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一专栏】儿时的夏天——似水流年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fjssharpsword/article/details/75214839

儿时的夏天——似水流年

夏天到了,孩子们放暑假。看看现在的孩子,到了暑假不是补课,就是上这个兴趣班,那个补习班,不是在培优就是培优的路上。暑假不应该是最开心的日子吗?有暑假的夏天才叫夏天,有回忆的才叫童年。想起小时候的暑假,满满的幸福感。


玩水抓鱼


夏天几乎全部的记忆都和水有关,每天去河里游泳、抓鱼几乎是必修课了。小时候三峡还没有建起来,每年长江都会涨水,而家乡四面是河,基本每年7月就河水暴涨。遇到发洪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要去防汛。而记忆中就是91年的时候发大水把村子淹没了。那一年才是我们家乡这么多来洪水最大的一次,河堤外围的水位比河堤内高很多,整个村里的人都在抗洪,坚持了几天之后,大人们都拼命跑回家,大喊着说:守不住了,守不住了!快回家到高的地方去。然后整个湾里的人都站在高处,看着远方,眼见着冲开缺口的洪水从天边袭来,淹没了一片又一片的稻田,最后杀到眼前、又从脚下过去。整个村子都被淹没在水中,一连好多天,大家都只能坐编织的竹筏出门,最后等沙河里面的水退去,洪水才渐渐消散。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淹水总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淹水的时候上游水库总是有很多大鱼跑出来,大人们防汛之余,几乎都自家做那种捞鱼的网、在河边去捞鱼。一捞就是好大的鱼,网到十几斤一条的大鱼都是常事。那个时候家家户户条件都不是很好,能吃到这么大的鱼改善生活也是不错。


捞大鱼也是要承担风险的,又想捞到鱼又怕农田被淹了。而随着洪水退去、河水水位下降,这个时候才是大家的天堂。小时候的沙河都是沙,退水过后好多好多小鱼都逆流而上,只要在沙滩上挖一条水渠引向河道,下游的小鱼儿都会顺着水渠游上来,而沙滩中间挖个大坑,只想往上走的鱼儿就全部围在那里不走了,第二天早上就只要拿着箩筐、 挑着扁担来网了,成千上万的小鱼数也数不清。然后就这样捞起来、几十上百斤挑回家去,晒成鱼干,然后加点辣酱、每天早上吃粥就是最美味的菜肴。当然这些还是大人们做的事情。而我们小孩子还是要等水退后,在河边有一个个的小水坑,我们拿着小桶小盆、慢慢把里面的水弄出去、抓点小鱼小虾、运气好可以弄个一碗,晚上可以给妈妈加个菜。当然还有就是顺着河流一直往下,在水边的草丛里抓鱼摸虾,当然还有螃蟹。这里风险就比较大了,全部都是手工活,搞不好就会遇到蛇,还好只是水蛇无毒的。最怕的就是摸到黄骨鱼、那些野生的黄骨鱼很灵活的,被它的脊刺扎到那个痛就是今生难忘了。鲜血直流已经是小事,扎心的痛只好使劲把手捏住,捏得越紧越好。这个时候身边的小伙伴就是最大的救命稻草,感觉让他撒尿撒到受伤的手上,然后过一会儿就不那么痛了。不知道这个方法是谁告诉的,反正小时候大家都这么干。


所有这一起都在三峡大坝建好之后,戛然而止了。三峡拦截了洪水,但是同时也带来了干旱,影响了生态。现在水资源不是越来越丰富,而是越来越匮乏。本来河流流量一年比一年小,每年夏天长江水位上涨、河流的水位也会上涨,然后农田和池塘里面才有水。但是有了三峡后,长江的水位没以前高,更别说啥洪水了,河流里的水位也涨不起来,池塘也蓄水不足,等夏天过去、河流基本就断流了,很多池塘都干涸了。以前小时候我们最喜欢玩的河流,现在有时候看都不想去看一眼,河流没有水,就像人失去了生命一样。河水不再清澈见底、也不见了细细的河沙,只有两岸的白杨树依然挺立着,一切都不再是小时候的模样。再想在河里抓鱼也就成为不可能的事情,到是慢慢很多人一年四季都在河边钓鱼了,河水不再流动,变成了静止的湖。


