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晋OpenStack会员:华为与华三,功人和功狗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请申明出处和作者(带上微信公众号二维码)后转载。 https://blog.csdn.net/pkuair/article/details/70063325

本文是原创,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Moehoo猛虎



【导读】OpenStack社区有目共睹,要论贡献,华为可谓“功人”,而华三则是“功狗”。无论是“功狗”还是“功人”,都应该继续勉力向前,既为OpenStack的发展奉献兢兢业业的苦劳,也要立下令世人称赞的功劳。



【功人功狗】

中国典故,典出自于《史记·萧相国世家》。汉高祖刘邦定天下后,给萧何的封赏最高,众人皆不服。于是,刘邦就用打猎时的猎狗和人的作用打比方:“功人”是打猎时发出指令的猎人,“功狗”为听从指令的猎狗。众人听了后都无话可说。

“功人功狗”的故事就来源于此,“功人”被比喻为指挥者,而“功狗”也就被比喻为实施者。


       2017年3月10日,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OpenStack基金会的董事会的投票结果揭晓。

       华为夙愿得偿,终于从OpenStack黄金会员(Gold Member)升级为白金会员(Platinum Member),这也是第一家来自亚洲的OpenStack白金会员。与此同时,杭州华三也从企业赞助会员(Corporate Sponsor)晋升为黄金会员。


       华为和华三同时在OpenStack基金会晋级,在“花开两朵”的背后,虽然有各自不同的缘由,但是,同样都来自长期的辛勤浇灌,当然,也有幸运的机缘巧合。




辛勤浇灌:干了很多活儿

        OpenStack社区有目共睹,华为确实干了很多活儿,脏活儿、累活儿、好活儿、坏活儿,全都干了。

        当然,华为给OpenStack所作的贡献,有苦劳但更有功劳,可谓“功人”。

        OpenStack基金会于2012年9月建立,是一个实体型非营利组织,旨在促进、保护和授权OpenStack软件及其社区。华为早在2012年10月就加入了OpenStack基金会,而且,在仅仅一年后的2013年11月,就升级为黄金会员。

        加入OpenStack基金会后,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为了OpenStack的发展和推广,华为确实作出很多的贡献,承担了很多的重任。

        当前,华为有6个PTL(Project Team Lead),领导着6个项目团队,还有21个核心开发者(Core Member),可谓是兵强马壮。与此同时,华为也担当了许多OpenStack推广的责任,组织和参与各种OpenStack活动,这包括了:OpenStack黑客松、中国日、Meetup等。


        2017年2月23日,OpenStack社区发布了最新的Ocata版本。最新的数字统计显示,华为在核心项目的代码贡献上有极好的表现,截至2017年2月底,蓝图(blueprint engagement)完成度排名全球第1,消灭漏洞的数量位列全球第4,代码审查居于全球第6,代码提交是全球第6,程式代码处于全球第7,并且在国内持续保持第1位的综合贡献。


       华为在全球为电信公司、大型企业和政府部门建设了许多基于OpenStack技术的云计算平台。其旗舰产品FusionSphere是一个基于OpenStack的云操作系统,具备基于OpenStack的私有云、公有云和NFV云等各项功能。而且,为东风汽车规划了“东风云”的5年建设路线并负责具体部署实施,为德国电信构建基于FusionSphere的开放电信云,这些OpenStack落地应用的具体项目都是华为所承担的。


        如果说华为是“功人”,那么,在对OpenStack的贡献上,华三有功劳但更有苦劳,可谓“功狗”。虽然华三还需加强对OpenStack社区的代码贡献,但它确实为OpenStack的推广干了不少具体的事,这集中体现在OpenStack的落地应用上。

        这几年,华三踏踏实实地为中国的企业、事业单位和教育行业干了200多个使OpenStack落地的具体实施部署项目。这些项目包括了:40个企业云、110个政府云(国家、省级和市级都有)、30个教育云。地理大跨度的客户包括:中国海油(横跨亚洲、美洲、非洲和澳洲的20多个数据中心)、采用多区域(Multi-Region)技术部署的覆盖18个城市的河南省“卫生云”、肩负四川省全省政务重任的“一张网”政务云(为全省的政府部门提供服务的混合云数据中心)。



