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十四(完结)

13 篇文章 1 订阅

125

  距离离职交接的一个月时间还剩几天,本来应该是平淡无事的,却没想到最后还是波澜四起。昨天下班前,公司突然停了电。这本是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可没想到过了一会来电了,或许是波峰电压太大,或许是稳压电源做工太糟糕,公司所配的笔记本一闪之后居然再也起不来了!段伏枥想尽办法折腾了一番,最后还是无果:笔记本烧掉了!

    烧掉了,还能有啥办法,拿去修呗。不过这笔记本有点特殊,是武总向严董申请资金,特意从香港带回来的,在大陆无法享受保修。段伏枥本来打算是直接把笔记本丢给张文香,让她想办法解决;可一想到张文香的为人,说不定又会在后面嚼舌根,说自己是因为快要走了,故意将笔记本搞坏。算了,为避免麻烦,还是自己先将笔记本拿去修吧!

    这本来应该也没什么,可偏偏在段伏枥将笔记本送修之后,传来一个噩耗:外公过世了!按父母的意思,想要段伏枥赶紧回来。段伏枥想了想,反正离满月也没剩下多少天了,请假也挺麻烦的,干脆直接离职吧!想到这里,段伏枥跟麦吉说了一下,让她帮忙弄一下离职。

    虽然说张文香现在是挂着副总的名号,但这个是武总自封的在安勒斯是不被承认的,离职还是需要麦吉来办理。张文香一听段伏枥要离职,赶紧跑过来,问道:“咦?你那笔记本呢?”

    这时候,也没必要瞒什么了,段伏枥直接回答道:“那天停电之后再来电,突然就不行了,不知道是不是烧掉了。我昨天拿去修了,过几天让小黄拿了给你。”

    “哦”,张文香听了,有点半信半疑,但还是继续说道:“等一下麦吉问你的时候,你就说没笔记本,因为那笔记本是没入账的!”

    因为这笔记本是武总亲自到香港买回来然后再找严董报销的,所以才有没入账一说。不仅段伏枥手中的笔记本如此,像很多研发用的参考设备都是这样的操作,最后都成了武总的私人物品。反正这笔记本最后都是要还公司的,管它最后是落在谁的手上呢!为避免麻烦,还是按张文香所说的,在麦吉接收物品的时候说没有笔记本吧!只是此时的段伏枥没想到,这一念之差后来给自己带来了无穷的麻烦。

    办完了离职手续,当天晚上段伏枥就回了北海。按父母的建议,既然人已经过世了,有空的话就回来,没空也就算了,毕竟见不到最后一面,所以段伏枥便没有让徐雅思一同回去。这样也好,本来段伏枥就想在家里多呆一段时间,要是笔记本好了,刚好可以让徐雅思拿了交给同事小黄。

    只是没想到,在回来后的第三天,段伏枥接到了人事部经理的电话:“小段啊,我跟你确认一件事。武总说,离职的时候你还偷拿了公司一台笔记本没归还,是不是有这回事?”

    既然人事部经理会知道笔记本的事,那毫无疑问是武总告诉她的,可偷拿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段伏枥急了,说道:“是有一台笔记本啊。不过我跟张文香说了,那笔记本坏了,我拿去修,过几天再给她送过去,我可没偷啊!”

    因为人事部经理平时也看不惯武总的作为,叹了口气,说道:“唉,这也不是我说的,武总是这么跟我说的,我只是跟你确认一下而已。这样吧,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把笔记本拿过来吧!”

    挂了电话,段伏枥思绪混乱。怎么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小偷了呢?怎么自己就成了私拿公司的财物了呢?突然间,段伏枥觉得自己很冤,胸中一口郁闷之气久久不能散去……

    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还是必须解决啊!不过这么一来之前让徐雅思将电脑交给小黄的做法是行不通了,要是小黄将笔记本拿给了张文香,然后她死活赖账,说这笔记本她从来没收到,那自己又能怎么办?张文香加上武总,在安勒斯就够闹腾的,自己哪来那么多精力跟他俩周旋?看起来,这事情还是得自己亲自出马。

    主意打定之后,因为家里这边很多仪式都已经办完,段伏枥第二天就回了深圳。只不过段伏枥到维修部的时候,发现电脑还没修好。按老板的说法,是电源那块烧掉了,只能换修不了,而这要花比较多的钱,可打段伏枥的手机,却一直没打通,所以一直没修。段伏枥问了下老板所打的电话号码,原来是将1看成了7!算了算了,没修好就没修好吧!要是修好了再拿到公司,指不定张文香又会在那说:“看吧,我都说这笔记本没事吧!如果不给点压力,这笔记本就被小段给偷偷拿走了!”

