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心灵的彼岸(二)

原创 2005年05月23日 22:31:00

——第二世——
星座宫神话
哈迪斯最讨厌的就是弟弟宙斯对自己颐气指使的样子,偏偏这次他又指给自己这么无聊的差事。
虽然容易,这点小事的确不算什么,但这点小事也要劳烦我哈迪斯?冥王不满的把宙斯让赫尔墨斯送来的信扔给手下,心里想着要怎么算计这个自以为是的老头子。
有了……你让这两个灵魂转世在一起,我就让你尝尝这两个灵魂带来的麻烦。
哈迪斯主意打定,一伸手拎回已经在朝外走的手下。
“听着……如果我那个小弟弟他再有什么艳遇,就如此这般……”哈迪斯脸上露出特属于黑暗的笑容。
哈迪斯的机会来的很快,宙斯很快又爱上了叫做勒达的女子。
这个女子拥有高贵的血统,她不仅与宙斯有了后代,而且几乎同时与她的丈夫——巴斯达的国王也有了结晶。
“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哈迪斯听着手下眼线的汇报,高兴地眯起了眼睛。

然后在十个月后的某一天,勒达王妃分娩了。
在勒达王妃痛苦的尖叫后,在场的侍女们无一不惊叹于他们看见的景象,那是两个依偎着的美丽婴儿,面貌出奇的相似,两双眼睛紧紧地闭着,睫毛微微的卷曲着,他们有着一般孩子没有的浓密毛发,而且他们的发丝有着美妙的颜色——比晴天要深,比夜色要明亮。
勒达王妃欣喜地看着这两个尤物,她却没有想这是她与谁的孩子。
她依偎在巴斯达国王的怀中,构想着这两个孩子的未来。
“他,叫做卡斯托尔。”她捏了捏后出生的那一个的脸蛋,“另一个就叫波吕丢克斯吧。”她温和的目光打量着国王手中的另一个骨肉。
国王爽快的同意了:“这是两个好名字,勒达。”
宙斯此时坐在天庭里的云朵上向下看,他看见勒达怀中抱着的婴儿。
“那是我的孩子呢……勒达。”他眯起眼睛看自己的儿子。“波吕丢克斯,好名字。”他一边看着婴儿一边想。
但接着他注意到孩子头发的颜色,介于晴天和阴雨的中间的颜色。
他忽然觉得那颜色熟悉的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在哪里见过。
“很美的颜色,不愧是我的儿子。”宙斯很快的停止了要继续回忆下去的想法,与其想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不如去人间寻找下一个臣服在自己的长袍下的女子。

勒达的众多儿子中的两个——分别是宙斯和巴斯达的两个儿子因为相貌的相似而没有被怀疑血统的不同,每个人都认为他们是双胞胎,包括他们自己也这么认为。
两个孩子成长得很快,他们像父亲手下的勇士一样拥有强大的力量,他们的面容在时间的冲刷下棱角分明而坚毅。
宙斯每天多了一个不错的嗜好——每天以不雅的姿势蹲在云朵的上方,傻笑着看自己有史以来最英俊的儿子。
“波吕丢克斯……波吕丢克斯……真是好名字啊。”他用宽大的手掌摸着自己的下巴。

