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研时期的爱情(四)

好了,该说说黄二了。<?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小时候,黄二对数字非常敏感。

那时候,衡量天才的标准就是背圆周率。能够不停背诵30分钟的,就被称为数学家。小黄二能够背10分钟。

黄二经常参加数学竞赛,那时的数学竞赛的第一个节目就是背圆周率,他站在讲台上,小嘴噼噼啪啪背将起来,下面的老师就啧啧称赞,天才啊!

  其实到现在黄二都没搞清楚,会背圆周率和天才究竟有什么关系。

  另外一个就是作文。小时候,黄二的作文差点把老师活活折磨死。为什么呢?因为不管是什么题目,“记一件小事”啊,“有趣的一天”啊,他写的都是他家那条叫阿黄的狗,并且不论是什么其它的题目,他都能通通拐到阿黄身上去。

老师说,黄二啊,你怎么所有的作文写的都是你们家的狗啊!?

黄二就瞪着眼睛,仰着小脸,冲老师傻笑。

 

最后的结果是老师有几次拿着棍子,准备将那条叫阿黄的狗杀掉。因为他不能容忍的是,黄二居然在作文中暗示说,他从他们家的狗身上学到的知识,比老师教的都要多。

这样的局面一直持续到初中毕业,所有教过黄二的语文老师都知道了他们家的那条叫阿黄的狗,最要命的是,黄二的作文偏偏又写得生动无比,无可指责。于是,所有的老师都开始嫉妒起这条狗来,谋划着什么时候把它干掉。  但是阿黄比他们要聪明,所以他们的阴谋一直都未能得逞。

上高中以后,黄二对狗又突然完全没有了兴趣,他的兴趣逐渐转向班上的一个漂亮女孩。

那时黄二上的是一所城里的重点高中,和他家的狗也有了空间上的距离。

这种兴趣转移后的结果是黄二开始拼命的写诗,写好后悄悄放在那个女孩的文具盒里,每天一首。女孩每次看完后,就回过头,露出两派小白牙,冲黄二一笑,但仅仅只是一笑而已,没有其它任何的表示。

  后来黄二发现,其实那个女孩根本对诗一窍不通,还以为是他从那个地方抄来的流行歌曲。

类似这样失败的经验一直持续到黄二上大学。后来黄二得出的结论是,千万不要和一个美女谈论诗歌。

黄二在大学里学的是数学,可能是有小时候背圆周率的基础。有一段时间黄二对数学非常痴迷,他曾经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去证明希尔伯特的第16个问题。后来,他写了满满几个笔记本把证明的结果拿给老师看,老师问,你写的都是些什么东东?

黄二说,我,我的证明,希尔伯特的第16个问题。

老师说,你也太无聊了吧!你要是没事情做,明天帮我把煤气抗回来。

可能老师认为,锻炼身体比锻炼思维更重要。或者说,没有希尔伯特的第16个问题,地球照样转,而没有了煤气灌,后果就不堪设想。

等到大学快毕业的时候,老师才告诉他,“其实我们这些个教授,就会背背圆周率,大家都是靠这个评的职称,哪里懂得什么希尔伯特的第16个问题啊?”

有关黄二在大学阶段的感情生活,还有一些情况需要补充。到大三的时候,黄二基本上就不写诗了,因为黄二发现,对付女孩子,零食、鲜花、和礼物其实远比诗歌更有效。当然了,这些都是在长期的斗争中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了。

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形式逼人。那时的情况是(估计现在也差不多了),到了大三,大四如果还没有女朋友(或男朋友)的学生,往往会自卑得抬不起头来,大家不管怎样都要意思一下;虽然大多数人会象黄二那样,嘴巴上故作清高,其实内心里面心急如焚;或者通过忘我的学习,来缓解一下压力,来表明自己现在的追求并不在此。

总之,大学四年本科毕业以后,在学业上,黄二基本上认为自己依然是个白痴。除了在感情上有所暂获以外,其实,也仅限于一些认识上的东西。

 

一个学生从学校里毕业进入社会,自然要学会干很多臭烘烘的事,可在学校里也有很多臭烘烘的事。

或者说,人类本身就是臭烘烘的,从学校到社会,不过是从一个小号化粪池送进了大号化粪池。

现在黄二就满心欢愉的跳进了这个大的化粪池。

 

有人说社会是个臭水缸,学校里象黄二这样的纯真少年一旦毕业,踏进社会,便一天比一天污浊了。这是瞎说,和学校比起来,社会这口缸并不更臭一些,只是臭的方式不同而已。

 

  等到大四时,学校就会慌不迭亦的把你踢出去。

        唉!谁又会在乎你是个什么东西呢?