    主意打定之后,段伏枥交了30元的拆机费,拿起电脑就去安勒斯。张文香不是说笔记本要交给她吗?那就交咯!不过段伏枥不会傻到什么证据都没留下,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张接收单让张文香签字。

    张文香估计也没料到段伏枥有这么一招,愣了一下,脱口而出:“反正这笔记本楼下又不知道,这接收单就不用签了吧!”

    早就知道张文香会这么一说,段伏枥冷笑了一下,说道:“不行啊,人事部经理说了,电脑不交回来,离职手续就没办完。所以这单子,一定要签!”

    张文香听了,也无话可说,非常不情愿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估计是内心非常不爽,签的是英文名。段伏枥才懒得签的是什么呢,反正只要张文香你签字了,确认你收到了笔记本就好。拿过接收条,段伏枥连头都不回,直奔18楼将接收单拿给了人事部经理。

    这事情看起来似乎是解决了,可如果真的就这么解决了,那么张文香就不叫张文香了,武总也就不是武总了。时间又过了几天,刚好是安勒斯发工资的日子,可段伏枥一直查不到到账信息。怎么回事?莫非又有变故?段伏枥拿起手机,给人事部经理拨了电话,答案正如自己所担心的那样:武总让人事部先别发自己的工资,理由是自己还有一些手续没办完!

    马勒戈壁的!段伏枥暗暗骂了一声。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先打个电话给武总看看吧!段伏枥知道武总的性格是只要对方对他已经没有好处,那么他就会百般刁难,只是没想到自己跟他那么多年了,还是免不了这样的命运。只听见手机话筒里传来武总那虚伪的声音:“小段啊,好久不见啊……你怎么就走了呢?我一回来就没见你了……工资没发?那我不知道噢。你也知道,工资是严董发的,我无法过问……嗯嗯,好好,我帮你问问看……没事,会搞定的,你别急啊……”

    看来是无法从武总口里获取什么了。什么叫他不知道?如果不是他从中做梗,人事部会不发工资吗?怎么办呢?段伏枥独自一人在屋子里踱来踱去。

    干脆,先问问张文香,看看是怎么回事吧?段伏枥正在犹豫的时候,张文香居然就打电话过来了。刚一接起,张文香劈头就问道:“你之前有没有真的拿笔记本去修啊?还是你故意搞坏的?”

    段伏枥一听,立马来气,语气也变得非常不友好。嗯,不应该说不友好,而是非常气愤:“什么叫我没拿去修?要不是你翘舌根,我肯定是修好了再给你拿过来!人家人事部经理都说我偷盗公司的财物,我能不急着拿回来吗?你不就是看我让你签了接收单给了人事部经理不爽吗?你不就是想占这笔记本为己有吗?你有必要联合武总卡我工资吗?!”

    张文香估计是自己的真实想法被揭穿,恼羞成怒地说道:“小段,你厉害啊!我本来还想帮帮你的!老实告诉你,我让小黄拿去修过,人家说修不好。你就等着赔钱吧!”

    说罢,张文香狠狠地挂了电话。不过张文香估计也是气急了,说谁不好,偏偏说是小黄拿笔记本去修。段伏枥打电话一问,小黄根本就没有做过这事。看来,这笔记本张文香是贪污不成,把主意转到自己工资上了!

    难道这工资不要了?那不行啊,好歹也有几千块呢!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威胁到武总,让武总不再从中做梗呢?段伏枥走过来,走过去,脑海却是毫无答案。

    等等!汤美女或许可以帮得上忙!她不是富二代吗?能达到这个层次的,手中或多或少应该有点关系。主意打定,段伏枥从徐雅思的弟弟的女朋友处拿到了汤美女的电话,然后立马拨了过去。汤美女也是个爽快的人,听了段伏枥的描述,很坚定地说:“没问题,这点小事包我身上!”

