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日记》读后感

 
海子《日记》读后感

昨天晚上十点多一个人在宾馆里觉得有点累,于是关掉电视只开了一个灯,随便在电脑里翻些电子书看。看到一篇海子的诗,诗的名字很简单,但诗的内容却碰了一下我心里的弦。

我平时很少看诗,甚至连“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和“举头望明月,我是郭德纲”这两句“诗”到底差别在哪儿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我的意思是说,我读诗很外行。

但不管有多外行,也挡不住我把外行的想法写下来,并且暴露于外:

 

【日记】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

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从注释看,这是他坐火车路过一个荒野小城时构思的。一个人在夜里坐在火车上,没人打挠的出神地看着窗外,可能会感觉到内心里涌动不同寻常的思绪。

大伙儿好多都这样儿,作者更属于感觉强烈的。他想告诉一个人他的感受,告诉谁呢,推己度人,他肯定先从可以联想亲密在一起的女人开始想起。从看过的文章联想到,他那会儿好象没有明确的对象,而且不能像现在这样发短信什么的。但也没其他人想说想告诉。

给谁写呢,他仍然淤在年轻女性那块儿,可谁让那块儿最能淤人呢。然后他朦胧出一个“姐姐”,那是一个圣母一样高高在上,高高在上如属于你的那一颗星星一样,星星一样的清澈地知道你的内心,你的内心的边边摺摺,边边摺摺都长满了抬起头渴望的看着“姐姐”的向日葵花。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给姐姐写什么呢,对我来说写东西时从何下笔总是一个难题,常常在脑子里想一堆却不知道一开始从哪儿写起。作者写到,“今夜我在德令哈。。。”,火车车窗外边是“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第二句又提了一次“我”,“今夜只有戈壁”给姐姐写出了心中的“孤独”。

孤独就是一个词,不同的人不同的时候看到它会有不同的感觉。就像“饿”这个字,在麦当劳听一群刚打完球的高中生说出来,和在冷雨夜里桥洞里三天没吃饭的人说出来,会给人不同的感觉一样。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第二段要给姐姐讲述自己心中是啥样儿的“孤独”,也就是通报一下自己的近况。这一二段要是让我写,我会简洁干练的写出“姐,我好孤独啊,揪心的孤独啊”。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假定作者确是坐在火车构思这首诗的,那会儿他看到“草原尽头”的“我”。这里先是一个我没明白的问题,就是“戈壁”是啥样的?它有草原吗?如果戈壁只是一堆沙子和石头,那这句的“草原”从哪里来?好,先不管那么多,我就理解为窗外的视线的尽头吧。夜晚的火车里,至少有灯亮着,总是很有人气的,坐在火车里,觉得最荒芜没人气的就是最远的那里了。

在那里,作者看到了自己,他“两手空空”。看作者的照片,就是现在在北京城里挤公交车,没房也没车的年青人。他帮不了家人,甚至得不到爱情,一个人走在马路上和一条狗也差不多。当然,对作者来说,这“空空”远不止上面说的那一点点空空。反正,作为一个读者,你就可着劲儿的把自个儿的想像往惨里整吧。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那个“两手空空”的人可能在平日的生活中的物质层面上还有各式各样的动作,但在精神层面上它停在痛彻骨髓的那些“悲痛”的时候。从第二句字面上来看,这悲痛得厉害,直到他都哭软了,连试着握一下眼泪都没劲了。

句子里的“泪滴”指的是谁的,是需要他帮助的人的,还是他自己的,还是爱人的。“握不住”是什么意思?