     

      有关黄二在大学里的那次感情上的心动经历,还有必要在这里做个补充。

 

      象学校这种帅哥和美女们混的地方,黄二们的郁闷是显然的,能做的最多也只能是活动活动心眼了。

 

    当然,也有些个不怕死的苍蝇,敢往美女这种枪口上撞的,最后一般都以惨痛的结局而收场,但是,也的确不乏奇迹出现。奇迹出现的意义在于能够使剩下的苍蝇们更加兴奋无比,更加忘乎所以,所以一个奇迹往往会催生更多的悲剧,使得苍蝇们尸横遍野。

 

      在对待美女的问题上,黄二有自己的认识和看法。当然,他也没有高尚到只注重人家心灵美的层面上去,从本质上讲,他依然是个俗人,虽然有着证明希尔伯特第16问题的业余爱好,但这毕竟不能和打球,唱歌,跳舞这种能够拿的出手的爱好相提并论。试想,谁会和一个人在花前月下探讨希尔伯特的第16问题呢?

 

      黄二认为,其实,美女根本就是被苍蝇们惯坏的!苍蝇们总是生怕她们寂寞,端茶送水,问寒问暖,屁颠屁颠地跑前跑后,就算这样,最后等待他们的往往还是一拍子!

 

      能够象这样比较冷静地分析形式的苍蝇并不多,黄二就是其中一只,所以他能够活到现在。

 

      黄二最危险的一次死里逃生的经历发生在大四的时候。

 

     那天,黄二刚从图书馆出来,就看见那个女孩迎面向他走来,他们彼此对望了一眼,然后擦身而过。就是这么一眼,便将黄二彻底击中了。其实,那个女孩并不是他所见过的非常漂亮的那种,但绝对是他所见过的最有气质的。

 

通过调查,黄二马上知道了她的一切,除了她已经有了男朋友这个事实以外。

 

当天,黄二就写了一首诗,准备寄给她。

 

     这件事有值得分析的地方,当年,黄二一旦遭遇到爱情,马上想到的就是写诗;要是搁到现在,黄二则会马上琢磨怎样邀请她吃饭,或是该送她什么礼物。这的确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变化!

 

      黄二的努力终于有了一定的成效。后来,黄二和那个女孩开始交往,他们一起逛街(偶尔也拉拉手什么的),有时一起吃饭,总之,是在一起渡过了一段幸福的时光。等到快毕业答辩的时候,女孩告诉他,她马上要去上海,因为她男朋友在那边。

 

     黄二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用我描绘了,我们完全可以想象黄二当时听到这句话时的表情。

 

    “咋能这样咧!?”黄二急得说出了一句方言。

 

    黄二当时忿忿不平的是,既然你已经有了男朋友,那你为什么要和我交往?

 

    女孩的回答是,我有了男朋友,难道我就不能和你交往?

 

    :)所以,女孩们在很多问题上的答案都是相当巧妙的,并且绝对能够掷地有声。

 

     我们都知道,那时的黄二是个爱琢磨的人。经过这次打击之后,他开始思考,这个世界上究竟到底有没有爱情?(相信现在很多小朋友们也在思考黄二当年的问题)。思考的结果是,他把毕业领论文的题目改成了《关于世上有无爱情的证明》,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大量的逻辑证明和推理。

 

     当然,现在的黄二已经明白了,证明爱情的存在其实是徒劳的。因为爱情其实只是一种信仰,一种生活态度,仅此而已!

 

      这件事情使得黄二在对待爱情这个问题上,从此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最明显的变化是,过去黄二如果想说“我爱你”或“我喜欢你”等句子时,总是缩头缩尾,紧张得要死,而现在是张嘴就来。

 

      好在那时已经快毕业了,许多和黄二一样的家伙们,还来不及痛苦便被踢出了学校。因为和生存比起来,这样的痛苦又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目前,我们高等教育的主要任务是培养一批庸俗,肤浅,无知,进而愚昧的公民,至于学业上的东西嘛,能够背几个英文单词,打打球,唱唱歌,跳跳舞,看得懂几本通俗言情小说就足够到社会上去闯荡了。要知道,如果不在学校这间加工厂里把这帮家伙们加工一下,挫挫他们的锐气,吓破他们的苦胆,天知道他们出去后,会干出什么事情!

 

      所以,大多数人经过大学加工后,都会象黄二一样,变成一个明哲保身的熊包,对自己的一条条小命都爱惜得很。除了明哲保身以外,学校这间加工厂还免费为他们配上一双“势利眼”,安上个特大号“虚荣心”,装上 “攀比”牌火花塞,灌满“刻薄”牌汽油,倒上“冷漠”剂。等他们出了学校,毕了业,就算装备齐全了,然后便会以一百二十公里的时速狂奔。

 

      如果按照现在高等教育的标准,黄二当然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毕业生。就因为他对什么事情都喜欢搞一通证明,换句话说就是喜欢思考,说好听点就是有那么一点“科学精神”。

 

这种不合格的毕业生,或者说,这种有点“科学神经”的家伙,是让人深恶痛绝的,他们遇到屁大一点的事情都喜欢问个为什么,对一些司空见惯的事情也进行刨根问底。这样时间长了,就搞得周围的人们十分恼火,于是对他们通通以“神经病”冠之。

他们在社会上的一举一动和周围的环境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所以,黄二的社会生活和他的大学生活一样,过得依然是一塌糊涂,狼狈不堪。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文学与艺术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