    挂了电话,段伏枥还是有点忐忑不安。虽然汤美女说没问题,可万一不行呢?自己还有什么办法?不过段伏枥的担心没能持续到晚上,傍晚的时候武总就打来了电话:“小段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问过了,你的工资是他们搞错了,他们马上就会打到你账号上!”

    老实说,段伏枥有点意外,没想到这事情居然这么快有转机。只听见武总继续说道:“小段啊,你看我们这么多年了,也不容易,也没赚什么钱。你看看,要不要不让那些人来查了?”

    查什么?段伏枥听得有点雾水,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估计是汤美女用了什么手段!这样的好机会,怎能不好好利用?想罢,段伏枥装腔作势道:“嗯,那要看你什么时候把工资打过来了。”

    武总听了,似乎松了口气,用从来没有见过的谄媚口气说道:“你放心,一定,一定!”

    放下电话,倍感好奇的段伏枥给汤美女打了个电话,看看她做了什么。没想到答案极其简单,汤美女只是给税务局的朋友打了个电话,然后那朋友给安勒斯的严董又打了个电话,说要过来查账,顺便提到是不是有个叫段伏枥的员工工资没发。严董做了那么多年,又不是傻子,言外之意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什么时候不查账,偏偏这时候查账,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何况严董平时估计偷税漏税也不少,光是员工没有按实际工资缴税就够他喝一壶的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严董肯定是找了武总谈话,让武总来摆平这事,所以才有武总给段伏枥打电话这一幕。

    晚上九点多,手机短信响起:工资到账了。段伏枥看着这短信,回头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不禁感慨万分。本来修笔记本是一件非常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事,可是却因为一时的好心引来了一系列的麻烦。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认识了汤美女,如果不是汤美女刚好有朋友在税务局,一向欺软怕硬的武总会这么轻易就将工资发给自己吗?很多时候很多人都只想平平淡淡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可无奈生活中小人太多,迫使自己也只能使用小人之举应对。这是人生的一大悲哀,也是一大无奈。

    工资到了,那么安勒斯的一切已经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段伏枥进到手机的防火墙界面,将张文香和武总轻轻地拖进了黑名单……

 

126

    段伏枥坐在宽敞的办公室,正在专心致志地研究文档的时候,一封邮件引发了自己的注意。邮件的内容很简单,主要是恭喜自己获得微软MVP候选人资格,请尽快填写完整的个人信息,以便于参与评选。

    段伏枥看了这邮件,不禁笑了笑。什么叫获得候选人资格?什么叫填写完整的个人信息便于评选?这些都是官方说辞,其实到这一步的时候,基本上已经确定自己肯定能获得MVP称号了。如果自己没指望,微软才懒得去折腾那么多呢!只是自己不禁有点好笑,以前自己申请的时候,总是盼望1号揭晓名单的时刻,但其实真正的MVP早已经知道结果了。

    一切正如段伏枥所料,四天之后,微软项目组公布MVP名单,自己赫然在列。没得MVP之前,自己天天盼望,可得到之后,反而没先前的那份激动了。得了就得了吧,没什么值得炫耀的,段伏枥这样对自己说。

    段伏枥又再看了眼名单,确信无误之后,靠着舒适的椅子喝了口茶,思绪不禁迷乱起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现在算是成功了,还是失败?曾经一无是处的菜鸟,调试个程序还不知道何为断点,到现在在业界有一定的名气。虽然离真正的高手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好歹也出过一本《Windows CE大排档》,而另一本《玩转.NET Micro Framework移植——基于STM32F10x处理器》也在紧锣密鼓筹划中。说不上什么很大的成就,但至少可以拍着胸脯对说,自己这几年对得起“技术”两字!

    可是事业上呢?从一开始懵懵懂懂到了浩程微,然后稀里糊涂跟着黄华中创建了利剑电子,最后又被武总连蒙带骗并到了安勒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不是成功的范例,甚至可以说是失败的例子。至于环境,更说不上优良,特别是在安勒斯后期,那勾心斗角的事件更让人倍感崩溃。所幸的是,自己并为因此而怨天尤人,从此堕落,而是抓住零零碎碎的机会,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可以很轻松地炼出高手,但一个糟糕的环境,未必出不了好剑。

    命运对于很多人来说或许是不公的,但幸运的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把握自己的命脉。如果每逢厄运,总是抱怨上天,那永远都没有扳回的机会。在这几年里,段伏枥听闻过不少有天分的朋友,因为觉得所处的环境并不是很好,总是固步自封,以致于技术上没有过多的进展。每逢念此,段伏枥总是有所感慨,庆幸自己坚持下来了。

    段伏枥还在回想过去的时候,小陆走了过来,说道:“发啥呆呢?走,吃饭去!”