波吕丢克斯和卡斯托尔在逐渐长大,他们之间灵魂深处的不同也随着血缘不同而逐渐显现。
波吕丢克斯比起卡斯托尔,在国王和王妃眼里更加的丰神俊朗,他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他总是穿戴一身整洁而高贵的马装,身上总是随身携带着骑马用的物品。
而卡斯托尔要不擅交际的多。他的脸上总是有着浓浓的阴霾,长发不似波吕丢克斯总是梳理得整齐,而总是飞扬在空中,阴雨的时候因为潮湿而披在肩上,像极了枯萎的鸢尾枝叶,如果说他还有一个朋友,那就只能是波吕丢克斯。
波吕丢克斯对每个人都露出笑容,可卡斯托尔只对波吕丢克斯笑过。那是有些孩子气又带着坚忍的任性的笑,卡斯托尔笑的时候总是单纯而寂寞,眼睛比天空要阴暗的多。波吕丢克斯也总是回应给卡斯托尔笑容,他深邃的眼中这时会掠过明亮的光芒。此时他身为半神所拥有的气质更是在他完美的面孔上彰显到了极致。
两个人总是结伴出行,波吕丢克斯的骑术高超,有时卡斯托尔便直接坐在他的马背后,两个人一起在开遍鸢尾或者菖蒲的田野上飞驰。有时卡斯托尔会去竞技场,那时的他显得比平时要英勇的多,他可以轻易的打倒任何一个王国中的勇士,他的长发飞扬在空中,放肆的飞舞着。

两个孩子中,勒达王妃无疑是喜欢波吕丢克斯的,这个英俊的孩子十分讨人喜欢,而他长长的睫毛下温柔的眼神也让她想起了一个印象已经朦胧的前日情人。美好的回忆,王妃如此想着。
卡斯托尔对此也并不说什么,他依然独自一人,目光中布满阴霾,波吕丢克斯也经常坐在他的身边,两个人紧紧靠着,每当宙斯在天庭看到这情景,他总觉得别样熟悉。
卡斯托尔和波吕丢克斯的生活平静得几乎泛不起波澜,一如他们的瞳孔深处——当然这平静只是他们自己的想法,任何人都不会认为有几次重大的战功在身的人生活泛不起波澜。
所以也正是这平静又幸福的让人嫉妒,他们的堂兄弟讨厌他们的平静——有时他们二人静坐时美如神的房间里装饰用的画卷。
“我们要想办法破坏这一切……噢,我实在不能忍受他们两个人的样子,他们实在太悠闲了。”卡斯托尔的堂兄,同时也是他父亲的两个侄子这样商量着,而此时要好却并不拥有同样血统的两人还坐在马背上,在田野上沐浴着鸢尾的淡淡清香。

两个月以后的一天,令卡斯托尔和波吕丢克斯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的两个堂兄忽然邀请他们去打猎野牛。面对同样是双胞胎的堂兄的盛情邀请,波吕丢克斯友好的应承了下来,却没有注意到对面的两人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阴沉沉的笑。
打猎的那一天天空异常的晴朗,波吕丢克斯和卡斯托尔以及他们的两位堂兄都随身携带着锋利的箭支和宝剑。他们约好黄昏时分在森林的入口会合,随后他们分为两组出发了。
波吕丢克斯和卡斯托尔的配合无懈可击,他们的箭百发百中,森林中的野兽无不臣服于他们脚下。
傍晚的时候波吕丢克斯和卡斯托尔拖着沉重的猎物到达了约好的地点,他们的两位堂兄两手空空的等在那里。
“怎么?你们的猎物呢?”卡斯托尔不屑的眯起眼睛,他一向瞧不起这两个人。
两位堂兄交换了一个眼色,忽然拎起波吕丢克斯背后所有的猎物转身就走:“这些就归我们好了。”
“站住!谁说了这些是你们的?”卡斯托尔大声的喝斥正要离开的两人。
一个堂兄迅速转过身:“我说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
“那有本事你就带走看看。”卡斯托尔的眼神阴沉下来,森林中有风吹过,几片落叶和着他的长发在空气中浮动。
波吕丢可斯想喝止弟弟:“卡斯托尔……”
卡斯托尔却不听他说话,大步流星地走上去扯住堂兄的领子:“不要以为你什么都能做。”
他的堂兄冷笑着打开他的手,这时卡斯托尔却忽然感到后心一凉,冷冰冰的疼痛透入骨髓,然后僵硬的感觉从心口蔓延到全身,他摸向后背,然后摸到了锋利的箭簇。
另一个堂兄站在远处一脸讽刺:“原来这黄毛小子也不过如此。”
波吕丢克斯还一脸错愕地未反应过来,卡斯托尔的身体已经倒在了地上,沉闷的“咚”的一声,波吕丢克斯冲过去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到卡斯托尔的心跳声。
“你们杀了他?!”波吕丢克斯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平时温和的眼神像刀一样锋利,他的堂兄们不由打了个寒颤。
最后还是国王的手下赶到,那时波吕丢克斯的两名堂兄倒是并没有死,但波吕丢克斯的眼睛却红的骇人,掐着两人的咽喉死不松手。卡斯托尔的尸体如他平时般安静的躺在地上,面色苍白,身下开出一朵鲜红的菖蒲。

