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 22 万美元年薪,混得还不如实习生?

“我曾尝试引入非结构化开发环境的流程;我曾尝试从运行生产服务的后台到为没有生产经验的人运行项目提供支持;我曾尝试改善工作流程和引入可重复的测试......我做了一切尝试,然而全都以失败告终。难道开发人员真的这么无足轻重吗?”这就是本文作者想要和大家分享的一次经历:拿着22万美元年薪,在公司里混得却还不如实习生......

声明:本文已获作者Matt Stancliff翻译授权。

作者 | Matt Stancliff

译者 | 弯月,责编 | 郭芮

头图 | CSDN 下载自视觉中国

出品 | CSDN(ID:CSDNnews)

以下为译文:

从2013年10月至2016年10月期间,我曾任职高级软件工程师,然而我的职责不过是一名实习生。我在家办公三年时间,拿着22万美元的薪水,总共出差6次,两次去旧金山,一次西雅图,三次欧洲,并为很多大项目贡献了数千行的功能/修复/优化,然而我承担的职责还不如一名实习生。

在这种奇怪的待遇持续了数年后,我曾试着与HR一起分析问题所在。起初HR在长达六周的时间里无视我的请求,后来又宣布公司在进行了自我调查后发现自身没有错,然后跟我说,公司决定终止我目前的任职合同,并要求我签署“非贬低”(non-disparagement)解雇通知书。不仅没有遣散费,他们还拒绝象征性地给我一周的缓冲期。最后,我与他们达成协议,我收下5万美元的遣散费,但必须接受一些条款,比如“绝对不能说公司的坏话”等等。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类公司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不能在这种奇怪的公司里工作?总结起来,这种公司存在三方面的职能不健全:

不健全的公司管理;

不健全的流程,管理无所适从;

不健全的自我意识

我所说的这家公司自认为估值超过十亿美元,几十名员工每年可赚取一百多万美元的销售佣金。同时,公司的股票对普通员工而言毫无价值。在成立之初,公司将大约13%的公司股票分配给了员工,其余的则分配给了公司的支持者和“客户/投资者”。

客户/投资者的组合非常便利。如果季度数据看起来不妙,只需要求你的客户(也是投资者)购买更多服务来支撑自己的投资。毕竟,他们不希望自己的投资赔本,对吧?

经理层都接受过培训,大肆宣传“每个员工都应该在自己崇高的工作岗位上发挥主人翁精神,即便拿不到薪水,也应该下决心更加努力。”每个员工都在全力以赴,殊不知自己手中的股权已被稀释。

这家公司的股价从一开始就暴跌。公司的根基建立在根本无法盈利业务之上,别人家的公司吃肉,我们连汤都喝不上。公司的产品基本上就是画饼,经营目标是稳定产品的销售。实际上,销售是重中之重,销售人员利用客户对技术的无知欺骗客户,在拿到数百万美金销售的佣金后扬长而去,可怜的客户永远也收不到销售承诺的功能。不过,不必担心,销售给客户画的饼可以通过永无止境的支持或售后咨询服务来解决。

例如,销售人员卖出了一系列看似高大上的功能:“无限扩展!”、“零停机!”、“无限实时部署!”、“自动修复网格!”,实际上只需在一秒内修改4个地方即可实现,甚至无需重新启动全局集群。由于这种欺骗性,一些客户拒绝支付数百万美元的5年部署计划架构。这也完全合情合理,是不是?导致客户拒绝为合同服务付费的销售欺诈行为每天都在发生。很少有人因此而感到恐慌,CEO与CEO之间的电话也打不通。毕竟,CEO从不撒谎。我们知道,CEO有超能力,能够在一夜之间修复软件架构上的问题。

在销售人员赚取百万美元佣金时,经理们也是受益者。他们只需闲坐着喝喝茶,就可以涨工资,同时还无需承担额外的责任。经理们还有额外的奖金,但那些真正为公司创造产品的员工永远也得不到晋升,每年连1%的加薪都不敢奢望。

高管和公关人员公开的销售数字也喜欢根据想象的未来预订量,而不是实际承诺的销售额。高管和公关人员从来不会提及一次性咨询收入与产品收入,即使公司本质上只是低利润率的结对编程敏捷骗子团队。

整个公司从一开始就有财务问题,只能靠裙带关系获得投资支持。虽然公司标榜“可与AWS竞争”,但实际上压根没有硬件或自己的托管服务;虽然公司标榜要“赢得大数据”,但其他公司都从大数据转向了更加实时的处理架构;虽然公司标榜要“教会整个世界如何构建软件”,但实际上甚至无法运行自己的内部系统——由一个22岁的孩子设计、由另一个19岁的孩子运行的Ruby应用。

事实证明,“赢得大数据”最终引发了裁员,并完全退出了大数据市场,尽管公司承诺他们是全世界唯一能够编写软件的公司。如果敏捷团队在三年内都无法掩盖自己的谎言,或在东窗事发之前全身而退,又怎么可能为客户提供价值呢?