    段伏枥听了,看了小陆一眼,笑了笑:“好,走吧!”

    命运或许总是那么有趣。小蓝到小陆以前的公司面试时的那几次薪水谈判,让小陆对公司心生失望,于是便跳槽到了现在的公司。恰好段伏枥离职的消息传到了小陆的耳朵里,在小陆的引荐下自己又来到了这里。事隔多年之后,段伏枥又再一次和小陆成为同事。命运之妙,莫过于此。

    那么,其它人又走了什么样的道路呢?

    徐雅思和段伏枥结婚之后,工作也有了变更,不再从事设计,而是转到了会计行业。对此段伏枥也深表赞同:设计累啊,女孩子干嘛要那么累呢?还是安安分分做会计好。

    刘思敏到了北海,开始做起了服装生意。由于头脑灵活,嘴巴又甜,据说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更听说,刘思敏和伍定轩已经决定,明年夏天就要正式结婚。分分合合,这对有情人终于也走在了一起。

    小黑在段伏枥走后一周,也正式离职。或许有段伏枥之前的事例,武总也不敢明目张胆为难,所以小黑的离职也很顺利。而小黑的新东家,则是之前刘工所在的菲尔科技。最为有意思的是,菲尔科技给小黑的定位是顶替刘工的岗位。

    小蓝则还是老样子,在现在的公司过得悠闲自在,偶尔在群里发发牢骚,说学不到太多新东西。只不过每次这言论一出,总被大家谩骂,说身在福中不知福。

    武总呢,看起来命运还不赖,KSF正式将安勒斯的车载部门收购过来,并且在天安数码城成立了家新公司,名为艾图科。一直作为策划者的武总,身价自然是水涨船高,在新公司处于一把手的地位。坐在这个位置上,武总自然是精力充沛,一下子又招了十多个新人,颇有要在车载行业做一番事业的势头。
   
    艾图科不仅有车载,还有手机部门,自然更少不了行政部门。张文香作为武总的坚定支持者,武总既然坐到了一把手的位置,她的地位自然也不低,所以这行政主管的位置自然是她来坐。名分定了,张文香更加不会收敛,嚣张的气势比以往有过而无不及。
   
    由于有武总和姐姐这两个后台,张文香的妹妹自然也不会安分,虽然没有挂着什么正式职位,但那颐指气使的派头俨然如同三把手一般。

    因为武总是做一把手,那么车载部门的主管一职自然是落在小黄头上。不仅如此,小黄还挂了一个技术总监的名号,看起来也颇为风光。

    沈俊是那种随遇而安的性格,不想过度改变,自然也是随着武总到艾图科。随着小黄的上位,沈俊的作用更是日益重要。

    至于陈莉和麦吉,虽然之前私底下说过,他们绝对不会跟武总走,但实际的结果他们两人还是跟去了。对此段伏枥有所不解,毕竟他们两人到了艾图科以后,无论是职位还是薪金,其实都没有很大的改变,而武总的为人她们也不是不知道,为何还要一直追随武总呢?

    曹燕离开安勒斯进了一家研发机构以后,再也没挪过窝。而她的弟弟曹云,也算风生水起,随着武总到艾图科之后,当起了手机部门的经理,和小黄并称为“双雄”。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什么样的心态决定了怎样的道路。过去的事情,就像历史,轻轻翻过一页,就不必再牵挂。是人,总要往前看;是路,总要人去走。段伏枥抬头看了看,发现太阳是那么的耀眼,照得人热血沸腾。后面的路会如何?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所知道的,这条路,只要一直走下去,不要去后悔,这就对了。

 

127

    六个月之后,有一天段伏枥闲得无聊,看到小黄在QQ上亮着,念到好久都没联系了,便打趣道:“黄总,最近咋样啊?”

    因为小黄到了艾图科之后,被武总委以技术总监的位置,所以段伏枥的称呼也不算空穴来风。

    没想到,小黄直接蹦了个消息过来:“不好,快要被裁了!”

