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一下今年的菲尔兹数学奖

今年的菲尔兹奖于8月22号揭晓了。小小八卦一下。我不是学数学的。说错了尽管飞砖。Fields奖是数学界的顶尖大奖之一(另一个应该是沃尔夫奖,没有得奖人年龄不得超过40岁的限制)。不信问问田刚没有得奖是不是很郁闷之极?  当年好吃懒做,在Fields研究所咫尺之遥生活学习了几年,也没去拜访拜访,听听大牛的讲座,也算人生憾事。

今年得主是俄国的Andrei OkounkovGrigori Perelman, 澳大利亚的Terence Tao(陶哲轩), 和法国的Wendelin Werner

Andrei得奖是因为他把概率论,表示论(?Representation Theory,主要是研究怎么用其它的数学对象来表示对称群)和代数几何结合起来,解决了好些表示论里的难题。Andrei的一系列证明里天才地把物理(主要是量子场论和统计力学)的思维应用到数学上,再把得到的数学结论用于物理研究,很有当年庞加莱(Poincare,偶像啊)的风采。

说到庞加莱,就可以八卦Grigori了。他2002年和2003的两篇论文解决了著名的庞加莱猜想。他也因此而获奖。丘成桐(Shing-Tung Yau )最近宣布中国科学家成功封顶庞加莱猜想,也是因为三个中国牛人验证了Andrei的证明,修补了其中一些缺陷,写出了一篇300多页的论文。据说Yau早就意识到证明庞加莱猜想的路子和拓扑分类的Ricci流以及几何分割有关。他建议Richard Hamilton从Ricci流入手解决庞加莱猜想。Richard果然做出了对庞加莱猜想的重大贡献。Grigori的工作就是在Richard的框架上做出来的。Yau也催着他的门徒跟着Richard学Ricci流。中国人在这方面也的确做得领先,可惜桃子还是被别人摘了。Grigori这人非常诡异。他写出了那两篇论文后,甚至没有拿去发表。只是随便地贴到存档网站arXiv上。而且他的论文非常简略,省掉了好多关键的证明步骤,大有此处不证自明的意味。尤其是关键的几何分割部分也省得七七八八。早期好多关于庞加莱猜想的证明都栽到分割这一步。所以当初很多人都不能肯定Grigori是不是真地证明了庞加莱猜想。说不定有人认为他和黎鸣一样,就差说感谢老子了。哈哈! 搞笑的是,Grigori在论文里都没怎么提庞加莱猜想,因为他认为自己证明的是一个更普适的定理,庞加莱猜想不过是他的结论的推论而已。这样的论文当然比较晦涩。当大家都期待Grigori给个说法的时候,Grigori却人间蒸发了,也不给出任何回应。真是苦了研读他论文的数学家。这次Fields奖揭晓,他也拒绝领奖。实在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天才。

据传Terence这个人被他导师称作百年难遇的数学奇才。网上已经有他的八卦,我就转贴一下吧:
介绍一个杰出的华裔数学家——Terence Tao(陶哲轩) 

Terence Tao(陶哲轩),在ICM 2002上做过一小时报告, 
2006年Fields Medal的热门人选,2003年的Clay奖得主。 
况且是IMO历史上最年轻的金牌选手(1988年,13岁)。 

他的中文名字是陶哲轩,虽然他一句中文都不会讲。 

下面的短文转自UCLA的主页,见 

http://www.ucla.edu/spotlight/archive/html_2000_2001/fac0900_tao.html 

我补充一点儿其它的材料: 

一是文中提到的他11岁就参加过IMO。其实他连续参加了三届。1986年,在华沙, 
11岁的Tao就获得了铜牌;1987年,在哈瓦那,他获得银牌;1988年,堪培拉,他 
终获金牌。关于这一点,见 
http://www.amt.canberra.edu.au/olympian.html 

二是1992年17岁的Tao在Flinders University取得学士学位,并且是First Class 
Hons。其后获Fulbright Postgraduate Student Award去Princeton University。 
他的导师是Wolf奖获得者E. M. Stein。Stein说过Tao是百年难遇的奇才(在杭州 
ICM 2002“调和分析及其应用”卫星会议上听同行们讲的,未经证实)。 

BTW: Tao的大师兄Charles Fefferman是更加了不起的人物:20岁在Princeton获 
Ph.D., 22岁在University of Chicago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Full Professor, 
29岁获Fields Medal。 

学调和分析和PDE的可以到Tao的Home Page(http://www.math.ucla.edu/~tao/) 
上去看看他的List of Publications——真是惊人的多产。 

 还有这段传言:

去年起,人们就在预言Terence Tao将获得2006年度Fields Medal(其实早在2002年8月我参加ICM在杭州的卫星会议时就听到许多人为Tao落选2002年度Fields Medal而惋惜)。这不仅因为他是再次获得提名,而且因为他与Ben Green合作的最新工作“There are arbitrarily long arithmetic progressions of prime numbers”使他具有了对其他竞争者(Grigori Perelman除外)的压倒性优势。在一些正式的媒体上,也有把他称为    “leading candidate”的说法。但预言总是预言。而在今年2月份,传出了Terence Tao已确定无疑获得Fields Medal的消息。当然,Fields Medals评选结果要在8月份在Madrid开幕的国际数学家大会(ICM)上正式发布,在此之前,委员会不会透露这个结果。但既然结果已经产生,总会有消息灵通人士提前从委员会某成员嘴里套出这个秘密。

Tenrence的组合数学和数论也玩儿得在行,因此对计算机科学也卓有贡献,时不时在有名的会议STOC上露一小脸。比如今年的STOC就登了他的论文。不知道是不是搞竞赛出身的玩儿组合数学都很牛。

Wendelin也是搞数学物理的。他因为在随机Loewner演化,二维布朗运动,和共行场论(这个听都没听说过,据说是量子场论的一个分支)方面做出杰出贡献而得奖。没有八卦材料乐。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