不过,我完全无须担心公司的高管。事实证明,无论公司其他部门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过得很滋润。公司的激励措施竟然腐败到如此程度?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3年,使用的仍然是2009年以来其他公司已然失败的产品,但是当一家市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陷入困境时,没人会注意到他们无法交付产品之类的细节问题。

公司的高管从一开始就一直说公司“从建立的第一天就准备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这些年来,这个谎言一直在继续。在第8次全体员工会议后不久,员工就开始集体落荒而逃,但在此期间,高管们仍然无视员工的疑问或疑虑,始终活在自己的宏伟幻想中。

两年后,这家伟大的数十亿美元市值公司的CEO离职了。首席执行官在两年内因“已达到退休年龄”而离职,这恐怕无法不动摇军心了。如果您已年近退休,那么为什么要成立一家新公司呢?也许是因为你觉得可以趁机捞一笔,难道你以为一次又一次地欺骗和不履行承诺不会被发现?没关系,你把公司交给了傲慢、懒惰和不学无术的助手,是他们在骗人。

然而,这一切仅仅是个开端。公司该何去何从呢?

公司管理

管理的不稳定会极大地打击员工的信息。每10个月就换一位新经理。每位经理都对管理下属和公司本身的行为有不同的想法。

三年多来,我换了5个经理,每次都在一个完全不同的部门工作。

第一个经理:2013年10月至2014年6月

经理来自一家被收购的创业公司,在保护期限结束时就离职了。

由于这位经理来自被收购的公司,不是直接聘用的,因此他不并非敏捷脑残粉,不像后来的某些经理。

第二个经理:2014年6月至2014年11月

我直接向经理的经理汇报。

第三个经理:2014年11月至2016年1月

在第二个经理离职之后,我被调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部门。第三个经理对我们所做的工作充满敌意,因为我们的工作独立于公司的其他部门,而且我们与公司的整体目标毫无关系。

第三个经理是敏捷的脑残粉,而且对CEO言听计从。

最后,第三个经理还取消了所有的签到会议,并和我断绝联系长达一年之久。我被遗忘在公司的小角落,一个人默默无闻地工作。

第四个经理:2016年1月至2016年4月

后来,我收到了一封调动的电子邮件。基本上就是说,他们会在几周内将我分配到一个新团队中。

当时这个心团队正在扩充人员。团队里的员工只是负责执行日常的工作。基本上都是一些价值非常低的咨询,我们这些未经培训的员工只需做好日常的维护工作或看管好服务器。而且这个部门80%的时间都需要出差(周一至周四都需要出差)。然而,我的职位描述上却没有这一项。

第五个经理:2016年4月至2016年10月

再到后来,我又收到一封意外的电子邮件,要求我回到2013年所属的部门。

流程?简直像在开玩笑

销售、支持、软件

当初公司招聘我的原因就是因为当时他们正在开发某个已有的开源项目,我们需要为这个项目做销售和支持服务。他们希望提供典型的许可/保修和支持服务,但他们需要一定的销售,以及能够实际提供支持的开发人员(就是我!)、技术售前人员(还是我!)、客户体系结构审核(还是我!)、修复bug(还是我!)和强化功能(还是我!)。

他们的计划很简单:公司出售我开发的产品的“开源支持”,然后将所有支持问题都直接扔给我。只要发生支持停机的问题,都需要我以一己之力承担起整个项目。我很奇怪的是,这家公司存在的必要性在哪里,他们基本上就是在转售我的服务。

我花了数个月的时间为一线支持和销售团队制作培训材料。我确保了我们的支持网站会出现在Google搜索结果的第一个。

当我的支持网站和相关的促销页面一起上线时,我们收到了大量集客销售请求(inbound sales request)。

题外话:有关销售

“集客销售”(inbound sales)就好像超市,等客户自己找上门,比如看到鸡肉的价格为3.99美元/公斤,客户接受这个价格,然后完成交易。十分简单。

与之相对的“推式营销”(outbound sales)则指的是向外推销。向外推销需要与客户建立关系。如果你以诚信经营,则可以为客户提供帮助,让他们从你的产品受益。如果你的经营丢弃诚信,那么就是欺骗客户:利用错失恐惧症玩弄客户,让CEO告诉他们的CEO他们应该购买你们的产品,而根本不需要咨询技术人员进行可行性研究,告诉他们下次技术革命对他们造成的冲击,他们必须立即追赶潮流构建软件。当然只有你可以提供这种帮助。

在启动付费支持服务后的几周内,每周我们都会收到至少6个上门的客户。这些客户的请求都非常基本,因为我们公司拒绝提供任何公开定价——典型的销售花招,比如客户问价,就说不知道,你的预算是多少?常见的销售来往邮件如下:

“请问你们怎么收费?”