    和武总这么多年了,段伏枥自然知道武总那所谓的狗屁不通的产品开发流程,只是这被裁也来得太快了吧?想当初在严董的地盘,一点成果都没有,都忽悠了那么多年。

    段伏枥按捺不住好奇,问道:“啊?为什么?”

    小黄倒也没隐瞒,倒不如说是在发泄:“唉!我们后来不是做了两千台车机吗?结果全被人家给退回来啦!”

    “两千台?这数量不少啊!你们在小PP之前应该做了不少测试吧?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问题?”

    “做个啥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武总哪会去关心什么测试?我们做出来之后,大家只要随便点点,就算过关了。结果现在车机装到汽车上,发现只要一开起来,就无法收音了!”

    车机和一般的手持式导航仪不同,因为它是要嵌入到车子里面的,对质量的要求非常严格。特别是汽车内部的环境很恶劣,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很大的问题。最极端的例子便是一些车机装到汽车上之后,由于车机本身存在很多问题,结果在使用过程中引发汽车的自燃。更为要命的是,因为在安装过程必定要改装线路,所以汽车厂商对此是不负责任,并且保险公司也不会赔偿。因此一款车机的质量好坏,对于用户而言更是重要。

    当然这也只是后装市场,如果是前装领悟,那技术要求就更为严格,当然相对的利润也更丰厚。

    听到这个消息,段伏枥其实是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不过出于同事之间的情意,还是出言安慰道:“没事,武总不是能忽悠吗?这次他肯定也能忽悠过去!”

    “唉!这次就难咯!以前在安勒斯,只有武总一个人,他说啥人家就只能信啥。可现在呢?到了这里之后,总部也派人过来,他再想搞什么小动作,也没那么容易咯!”

    虽然小黄是这么说,虽然段伏枥很看不起武总的为人,但对于武总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忽悠技术,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不,KSF不是被他诳来成立新公司了吗?哪有那么容易就被裁啊?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有些事情的发生就那么突然。两周之后,沈俊在QQ上给发了个消息:“我们被裁了!”

    这么快?段伏枥有些意外,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刚刚老板一个一个将我们叫进来,说要裁员,整个车载部门要全部裁掉!”

    “是全部都裁吗?那武总呢?他不会挡着啊?”

    “武总啊?他现在地位一降再降,本来是这边的老大,现在最多就是个部门主管了!他哪有什么权利?不过武总和小黄都没有被裁,估计是要留下来处理些事情。”

    突然段伏枥想到了点什么,问道:“那张文香呢?武总不保她吗?”

    “张文香啊?应该也要被裁,然后由麦吉接手她工作。”

    “哦……对了,你有什么打算?”

    没想到沈俊的答复让自己大吃一惊:“武总说他在筹划一个新公司,让我先不急着找工作,等他消息。”

    “你不会真的答应他了吧?”

    “嗯……”

    看到沈俊的回答,段伏枥一阵不解:“这么多年来,你难道还不了解武总是什么人吗?你觉得跟他就能发大财啊?”

    “不是啦!只是最近我想学车,去他那里我请假方便!再说了,你知道武总跟我说什么吗?他说让我们出去不要忘了本,这么多年来他这么照顾我们,我们不要那么忘恩负义。我听了,实在无法拒绝他……”

    看到沈俊的言语,段伏枥无话可说。武总的最大本事,就是利用人的感情的弱点,然后达成自己的目的。以前自己也是,说什么为了人情而留下来,其实也是被武总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所迷惑。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不乏是自己信心不足,不想去面对新的环境。

    如今沈俊这状况如同当年的自己,段伏枥怎么规劝,沈俊还是坚持自己的主张,无奈只好放弃劝告的想法。

    段伏枥眼睛一瞟,发现小黄在线,一条消息发过去:“听说你们车载部门真的裁了?你不属于被裁的行列?”

    小黄的回复倒是快,不过却是大吐苦水:“是啊!郁闷死我了!沈俊她们被裁了之后还能有两个月赔偿,又能脱离这鬼地方,羡慕死我了!我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走嘛,又没得赔,不走嘛,这地方又让人窒息!”

