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的程序员:第34章,醉酒

  郭云已经在讯太科技正式工作半年了,在黄刚的手下做了一些政府的外包项目和一些电信业务,任贤给总监的推荐信黄刚也看过,经过半年的接触,黄刚对郭云还是比较满意的。

  公司年会邀请了所有正式员工参加,郭云自然也参与其中。年会一开始,组织所有人到一个大会议室里,领导致词,然后给老员工颁奖,这些自然跟郭云没有什么关系,他就在角落里偷偷玩着诺基亚手机上的小游戏。后来,所有人被带到一个宴会厅,每个部门坐一桌。菜还未上,酒已倒满。郭云在学校只是和李洋喝过几次啤酒,红酒倒是少沾。黄刚示意我们这桌自己先喝一小口,于是大家举起红酒杯互碰,郭云抿了一小口。红酒味道有些苦涩,像口中嚼着滤去糖分的葡萄皮,吞到肚子里又反上一股气息进入鼻腔,相对来说更容易喝下去,不像啤酒那样酸涩多气。不久,同事小刘起身主动敬黄刚,此人几乎与郭云同时加入开发五部,只见他将满满的一杯红酒一口闷进胃里,喝完后举杯给黄刚看,眼圈却已经含泪发红。郭云等待了一会儿,想有样学样,不能在这个场合丢脸,于是也倒满一杯,举起敬黄刚。黄刚倒是来者不拒,笑嘻嘻地与郭云对饮,郭云喝完后并无醉意,暗自得意自己的酒量好。小刘也不含糊,又主动起身去其他桌打点,郭云性格内向,内心挣扎多次后,最终还是决定不与他同舞,自己只跟本桌的人同饮,但此时想到之前的任贤对他恩重如山,此时应当有所表示,于是拿起倒满的酒杯朝着测试部的桌子走去。

  郭云走到任贤旁举起酒杯说:“感谢任工对我的栽培,这杯我干了!”,说完就将一杯红酒直接灌入肚中,任贤本想劝阻,但看郭云已经喝完大半,免得他呛到,就没有吱声,看他喝完并无大碍,就轻拍郭云的后背,赞他酒量好。

  郭云引以为豪的酒量现在也得到了别人的认可,便愈发自我膨胀,为了验证这个事实,也为了得到更多的认可,他与部门里每个人都干了一杯,喝完后只有一些兴奋,像喝了咖啡后的那种亢奋,但并未感到醉意。此时,小刘已经回到座位,吃了几口饭菜,便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郭云心中嘲笑他酒力不行,不如自己,此时,郭云也感到一阵飘飘然的眩晕,但兴奋的感觉压过了眩晕的感觉。年会抽奖时间到了,每当领导放出一个抽奖金额时,郭云也跟着其他同事一起在下面大叫,他靠着墙,感觉脸上发热,此时再看小刘,他与刚刚一样还是趴在桌子上,只是脸与桌面之间隔了一层胃内容物。几个同事将小刘搀起去厕所冲洗,郭云则一直撑到了年会结束也没有任何异样。郭云坐到大巴上,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准备与众人一起回公司。车开后,郭云感觉车子的摇晃仿佛让他本来有点眩晕的世界加剧了,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喉咙,哇地一声吐到地上,旁边坐着的同事慌忙站起身喊道:

  “我靠,有个同事吐了!”

  然而车在半路上,还没有到站,不能停下,那个同事只好找了其他空位坐着。郭云吐完,感觉舒服很多,但心里着实尴尬,自己都开始嫌弃自己。终于熬到了大巴停下,郭云缓缓起身,看到一只鞋子已经脏了,心里不禁厌恶。此时,公司的行政人员过来关心郭云的情况,并递来几张纸巾,郭云擦完嘴后,又将鞋表擦拭干净,将纸巾一起扔到了座位下的那一滩杂物上,心里对司机感到无比歉疚,缓步走下车。

  郭云虽已毕业,但为了方便,在原学校里租了一个老师的出租房,那老师还给他开了一个饭卡,方便他周末能继续在学校饭堂里吃饭。得知郭云住处后,行政人员找到一个实习生,她刚好也在郭云的学校上学,说来也算是师妹,行政人员让她将郭云顺便送回住处,郭云心里感激,但此时他感觉天旋地转,只能蹲在马路边不停地干呕,隐约听到周围有人声,但始终无法抬起头看,他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窘相,或许还有残渣在脸上没有擦干净。实习生打到一辆出租车,扶郭云坐下,郭云就像被警察押上车一样,一直弯腰低着头。下车后,也是只能弓着腰慢慢挪着步。直到到了住所楼下,他也始终没有看那个实习生一眼,郭云蹲下来感谢道: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非常感谢,我自己上去就行了,我先休息一下,你回去吧。”

  实习生说:“确定没问题了吗?要不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了不用了,我真的没事。”,郭云于是像燃烧生命中的小宇宙一样,爆发出最后一点力气,站起身像楼梯口走去。实习生见他能走,也便放心离去了,而郭云始终不知道这个实习生是谁。

