班的车已经开走了,还好黄主任还在,就跟着他们的车到了石湖。在食堂吃了个早饭,然后就去操场,整个开幕式都很顺利,也很精彩。第一个方阵那一群身着护士服的女生,的确很吸引眼球,还有操场边的礼仪小姐,嗯不错,呵呵。
   学生们在看台上摇旗呐喊,我就静静的坐在那看,静观其变,似乎这才是我应该做的。后来小飞猪打个电话说要选最佳班集体,才发现我们口腔两个班就没拿到什么名次,所以就拿不到什么奖。要命的,什么奖都轮不到,08眼视光的还要和我们争,哎,要不是看在黄主任是他们班主任,早就和那些学生发飙了。后来想想有必要和学生那么较真吗?
 教工比赛,其实就是跑50M接力,每个系部抽10个人,我和bin姐还有小田都参加了,我们医院的年轻人就是多,旁边的基础部(有体育老师)根本就没优势可言,到最后还掉棒。我们最后拿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哈哈。
   第二天运动会闭幕,没有立马回学校,因为没找到顺风车,公交车那时又太挤,所以和刘老师,bin姐还有学生吴振在石湖的食堂“斗地主”。给予输者的鼓励就是运动会剩下的点心——肉馒头。其实是惩罚,很撑的。我们先是在楼下打了几局,吴振已经两包子下肚。吃完晚饭转移阵地到楼上继续,还是吴振吃的最多(估计撑到不行,第二天早饭都可以不用吃了),其次是我,刘老师和bin姐吃的最少。我们一直干到8点多把所有包子都干完才收工。最后刘老师开始以风水学理论解释今天的结果,“吴振同学每次都坐在一个犄角的位置,不是上面没阻挡,就是后背没阻挡,那些位置是最为凶险的,所以他输的最多,包子也吃的最多”貌似有点道理。然后走出食堂他又说:“石湖这里以前应该是个坟场,之所以把卫校造在这里是为了怔住凶气”走在学校的路上听着怪恐怖的,不禁环顾一下四周。很晚了等不到公车,于是我们四个人就打车回书院,在车上刘老师又说:“风水是一门学问,很重要,以后你们要是买房什么的,我帮你们看看,就能看出个大概来。”我一直相信很多事都是有科学依据的,没想到风水还真能算科学中的一部分。他继续说:“还有就是人的面相,以后找女朋友,讨老婆什么也可以叫我看看,看看你们是否真的有缘,徐老师已经没机会啦,哈哈!”
 
 // “快乐大本营”解散啦!
   记得有一次小田来我们办公室,刘老师就说:“欢迎来到快乐大本营,这里很精彩,你将是今天的男主角,哈哈”可现在就剩刘老师一个人看守大本营了。
   运动会前一周,bin姐从无锡回来,带给我们一个可喜可悲的信息,
  “我要走了,回无锡去工作了”
其实她之前就说过有这样的可能,但没想到会这么快,说走就走。刘老师很难过,他一连几天都没睡好觉,失眠。说徐老师要走肯定很难过的,也一起工作那么久了。我的心情更是不可名状,因为那几天里我去新公司面试了,而且心里觉得极有可能被录用。看到刘老师那样,真的觉得不好意思的。那几天帮着刘老师一起把奖助学金的事情忙完,好几天学校校门锁了我们才离开办公室。本来bin姐说弄完党建才走的,结果还是比预想的又提起了2星期,她请我们一起去唱K,离开珠海以后我还没去唱过,这次可以一展歌喉了。走之前的最后那天和她一起去了趟石湖,算是她离职前最后一次去,当然也成为我离职前的最后一次。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吃大盆菜,我们这群人都不是喜欢喝酒的,所以就只有雪碧,东西吃得最多的当数我,不是因为我贪吃,而是刘老师太热情了,不知他是否知道我要走了才这么热情,给我夹了两大块冬瓜,两大块土豆,哎,撑啊,后来发现那个大盆里面除去这些就没什么东东啦!
  后来又接到公司的电话,要我过去免谈,当然免谈很顺利。我又问了问婶婶,看看我自己想法是否成熟,得到比较肯定的回答。就这样我也提出了辞呈,给姜院和小飞猪各写了一份书面的辞职信。
上午

