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云计算市场的纷争

百度初次披露云计算业绩:2018年四季度营收11亿元,同比增长超越100%,这让BAT将云计算竞争摆上了台面。2018年,由于头部企业竞逐产业互联网,云计算被提到史无前例的战略高度,腾讯、阿里和百度不只先后调高云计算架构级别,腾讯和百度还紧随阿里发布了云计算营收。不过,三家的战略却不尽相同,行业老大阿里从提供技术到提供效劳向上扩张,追逐者腾讯和百度则将技术和效劳别离,强调自己在智能化和整体处置方案上的成果,区别在于腾讯擅长将to B和to C效劳别离,百度则更关注于AI。

战况曝光

继阿里和腾讯之后,百度成为第三家披露云计算营收的头部互联网公司,2018年四季度百度云计算营收11亿元,同比增长一倍以上,这给云计算追逐赛提供了又一个量化的参考。

财报数据显现,阿里云2018年三季度营收56.67亿元,同比增长90%,腾讯2018年前三季度营收超越60亿元。由此预算,阿里云、腾讯云和百度云很有可能是国内云计算互联网厂商前三名。

不过,国内云计算一二梯队厂商的差距明显。根据IDC的市场调研数据,2018年上半年,阿里占领中国公有云IaaS 43%的市场份额,腾讯排名第二,为11%,以最新公开数据看,腾讯云的同比增速为100%,阿里云为90%,百度云为100%。

“差距主要是由于时间差。”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以为。“2009年,阿里5.4亿元收购了万网,在当年这是阿里系最大的一笔投资案,让阿里云在短期内获得了范围化的企业用户。也就是在那一年,阿里云创立。”

当初的国内企业对云计算的概念还比较模糊,阿里云提供的效劳也还在技术层面,更像是搭建基础设置。最典型的事情是2013年阿里内部不再运用IBM的小型机、Oracle数据库、EMC存储设备。完成去IOE化(即自己在开源软件上开发系统),直接催热了国产公有云效劳。

等腾讯云和百度云分别自2013年和2015年开放运营时,阿里云营收已成范围。在2015年一季度初次披露业绩时,阿里云营收为3.88亿元,同比增长82%。此后至2018年一季度,阿里云几乎每个季度营收同比均超越100%。在阿里集团内部,阿里云也为非电商业务中增长最快的业务,2018年上半年营收突破100亿元。在国内市场,阿里云长期处在第一名。

阿里云在集团内的战略级别也不时进步。2018年11月,阿里云升级为阿里云智能,阿里CTO张建锋兼任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在2015年底、2017年1月和此次的架构调整中,阿里云的担任人均直接向阿里CEO张勇汇报。对比阿里最近两次架构调整,云计算也都是重点。其中张勇在2017年1月的架构调整中共提出6项变动,触及云计算的篇幅是最大的一部分。

整装快跑

第二梯队的腾讯云和百度云由于错失先发优势,在近几年紧追慢赶,既有主动出击,也有被动调整。

在开放三年后,腾讯云在2016年效仿阿里云,投资了一系列企业级大数据、IaaS研发商等。2018年9月,腾讯新设立云与聪明产业事业群(CSIG),将从原来社交网络事业群(SNG)旗下的腾讯云业务、原SNG的音视频团队、优图AI实验室团队,原企业展开事业部(CDG)的聪明批发、原移动互联网事业部(MIG)的地图、安全、孵化器的互联网+业务中止整合。

这让腾讯to B业务第一次有了统一的入口,云计算由于是to B,是互联网企业做B端业务的基础,显得尤为重要。而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看来,腾讯to B业务应该从C的角度来思索,这也一定是腾讯云的特性。

此后,进步云计算权重、披露云计算营收成了BAT的固定流程。2018年11月下旬,阿里云升级。1月后,百度智能云事业部(ACU)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腾讯和百度还分别在2018年三季度和四季度披露云计算营收。

相比腾讯和阿里,百度云的起步最晚,到2015年才正式开放运营。按照百度方面的说法,百度云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云计算,特别之处在于“AI人工智能+BigData大数据 +CloudComputing云计算”三位一体,弱化了基础云效劳,而是以百度大脑为后台引擎,集成Apollo、DuerOS平台处置方案才干,面向企业级市场,完成百度AI才干在各个行业快速落地。

“可以看出,腾讯和百度强调了效劳才干,而不是简单地提供技术支持。”李锦清说,“这个战略适宜追逐者,云计算市场曾经被开垦出来,企业的需求开端多元化,云计算厂商也需求做出调整,另外腾讯和阿里在各个范畴的开放平台也需求云计算来支撑,辅佐两家完成处置方案的落地。”

潜力指针

互联网厂商对云计算的狂热追逐,是移动互联网竞争从消费互联网走向产业互联网的必然结果。

亿欧副总裁由天宇曾拿阿里云举例,“阿里云在集团内部孵化了很久,可以说云计算是最重要也是最大的to B市场。这也是为什么亚马逊、微软、谷歌等国际巨头都很注重云计算的缘由”。

与当年互联网进步期一样,搭建基础设备是一切效劳的根基,云计算则是互联网企业做B端业务的基础。腾讯总裁刘炽平把云计算和产业互联网的关系描画得更直接,“产业互联网最初的营收机遇还是来自云业”。

动力来自于国度层面的支持,还来自于并未肯定的市场格局。

2017年4月,工信部印发《云计算展开三年行业计划(2017-2019年)》提动身展云计算的总体思绪、展开目的、重点任务和保证措施;2018年7月,工信部再次印发《推进企业上云实施指南(2018-2020年)》从各方面支持和保证企业上云。

市场范围和份额带来的刺激则更直观。调研机构Canalys数据报告显现,2018年全球云计算市场范围抵达804亿美圆,同比增长46.5%。阿里云和腾讯云分列全球市场份额的第四和第九名。其中阿里云在2018年营收为3.2亿美圆,市场份额4%,前五名之外的其他厂商市场份额超越35%。业内人士以为,这说明市场格局并未肯定,在全球IT基础设备加速向云转型的大趋向下,排名前十的云计算效劳提供商依然会有较大的市场机遇,只不过从前五名之外厂商的同比增长率来看,机遇窗口期正在减少。

中国云计算市场被公认具有庞大的潜力。据IDC最新数据显现,2018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市场范围超越30亿美圆,其中IaaS市场同比大幅增长83%。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