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这首李春波90年代的老歌,在我上小学的时候特火(一个不留神就暴露了年龄😬),我对这首歌有着特殊的感情,因为村就有个跟歌里一模一样的小芳。我们是氏族村,村里百分之八十都姓闫(阎),有个堂姐,小名小芳,她大名单字也是芳。小芳姐大我们7岁左右。

       虽然不像歌里写的跟小芳谈情说爱的事情,但是歌词有这么一句“谢谢你给我的温柔伴我度过那个年代”,让我萦绕至今。只不过这里的我,换成我们更合适,还有一群和我同姓的发小都在小芳姐的温柔中度过了快乐的童年。

        还是先写写我们村吧。小时候爷爷讲过,我们闫(通阎)姓是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村迁徙到现在赣榆北边山下的阎界沟村。村子已建200余年,村子90%都是闫姓,一个始祖,我们有本家谱,已经代代相传200年,记录了闫姓在赣榆的枝繁叶茂。这次回老家知道我们堂口是三让堂,如果遇到同姓,只要是报三让堂,则肯定是同一个支脉。

       阎界沟村背后有几座山,还有个小水库,水库边沿全是岩石,夏天整个村子前前后后全是杨树,挨着村子后面是一个拦洪大坝子,里面全是芦苇。小时候在春天芦苇刚发芽的时候会用芦苇笋做哨子。现在村子后面把农作地全部回收集体承包种了果树,夏天时候就满是葡萄,蟠桃,梨子。

       93年的时候我开始上学了,那个年代好多农村没有幼儿园的,只有个学前班,我们小学就叫界沟小学。从野孩子过渡到学生过程还是挺艰难的,每天只盼着快点放学,然后跟着发小成群结队的打架,钻草垛,周末就到别人的果园,瓜果桃李随便摘。

       转眼到了94年,我们上小学了,这时候就需要正儿八经地学习写作业了。小学当时教的只有语文  数学  体育三面课。 语文老师是我的一个堂婶同时兼班主任,数据老师是一个陈姓的老头,后面会讲讲他,暂且叫他老陈 吧,体育老师也是老陈,因为确实没啥老师。

       堂婶大我们15岁左右,完全是两代人,她很严格,会用树条打人。所以我们在课堂上是聚精会神的很,放学就跑回家,老师跟学生只会在课堂有交集。我私下见到她都会毕恭毕敬的叫大婶子,带着对老师的尊敬。老陈教我们数学,课堂就有趣了,因为他个不高,年龄比我爷爷小点,教过很多发小的老子。所以他对我们就不屑啊,课堂总夹杂两句骂声:你这个小崽子,老子今天非揍你不可或者你他妈的,我回去找你大大(爸爸的土话)看他怎么收拾你。我们年龄小,总认为惹到老陈生气就很牛逼就很高兴,所以课堂总是乱哄哄的,有时老陈让其中某娃起来回答问题,那娃就抗议,不理,老陈拿着树条就追过来,那娃就跑,然后两人围着教室转圈,旁观者就鼓掌,整个教室比农村赶集市还热闹,总是充满了欢笑声。上体育课就更逗了,队伍永远不齐,歪歪扭扭,老陈打这个踹那个,忙的气喘吁吁,简直是折磨他这把老骨头。可怜的老陈,没有老师可以帮到他。

       上学有一半的时候是好玩的,放学了更好玩,就这样度过了94年来到了95年,当时感觉上学也没啥不好的。有天上课,堂婶说我们换语文老师了,我们都在好奇是谁,然后小芳姐就进了教室(现在回想起来,农村的教育确实落后,老师都是半吊子出身,人还凑不齐,待遇不好)。

        小芳姐家是在村里开联营的(农村小超市的旧称),所以好多人都见过她,也说过话,但是仅限于现在买东西场景下的特定话语。当我回家告诉我妈小芳要当我们语文老师的时候,我妈很打问号:她学历也不高,个子也不高,能教好不。我想不只是我妈,估计很多妈都是这个疑问。

