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那些测试的知识我都曾在幼儿园里学过

那些测试的知识我都曾在幼儿园里学过
                              --- Lee Copeland原著《All I Ever Need to Know about Testing I Learned in Kindergarten
                                                                                                                                 ---Kiki翻译于2006/1/26
 摘要:最近Lee Copeland出席了EuroSTAR测试研讨会。除了发表一个辅导和主题演讲外,lee还被邀请在哥本哈根的闭幕招待会做餐后演讲。他选择模仿Robert Fulghum的书籍《那些人生中最重要的道理我在幼儿园里都学过(All I Really Need to Know I Learned in Kindergarten)》以作为他自己的见解。但是在他的那篇演讲中(即此文)Lee将这个孩提的法则改变为了测试员生活的指南。
1986年,Robert Fulghum出版了一本《那些人生中最重要的道理我在幼儿园里都学过(All I Really Need to Know I Learned in Kindergarten)》的书籍。它包含了一些非常棒的思想。我想讨论一下如何将它们适用于我们测试人员。
共享
我曾看到一个这样的情况,有个有着比一个没经验的开发人员更多的关于应用程序知识的测试人员,利用他所知的去发现并提交在系统中的发现的bug。他应该和开发人员一起分享这些知识,而不是想满足自我且拉高自己的bug报告的数量。当我们分享信息的时候,我们的专业素质才会提升,而不是利用它为己私。
公平的游戏
我曾看过测试人员做过另外一些事情:一个测试人员多次提交了同一个但又有轻微差别的缺陷,以拉高bug报告的数量。另一个测试人员在做设计检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重大的缺陷,但却没有通知开发人员。他要等到这个缺陷被实现到代码中,然后归档为严厉的缺陷报告。
你的所做所为,也会得到报应的。当我们玩不公平的游戏时,我们就变得不值得信任了。然后其他人也将不会和我们公平的游戏。这是彻底的双输。
不要打击别人
如果你在别人的工作中发现了一个缺陷,首先正式的告诉他,再单独的和他私下谈谈。
曾经有个同事给我一份他写的文档,请求我的检查。我直到最后一分钟都没有开始做。与其私下和他谈,不如我在会议上公开的抨击他的工作。后来,他过来找我,只问了一句“为什么?”。我仍然记得他的眼神,从此我再也没有那样做了。
作为一个测试人员,需要记住支付我们报酬是用来“攻击”软件的,而不是编写软件的人。它是个多臭虫的软件,充满着陷阱,不值得使用打印的墨水,就像James Whittaker喜欢引用Neil Young的话说“一堆废物”。
当然,也要记住Norm Kerth的雅言:“不管我们发现了什么,我们理解且相信任何人都做了他们所能够做的最好的工作,假设当时他们知道,他们的技能,能力和可用的资源”
把东西放回你发现他们的地方
你或许使用了一个测试实验室。那可能是其他测试人员也要用的公共资源。当你完成时,把所有东西都回归到原样-重新配置硬件,回复软件,重载测试数据,设置帐号并且重置参数。
在我曾经参观过的一个机构里,实验室有一个读做“测试实验室”的符号。机构中的其他所有人都读它为做“备用的部件房”。
打扫干净你自己的垃圾
当你还在那里的时候,扔掉那些匹萨盒子和咖啡杯。
在我家里有个原则:“现在可以扔东西了”。没有人不断的被叫唤着扔东西。但是我们也有另一个原则,“清理自己的垃圾”。那时如果你什么都不作,你就会被叫唤扔东西。
最好,首先试着不要制造垃圾。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其中一个方法就是书写清晰的bug报告-可以真正帮助你们的开发人员马上发现缺陷;而不是引导他们变成供你娱乐的野鸭追逐戏。
不要拿任何不属于你的东西
人们拿走不属于他们自己的其中之一个就是信用。从前我的老板要我研究一些东西。后来我写了一个以“To: Boss, From: Lee”开头的备忘。后来有一次,我看到我那份备忘,却以“To: Big Boss, From: Boss”开头。他占有了我的工作成果且没有给我任何荣誉。我从那次经历中明白了一些道理。从那以后,我总是将我下属准备的备忘上贴上一个贴纸“我的下属写的。。。我认为做的很好。。。我希望你也能感受到。”
另一个人们拿走不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就是内疚。你不可能找到每一个缺陷。努力的尝试,用你的技巧,做优秀的工作。但是记住,你会偷偷摸摸的做某些事情,并且很顺利。如Boris Beizer所说“我们需要狡猾的测试人员”。但是有时候,和我们一样的狡猾,我们的开发人员和用户将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
当你伤害了别人的时候要说对不起
不管我们多么的小心,我们在某些地方或时间,都可能会伤害到别人。大多数的人从来都没有故意去伤害别人的身体,但是我们可能会在心灵上伤害别人。我们说或做某些事情-可能是有意的,或许是无意的,再或许是开玩笑的-但那些可能直达他的胸腔,打击他的心脏。
作为测试人员,我们正在做错误发现的事情。我们的工作是发现其他人的失误。当我们发现问题时,我们要公开的提交它们。我们知道总是将我们的报告集中在错误上,而不是制造错误的人身上。但是尽管如此,有时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有时感情受到了伤害。
说声“对不起”。那是人类语言中最有力,最有治愈效果的句子。
在你吃完后洗手
用另一句话说-开始清洁。一旦系统失败了,它可能不会处在一个稳定的状态以发现更多的缺陷。经常要重启或重新加载。
冲洗
这总是一个好忠告。并且,作为一个专业的飞机场厕所的用户,我对很多男人不知如何使用感到疑惑。当然,一个真正的测试人员要立刻冲洗所有的厕所,只是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可以和你的软件也这样做吗?