    看着小黄的文字,段伏枥将身子舒展在凳子上,不由感慨万分。小黄这想走又不想走的心态,和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类似。曾经自己也在盼望着,严董什么时候能够大手一挥,将整个部门给砍掉,那样自己不用背负什么人情债,还可以拿着赔偿轻轻松松去找下一家。一个公司居然会让员工有着盼望裁员的念头,由此可见这公司究竟不堪到何种地步。

    不过现在自己已经从这泥潭抽身,武总他们是什么情况,其实已经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自己之所以还感兴趣,其实完全是出于一种看热闹的心态。

    本以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和武总有任何联系,没想到有时候有些人总是那么阴魂不散。两周之后,一个陌生的号码在手机里出现,段伏枥一接居然是武总的声音:“小段啊,怎么最近我打你电话都提示正在忙啊?你是不是将我列如黑名单了啊?”

    武总你也知道惹人厌了?我就是把你列入黑名单了,你又怎么着?当然这番话段伏枥也只是心里想想,口头上还是敷衍道:“没有啊,可能你打电话的时候不对吧!”

    这番话不知道武总是否相信了,反正从言语中没听出什么不满的语气。只听武总继续以聊家常的形式说道:“怎么样?最近如何?”

    段伏枥不冷不热说道:“还好吧,怎么了?”

    “不要这样嘛,我好不容易给你打个电话,你好歹也要表现热情点嘛……”

    “哦……”段伏枥依然是皮笑肉不笑。

    不过武总显然没有受到影响,言语还是透露着兴奋:“我最近要成立一家新公司,主要是做车载后台服务的,有没有兴趣我们再创一番事业?”

    和你武总再创一番事业?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为人嘛?再继续跟你混,自己脑门不是被夹了,就是一夹再夹。

    段伏枥不置可否,问道:“嗯,那现在这家公司呢?”

    “你说艾图科啊?我现在觉得,艾图科给我的平台太小了,完全发挥不出我们的实力,有必要再找一个宽阔的舞台。我找了那么久,终于让我找到了,那就是车载后台服务!怎么样?你要知道,我一直把你当儿子看待,有那么好的发财机会,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怎么样,让我们出来再大干一场!”

    对于武总这种自以为是的言语,段伏枥无言以对。武总见段伏枥没吭声,继续说道:“你想想啊,我这么老了,早就到退休的年龄了,为什么还要在外面这么拼命?还不是为了你们?等到时候公司大了,那还不是你们的?要知道,我们这可是创业,可不是纯粹的打工哦!”

    “哦……”段伏枥无奈地应了一声。

    武总依然感觉良好地说道:“你看人家沈俊,多么相信我。当我说要成立新公司的时候,她就马上要求加进来,还生怕我不要她。你要知道,这行业非常热门,再晚就没机会了……”

    武总这自吹自擂的话语,段伏枥实在听不下去了。类似的画大饼,已经听了几年,现在好不容易脱离苦海,只有傻子才往回跳!为了避免中饭倒胃口,段伏枥赶紧以要开会为缘由挂了电话。

    唉!看来武总就跟打不死的小强差不多,永远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即使是碰得满头鲜血,也要继续忽悠,再忽悠!只是不知道这可怜的下家,会是哪一位呢?

    时间又过了两周,离开之后再也没联络过的麦吉来电了。之所以这么久都没有跟麦吉他们联系,主要是因为他们还和武总在一起,而自己对武总又是万分不屑,所以颇有点恨屋及屋的感觉。只是,为何麦吉突然间会给自己电话呢?

    拿起电话,自然是一番寒暄,末了,麦吉切入正题:“周五有没有空啊?我们好久没见了,大家一起出来聚聚!我们这些老同事,也该出来联络联络啦!”

    老同事出来聚聚?那岂不是张文香也会出来?老实说,自从离职的那个笔记本事件,段伏枥对张文香非常恼怒;如果聚会上还碰面,那肯定是非常尴尬。只是,这种聚会麦吉可能会不邀请张文香吗?打定主意之后,段伏枥说道:“聚会啊?我也想去……但我和张文香有过节,去的话有点尴尬……”

    没等段伏枥说完,麦吉截口道:“你说张文香啊?放心吧,我们才不会叫那贱人呢!要是叫她了,我们还怎么八卦?好了,就这么说定了,这周五,不见不散!”