  “姜院长我打算离开医院了”
  她面带笑容,注视了我一会后说:“哦,说说看呢,什么原因”
  “之前接受这个工作的时候,觉得自己能把工作做好的。但几个月下来,发现自己确实无法胜任这份工作,而且自己也不是学这个专业的。”
  潘院问:“你现在一共多少个学生?”
  “口腔50个人一个班23,另一个班27,眼视光39个人”
  “嗯 那做到这个学期结束可以吗?”
  “呃 新的工作那边还等着我尽早过去,所以就到这个月底”
  “嗯 我们再考虑考虑,你知道我们重新招人也是要时间的,不可能今天贴出去明天人家就过来的”
  “好吧”
下午
  “朱书记”我把辞职信往她面前一放。
  “哟小小刘你也辞职啦”
  “呃 是的 找到新工作了”其实我是想说,这回不用你赶我走了,这回我真的不想干了,这回我真就辞职了。但老太太这几天也被别人整的够惨的了,算了,走的时候就留下个好印象吧,况且她也没拿我怎样。
  “嗯 好啊,出去到外面闯闯,比在这里不务正业要好啊”此时又觉得她是很能体谅别人的人。这样反而让我没什么话好说了。
  离开博爱楼,觉得自己解脱了,正如刘老师说的那样“你们都解放了”。
离开前的那几周,藏书羊肉是我们的最爱,刘老师,黄主任,钟老板还有我。钟老板居然还在课堂上为藏书羊肉做起广告。不过确实是好吃啊,比别的羊肉都好吃,俺们苏州的嘛!哈哈。后来有一次我们自己买了很多料回办公室打边炉,王美人,武老师也来了,可惜那次bin姐不在苏卫了。
  30号,在苏卫的最后一天,把一切工作作了交接,中午新班主任见面,当然也是我的告别。最出乎我意外的是,同学们送了我一个很大的公仔(大狗熊,现在在我床边的沙发上)。我真的挺感动的,至少是学生对我工作的一个认可。那天我们又去如家小厨了,记得我第一次和大家一起吃饭也是在那,都是钟老板请的,哎真是不好意思啊。
第二天,坐上公交车,向着我的理想,我的未来去了……
} // 这一段写的有点长了


// 下面这段是我最想写又最不想写的
// 最纠结的一段,本来可以放在上一篇一起的,但还是分开了,本来就应该分开的嘛。
// 应某些读者的要求还是写详细些吧
BOOL 关于“梦”(友情的,爱情的,都可以)
{
   或许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其实一切都没开始过。那段快乐的时光,那段心痛的经历。每次我路过桥边的小公园,看到那些老太太依旧在那跳舞。每次望到后庄那条街,依旧人来人往。我真想不经过那儿,不希望脑海中闪过那些片段。
 记得第一次见到“梦”,身着一身护士服,头戴护士帽的模样,那是天真无邪的模样,亦或许就是天使的模样。还记得第一次请你吃饭那份微微的悸动;还记得每天和你骑着单车走过光影迷离的十全街;还记得那些天买了早餐送到你桌上你惊讶的表情;还记得在湖边的石阶上两人依偎的情景;还记得靠在河岸的栏杆热情相拥,亲吻你的画面。也许你不记得了,也许我也不该记住。
   梦说想看蜡笔小新,我就下载了放在那个我送她的有着精致水晶链的U盘里给她看;梦说喜欢喝酸奶,我就会在有空的时候送到她面前;梦说在那坐着无聊,我就下了她喜欢的劲舞团游戏放在psp里给她;梦说想看电影,我就立马去买电影票,不管那是不是我所喜欢的电影。那双忧郁的双眸似乎总在传递着某些别的信息,但那些是我始终无法解读的。后来,我给梦看那段优酷网上绝好男生的视频,她说这种男人世界上是没有的。我说放在你面前你不要,她不语。
   最让我开心,感动的是我生日那天。白天很忙,没想到梦会给我一个惊喜。梦说可以将愿望写在孔明灯上,可能真的是我太狠心,写了太大的愿望,现在知道那些愿望是根本不可能的,至于孔明灯以后放着玩就可以了,不用去相信它。梦送我的两个生日礼物,看得出是精心准备的,那个许愿瓶里的纸条我都看完了,所以也就不需要它了。
   很多次谈到未来,谈到各自对未来的设想。但我还是不知道梦究竟要的是什么,也许我知道,房子?车子?money? sex? Oh my god! 这不是我想象中天使的模样,不是我追求的梦。
  我说我们相识是一种缘分,要是我没被医院录用,要是我留在了珠海工作,要是我在9月份之前就离开卫校,要是没有黄主任,我们可能永远都是陌路人,最多也就是在医院碰到也不知道那人是谁谁谁。而现在的我们就像宇宙中两颗彗星擦肩而过,迸发出了一些火花,然后又向着各自的远方飞去,有缘而无分。
   梦总说我很幼稚,呵呵,连分手了都那么幼稚,哎……
 音乐在耳边回荡~
 我不想逃
勇敢就好
梦到你我应该微笑
我想知道
现在的你过得好不好
世界奇妙
曾让你我找到依靠
我想这一切都应该很骄傲

