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近一年的家事与梦境

很多年没有动手写博文了,日子平淡无奇,甚至有些令人郁闷,就好像一幅画面中的背景那样不吸引人。

去年12月28日早晨6时左右,父亲在新搬入不久的家中去世。父亲卧床不能自理已有两年多,当时母亲正喂他吃饺子,他吃了一个饺子后便人事不醒了。

父亲去世后,母亲并未受此事太大负面影响,但她的精神疾病却日趋严重,妄想越来越厉害,骂人也不停息了。

在2016年我开始学习烘焙,做些蛋糕之类的甜点。但其他方面毫无起色。得过大病的身体依然在缓慢的恢复之中。

在上个月17日的凌晨,我做了两个梦。首先我梦见回到了我们家以前所在的三家店村,在村中街的那个老旧的商店中,商店里比较暗,靠里是柜台,从朝北开的门口往里看,柜台后面站着一名中年男人,好像是售货员,我不认识。我走进商店,看见门旁边有一个女孩在揉桌子上的面,她没有用任何工具,直接用手和肘来碾压和制作面条。这些面条看上去是透明的,一段段的,更像是面片。女孩看起来到十几岁的样子,不到二十岁,我只看到她的背面和侧面,动作麻利,很能干的样子。令我心生欢喜。很快她做完了面条,就走了。

场景切换,看到在一个山坡上,有一群人在跑,近了一看,是人一样高的动物在站着跑,跑在最前面的是一只兔子。

早晨醒后,弟弟打来电话,说妈一直没有起床,让我去看看怎么是回事,要不要送医院。我过去一看,母亲脸色腊黄,呼吸已经没有了,拿来血压计测量,心跳和血压也没有了,人已经去世多时了。这令我感觉到非常的意外,原以为她至少还能活几年的。

后来我才明白之前那个梦的含义,我做梦时正是母亲去世之时。在之前一天晚上,母亲要做面条,我没让她做,是去邻楼小超市买的挂面来煮的。于是她在梦中要做那个没有做完的面条,来给我看。另外母亲生肖属兔,所以梦中以兔子的形象出现。后来去殡仪馆办理火化给安排的时间是早晨6点,应该是排在了第一个,所以在梦中兔子跑在最前面了。后来因为要等远道来的亲属参加告别仪式,时间才改晚了一些。

回想起她去世前,我和她最后一次见面。她吃不下饭去,我问她蛋糕吃不吃,她答应了。我做好蛋糕给她拿去,她跟我说“谢谢”,也是她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没有说任何话。第二天看到那个蛋糕咬了有几口的样子。

母亲从小对我甚是关爱,她去世后,我心中一直难以抑制悲痛和思念。做些佛法功德给她,希望能够利益于她。

在上周11月2日我和弟弟商量,打算第二天到龙泉寺为母亲立个往生牌位。夜里梦中,有兔子追咬于我到一座山上。

第二天,我去龙泉寺的路上才明白,梦中的兔子是母亲的象征,估计是她怕我对立牌位的事反悔吧。在龙泉寺办理牌位时,听取接待师兄的建议,在周六5日的法会上进行超度。

我虽然是在龙泉寺皈依的,但很少来这里参加法事活动。在11月5日下午,我赶到龙泉寺,普佛法会在一个新建的大殿第二层举办,大殿正面供有西方三圣,殿内的装潢及灯光非常有效果和气氛。法会中做了两次拈香,和一次牌位前的回向。无论是站在哪个位置,我都是在第一排的中间或最接近中间位置,最接近阿弥陀佛主尊的位置,这可以说是诸佛菩萨对我的格外关照啊,当然也可以说是佛菩萨对我的某种特别期待——佛法修行上的期望。法会结束时,帮助搬拜垫时和寺里的师兄交谈了几句。因为太晚了急于回家就没用晚斋,出斋堂在楼口,碰到了多年未见的一同放生过的师兄,甚是高兴。

昨天参加放生,是去的天津海边换到船上进行水族放生,我被安排在靠中间第三条船上帮助负责照看人员安全,我在船头的位置,本来是没有亲自动手放生物命机会的,是旁边一个师兄主动帮忙,才放生的鱼,这不能不说是佛力加持。

放生回来后吃了点东西,感觉很累就休息了。夜里其中一个梦:

梦中来到一个有很多床的大房子里,我见到父亲躺在一张盖白单的大床上。我感觉自己有点累了,也躺下来在父亲的身旁,后来还背靠背。见到有一人带着相机过来了,这个人是我一个姨夫,我爸就要起来让他给照相。把父亲扶起来后,他开始呕吐,吐了一大堆肉一样深色的东西。

照完相后他又躺了下来,不一会儿的时间,看到父亲没了呼吸,脸色也变了。我和姨夫过来扶他,也没了反应。场景切换,已经去世的父亲躺在了我们以前住了几十年的三家店旧宿舍房子里,夜间光线昏暗,他躺在我以前躺的那个床上,而不是他自己的里面屋床上。我翻看墙上的日历,显示的日期是12月30日,我深感奇怪:他不是在这天去世啊。

我开始合掌念诵往生咒,我弟弟也跟着我一样念诵,姨夫在一旁看着。念了段时间后,父亲的身体消失了,变成了一个小婴孩,继续再念往生咒,变成了另一个小婴孩,两次变化的小孩性别应该是不一样的,一次是男孩,一次是女孩。我心中忧虑,看到床边有一手摇转经轮,拿起转经轮的尖头部插入小孩的额头,小孩消失了,转经轮变成一把散开的金丝,落在地上变成了绿色的一片片叶子。我用手指叶子对弟弟说话,意思这是好的征兆。很快叶子由绿色变成了枯萎的褐色,我令弟弟打扫出去了。

突然发现我爸又站在了床边过道上,脸色不佳,也不说话。我继续念诵往生咒不敢间断,诵咒时我的胸前有一团亮的白光,我弟弟也是这样。我右手伸向父亲的身体,惊奇地发现他的身体不是实在的肉体,手竟然穿了过去,应该是风大(虚空)组成的中阴身或是鬼身类似。于是我把他的身形用手压缩在掌心中,也成了一团白光。这时我准备出屋回转身时,看到衣柜镜子中,自己身上胸前,上方是发金色光的立体佛坐像,应该是阿弥陀佛,下方是发白色光的观世音菩萨立像,白衣观世音菩萨发出淡白色光形成了一个钟形的光罩在衪身形外。当然在镜子中也能看到自己身上白光团的映像。

我手握着父亲这个光团,出屋门到院中,见天上飘着白云,有一朵大的比较亮,云是不动的。我仰手将白光团向白云轻微拋去,光团化作一片金星散落在了白云上。

现回想此梦中的含义:

照相是着相、执著外相的意思。呕吐,是清净业障之意。多次死去,是转回世间之意。转经轮变化他物,是断坏轮回之意。光乃自性之光明。云乃法也,意即法云。屋子,乃世间之象征。出屋子抛向天空,乃出离世间之意。

纵观此梦,应是父亲得到佛法超度之征兆。

但梦境中没有母亲超度的征兆,因此还需要继续修法……

人活着不过也是一场梦。《金刚经》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展开阅读全文
博主设置当前文章不允许评论。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