机缘巧合:正好有个空儿

        没有人认为华为会欣喜若狂,因为,对华为而言,这是一次水到渠成的胜利,是很自然的结果。

        在这之前,华为也曾经为白金会员资格而努力争取过一次。

        OpenStack基金会只有8名白金会员,按照既定的规则,如果没有白金会员退出,不允许其他公司成为白金会员。

        2014年,在自身危机重重的Nebula选择自动退除白金会员资格后,英特尔、思科、EMC、爱立信和华为立即就为这一个珍贵的白金会员资格而展开竞争。后来,在当年11月的巴黎峰会中,在OpenStack基金会董事会的投票环节上,英特尔以其优异表现一举击败了其它4家公司,替代Nebula而成为新的白金会员。


        铩羽而归的华为继续埋头为OpenStack干活儿,为下一次的竞争积攒实力。两年后,随着HPE内部战略的调整变化,华为的又一次机会出现了。

        2016年5月,HPE宣布:将拆分其企业服务集团(ES,Enterprise Services)并与CSC公司合并,联手打造IT服务市场的战略旗舰。


        2016年9月,HPE突然解散了在中国的云计算部门。同样是在9月,Micro Focus(SUSE的母公司)与HPE旗下的软件业务板块 (Software Business Segment) 合并,并进而与HPE结为战略联盟关系。仅仅两个月后,2016年11月,SUSE又买下了HPE的OpenStack( Helion OpenStack)和Cloud Foundry(基于Cloud Foundry的Helion Stackato)这两项云计算产品的知识产权和技术资产。


        显然,HPE正在进行自我角色的转型,对客户的具体需求和应用场景更为关注,致力于成为一个Cloud Enabler(云计算技术服务提供商,提供云计算技术、解决方案和相关服务,从而使客户的云计算平台能够落地应用)。以往,HPE一直坚持独立自主的技术研发路线,现在,调整为在开源生态环境中与技术合作伙伴展开合作。从此,HPE最关注的不再是自主研发的云计算产品和相应的技术方案,而是为客户提供云计算落地应用的技术服务能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SUSE和HPE,这两家原本同为OpenStack白金会员的公司不可能再继续同时留在OpenStack基金会里,HPE的退出就是必然的了。

       先前,干了很多活儿,现在,又正好有个空儿,华为顺势而为,自然是水到渠成的实至名归。


       华为晋级白金会员,原本21名黄金会员就变成20家,OpenStack基金会显然并不想让已有3个空缺的黄金会员席位(总共24个)变成4个,于是,华三便成了幸运儿。



良性循环:实至名归和名至实归

        OpenStack的白金会员和黄金会员,是OpenStack社区的核心骨干力量。必须看到,“有付出才有回报”,在一方面,成功入选是OpenStack社区对华为和华三为OpenStack技术所作贡献的高度认可,是由于对OpenStack社区所作的长期贡献而获选核心会员,可谓是“实至名归”;在另一方面,毋庸讳言,“有付出就有回报”,核心会员的身份,能使会员公司得以在OpenStack生态圈保持优势地位从而引领技术发展趋势的同时,也更能获得客户的高度信任,进而带来推进公司业务发展的极大机会,这又可谓是“名至实归”。


       OpenStack社区能始终保持着“实至名归”和“名至实归”的良性循环,会员公司的责任心和不断努力,是持续不断的内在推动力。

       华为和华三,无论是“功狗”还是“功人”,都应该继续勉力向前,当得起自己所获得的OpenStack核心会员资格,既为OpenStack的发展奉献兢兢业业的苦劳,也要立下令世人称赞的功劳。

       正如华三副总对媒体所说,获选核心会员“是荣誉,也是责任”(Title comes with responsibility)。将成熟、先进的云计算技术应用于实践,也将客户的实际需求和商业实践带入OpenStack社区,引领OpenStack的研发,构建良性的OpenStack生态环境,更是压在OpenStack核心会员肩上的重担。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