我不想逃安静就好
我知道你的味道抹也抹不掉
不如放肆的笑
勇敢回头看曾经的美妙
我都知道成长就好
这一切并不算糟糕
为何要忘掉
不如用心去记牢
我没有烦恼
 
Return False;
}
// 不就开辆小三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就像我的鼠标,我的手机,我的psp,都会拥有的

 

//这一段 算是我的观后感吧
Void 关于《蜗居》(void)
{
   离开苏卫前的一周,连夜把蜗居看完了,呵呵,电视台播放是时候没看,这时候看了网上的评论发现值得一看。09年看的第5部电视剧(还有一部绯闻女友没看完)。刘老师也看了,每天我们还交流一下心得。优酷上的不是很清晰,而且已经是删减版的了,说是蜗居里面台词很有颜色,但我觉得这只是个借口,里面对社会阴暗面的揭示更加会引起全社会的注意。
   李念确实长得很漂亮,但海藻确实让人很厌恶。表面的清纯可爱,背后的放纵淫荡。同情小贝,十分的同情,不是一般的同情,看到后面我会把小贝当作自己,发现他所说的所做的都是我想说想做的。他那句“小猪猪,跟着我有肉吃”可以看出那一份小小幸福对他的重要,但确实那么的弥足珍贵。当小贝看到海藻和宋思明在一起的时候,转身走了,在雨中奔跑,在寒冷的江边过夜。当小贝原谅了海藻之前那段不堪经历以后,海藻居然提出分手,小贝说:“郭海藻,你不觉得这对我不公平吗?”是啊,小贝作了那么长时间的心理斗争最终包容了海藻的过错,但现在反倒她提出分手,小贝对她的爱被狠狠的亵渎了。当时就可以肯定她心里就没有真的放下宋思明,当然后面也证实了这一猜测。当然最后海藻的结果是惨痛的,而小贝真的找到了自己的所爱(当然不是海藻)。
   至于宋思明,张嘉译演的很现实,呵呵,那面部的表情,走路的姿势都很叼。男人要是到宋思明这地位,不玩女人反而有点不大正常了。但是他对海藻的感情是真的吗?应该是吧,否则后面也不至于死得那么惨,但这样的真情却运行在了一个非正常的轨道上,是以一个错误为前提的,要背负抛妻弃子的骂名。杯具啊。
 海萍这个贯穿全局的人物,作为作者观点的讲述者,说出了很多作者想说的观点,给观众以启示。但作为剧中的角色,她也并非人们所想的那么完美。很大程度上她的幸福是建立在她妹妹的痛苦上的。她不止一次向海藻求助,而这些帮助都需要海藻去牺牲自己的肉体换来。本应作为海藻的守护者,却间接的吞噬了自己的妹妹,而且还要神气活现的在她妹妹面前摆大道理,你有这资格吗?(不过海清演的还是很好的)
  人吃人的社会,情感都变的扭曲,恐怖啊!
  好了就写这么多了,感谢朋友们对我这篇东西的关注。
  祝所有我关心的人,和所有关注我的人 新年快乐!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哈哈

  • 0
    点赞
  • 0
    评论
  • 0
    收藏
  • 一键三连
    一键三连
  • 扫一扫,分享海报

©️2021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