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有时》与顾城

831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分类:

《有时》—顾城
有时祖国只是一个
巨大的鸟巢
松散的北方枝条
把我环绕
使我看见太阳
把爱装满我的篮子
使我喜爱阳光的羽毛
我们在掌心睡着
像小鸟那样
相互做梦
四下是蓝空气
秋天
黄叶飘飘

顾城的诗是透灵的,童话式的,孩子气的。
有很多书讲他是一个天才的诗人,我觉得不只是这样的,他应该是一个天生的诗人。天生的诗人说出的话,写出的字也许就是一首诗。一个天生的诗人将我们看不到的美好写成了诗,更重要的,将我们没有看到的也写成了诗。
顾城的诗的语言是简单的,出现的意向也是极为朴实的,可建造出来的世界却是完美的,灵性的,童话式的。就像《有时》中的那样,只是鸟巢、树枝、阳光、篮子、羽毛、空气、黄叶•••••语言的节奏也是平缓的,温柔的,使你在读者它的时候都不想大声的读出来,你总会感觉会破坏它,你甚至不想在人群密集的地方读它,你或许就想在自己的激流岛上或者玻璃房里读它,如果身边一定有一个人的话,可以是自己的恋人或者母亲。你读着它的时候,你会想:这是童话的世界吗?你会想睡觉,怀揣着美好,你会觉得自己一定有个好梦,或者梦应该就是诗中的那个样子。
诗说,祖国是一个巨大的鸟巢,但并不是一直是的,而是“有时”。诗的题目就是“有时”,诗人是经常期待这样的“有时”么?
诗说,“松散的北方枝条/把我环绕”。诗人是自喻为小鸟的,小鸟住在鸟巢中,被树枝环绕,树枝是北方的,北方的树枝搭建的鸟巢是松散的。这是一种安全感吗?还是一个从小就处在孤独,安静,纯粹的孩子为自己建造的奇幻城堡?
诗人说,他看见了太阳,诗人说,他把爱装满了篮子,他所说的爱,是指的阳光么?装满篮子的东西,除了阳光,还有什么能够装满篮子呢?但是,小鸟肯定是满足的,或者说,作为小鸟的诗人是满足的。那种满足肯定是甜美的,像提拉米苏填满小小的愿望一样,那种满足就像要融化的冰淇淋就要溢出去一样,那种满足就像九岁的小女孩红着脸笑了一样。
诗人说,“使我喜欢阳光的羽毛/我们在掌心睡着/像小鸟那样/相互做梦”。阳光、羽毛,都是轻轻的柔柔的软软的,能够让你感受到温暖和美好的,能够让你睡着的,至于是谁的掌心呢?是谁将他温柔的捧在掌心呢?相互做梦是什么呢?是彼此能进入对方的梦境吗?弯着嘴角的梦境是什么样子的呢?那里是理想国还是乌托邦?那里是诗人的玻璃城堡还是女儿国呢?
诗说,“四周是蓝空气/秋天/黄叶飘飘”。蓝空气是什么样子呢?氤氲着怎样的一种美呢?黄叶漫飞,在秋天的蓝色的空气里,又是怎样的一种美呢?
我总是害怕以自己的意愿去推测诗人所描写的世界,任何一句愚蠢庸俗的观点都会使我自己感到惴惴不安。特别是顾城这样天生的诗人构建的世界仿佛只是自己的,在他人看来或许只能艳羡。你所期望幻想的童话世界就应该是那个样子,那种没有公主和王子的童话世界却充满着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的灵动,跳跃,同时也会让你内心无比的坦然和安静。
然而,我总觉得这样的灵动和安静只能是属于顾城一个人的,只是他一个人能够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浅吟低唱,而我们,不过是偶然听得两声。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8471次
    • 积分:2533
    • 等级:
    • 排名:第15160名
    • 原创:216篇
    • 转载:3篇
    • 译文:0篇
    • 评论: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