而句子里的“悲痛”,我认为这不是那种被猛击一下后失去动作能力的“悲痛”,而是一种长期存在的己经冷凝下来的,自己能有的些微的动作却会更显得绝望和无助的“悲痛”。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我把第三句理解为,描述了自己的“悲痛”后,作者回到坐在火车上的我本身,“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再次在心里呼唤姐姐,再次在句子里写到“我”这个字。姐姐和我,我和姐姐,轻轻的呼唤。

或者第三句也可以这样理解:悲痛到了不能自己时,稍微从心里悲痛里拔出来,把视线从最远处收回来,看到了德令哈。“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回到第一段,“悲痛”到这里时完成了一个过程。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这句话里我没搞懂的是“雨水”,我印象里戈壁是不会下雨的。再一个,如果有雨水的话,那在第一段里照理应该是说“我只有雨”之类的点到雨的话,因为雨里看东西看不清。或许这是作者的跳跃性思维而让“雨”特有所指?

这一句我理解为,给姐姐从自己的孤独讲述到“悲痛”那些思绪之中的“我”后,稍微平静下来,收回杂乱的思绪,现在要回到现实中的“我”了,这会儿“我”在火车上,在德令哈,德令哈是一个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草原。

 

我还是推及度人来猜测第三段文字吧,作者在火车上出神的看着窗外的一切。重要的是,他在看的过程中,是在内心里和“姐姐”进行一个互动的过程。看着那个荒凉小城里的一切,他经历内心的“悲痛”之后渐趋平静。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德令哈../../今夜”,估计他看到了小城里各种的生机和静止,各种生机和静止组成的画面,这画面就像在和姐姐相互轻声低语。除了完全不能理解这种美的蠢蠢活动的路过的火车及其上的人,除了体会不到这宝贵的处处能感知“姐姐”的音容笑貌的居住的居民。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草原。”为什么是“唯一的,最后的”,写到这儿我的脑子里有点乱,因为我时而想到这是濒死前的安静和祥和;时而想到这是姐姐假以窗外影物在和他互动的美丽;时而想到这是作者对内心平静后的赞美;时而想到这是那仅存的小城给作者的感受。呵,给这四个杂乱的想法配上ABCD就是考试里常见的一道客观题。

这里我选择ABCD。不过真不确定对不对。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最后一段是高潮。如果说前面三段是所见所感,最后一段就是阐明和抒发。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让胜利的胜利”,前两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石头是啥意思?谁胜利了?(据说作者的诗里好多东西都有一定的隐喻意义,比如麦子、太阳等。)

对“石头”我自己理解的想法有三种:

石头是武器,世上所有纷挠纠纷的表现,现在我让它回去吧。

或者石头就是外面看到的石头,这里扯远了,希望不要见笑。比如路轨边的石头,城市里的建筑石头,它们代表城市化和人的力量。现在作者充满神力要让它们轻轻回去。

或者石头就是作者内心的一些疙瘩,有被别人打击的,有想去抵抗别人的。作者这会儿不想它们,觉得没意思,让它们回去吧。

对我来说,上面三个解释再想下去都有点行不通。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一切都在生长”,这里的“青稞”不知道又是不是特指。我认为它代表着作者心中的美好的事物,那些“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不会注意,他和姐姐沟通后共同认可的,德令哈小城里有生机的东西的代表,作者争求、爱护和向往的东西,作者本身认为自己再也不可能得到和拥有的东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而作者本人呢,他在姐姐互动后,己接近姐姐。他接近到那么高的高度,高到感觉拥有“美丽的戈壁”。虽然,他和戈壁一样仍然只有“空空”,这空空虽然和前面的那种让人失神绝望的空空看起来是同样的,但在作者通过看小城遥想姐姐,经历一系列的心里活动后,它是“美丽”的。

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这一句感动了很多的人,这在网上一搜就能知道。

 

1988725火车经德令哈

 

没想到,一写就写了这么一堆,就像马桶被拉了一下绳一样。希望过几年再看到这些话时,不觉得那天下午我是在浪费时间。

最后,我认为人不要这样的活,痛苦那东西其实也像巧克力一样的好吃且像毒品一样的容易上瘾。建议大伙儿都没心没肺的活,像腐败份子在卡拉OK里唱歌一样,把所有的歌曲都给唱得喜气洋洋的。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