宙斯在云端看到了忧伤的儿子。“也许我该做些什么。”他这样想着,然后走下自己金碧辉煌的宝座。
颓废的年轻人正坐在开满鸢尾的花丛中,苦恼的揪着自己的长发。
“你在烦恼些什么?”一位胡须满面的长者走到他面前。
波吕丢克斯抬起眼睛看了看老人:“如果我想祈求神的帮助,他会听见我的话吗?”
老人纠结交错的皱纹下,一双眼睛隐隐掠过光辉,然后他说:“你有什么愿望?”
“让我的弟弟复活。”波吕丢克斯目光炯炯。
老人的眼神隐晦而深沉。他问:“如果那样要把你自己的生命分给他呢?你依然愿意?”
接着老人在波吕丢克斯的身旁坐了下来,道:“也许我该让你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
“真实身份?”波吕丢克斯惊讶地看着老人站起来背对着他,然后那背影一下子高大起来。
老人一瞬间变得威武而高高在上,他回过身来,用威严的声音告诉年轻人:“你真正的父亲是我——宙斯。”
波吕丢克斯先是有些不相信的看看面前的人,随后他笑了:“既然这样的话,满足我的愿望吧,我承认你是神。”
“难道你不知道身为一个神的儿子拥有多大的能力吗?你本来是可以拥有永生的!”宙斯的肺都要被这个死脑筋的儿子给气炸了,他在两天前才想起来,自己的这位儿子拥有的发色究竟是哪里熟悉。
波吕丢克斯挑衅的将双臂抱在胸前:“永生又怎么样?只要把我的生命分给他,他就会活过来,我何乐而不为?”
宙斯这才明白自己被哈迪斯算计了,他就是不想让自己的想法实现——但宙斯也没办法,自己儿子的愿望,不得不满足。
“好吧,希望你不会后悔。”宙斯从长袍下取出权杖,周身开始散发金色的光芒。
波吕丢克斯的眼前开始模糊,他感觉肉体深处有什么在离开自己的身体——有一些似乎本来就不该存在于自己肉体里的东西,现在正在物归原主。
等到一切都在视线范围内恢复清晰后,宙斯早已离开,远处的田野尽头,卡斯托尔手里有一束菖蒲,长发飘起,脸上是比天空还要忧郁的笑容。
哈迪斯在冥府看着天上宙斯龇牙咧嘴的痛恨表情,微笑着揽住身边的贝瑟芬妮:“看,你的父亲多生气啊。”
贝瑟芬妮却不回答他,而是看着田野上紧紧拥抱的两兄弟:“宙斯本来是想让他们俩成为一体的……现在好像适得其反了。”
“哦?他想保护自己的艺术品?那我就只好想办法让他不要如愿以偿了。”冥府的主人嘴角向上挑出一丝笑容。

