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n.Pu的专栏

--问题有很多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更多 (提供开放性博客迁移服务:http://www.blogmove.cn)...

我们这些深圳6年的亡灵

        鹅一直不太喜欢sohu,因为一直记得张朝阳某次在某个场合夸耀自己说:你们看当年那么NB的讯业金网现在在那里?原话不是这么说的,但是意思就着这样。虽然讯业金网确实已经消亡了,但是俺很不爽,因为讯业金网同鹅有过XX关系.

        那是2000年的时候,它是我第一家公司,我一直记得那个难看的"COL"标志,我记得才工作没有几天的时候就和大家一起穿着那个难看标志的衣服,抗着那面难看的大旗和不认识的同事到海边游泳(那个时候多少互联网烧钱公司扛着旗这样啊)。

        讯业金网那个时候很NB:美国投资美元,同ihw一样拥有什么牌照,那个时候我们就有一条独享10M的DDN专线。那个时候COL已经在全国几十个地方铺开了无数个分站点,分公司(一直到现在还没有那个公司有这样的能力)。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对于整个COL中心网络蓝图的设计:新闻,军事,交友,聊天,社区(那个时候我们也想玩黑客攻防战来炒作,嘿嘿)。。。 。。。等等等等

        我记得上班刚满第一个月又一天的时候被困在深圳南头关外一个晚上,第二天打电话回公司,公司派了一个人找“蛇头”带我进南头关。

        我记得从新闻大厦32楼看荔枝公园,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漂亮:哪水,哪喷泉,哪些树,还有那些花儿... ...

        但是最后COL的互联网公司还是完蛋了,于是开始裁员。我一直记得那个时候害怕被裁的惶恐,那个时候才来深圳没有几个月,对这个城市没有一点熟悉。我记得那天赶去给那些被裁的同事送行,去晚了,那个时候戒酒,于是拿矿泉水当酒赔罪一口气喝了两瓶,tnnd,那天晚上离别的酒在那里喝的。

        我记得老古,老段,peter,小雷,小路,LLX,风度,宁XX,现在已为人母的XX,还有在公司看美国波霸的XXX(谁叫我们的线路好)... ...还有很多忘记了姓名的人。

        哦,对了,还有浦XX,COL互联网公司的老板,刚刚我Google了一下这个人,哈哈居然还能找到他,不过是说他欠税7万块,我日,还能欠这么多... ...

        (那个时候无知也单纯,不知道COL消亡的真正原因,不过后来经历多了也明白一个道理:IT公司如果自己没有一定的积累,手里面没有能够发两个月工资的资金,那么这个IT公司分分钟可能完蛋,中国的那么多互联网公司都是这么完蛋的。)

        大家都各自散了,有的去了北京,有的去了加拿大,有的回了内地,更多的断了联系。

        一切都是昨日黄花啊!!!

        前天老段Q我:周六晚蛇口海上世界喝酒,还有老古和peter,一起回忆一下,老段说我们是深圳6年的幸存者。鹅想:COL已经不存在了我们是6年前深圳互联网的亡灵,是那段曾经疯狂的见证

        ------------------

        无意中在搜索的时候找到了一个连接,虽然和我关系不大,但是大家(有些年岁的人)来回忆一下那一年发生的故事吧。谁在吸引眼球?

阅读更多
上一篇11,12,13日
下一篇Blog,下一个收费的项目???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