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研究生出走尴尬了谁

北大研究生出走尴尬了谁 
 

生活时评:北大研究生为何出走


【2005年9月8日4时49分】【来源:新桂网-当代生活报】【字体:  】【颜色: 绿

新桂网

  据《京华时报》9月7日报道,“他应该是别人的榜样,他是大学生中的佼佼者。”柳剑锋的老师是这样评价他的。然而,就在23天前,这名北京大学信息技术科学院28岁的研究生先是向父母哭诉自己“没能力”,随后从宿舍出走,至今未归。

  “没能力”,是这位北大研究生出走20多天至今未归的直接原因。

  “没能力”是他对自己的评价,而对这个评价,其导师和家长均不认可,相反,他们认为他很有能力,应该是“别人的榜样”。我想,就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作一番剖析,或许会给更多压力过大的学生一点借鉴意义,因为在今天,和柳剑锋一样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大有人在。

  家长和导师对其能力的认可,评价的标准是学习成绩: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复习半年,以骄人的成绩考上别人也许一辈子都考不上的北大研究生,这自然很有能力。我想,对自己的学习能力,柳剑锋不会否认。

  但学习能力仅仅是学习能力,学生时代早晚会结束,他必然要进入社会,面临恋爱、结婚、成家、创业、赡养父母……如果换一种评价标准,拿其走上社会后的成就或者说生活质量来评价他的话,我想,假如对自己的能力依旧满怀信心的话,他断然不会出走,可见柳剑锋认为自己没能力,并非空穴来风。

  学生时代一直是家长、老师和熟人心中的“有能力的人”,大家的这种认可,已经深入到其内心。可现在“28岁了,都买不起房子”,出国受挫,女朋友没确定……相形之下,这种失落该有多深?买不起房子,只是冰山一角,身居京城,房价奇高,看病贵死人,生活费高昂,交通拥挤需要买车……联想到9月6日《国际先驱导报》的一篇报道,压力或者说抑郁,在现在社会上的文化、政治和商界精英群中普遍存在,那么,柳剑锋的担忧不是杞人忧天。

  该如何缓解这些即将踏上社会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内心深处的巨大压力呢?笔者觉得,首先,家长和老师应该减轻对孩子的期望值,教育孩子养成正确的生活观和价值观。而现在,恰恰很多家长不顾实际,要求孩子样样都要出色,这直接导致孩子在压力之下离家出走的悲剧。

  其次,社会要塑造一个宽松的环境。比如,房价问题已经成为毕业生的心头大患,还有工作问题,不光好工作不好找,而且留京的种种限制也叫很多毕业生头疼。所有这些,都要求有关部门采取措施,尽快解决。

  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解决,即使柳剑锋回来了,还会有下一个柳剑锋出走。

  (


 
LEARNING.SOHU.COM    2005年9月7日16:02   [ 刘义昆 ]  来源:[ 国际在线 ]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1)】【 收藏本文】【热点排行】 【推荐】【字体:大 中 小】【打印】【关闭】 
 
 
 
  “妈妈,我没有能力!我没有能力!”这是北大研究生柳剑锋出走前在电话里向母亲哭着说的最后一句话。从8月15日凌晨至今,这位28岁的北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已经出走了22天了,至今未归。(9月6日《北京晚报》)

  28岁、北大、硕士研究生,在大多数人的眼中看来,这些字眼原本代表着一个人成熟、有能力、有才干,应是国家的栋梁之才。
但就是这样一位28岁的北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却因觉得自己“很无能、很无助”、“担心找不到好工作”,最后离家出走了。

  柳剑锋是尴尬的:周围的同学都有女朋友了,他还没有;好多同学都考了驾照,他考了但没通过;出国留学也受挫了;马上面临毕业,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好工作,又没有钱买房子;他今年28岁了,是班里年龄最大的,可还在花家里的钱——在柳剑锋看来,作为中国最高学府的硕士研究生,找女朋友应是手到擒来,出国也不应是难事,更不用说找工作了。但现实却往往作弄人,学习成绩向来很好的他,却没有女朋友,出不成国,28岁还要花家里的钱,两相比较,这是多么大的心理落差啊。

  “我们养育了他20多年,他就这么狠心一个人出走了” ,柳剑锋的父母也是尴尬的。这对已近花甲之年的父母确实有无尽的委屈,是啊,从小学到研究生,要花家里多少钱阿。一个大学生本科4年最少花费2.8万元,相当于贫困县一个农民35年的纯收入。培养一个名牌大学的研究生恐怕要花上一个农民近百年的纯收入。这其中还不包括父母投入到子女身上的无尽的心血。

  “他学业很好,在实验室里表现也很突出”,这是柳剑锋的同学对他的评价。学习好能够与能力强划等号么?作为一名大学教师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常常感受到,我们的大学,特别是工科院校,过于注重对学生技能的培养,却往往漠视对学生的人文素质教育,忽视了对学生独立思考能力的培养。北大研究生的头衔本应是能力强的代名词,柳剑锋却认为自己“没有能力”,这不能不说是大学教育的尴尬。

  在社会公众的眼中看来,考上大学之后也就会有也应该有了光明的前途。于是,一旦有学生考上大学,家长大摆筵席,亲朋蜂拥而至;而对于乞讨博士、买肉才子则瞪大眼睛表示难以置信。正是由于,社会对大学生的过高期望,对北大的硕士生来说,就转变成了压力。回头来看,出国、找个好工作、有房有车有女朋友,不正是社会公众对大学生特别是名牌大学生的期望么?

  就业难不难?当然难:北师大一毕业生在巨大的就业心理压力下自杀;武汉一名英语过专业八级的25岁女大学生近百次求职都失败,最后从4楼纵身跳下…….就业如此之难,没有工作就希望有房有车无疑是“霸王硬上弓”。而正是在社会期望与个人能力存在强烈反差的情况下,柳剑锋才会感觉“很无能、很无助”,最后选择了离家出走。在笔者看来,柳剑锋的出走也是社会的尴尬。

  柳剑锋出走后会怎样?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站在他父母的角度,当然应该会为他的前途担忧。但笔者倒觉得,离家出走对柳剑锋来说未必就是坏事。或许,他在这次出走之后,可能会感受到我们的社会还是如此贫穷,很多人还在为温饱问题奔波;或许,他在出走之后,会发现有房有车并不能代表一个人有多大能力;或许,他在出走后,会学到了很多社会知识、提高了自己的能力。

  柳剑锋走了,希望他回来的时候已经长大成人。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