卡斯托尔和波吕丢克斯后来又活了几十年,他们的生活幸福的像鸢尾和菖蒲的芳香。
他们死之后灵魂到了哈迪斯的冥土,宙斯本想从他的兄长处索要回自己的作品,却被哈迪斯毫不留情的拒绝。
“他们是人类,我有控制他们灵魂去向的权利。”哈迪斯这样说。
宙斯无法,只得将卡斯托尔和波吕丢克斯的肉体升上星空,成为黄道中的第三宫。
“这是我犯过的最大错误。”宙斯最后做出的决定是,他再也不亲自去制造灵魂了。
哈迪斯此时却在冥土思索着,怎样才能让他的游戏更加有趣些。

穿过心灵的彼岸(六)

——第六世——树林“你看吧,你把他们两个送到人间,他们就一辈子都没见过面……”哈迪斯还在抱怨宙斯,让他等了几十年愣是没等出些名堂。宙斯自己也觉得沮丧:“那你说吧,下一次要让他们成为什么。”哈迪斯的眼珠...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4
  • 844

穿过心灵的彼岸(四)

——第四世——浪与风的相逢爱琴海的海面上,常常有奥林帕斯山的神出没,他们或乘着小舟游玩,或在海中练习狩猎。于是哈迪斯就在某一天的散步时,随手将两片灵魂扔进了海洋。“宙斯,他们会成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可...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2
  • 846

穿过心灵的彼岸(五)

——第五世——诗篇与画卷这一个破碎成两片的灵魂,现在正躺在宙斯的手掌上。“这次由你亲自将他们放入人间,总行了吧。”哈迪斯翻着白眼,一脸不满。倒是宙斯一脸傻笑:“总算轮到我来玩了。”于是这两片小小的灵魂...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3
  • 937

穿过心灵的彼岸(八)

——第八世——围猎场的故事他是一个很普通的猎人,生活在某个国家的王都附近,安安分分的过着自己的生活。他感到厌烦的时候,就到附近的森林,打几只新鲜的野兔,只是那里在三个月前成为了皇室的狩猎场。但他终于还...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40
  • 798

穿过心灵的彼岸(三)

——第三世——光与影的空缺“我们玩个有趣点的游戏怎么样,我亲爱的弟弟。”某一天当宙斯带着他的闪电在天庭上巡逻时,哈迪斯这样对他说。宙斯警觉的回话:“玩什么?”他可不想再被这个兄长戏弄一次。“上次的那两...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2
  • 983

穿过心灵的彼岸(十)

——第十世——爱琴海边没有蓝色的花宙斯现在越来越没有心情管他八百年前的那个玩具了,身边娇纵的美人比较吸引他一点。哈迪斯前些日子在圣战里面被封印了,现在快要出来了,正着手准备所谓的跟雅典娜的圣战。两片灵...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43
  • 985

穿过心灵的彼岸(九)

——第九世——在花瓶旁边每个孩子的桌子上都有一个花瓶。花瓶里面摆着最美丽的花,美丽的就像男孩子纯真的眼睛,女孩子衣裙上的花朵。花瓶旁边是孩子们的玩具,有的是一整套士兵,有的是纸折的黑桃骑士。有这么一个...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41
  • 843

穿过心灵的彼岸(七)

——第七世——鸟和松鼠宙斯在天上看见这两棵树的故事也不由叹息:“真是折磨人啊。”“让他们当一次无忧无虑的动物,说不定那样更愉快。”他习惯性的摸着下巴笑了。银铃般的笑声这时传来:“宙斯大神又在做什么呢?...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7
  • 812

“止于至善,彼岸可及”——记我在东大的这三年

人生所有经过的路,都是必经之路。 “来东大之前,从未想过研究生生涯会如此丰富多彩和波澜曲折; 来东大之后,从未后悔过当初的这个决定。”...
  • as645788
  • as645788
  • 2017年06月08日 09:06
  • 411

2569 彼岸

彼岸 Time Limit: 2000/1000 MS (Java/Others)    Memory Limit: 32768/32768 K (Java/Others) Total Submi...
  • u011329762
  • u011329762
  • 2014年07月15日 08:38
  • 272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穿过心灵的彼岸(二)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