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110

    如果核心技术没有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是什么样的结果?特别是连最基础的代码都没有拿着,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灾难?武总现在的境遇就是这样的状况。


    菲尔科技的三个兼职人员调好了第二版,然后将车机交给武总之后,他们觉得一切都已经就绪,就等武总下单了。只是以段伏枥的观点,这种BUG满天飞的机器,用来当当样机,骗骗钱还可以;如果要作为批量产的设备,那则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可对于只是内战在行,外战外行的武总来说,却是骗下单都有点勉强。当武总兴致冲冲拿着刘工他们所做的机器去乐航的时候,早已经被韩国车机熏陶得眼光极高的乐航老板对该机器自然不屑一顾,强烈要求武总拿出和韩国车机一模一样的特效才会下单。这下武总就有点哑巴吃黄莲的味道了,为了骗乐航投入开发费,拿韩国车机去展示并说是自己做的;当乐航同意投入开发经费以后,武总现在又拿不出像样的机器说服乐航下单。总不能这时候说,那机器不是我们做的,我们能做的就是这个程度啦,你们乐航还是赶紧下单先先批量产吧!


    没办法,乐航没有下单,武总只好将责任归咎于菲尔科技的三个人。武总很强硬地表示,这软件必须重新设计,要和韩国车机特效一致,否则接不不了单;而刘工他们也不是省油的灯,对此表示强烈反对,因为他们觉得现在的软件已经做得非常完善,武总应该要先将单子接回来,然后才去讨论后续的软件更改工作。


    一方因为软件满足不了需求没办法接到乐航的单子,另一方因为接不到乐航的单子而不愿意去修改软件,一切就在这互不让步的状况中打上了死结。气结烦闷的武总,便把所有的怒气发泄到了小黑身上:“都是因为你,没有好好地盯着刘工他们做软件,搞得现在乐航非常不满,以致于我现在根本接不到单子,你说我该怎么办?”


    作为老总,居然好意思问自己的下属该怎么办,可见此时武总已经气急败坏了。小黑满脸委屈地说道:“我也只能每天晚上和周末到他们那里盯着,我也没什么办法了啊……”


    “那就是你盯得不够紧,你既然已经知道有那么多问题,你就应该一直盯着他们,搞不好不允许回家!”


    武总这话就有点无理取闹了,小黑哪天在白石洲回去不是凌晨两点多?再说了,小黑一个小小的工程师,哪里有那么的权利要求刘工他们搞个通宵达旦?何况刘工他们第二天还要上班,那也是小黑所不能掌控的。


    平心而论,无论是小黑,还是菲尔科技的三个人,都是非常辛苦的。白天上班,晚上还要继续忙到深夜,并且一忙就是好几个月,这远远超出了正常人所能承受的范围。毕竟加班到凌晨两点,只是一两天还好,如果是连续的几个月,那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但做技术的偏偏就有这么一个特点,并不是说付出了就一定能有最好的结果,因为这还涉及到程序员本身的素质——换句话来说,如果拼命就能创造不同凡响的产品,那么现在国内估计就有不下十家微软了。


    但辛苦总是想获得回报的,菲尔科技三人想先看到单子再做后续的修改,这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谁都想看到希望。但可惜武总一开始就把事情抬到了不可企及的地步。用韩国车机去乐航展示,虽然说是顺利骗到了开发费,但却也留下了隐患,那就是武总所提交的机器必须要和看到的韩国车机效果保持一致。虽然不知道这款韩国车机对方投入了多少人力,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两三个人通过业务时间所能拼凑出来的。


    当然咯,如果武总会承认是自己的问题,那他就不是武总了。一碰到这种情形,武总就会惊慌失措,然后将责任推给别人,所以这次小黑就成了可怜的替罪羊。


    武总接不到单子,菲尔科技的三人觉得干活也无味,索性事情就停下来了。这倒让小黑松了口气,他至少可以不用每天在白石洲呆到凌晨了。难道说菲尔科技的三人就这么掩旗息鼓了?段伏枥不由地有点担心,特别是安勒斯还有不少贵重仪器还放在白石洲。


    对此武总还是一脸满不在乎的神态,非常自信满满地说道:“怕什么?没有我,他们三个能做什么?仪器摆在那里,还怕飞了不成?我又不是不知道他们放在哪里!”


    段伏枥听了,微微地摇了摇头,看来武总已经完全忘记了黄华中是如何将设备据为己有的事,真是十足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事情永远没那么简单,看似风平浪静的背后,暗潮涌动。就在武总对菲尔科技三人采取不闻不理的态度后的第二周,武总接到了乐航老板打过来的电话。


    乐航的老板是个女的,直接就问道:“武总啊,你给我们的机器是不是找别人做的啊?”