  郭云用了半天劲儿才开门进了出租房,他感觉整个房间都在旋转摇晃。他脱掉外衣,洗了一把脸,奋力爬到床上躺下,期望能舒服一些。但是没有想到,躺下后,仍然天旋地转,他感觉睡在一条正在经历暴风雨的小船上。忍了一段时间,郭云还是觉得不舒服,他觉得这种眩晕的感觉有点像发烧时的头晕,但发烧只要躺下放松,眩晕就会减轻,但这次的眩晕则不会有任何的好转,郭云又下床去厕所干呕了半天。已经吐不出什么了,不像开始吐出来会舒服一些,现在无论怎样都不能减轻郭云的痛苦。折腾了几个小时,郭云决定要去医院,但现在已经是半夜3点,校医院已经关门了,他记得学校旁边有一个三甲医院,但需要走较远的距离,而此时的他也别无选择,强制集中着意识,朝着医院走去。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郭云终于来到了医院急诊门口,路上他又蹲在路边干呕了几次。晚上清新的冷风将他吹的清醒很多,他看见急诊室里面有一个白衣护士,进门说明了自己的情况,问:

  “我是不是酒精中毒了?”

  护士没好气地说:“肯定是啊!”,然后准备给郭云打吊瓶。

  郭云侧卧在病床上,护士把吊瓶针头插入他手背上的静脉血管里,一阵冰凉的溶液缓缓流进郭云体内,让他感觉有点冷,他蜷缩着身体,顺手摸了一个被子给自己盖上。大约只过了10分钟,郭云就已经不晕了,他心里不禁感叹这吊瓶见效快。他挪了挪身子,感觉要慢慢睡去,可此时他听到不知道哪个房间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呼噜声在整个病房的走廊中荡漾,他心想今晚应该是睡不着了。没承想睡意像一记闷棍,将郭云一下子打入黑暗中,耳边的声音瞬间在睡眠中消失不见。

  醒来时,已是早上7点,郭云看到吊瓶里还剩下一点点,慌忙叫来护士帮他拔针。郭云起身后,感觉身体无恙,精神百倍,昨日的天旋地转就像是一场噩梦。公司是8点半上班,于是打算准备一下还能赶上上班。

  他上班时,周围的同事并没有询问他昨晚的情况,可能他坐上大巴时,周围坐着的并没有他部门的同事,心里还是比较宽心,心想自己的丑态并没有被熟人看到。一会儿小刘也来上班了,也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

  下午,郭云觉得手指疼,他抬手一看,右手中指尖上出现一个半透明的小包,里面似乎存着已经经过提纯的酒精,郭云只要用这根手指触碰一下键盘,就能感到一阵钢针刺穿手指般的疼痛。郭云想到了《天龙八部》里,段誉用六脉神剑将酒从手指上逼出体外的场景,郭云只恨自己“学艺不精”,只是逼到了手指上,而被皮肤挡在了体内。

  两周后,郭云的手指才彻底消肿,这两周他打代码时,尽量避免用右手中指敲击键盘,但当自己沉浸到代码逻辑中时,还是会被下意识的敲击习惯刺痛一下。

  郭云发现公司的实习生特别多,他当时以实习生身份入职的时候并没有太过在意,但现在作为正式员工的他,发现今年公司招募的实习生数量比他实习那年还要多。这对他产生的主要影响就是,中午和晚上吃饭时,排队的时间更长了。郭云记得之前去楼上饭堂排队,顶多也就排到洗手池那里,而现在排到电梯口还要转个弯。郭云不解,就找个机会问了胡成:

  “公司怎么每年招这么多实习生啊?”

  胡成说:“实习生便宜呗,估计还有国家补助,再加上我们这个工作本身技术要求并不是很高,主要还是要看销售能不能接到单,跟政府或者电信部门关系好不好。这些项目给哪家公司都能做,所以只要有几个核心员工把框架搭好,找几个实习生改改就能交差了。”

  郭云听完,心里不爽,他希望自己的职位在公司中处于一个举足轻重的地位,但现在看来,这家公司的销售才是公司的关键职位,收入当然也是最高的。

  因为年龄相仿,郭云和今年的一些实习生走得很近,他了解到很多优秀的实习生最终并不打算留下来转正,他们大多有着更好的选择。他听说有几个实习生去了“多飞”这样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工资是郭云现在的两倍,心里不免有些嫉妒。

  几天后,黄刚找到郭云说:“郭云,你这段时间的工作能力还是得到了各方面的认可的,所以我给你申请了一次加薪。”

  郭云眼睛睁得老大,惊喜地问:“涨了多少?”

  “五百。”,郭云听完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回去。黄刚看出郭云的失望,连忙补充道:“后面还有机会的,你再继续努力。”

  郭云坐直了身子,无奈地答应说:“好吧。”,而此时的郭云已经下定了跳槽的决心。

~~本故事中涉及的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继续,第35章,跳槽

返回第1章,从头开始看

目录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书香水墨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