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大本营

让区块链回归技术和应用的本质,联系我们:heyc@csdn.net。

通证经济发起人孟岩:走起,去平昌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Blockchain_lemon/article/details/86238505

是这样的,昨天我在我的朋友圈里发了一张图,介绍了一下将于 1 月 28 日到 29 日召开的区块链平昌论坛,顺便暗示了一下我也会去参加。然后就有朋友给我留言,亲切的质问,昌平还是不是北京一部分?北京还能开区块链会?怎么报名参加一下?

无语,我也只好借用一下这个图:

看清楚了,是平昌、平昌、平昌!

 

我们倒真是希望谁能够在昌平能举办一个世界级的区块链大会。但很遗憾,北京市对待大规模的区块链会议也跟对待 STO 一样,采取了事实上 “驱离” 的做法。所以这个有 1,500 人规模,由政府出面主办,总理、议长和地方政府长官出席的顶级区块链大会,显然不会是发生在北京昌平。

那么平昌又是什么地方呢?

我估计大多数人跟我一样,对于平昌的最初和最后印象,都是去年年初的第 23 届冬奥会。虽然国人对于冬奥会的关注度远远低于夏奥会,也就是平时我们说的奥运会,但是由于下一届冬奥会将于 2022 年在北京开幕,所以在去年 2 月份平昌开冬奥会的时候,很多人还是注意到了。

平昌郡( Pyeongchang-gun)是韩国江原道(Gangwon-do)下辖的一个郡,位于首尔正东方向 128 公里,面积 1,460 平方公里,人口 4 万 6 千余人。韩国的“道”相当于中国的“省”,郡相当于中国的“州”,这两级行政称谓实际上是跟中国宋朝保持一致,所以翻译到中国来,可以说是“韩国江原省平昌州”。

   [右下角的那个小点就是平昌]

 

江原道是韩国最偏僻、最不发达的省份,平昌则是江原道最贫困的地区之一。除了地理方面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江原道与朝鲜有很长的边境线,据说集中了全国三分之一的军力。平昌距离三八线仅 80 公里,是一个闭塞山区中的小城,在举办冬奥会之前,只靠土豆、牛肉和旅游著称。因为它的英文名称拼写与北朝鲜首都平壤(Pyongyang)有几分相似,曾经发生过肯尼亚外交官到平昌开会,结果一飞机坐到平壤的轶事。

实际上,在韩国国内,江原道和平昌是比济州岛更与前后各届冬奥会的主办城市——盐湖城、都灵、温哥华、索契、北京——相比,平昌实在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因此申请三次,落败两次,直到 2011 年 7 月才成功获得冬奥会主办权。不过在那次竞争中,平昌击败了德国首都柏林,也算是很不容易。如果不是因为冬奥会,我相信世人是不会知道有这样一个小城的。因此,冬奥会不但是平昌、也是整个江原道的骄傲。

[位于春川市的江原道政府办公大楼]

[道政府办公大楼内景,悬挂着一年前平昌冬奥会的标志]

 

平昌能够成功举办冬奥会,当然主要是韩国举国的支持,但是如果要找出一个首功之人,则莫过于江原道的道知事(相当于省长)崔文洵(Choi Moon-soon)。

[韩国江原道知事崔文洵]

 

崔文洵是韩国一个重要的政治人物,他一上任就迎来申奥成功,然后用了七年时间,在这个偏僻贫瘠的小城,创建了世界一流的冰雪运动场馆。他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他的目的就是想让全世界看看,这里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危险的前线,而是一个充满魅力和希望的地方。

[平昌冬奥会会场全景]

 

不过举办奥运会的城市,都会遇到一个问题:喧嚣过去以后怎么办?人们来了,看了,玩了,然后就走了。对于世界性大都会来说,一场综合运动会只是一场嘉年华,过去就过去了,无所谓。但是对于平昌这样的小城来说,如何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开辟新的发展空间呢?