        界沟小学二年级二班在95年拉开了小芳姐带班的时代。语文课我们肯定是一如既往的认真啊。首先小芳姐很严厉,个不高,但是脾气很大,说话声音大,跟我们说话天然就处于高位。其次,小芳姐是很好看的,不管我们成熟不成熟,对于美,不在乎年龄,都有本能地接纳。可是数学课就依然老样子了,还是像煮粥一样。但是这次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正当我们玩得像往常一样欢乐的时候,小芳姐进了教室,手里拿了本子,然后一个个念名字,凡是违反纪律的统统到外面,然后挨个打手板,给老陈道歉,然后每个人承诺以后上课遵守纪律。老陈在一旁咧嘴笑,仿佛找到了靠山。后来我回想了下,为啥老陈打我们我们不听,他在课堂跟私下方式态度完全一样,让我们没有区分度,所以是混淆了课堂跟课后。李大钊说过:玩就玩个痛苦,学就学个踏实,是让大家专一做一件事。

       只是打一顿,其实只是威慑作用,管不到长久。后面小芳姐找了几个学习好的,让他们带头上课遵守纪律,积极发言,当80%都是烂学生的时候,需要榜样的力量。后面在榜样的带领下,以及小芳姐的精心备课教导下,我们语文成绩居然在镇子里排名靠前,史无前例,一班的语文老师是个教龄8年的老教师,居然被比下去了,包括我妈在内的家长都说小芳还是有能力的。

       前面说过,老师的文化程度都不高,那些孩子的家长学历就更低了,好多小学都没念完,一些发小包括女生,他们的名字起得不能称之为普通,简直像随便起了代号。小芳姐把四五个男生,三四个女生的名字都给改了,直到今天我们聚到一起的时候,他们还会提起我的名字是小芳老师给起的,很自豪,因为名字起的挺特别挺有意义的,像女生的 "芝" ,“珍”,男生的“字” “京”  “选”。

       “京”是我堂哥的名字,堂哥幼年丧父,下有两个弟弟,全靠大娘(伯母的土话)一个人支撑的整个家,日子过的很辛苦,几个娃娃几年没新衣服穿是常有的事情。有一回我们的课后作业写作文题目是《水》,第二天小芳老师在课堂上挑着念写的较好的作文,其中念到了我堂哥写的,文章的开头我至今记得,因为后面跟小芳姐聚的几次,她都提起过。是这样写的:题目《水》 女人如水,我妈妈就像一个水一样的女人。小芳姐后来说,那天她看完就哭了,她说她不敢想象一个农村10岁的孩子,能写出这样的句子,她她太感动,得经历什么样的生活才能有这样的感悟啊。小芳姐一直想见我堂哥,一直没见到。2014年我结婚的时候,堂哥来了(他已经工作,常驻新疆,一般不回家),结婚那天我们都喝了酒,晚上我说去小芳姐那看看,问他去不去,他突然眼睛红了,说不敢见她,见了会哭,然后就给我讲了有一年要交学费,同学都交了,但是他没钱交,延了好几天也没找到钱,小芳姐问了情况就帮他把学费交了,这个事情没有其他人知道。堂哥心里一直很感激小芳姐,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帮助了他并照顾到他的感受。有些人不见你不是因为忘了你,恰恰是因为忘不了你,所以不敢见你。在此给小芳姐汇报下堂哥定居新疆,结婚生娃了,生活很好,他一直念着你。

       在那个娱乐匮乏的90年代,生活简直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般的规律,偶尔半年队里会花钱请镇上的人来放一次电影。但是我们二班的校园生活却如此的与众不同。谁能想象,在苏北90年的农村,居然有老师组织学生演哑剧,而这个“始作俑者”就是小芳姐。这次故事的主角变成了我。小芳姐用报纸给我做了个帽子,然后给我画了胡子,造型有点像卓别林(这是后来回忆起来的感觉,当年都没听过卓别林),彩排的地点就安排在她家里。还没到彩排的时间村里就传开了,到了彩排那天,她家的围墙上爬满了小孩,大家都在等着看演出。我内心是极其抗拒的,虽然我爱出风头,但是演戏这样的事情我没底啊。她在一边念旁白,我在台上照着做动作,周围一片笑声不间断,没人在见过现实中的表演,大家兴趣浓的很,我刚演完就呼喊着让再来一遍。等到正式表演的那天,我永远忘不了我人生第一次那么大的现场:在农村打麦子的场地上,估计有几十亩地那边大吧密密麻麻围了一圈人,有大人有孩子,麦场边是一颗芙蓉花树,树的后面就是小芳姐的家,周边围了一片人,有大家有小孩,大家都盯着场上的我和她这片麦场陪我走过了童年。我们表演着,他们笑着,有掌声,又把我们淹没了。真的挺怀念那个年代,我们发自内心的笑声,简单幸福。感谢小芳姐,这样的锻炼让我未来的路走得更自信。