    武总一听,脸色大变,但还是故作镇静地说道:“没有啊,给你们的东西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啊!怎么你突然怀疑起这个了?”


    “哦,是这样的,昨天有两个人过来,抱着和你们一模一样的机器,说机器是他们做的,你们只是拿了他们的机器。”


    武总不禁冒了冷汗,声音有些发抖:“那两个人姓什么?”


    乐航的老板也不隐瞒:“没记错的话,一个姓刘,另一个姓曹。”


    能拿到和武总一模一样机器的,不用说,这两个人肯定是菲尔科技的刘工,以及代理商佳维的曹工。接下来乐航老板的话语倒是让武总松了口气:“不过你放心好了,我还是相信你武总的。不过我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他们会拿到一样的机器呢?”


    听了乐航老板的话语,武总心神大定,至少听起来对方还是对自己比较信任的,接下来就是要如何圆这慌了。只不过对于满嘴跑火车的武总而言,这显然难不倒他:“唉,是这样子的。那两个人本来是我们公司的工程师,后来因为偷盗公司机密被开除了。我觉得可能是他们怀恨在心,走的时候将机器偷偷带了出来,然后找到你们说是他们做的。他们就是想骗钱,你可要小心点啊!”


    不能不说,武总在撒谎方面是极具天赋的,这番颠倒黑白的言语让乐航的老板深信不疑:“我就说嘛,武总你怎么会骗人呢!我最恨的就是这种吃里扒外的小人了!武总你就放心好了,我们还会继续合作的!”


    是应该说武总谎言天衣无缝,还是说乐航老板傻到家呢?但不管怎么说,这关至少是过了。放下了电话,武总想了会,觉得有点不妥,当着段伏枥的面给佳维的曹工打了个电话:“小曹啊,你有没有刘工他们在白石洲的套间钥匙啊?”


    曹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有啊……怎么了?”


    “你把钥匙借我一下呗,我需要到他们那拿一台机器。”


    曹工还是有点半信半疑:“那你跟刘工他们说过了吗?”


    武总赶紧解释道:“唉,是这样的,我是想把机器给另外一个客户看,怕刘工他们知道又要和我拿开发费。你也知道,单子没接下来,我是没钱的。你放心好了,我上午去拿,下午就还回去,他们绝对不会发现的。”


    曹工有点犹豫:“这个……”


    武总趁热打铁:“要不这样吧,这个案子谈成了,开发费我分你20%,你觉得怎么样?你放心,我武总什么时候骗过人?”


    显然曹工心动了:“好吧,等一下我将钥匙给你送过来。”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贪小便宜的人最容易被人利用,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曹工如果不是因为觉得有利可图,那么他绝对不会帮武总的忙。只不过曹工可能没想到,武总绝对不会只拿一台机器那么简单。在拿到钥匙之后,武总带上小黑和小黄,开着公司的车直奔白石洲,然后像蝗虫一般,将屋里所有的东西都搬到车子带了回来。等晚上刘工他们回来发现东西已经被搬走,告知曹工的时候,曹工才发现自己原来被武总狠狠耍了一把。可后知后觉没有任何用处,所有的物品都已经搬走。


    刘工自然是不愿善罢干休,可除了威胁一下小黑,说什么这样做是小偷行为以外,再也没有任何对策。而小黑呢,倒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这主意是武总提的,他大不了就是个从犯。再说了,搬回来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属于安勒斯的,刘工他凭什么去报案?


    这件事到此似乎已经尘埃落定,毕竟武总已经拿回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可武总觉得,这口气他实在是忍不下去,所以决定报复刘工三人。


    武总的手段非常阴险,之前开始合作的时候,不是签订了一份合同,说明了批量产之后利润如何分成吗?武总就拿着这份合同,传真给了菲尔科技的老板,并且还添油加醋说刘工他们盗取了很多技术出来。没有哪家公司会允许自己的员工做副业,菲尔科技也是如此。合同上有自己员工的亲自签名,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并且还提到窃取公司的机密,那更要严惩。于是结果非常简单明了,刘工他们被公司开除了!


    这个消息是后来在路上碰到曹工的时候说的。听到这个消息,段伏枥不禁有点感慨万千,人家做兼职,即使赚不到大钱,也不至于两手空空;可像刘工他们这种拼死拼活,最后却连自己本职工作都丢的,可谓少之又少。段伏枥不禁对刘工三人产生了深深的同情,可谁让他们找上了武总这白眼狼合作呢?要怪就只能怪他们遇人不淑咯。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