“谢谢你的邮件,请问你在哪里?”

“为什么要问我的地址,我只想知道你们的收费请。”

“我们的销售是按照区域划分的,因此我必须把你划分到正确的区域内。”

“我在A省。”

“内部转发邮件:A省的客户报价”

然后,客户就不会再联系了。

大多数销售人员都不想与客户互动,其中一半会直接拒绝为客户安排支持。

我曾见过十几个客户询价不了了之。

为什么?

销售人员在佣金的激励下,只会出售公司其他的高利润、实用性很低的欺诈性产品,因为他们并不在乎我们的一次性开源支持产品。付出同样的努力,销售有机会拿下高达500美元的交易,又怎么会在乎2万-20万美元的开源支持服务呢?

无视他人的建议

一方面,数十名员工每年都可以获得超过一百万美金的佣金收入,当然还有高管。

另一方面,勤勤恳恳创建产品的员工被视为可有可无的实习生,因为开发和工程技术从未带来任何创收。显然,只有销售人员和高管才是赚钱的人。开发人员无足轻重,没什么技术含量,就连支付他们的薪水都会减少公司的利润。那么,为什么不辞退所有开发人员,然后只需销售他们构建的产品就好了,不需要维护,也不需要做改进,岂不是无限利润?!

在之后的几年里,我曾尝试引入非结构化开发环境的流程,均以失败告终,因为项目领导希望我做好本职工作,还说我不喜欢沟通或团队合作。

我曾尝试从运行生产服务的后台到为没有生产经验的人运行项目提供支持,结果都失败了,因为项目领导认为他的想法才是第一原则,他不认为'服务器'是个现实的问题,因为所有一切在他的macbook air上运行良好。

我曾尝试改善工作流程和引入可重复的测试,结果也失败了,因为项目领导认为公司的服务器完成了他想要的所有测试,其他任何人的测试都不重要,尽管他几次三番推出了测试失败的版本。

我做了一切尝试。然而,到最后项目领导说他才是项目的负责人,不用别人指手画脚——他将我所有建设性的反馈都视为指手画脚。我希望我的经理们能参与到项目中来,但当我的经理向项目领导提出了五项修改建议后,都被忽略了。经理无权干预或解决任何问题,我们只能坐等奇迹出现。

总的来说,我们的软件规模不小,这些问题也都不小。这是几千家公司都在使用的软件,然而我们的开发过程宛如1993年的作坊。只要软件包能够部署,就没人在乎,是吗?如今软件界提倡的安全性、可靠性、设计、效率以及建立一支可持续发展的团队都不重要,我们只需编写和提交软件,我们可以忽略所有反馈,因为项目领导始终是对的,全世界都是错的。

我曾尝试改进我们的产品,但最终统统失败了。

欺诈与资金:创业公司的故事

  • 新公司

  • 员工拥有的股份;员工=主人

  • 上市,很快就落败;谎言开始

  • 高层不断变化,人员流动性非常大

  • 首席执行官不断变化

  • 异想天开的80/20原则

  • 凡是CEO的裙带关系都能获得晋升、加薪和奖金

  • 虽然正式员工不行,但CEO的裙带关系都有特权购买公司股票

  • 产品仍然无法正常工作,甚至从未正常工作

  • 唯一的客户又投资了数亿美元?

  • 虽然我们的产品无法正常工作,但是却以数百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

  • 公司里白人说了算

  • 每天忙着到处灭火

  • 公司免费将所有员工的个人信息发送给国外的骗子

  • 谎话连篇的销售策略

  • 销售至上:激励销售人员不惜一切代价出售产品,甚至包括直接欺诈

  • 数十名销售的佣金超过一百万美元

  • 公开上市,永远没有可能性

  • 求别人收购,但没人愿上钩

  • 新来的CFO都不清楚这样的公司如何能存活如此之久

原文:https://matt.sh/commit-this

声明:本文为CSDN翻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End】

推荐阅读 

比特币最主流,以太坊大跌,区块链技术“万金油”红利已结束 | 区块链开发者年度报告

AI 监控之风刮到美国高校!学生浏览网页都能被追踪到

出生小镇、高考不顺、复旦执教、闯荡硅谷,59 岁陆奇为何如此“幸运”?

和黑客斗争的 6 天!

一文了解 Spring Boot 服务监控,健康检查,线程信息,JVM堆信息,指标收集,运行情况监控!

用 3 个“鸽子”,告诉你闪电网络是怎样改变加密消息传递方式的!

你点的每一个在看,我认真当成了喜欢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代码科技 设计师: Amelia_0503
应支付0元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支付成功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