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立之年,时间都去哪儿

今天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撰写着第一篇CSDN博客,自注册使用CSDN账号以来,已将近十年的时间,每天会接收各种媒体信息的推送,阅读之余,除了体验到信息的便利和社会的发展,更多的是灵魂深处的思想不断地被激发出来,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庆幸生活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有机会发表自己的心声让网络世界中更多的志同道合之人听得到并引起共鸣,不用像旧社会时代需要托人找关系替自己美言几句,同时也很倍感愧疚,博客区一直都处于白纸状态,浪费这么好的平台资源,有时候常会问自己这些年都在做了些什么,回忆毕竟总会带来一些忏悔和遗憾,但是它会让自己更加意识到在现状中尚需要更多的奋斗和珍惜。

对国家命运的思考:
       目前西方世界正处于深刻的调整期,美国制造业空心化,日本陷入老龄化泥沼,老牌帝国闹分裂闹民粹主义,这是几百年来,中国的崛起之路正碰到极为难得的机遇,甚至可以说唯一的窗口,所以复兴之路绝不是一种口号。这种情况有点类似近代史上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状态,当时西方列强无暇顾及东方局势,这就为中国从半殖民半封建社会里站起来创造了良好的机会,从分析对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来看,对中国的未来发展充满信心。

对个人职业的思考:
        我曾经是一名软件工程师,简单地说就是大家经常冷嘲的那种码农角色,经常会听到一些箴言,凡事要以创造效益为选择方向,我觉得这句话本身是没错,但是却被理解成能赚多少钱实现金钱财富的最大化,对个人职业的选择优先考虑兴趣,如果选择了不适合自己做的事情,那只能承受痛苦何来收益可言?曾几何时,我就给自己的职业做过规划,30岁之后不再自己亲自编码,最近受到一篇文章的影响,它大概是这么讲述的,一个人在30岁之前应该具备高效的学习能力,即对一些前沿的新知识能达到快速掌握的能力,阅读英文技术文档不费劲,能快速定位问题发现问题本质,善于思辨,30~40岁就是职业生涯的发展期,此阶段需要更多的软技能,而非专业技能,负责产品开发和业务发展,项目管理能力,资源协调,沟通说服能力,解决冲突矛盾,团队组建和管理; 
        现实情况是,受制于工厂的经营管理模式,做过项目的朋友们其实都知道,一个产品能用到的技术知识点其实是非常有限,特别在产品开发的技术方案已定型后,很多都是些搬运工式的忙碌活儿,对知识体系的系统学习根本无暇顾及,这就造成基本功不扎实,而快速学习能力的前提是要具备扎实的基本功和触类旁通的悟性,所以学习能力会随着工龄呈现正增长的说法是值得怀疑;
        程序员的工作自觉性是毋庸置疑,他们上面的管理者无需费神考虑怎么督促他们做事,大部分程序员喜欢独自安静地思考怎么解决问题,不愿常被打扰,没时间去参加无意义的回忆跟非技术人员进行纠缠扯皮,通常就直接回复个结果就完了,这就潜移默化地造成他们不善于思辨沟通的孤僻习惯;
        如果由于机缘巧合上了管理层,除了清楚下属的水平状况,还需要跨部门地了解其他部门的情况并协调相关事务,比如:新开发产品的市场在哪?盈利空间有多大?预期能持续多久?需要配备多少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去搞?项目多了怎么进行有效地管控?出现人员流动怎么保持工作有序地进行?重视问题分析的积累和经验教训的总结,为接下来的项目活动制定新流程以规避或杜绝问题的再次发生,现实中有多少管理者会用心思考并能做到这些。
        个人觉得,从技术转向管理,应当具备丰富的底层实践经验,市面上管理类的理论知识只能作为参考依据,并不能作为实际的行动指南,如果要把握好这些晋升机会,加强与非技术人员(尤其是领导)的沟通能力是必须的。
        说起沟通,顺便扯远点,沟通的形式很多种,诸如:邮件、电话、会议、私聊,很多人总以为用邮件发送的形势就完事了,其实很多收件人多半是忙碌的,无暇细读邮件文字的真意。
        怎么提高沟通能力?多去聆听和阅读,阅读是为了走进别人的世界和感受别人的思想,然后学习和借鉴别人的知识和表达方式,而不是固步自守,墨守成规;沟通的用途有哪些?怎么向高手提问题、怎么向领导汇报工作、怎么与非同行业人士聊天。
        
        以上所有建议的落实,都需要自律,因为自律是解决人生问题的关键。
        最后呼吁:我很渴望回音,无论是异音,愿程序员不再是大众眼里的异类,而是在社交领域中倍受尊敬的群体。       
阅读更多 登录后自动展开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