崔知事想在区块链上做做文章,于是就有了这次区块链平昌论坛。

这次论坛将于 1 月 28 至 29 日在平昌冬奥会会址举办,主办方是韩国江原道政府,由韩国数字货币研究院(KDC)协办,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国的区块链行业人士参加,预计会有 1,500 人规模。可以说这是近期全球范围内规模最大、层次最高、官方背景最强的一场区块链大会。协办方韩国数字货币研究院的负责人裴炳旭是一位旅居韩国的中国企业家,所以这次大会他邀请了很多中国区块链人士,包括有CSDN 创始人蒋涛、火币中国的 CEO 袁煜明、FBG资本周硕基、BHEX创始人巨建华等,我也在其中。

虽然被邀请出席,也很高兴能够在这个时候有机会参加这么大规模的国际级的区块链会议,但是我其实内心还是有疑问的,那就是平昌为什么要举办这个会?平昌认为自己搞区块链有什么优势?平昌真的能够在区块链江湖里有所作为吗?

新年刚过,我在崔知事和裴总的邀请之下,去了一趟江原道,一是为了踩踩点,二也是希望能够面对面的跟崔知事交流一下,了解他对于区块链的期望,或者更实际的说,我们能够在平昌谈些什么。

 

[与江原道知事崔文洵的会面,左四为崔文洵知事,左二为韩国数字货币研究院负责人裴炳旭]

 

交流的结果是超过我预期的。崔知事的开明心态和对区块链的理解,使我确定这次会上我们可以谈一些实质性和前沿性的话题。

崔知事在交流中说自己对区块链的了解并不深,但他点出了几个点,却是打中了区块链整个产业发展的命门。我想这可能是长期从事政治经济治理给他带来的一种能力——能够从诸多要素中把握关键。

崔知事说了哪几个点呢?

第一是关于区块链的定位,他认为是区块链是互联网的“二次革命”。在第一次互联网革命中,人们实现了信息的互通互联和全球化,但是在信息透明、公平、平等等方面,还存在很多问题。而以区块链为基础的第二次互联网革命,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基础设施。

第二是关于政府在这场“二次革命”中的定位。崔知事认为,区块链是一个能够影响政府治理模式制度性技术。一方面政府在这次区块链变革中要发挥引领性的作用,比如在行政当中充分利用区块链技术来管理居民的身份证、护照、资格证书等身份信息,并且通过区块链来提供一些政务服务,比如面向渠道和消费者的农产品溯源,以此推动区块链的应用落地。另一方面,政府也需要认识到,区块链确实会对传统的政府治理模式带来影响甚至冲击,政府自身需要在权衡之后做出选择和改变。

第三是关于区块链从何处落地。崔知事一针见血的指出,区块链落地就是要从数字货币支付入手,绕不开、也无需回避这个问题。数字货币作为互联网上原生的价值符号,给未来的互联网经济带来的巨大好处,是毋庸置疑的。当然,数字货币肯定会对于现有的法币体系造成冲击,怎么办呢?因为有冲击就把它禁止掉?还是任由它冲甚至颠覆现在的体系,给经济带来新的不确定的风险?崔知事对于纯粹的炒币投机,也表达出强烈的方案,但是他认为,政府需要摸索数字货币的管理模式,不能搞一刀切。这个东西既然有明确的优势,也有伴随而来的缺点,那么我们就要想办法扬长避短、去芜存菁。完全可以在一些地域、一些行业里建立特区,小范围先试先行,总能找到办法的。崔知事希望江原道就能够率先成为这样一个特区,因此他也提出来要探讨在江原道发行地方数字货币。他甚至还展望未来,认为朝韩未来如果实现和解,江原道很可能迎来一个大的发展机遇。到那个时候,江原道的地方数字货币可能可以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第四是关于如何摸索区块链的应用和监管模式,崔知事认为关键是人才。他说,江原道没有别的资源,但是希望用好的政策和机制,吸引全世界区块链的优秀人才来这里,成立标准化组织,建立区块链特区,并且在其中进行各种尝试。这次大会,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举办的。

[与崔知事会面交流,左一是韩国数字货币研究院负责人裴炳旭]

 