当然,永远要记住在做性能测试时清除所有的缓存。
有时,因为有些功能有很多问题,需要在发货前从产品中清除掉。有时整个项目需要被清除。或许你能够提供帮助-可能你甚至可以推动把手。
热曲齐和冷的牛奶对你有好处
是的,是这样。(哦,如果你的雇员自己提供最好。并且巧克力条的曲齐最好)
过平衡的生活
除了测试,生活中还有许多事情-朋友,家庭,旅游,食物,健康,瘦身,艺术,娱乐,公益,灵性,知识,游戏,当然还有反省。
这是很困难的,特别是在我们职业生涯中的头几年,抛开工作在一边,而集中精力在其他的事情上。
但是,如伟大的哲学家Ferris Bueller曾经说得“生活过得太快了。如果你不停下来偶尔四周看看,你可能会迷失。”
从一个测试的观点看,创建多样化的测试团队并且开发多样化的测试策略。
每天学一些,想一些,画一些,涂,唱,跳,玩并且工作。这个更难应用。怎么样“每天学一些,想一些,模仿一些,探索一些,编写一些文档,沟通并且测试?”
每天下午午睡片刻
如果你工作在有隔离小房的办公室里,平躺着睡午觉或许不是一个好的可以赢得朋友和影响人们的办法。然而,我们都需要安静的时候和我们自己在一起-时间去思考,时间去反省,时间去休息,时间去重生。试着建立你们自己的安静时间-一个你不需要读邮件,接电话,参加会议或允许打断的时间。
从你的项目中挪出一步来将给你全新的洞察力和一个不同的见解。当你在回到那个问题时,你通常会有你自己的“a ha!”瞬间(顿悟)。
当你走出这个世界,看看路面的交通,手掺手并且互相支持。
这是团队中伟大的力量。“我们对他们”的时代结束了。“抛弃它到墙外给测试人员”的时代过去了。它证明了那个观点和共产主义一样成功。
协同是一个概念,指的是我们一起工作比我们单个的总和更多。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在其中的一个研讨会上运行了一个实验。那是基于“迷失沙漠”练习的游戏,每个人被给予一个问题去解决,然后他们再一起解决那个问题。当一起工作胜于独立工作,98%的时间,团队的得分比个人的平均得分好。95%的时候,团队的得分好过在团队中每一个人的得分。作为一个团队一起工作比个人工作更好,更精确,更有力。
意识到奇迹
我有个四岁的孙女和两岁的孙子,和我住在一起。试想一下,在我这个年龄,我正在重新做“父亲”所做的事情。它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你看,我已忘记了在世界上还有“奇迹”:蝴蝶和臭虫的奇迹;彩虹的奇迹,第一句话的奇迹,火车,水泥车,推土车和各种各样的挖掘车;真心拥抱的奇迹和在孩子眼中和笑容中的奇迹。
作为一个测试人员要意识到奇迹:他们制造如此多愚蠢错误的奇迹;如此多可以工作的机器;你组织仍然运作的奇迹;当你在代码中发现一个令人吃惊的费解的bug时关于你自己天份的奇迹;你有如此多快乐并且得到报酬的奇迹。
这个世界充满奇迹,这是个充满奇迹的世界。我祝你们有一个奇妙的生活。晚安。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