摘莲蓬、踩藕


慢慢长大,只要有人带着去玩水大人也不怎么说。家乡的沙河因为河道采沙变得危险无比、还有人整天拿着电线在河里打鱼,连小鱼小虾都不放过,沙河的生态完全破坏了。夏天的时候就去外婆家、和表哥表弟们一起玩。外婆家那边有一个湖、湖里面都是鱼还有成片的荷花。而整个村子里的鱼塘都种着莲藕,一到夏天的时候就是一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场景。对于好玩善于破坏的我们是无心欣赏这样的美景的。小时候看哪吒脑海,觉得从莲花台出来的哪吒好帅。所以荷叶和茎干就是我们最好的玩具。偷偷地跑到池塘里面,乘着中午大人休息的时候,把荷叶连根拔起。在荷叶中间挖个洞,做成铠甲套在身上,而挖出来的那片就戴在头上作为头盔。至于武器吗?当然就是茎干了,穿来穿去、就做成了一把剑。所有装备弄好了,就学着电视里面骑马人的模样、喊着架架架在林间的小道上跑来跑去,你追我赶的。很快身上的荷叶铠甲就破了,接着又去做一个,拿着自己手中的剑打架。最后弄成一片狼藉。也只有夏天的时候去外婆家多,有时候被大人发现了,舅舅们总是说:这是我家的外甥,难得过来玩玩就算了。


小的时候玩这些,再长大点就知道去池塘里面摘莲蓬吃了,说时候夏天里面最好吃的就是刚摘下来的莲蓬,新鲜的莲米嫩得不能再嫩了,手忙脚乱地剥开基本都看不到芯的,吃到嘴里都是甜的。当然自己下水去摘只能摘一点,而舅舅总是会去湖里让人摘一袋又一袋的莲蓬给我们吃,那吃得个美啊!写到这里口水都流下来。等到小学5,6级,胆子越来越大,水性也是越来越好。知道荷花全身都是宝,不去拿着荷叶玩过家家的游戏,把荷叶拔了下面的藕就长不大了。开始学会踩水,到荷叶下面去踩藕了。踩藕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不是每个荷叶下面都有藕,具体方法我也不记得了,表哥是这方面的高手、钓鱼踩藕这些都是他教给我的。在池塘里荷叶的茎秆是很扎人的,每次下水都弄得全身红通通的上来。找到有藕的地方,用手握住茎秆,双脚慢慢往往下沿着茎秆往下,踩到藕了,这才是第一步。要找出这个莲藕整个轮廓,一般都在水底还要几十公分。这个时候踩的时候肯定要淹没头顶,就这样一手扶着荷叶,一手捏着鼻子,双脚一登潜水下去,把整个藕旁边的泥巴都弄送,最后用脚把藕夹上来,不知道要进行多少个来回,踩水多少次。才能得到一颗鲜嫩的莲藕,当然吃到白白甜甜的莲藕一切都是值得的。夏天吃莲藕就要吃头节,冬天吃莲藕就吃末节。刚长出的莲藕头节,如小儿小手般细嫩,看着都是一种享受。


读到初中后在镇中学上学,离外婆家更近了,这个时候再不能像小时候光着屁股就跳到水里了。外公看着鱼池,放假去外婆家表哥表弟就带着我去钓鱼,对于钓鱼我是很不在行的,表哥表弟看着鱼泡就知道是什么鱼,我是啥都不知道,能钓起来一条就是一条。记得有一次,表哥说走开下,让人看着鱼竿,结果等他回来看到鱼竿已经被鱼拖到池塘中间了,还好有船,也可以下跳下水,很快就把鱼竿捞上来。外婆家一年四季都有鱼吃,这是我最羡慕的地方。我还是喜欢去抓鱼,而不是钓鱼。记得初二夏天的时候,湖边涨水了,外公说湖边的稻田里面好多鱼,于是就带着我们去抓鱼,先是把稻田四周都用泥巴加固围起来,然后用水车把里面的水抽干,大家轮流换着拉水车,从早上到下午才把水抽得差不多,接下来就是抓鱼了,那是我记忆中最后一次抓这么多鱼了,鲫鱼、鲤鱼、草鱼、泥鳅、黄鳝、鲢鱼啥都有,一直忙碌到晚上弄了好几桶鱼回去,超级开心。


外公一直都有高血压,身体不好,每天都要吃降压片。之后1997年的夏天,天气热外公在鱼塘边巡视的时候脑溢血倒在了田埂上,去世了。而我那个时候在外地玩,没能见到最后一面,等我回来的时候只能对着外公的灵堂磕头流泪。到现在外公已经去世了整整20年。外公去世的1997年就是一道分隔线,带走了我所有有关水的乐趣,我的童年对水和夏天的回忆也到此为止。上了高中学习紧张,夏天的时候也几乎没有去河边和池塘游泳了,更别说去抓鱼和踩藕了。回不去的是童年,带不走的是思念。想起现在天各一方的我们、有些陌生。想起离世的外公和已年过八旬的外婆,思念是一种深深的痛,回忆是愈发迷糊的过去,眼泪怎样都忍不住流下来,如水一般流淌。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