因为语言不通,会面时我跟崔知事交流比较简短。但是应该说,听他讲到几个关键点的时候,我是很兴奋的。说实话,在国内因为各种原因,跟有关人士沟通的时候,很多问题我们要么不敢讲,要么不敢讲透,要么必须绕着弯讲,真的很难得碰到这么开明的政府官员,可以畅所欲言。

我对崔知事说,区块链是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确实是一场变革,就好像我们本来下着五子棋,下着下着突然改成围棋了。一般的技术都是想办法怎么帮你把五子棋下得更好,可是区块链却是直接改游戏规则。这肯定会带来很大的冲击和改变,但问题在于,这个改变是不是有利于大多数民众的,是不是能够推动经济更繁荣,社会更公平。如果是这这样的话,一个负责任的、为大多数人谋福利的政府,就应该去采纳这个技术,接受和欢迎这个技术对自己带来的改变。当然,变革一定会带来负面影响,但是因此就不变革,肯定是不对的。政府有责任也有权力来监督和治理这个转变过程,找到一种治理模式,防范变革可能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从崔文洵知事那里,我们看到了这样一种态度,这对于长期处于压抑状态的中国区块链人来说,是很令人欣喜的。

此外,我对于崔知事提出的几个落地点也表示了认同。我向他介绍了现在正在标准化过程中的去中心化身份认证技术,结合零知识证明技术,可以实现政府严格监管和公民隐私保护的平衡,是足以改变世界的技术。

我特别赞同他对于区块链落地要从地方数字货币入手的看法。一种通货,它的发行中心越接近于应用场景,效率越高,交易摩擦越小,但信用度越差。反之,一种高高在上的中心化货币,它的信用度最高,但是由于距离应用场景太远,因此它的分配和使用摩擦都很大,效率较低。理论上讲,在一个商场里使用法币跟使用商场自己发行的代金券效果应该是一样的,但是事实上,如果取消代金券,强制使用法币,很多交易就不会发生,因为交易摩擦变大了。举江原道的例子来说,江原道想鼓励当地民众做出某些特定的贡献,从而很好的发展旅游行业,提供优质的旅游服务,能够提供韩元奖金,当然是好的。但是韩国中央银行和首尔的大型商业银行未必会为此提供有力的支持,这笔资金的获取和分配摩擦很大。如果江原道有自己的地方货币,那么就可以根据自己本地的需求和特色,对居民的某些贡献提供激励,反过来提振消费,拉动经济。因此,强制维护在一切场合中的货币单一化,在事实上压抑了很多的经济活动,对于经济的损耗很大。但是放任每个机构发行私人货币,会导致大规模的欺诈以及税收流失。事实上区块链为解决这个问题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因为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都是公开透明无法作伪的,因此便于各级政府机构协商监督管理,比如央行就可以通过区块链随时掌握任何一个地方政府发行的每一分数字货币的数量和流向,比现在各种不透明、不公开的地方债和地方融资手段要高效得多,更容易进行监管和审计,清查腐败。虽然我们是中国人,但是如果江原道在这个方向上去尝试改变,我们都愿意从技术上和专业上参与这个事业。

崔知事为人非常谦和,虽然我估计我讲的这些,他大概比我要清楚的多,但还是对我表示感谢。我想,有这样一位开明的政府官员作为这次大会的灵魂人物,这次区块链平昌论坛应该会很出色。更重要的也许不是论坛,而是在论坛之后我们能够做些什么。我想应该是值得憧憬的。

当然,我更希望不久之后在中国的某个地方,也不一定非要是昌平,随便哪里都行,能够举办这种规模、这种层次和这种开放性的区块链会议。毕竟改革进入了第四十一个念头,我们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善于迎接和应对变革,而区块链无论如何不应该被打入“不能改、不该改”的另册里。

作者:孟岩,CSDN副总裁、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和技术委员会委员、北京知识产权保护协会区块链与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云体系联盟咨询专家、中关村区块链联盟专家。区块链通证派发起人之一,通证经济系统设计专家。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私密
私密原因:
请选择设置私密原因
  • 广告
  • 抄袭
  • 版权
  • 政治
  • 色情
  • 无意义
  • 其他
其他原因:
120
出错啦
系统繁忙,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