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芝陋室

多用心,少用眼。You see clearly only through your heart. The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your eyes. ...

想去尝试一些个人比较感兴趣的盈利模式

我跟技术是分不开了, 目前虽然没有什么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技术,而且在这个规模效应主导市场的大环境下, 没有一个splendid的teamwork, 个人是干不出什么的。但是,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决定做个自由职业者,为着梦想和兴趣而工作。

目前我对linux的一些嵌入式应用较感兴趣, 比如handheld中无线email的运营模式,既可以作为laptop的一种延伸和简化,又可以为一些有特殊需求的商务应用提供secure wireless application的前导。用linux而非windows只是一种习惯,些许偏好吧,不太喜欢大众化的东西:)

我比较关注教育模式的进化,因为我觉得学习可以更cool点, 更exciting些。有些想法, 不过都是流于形式,没有实践的验证或相关的经验佐证。在这点上,India做得通常比较有借鉴性。比如他们最近搞了个卖给社会底层以减少他们与主流社会的鸿沟的“电脑”, 产品又很多种,比如  PicoPeta Simputer(更多文章: PC World: 'Simputer' Aims at the Developing World》),共同点就是便宜,傻瓜式,但却贴近实际。想想看,如果这种电脑社区服务能在中国广大农村广为提供, 孩子们是不是多了扇面向世界的窗口,多了双好奇灵动的眼睛呢? 为什么印度人想到了这么做,来减小社会的不公平的一面,尽量以科技来平衡整个社会的发展?put people first, 遗憾的是, rural people 通常都被忽略了,只因他们的购买力不上档次。但这个商业模式却告诉我们,被人们遗忘的市场却同时是潜力巨大的新的增长点。

常常在想,如果说现在的财富拥有者大部分是靠着时代和政策,加上一股冒险的勇气起来的话,那么21th 世纪这些财富会不会转移呢? 新增加的财富有多少是靠着这些财富被创造出来?或是,新的盈利模式产生新的财富增长渠道?子贡讲,人取我予;胡雪岩也同样表达过这样的生财之道,譬若逆水行舟,不是在强调偏离主流,对抗大众,而是,创造差异化的财富渠道,因为不同,所以被接受。这样的说法,在我的武术教练老纪那儿,也听到过。那时他讲,比如骑个bicycle在交通拥挤的公路上,要想走的快,最好的办法就是逆行,就是违反交通规则了,hehe, 你在人后面,猛按铃铛是没有人理的,很少有人肯为你让道——能走自己早走了,干嘛让你?反倒是迎面走来,扯开嗓门焦急地叫几声,也许人们会为你让开一条路来——因为你的方向与他们不同。

基着这样的看法, 加上一些个性的原因,我是更倾向于做些少人做的事,越是没人做过,我做起来可能更加兴奋。就像是在月球上留下第一个脚印的时刻那样。


最近我的几个好朋友告诉我,他们有个很好的赚大钱的机会, 做产权经纪。我想这种事情,不能跟。他们还自己投了些钱去买一家【据说】是即将上市的公司的股份,也就是部分产权了(关于产权的定义,我推荐张五常的对高红叶所作的一篇小文,题目【关于产权】).  他们其中一个还在读书,我不想他们被骗或是去骗别人。君子取财有道嘛。赚那些老年人的棺材本太缺德了。

可能以后有机会和这帮好朋友一起做些事情, 我可没想大家做个什么world leading corporation出来,只是聚人之长,各取所需更容易点。掘得第一桶金了,大家拿来继续做自己的最爱,按自己的意愿发展自己的生活,开心就好啦。愿意继续作的就留下来,都不愿做了就卖掉,没什么强加性。关键是我们这群昔日的死党又一块儿玩得很开心,样子很cool,:)

我还是倾向于做教育方向的投资,或者做个中学教师,在自己的家乡,自在的生活。前提是等我有了中产阶级的收入之后。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My Plaplapla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不良信息举报

想去尝试一些个人比较感兴趣的盈利模式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