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观看 莆田系,南方科技大学 钉在耻辱柱上。

静静观看 莆田系,南方科技大学 钉在耻辱柱上。

 

作者:激流网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5090413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科技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研究员于军表示,这项专利授权来自MIT(麻省理工学院),“本身技术很简单,谁都能做。”

 

于军称,英国人相对宽松些,对于克隆人、人工授精等都有比较激进。但是类似实验在美国管得严,有法律风险。基因治疗是美国人干的,但是做得不好,致死过人,所以美国人现在很害怕,对此很严厉。而在中国由莆田医院做出来,“这里面有好多无奈。”

 

11 月 26 日,来自南方科技大学的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 11 月在中国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用于抵抗艾滋病感染。消息发出后引发全球学界震动。

 

这次基因手术修改的是 CCR5 基因,其编码的 CCR5 蛋白是 HIV 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此前资料显示,在北欧人群里面有约 10% 的人天然存在 CCR5 基因缺失。拥有这种突变的人,能够关闭致病力最强的 HIV 病毒感染大门,使病毒无法入侵人体细胞,即能天然免疫 HIV 病毒。

 

 

贺建奎,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

 

 

 

质疑:受商业资本驱动铤而走险?

 

该项目被公布出来后,遭到了科学家们的集体抵制,质疑其是在背后的商业资本利益的驱动下而铤而走险。

 

就目前而言,婴儿防艾滋主要是因为父母已经感染,遂采取措施防止下一代感染。除了基因编辑以外,服用阻断药物也是一个方法。根据2015年中国疾控中心的相关论文,母婴之间的艾滋病阻断花费在8.3-5万元,并且成功率高达98%以上。

 

相比之下,基因编辑方式中,虽然编辑基因这一环节成本很低,但是其必须在体外对受精卵进行一系列操作,同时还要保持受精卵的活性,最终还要将受精卵重新放回子宫中。整体花费上往往要超过10万,并不会更划算,反而会带来很大的风险。

 

清华大学全球健康及传染病研究中心与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张林琦表示,用基因编辑的方式来防范艾滋病,完全没有必要,“现在母婴阻断技术非常有效,高达98%以上,可以阻止新生儿不被艾滋感染,HIV感染的父亲,和健康的母亲,100%可以生个健康和可爱的孩子,根本无需进行CCR5编辑。”

 

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颖表示:“这一实验从科学层面具有巨大的潜在风险,两个孩子作为试验品,这些未知风险将会伴随他们的成长。从事这一实验的科研人员既非HIV研究者,也非基因编辑领域专家,项目实施时其测序公司和其背后的商业资本实在铤而走险。”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神经科学研究所任研究员仇子龙表示:“基因编辑用在人身上,特别是基因编辑受精卵,应该是全世界科学家非常慎重的一个举措。现在看到的是直接发布的新闻,科学研究的内容没有任何的披露,我觉得非常悲哀,科学成果的发表不应该是先在新闻媒体上,后来再发到学术期刊上。”

 

某生物科技首席科学家李凯博士表示:“HIV要通过胎盘屏障进入胎儿体内需要足够量的HIV病毒才行,通过药物控制降低妈妈的HIV载量,可以很高效阻断母婴传播途径。事实上,基因编辑受精卵,任何体外生殖中心都可以常规操作。1. 伦理没有得到国际认可,国家认可都不一定得到了; 2. 可以出名,但医学价值不大; 3. 不是产业化的方向,毕竟脱靶效应是短期内不可避免的事情。”

 

与莆田系医院存在利益关联

 

除了质疑通过基因编辑来避免艾滋病到底有没有必要之外,该项目有没有进行伦理报备也是舆论关注的焦点。

 

根据国家卫计委2016年出台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中的第十四条,所有医疗卫生机构的伦理委员会都必须向卫计委登记备案。

 

据丁香园官网微博发布的一份《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申请书显示,该项目的伦理审查机构和第二资助人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但是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的相关人员表示,并没有收到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对于该项目的伦理审查报备。

 

 

 

 

天眼查显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为国内私立妇产医院,法定代表人为林玉明。林玉明为和美医疗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是莆田系第二代的代表人物,其相关联的医院有23家。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我看好莆系医院的未来。”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