        农村孩子打架是常有的事情,我们是氏族村,打架就团体作战,我们班就两大姓:闫和刘姓。我们家三兄弟,我学习好点,所以一直闫姓这伙我就比较有号召力,是我们村的头头。刘姓那边就特殊了,头头是个姓袁的。

      我们跟刘姓同学有冲突那是从上小学就存在,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但是以前都是个别冲突,就是单对单,影响范围很小。但是有一次两边冲突大了,发生了打群架。一但打架,就会走漏风声,第二天上语文课的时候小芳姐就让我跟袁同学站到前面来。她先是教育了下我俩,说我们是同学要互相帮助,更要带着其他同学好好学习(因为她知道我俩在各自团体中的位置)。我们还挺高兴的,以为就这样就结束了,接下来她的话让我们局促不安:你们两个握下手,重新和好。现在看来握手很正常,但是在90年代的时候,握手在农村是个很不容易见到的画面。但是不得不说,握手这个动作,让我记忆至今,有时候的肢体动作是更容易传递信息。小芳姐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努力给她的学生传递一些外部的信息,她估计还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让大家更靠近外部的世界一些。

      童年的日子总是过得少些忧虑,还没好好感受,一晃我们到了5年级。小芳姐也到了嫁人的年纪。一开始,我们以为她跟新分配来的数学老师好了。那时候还挺高兴的,那样她就还在学校。但是后来,又听说她跟臧界沟一个退役飞行员谈对象了。我们感觉也还好,臧界沟和我们村就在河两岸。谁知道隔了些日子,他们又没谈了。后来听说是跟一个抗日山另一边的一个医生谈对象了。。。。知道这个消息我们都好失落,那个村子离我们这边可能有个10几里地。我们到镇子上才8里地,这个距离已经是在那个年代孩子普遍用11号作为日常交通工具的丈量范围之外了。

      结果还是朝着我们愿望的反方向发生了。小芳姐最后要嫁人了,嫁给山那边的那个医生(当时父母的意见是占很大一部分原因,医生在农村是个不错的群体)。虽然我们都没见过医生,但是心里面已经填满了怨气。但是现在换位思考,如果子女本身不明确反对,我大概也做做出同样的决定。后来知道小芳姐哭了,因为她跟我们有感情了,以后她不能再教学生了,她的一生中的教师生涯就这么结束了。如果换做今天的孩子,我当我们会集体给她留影,集体给她送结婚礼物,集体给她表达我们的不舍........

     谢谢你,小芳姐,带给我们积极向上的学习态度

     谢谢你,小芳姐,带给我们丰富多彩的小学生活

     谢谢你,小芳姐,带给我们真诚的关心

     谢谢你,小芳姐,让我们记住了那个年代。

ps: 还是很幸运,小芳姐很孝顺,每年都会回我们村来陪下父母。所以近几年还是跟她见了几次,也喝了几次酒,现在的相处都是敞开内心聊天,所以成年人的时候还是挺好,能够敢于且有能力去表达去做事情。最后附上一张小学时代的毕业合影,纪念跟小芳姐共同度过的日子

                                                            

 

  • 0
    点赞
  • 0
    收藏
    觉得还不错? 一键收藏
  • 打赏
    打赏
  • 3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评论 3
添加红包

请填写红包祝福语或标题

红包个数最小为10个

红包金额最低5元

当前余额3.43前往充值 >
需支付:10.00
成就一亿技术人!
领取后你会自动成为博主和红包主的粉丝 规则
hope_wisdom
发出的红包

打赏作者

阿凡提的哥

共享,共赢,共盈

¥1 ¥2 ¥4 ¥6 ¥10 ¥20
扫码支付:¥1
获取中
扫码支付

您的余额不足,请更换扫码支付或充值

打赏作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