 

 

128 (终章)

    周五,如约而至。张文香果然没有被邀请,武总自然也是被排除之列,来的都是平时大家谈得比较来的。几个月不见,小黑和小蓝还是老样子,但精神相比以前是好多了;麦吉则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倒是陈莉胖了不少,颇有一番富态;小黄吗,估计是在XXX被折腾得不行了,神情多少透露出几分疲惫;沈俊看起来还是老样子,但一想到她继续跟随武总的坚持,就有上前扇她两巴掌的冲动。

    许久不见,自然是七嘴八舌。聊着聊着,段伏枥对麦吉问道:“对了,之前你不是说不跟武总吗?为什么后来又跟她到XXX了?”

    麦吉叹了口气,说道:“唉,我也不想啊!可偏偏那时候严董病了,而我又刚好怀孕,除了跟他走还有什么办法?反正武总又不能开除我!”

    麦吉怀孕了,这是之前就知道的,所以段伏枥也不以为奇。只是严董病了,怎么回事?段伏枥赶紧问道:“严董病了,怎么回事?严重吗?”

    “唉!癌症!可能你还不知道,他上个月就走了……”

    严董走了?虽然段伏枥和严董平时交流不多,但毕竟是以前的老板,或多或少还是有点伤感。

    短时的沉默之后,陈莉接过话题说道:“据楼下的人说,严董是被气死的……”

    “怎么说?”小蓝也好奇地问道。

    “本来严董这癌症经过治疗之后,还有点起色,精神也还可以。没想到有一天乐车电子的老板过来,说给安勒斯下了不少单子,给了不少开发费,结果什么都没有。严董觉得很奇怪,乐车电子什么时候给过开发费了?结果一问才知道,乐车电子前前后后给了两百多万的开发费,可这些只有几十万到了公司的账户;剩下的那些,估计是被武总挪用了。严董想到自己这么相信武总,最后结果被所信任的人如此阴了一把,结果被气得晕了过去。送到医院后抢救,结果晕了两天,就过世了……”

    听到严董最后的结局,段伏枥沉默了,不知道是为武总的行为所不齿,还是为严董而惋惜。这时候,小黑问道:“这应该只是听别人说的吧?那么多钱没给严董,那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陈莉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是听下面的人说,但究竟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就不知道了……”

    听到陈莉的说法,麦吉接过话题:“这个嘛,也不能说是空穴来风了。有一次张文香不是请假吗?然后武总将张文香的银行卡给我保管。突然有一天,帐户里面多了十几万,武总让我取出两万块钱给严董,并且还警告我,说这是机密,不要跟别人讲。第二天,立马将银行卡给拿了回来,并且甩手我五百块,算是保密费……”

    银行卡突然多了十几万,然后只拿出部分钱给严董,并且还警告麦吉不能跟别人说,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这里面有问题。等等,这里面似乎有点意思!段伏枥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莫非这就是张文香掌握的武总的软肋?因为武总并不是大陆人,据他自己所说,使用台胞证在大陆办不了银行卡以及信用卡。但武总所接的单子,如果不想将钱打入严董的公司账户,那么只能打入个人账户,而这只能是选择和自己比较亲近的张文香!换句话来说,武总接了多少单子,每个单子是多少钱,那么张文香肯定是最清楚的!

    既然张文香对武总的底细一清二楚,那么她可能会白白浪费这个机会吗?如果武总挪用了部分钱财,那么张文香肯定也有一部分。如果这么解释的话,那很多事情就很明白了。武总之所以维护张文香,是因为张文香知道了武总太多的东西;张文香之所以百般维护武总,是害怕武总垮台,因为只要武总一垮台,那么张文香很多暗地里的收入都不翼而飞。两人相互利用,相互维护,成为享有利益的共同体。只可怜了严董,白白投入了那么多钱,还有段伏枥他们这些工程师,累死累坏加班加点,最后只是给这两个人做了嫁衣。

    当段伏枥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以后,大家仔细一想,觉得也非常有道理。为了证明段伏枥所言不虚,陈莉还抖出了另一件事情:“小段估计你们还不知道吧?武总不是住在渔民村那个公司租的套间里吗?后来公司把着套间租给了一个同事。第一天那个同事搬进去,恰好我们公司的阿姨到那里搞卫生,一看到那个同事,就惊讶地问道:‘咦,怎么是你啊?阿香呢?’结果,第二天楼下就沸腾了。每次我下去,楼下的那些同事都会追着我问,张文香是不是和武总一起住啊……笑死我了……”

    安勒斯在渔民村租了个套间,主要是给出差的同事使用的,只是后来武总鸠占鹊巢而已。因为是公司所租用的,所以平时阿姨也会到套间这边打扫。如果张文香平时也住那里的话,那么阿姨确实能经常碰到她。也正因为如此,阿姨的那句惊讶的“阿香呢”的问话,自然成为了楼下同事的茶余饭后的话题。看来有些事情确实不是空穴来风,特别有些事情如果不想让别人知道,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去做。

    “对了,武总呢?车载部门不是被裁掉了吗?他还在那吗?”段伏枥突然好奇地问起来。

    麦吉哼了一声,说到:“武总啊?他上周就被裁了!现在KSF的老板恨死武总了,那两千多套的机器被退回来,卖又卖不掉,放又占地方,几百万的物料就白白丢在那里。这哪里是垃圾,完全就是大便!”

    “那张文香呢,是不是也被裁了?”

    “那倒没有。上次裁掉车载部门的时候,不是说也要将她给裁了吗?结果她要的赔偿金额非常高,公司不想赔,就让她留下来安心工作咯。现在武总被裁了,她还是在那里。”

    赔偿金额非常高?段伏枥一细想,就明白了张文香这样的打算。因为当时裁掉车载部门的时候,是没打算裁掉武总的。估计武总和张文香商量好,让张文香开出一个天价的赔偿金,让公司不敢裁她,那样张文香就能留下来。反正武总还在,张文香觉得自己肯定还能捞到不少好处,对于这样的建议肯定是非常接受。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没多久武总就被裁掉了,剩下张文香自己一个人还能干点什么呢?本来张文香所有的权威,都来自于背后的武总;现在武总不在了,她连耍小手段的能力都没有。如果这时候张文香要走,那属于个人离职,那是什么赔偿都没有的。这么一看,张文香完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只是不知道今天的她,对于当初的决定是否后悔?

    一直在旁倾听很少插话的小黄发话了:“你们说,像武总这样类型的,是不是极品啊?你说还有没有人会像他那样?”

    陈莉回答道:“应该不会再有了吧?这种人如果再多几个,那这世界不就乱了?”

    麦吉显然不同意:“难说,有不少老板都是这样的。像我的一个表弟,今年毕业找的工作,碰到一个老板就和武总类似,搞得他处处碰壁,好不郁闷。要是有人指导一下就好了……”

    “那简单!小段,你不是出过两本书吗?那你就把这段经历也写成一部小说,指导指导那些职场菜鸟嘛!”沈俊也在一旁帮腔。

    写一本小说?段伏枥听了之后有所意动。技术书籍出了两本,也算过了一把瘾,现在何妨转个角度呢?嗯,这小说一定要将一些职场的潜规则给写上去,给职场新人来个醍醐灌顶。

    段伏枥心中已有决断,笑呵呵地问道:“那这书名该叫什么呢?”

    麦吉想都没想,说道:“你老婆不是在旁边吗?老公写内容,老婆出书名咯!”

    因为平时徐雅思和以前的同事也有来往,所以这次聚会段伏枥也将她带了过来。看到大伙都往自己这边看来,徐雅思定了定身子,说道:“这是一个程序员的杂七杂八的故事,那干脆叫《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吧》!”

    (全文完)

 

 

    PS:   

    当敲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自己不由地对自己说:“终于写完了!”
   
    其实这最后一章本来应该早就完结的,可由于随之而来的一系列变故,导致这结尾一拖再拖。在此期间,norains也想过放弃,但好歹还是坚持下来,最后履行了完结的承诺。望着这洋洋洒洒近40万的文字,想到其中的四分之三居然还是在小米手机上敲打的,直到今天自己也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那么有耐心,在地铁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敲打。
   
    不管怎么说,终于还是写完了,norains也可以舒了口气。最后,依然还是感谢各位朋友,正是你们的支持,才让这系列得以完成。谢谢!
   
    最后的最后,在一年之末,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文献来源:

UNDONER(小杰博客) http://blog.csdn.net/undoner

LSOFT.CN(琅软中国) http://www.lsoft.cn

 

 

  • 1
    点赞
  • 0
    评论
  • 0
    收藏
  • 一键三连
    一键三连
  • 扫一扫,分享海报

©️2021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