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男的工作现状

写在前面

干IT痴汉这一行也有些年头了,做过几年产品,也做过几年外包。总是想把自己的工作经历整理成文,为日后自己玩味,同时也为刚入行的后来者做一些参考。

近三年来都是做软件外包,就从这几天的工作说起吧。

外包现状

软件外包在国际范围内都还算是有利可图的,老美公司动辄上亿美刀的外包项目都向外发,而接包方非老印和我们大中华莫属。

而细数国内项目也不少,但能够被称为大项目的并不那么多。由于国内的外包公司也不少,大家细分下来,真是狼多肉少。

所以啊,很多10万以下的项目也是抢着去做。而这些小项目就不必大费周折了,几个熟人联系一下就可以了。

而一个外包公司的盈利状况与能否接到大活儿有着必然联系。但你的活好不好,又直接影响到能否接到大活儿。

都有哪些活儿

接活儿也分成两类,一种是包项目的,另一种是包人。

包项目就比较符合东北人的性格,一个活儿给你做,我要求是12个月交货,150万。你爱几个人做就几个人做,但是我需要你证明你的活儿好不好,我的最终目标是完美的完成我的各项要求。你哪怕就两个大牛做,也行。这种情况,当然是人越少我们就越赚钱啦。

而包人就相反了!我会根据你每个人活儿好的程度,定付给你的报酬。这个时候,工作年头长就有优势了,因为这也是一项评判标准。虽然业内有那么句话,就是我们这些IT痴汉是越老越不值钱,但在外包行业来说,此公式要取反才行。而这时,项目经理就会拼命往项目里加人,他会给客户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或者威胁。当然了,每个项目都是有风险的,而客户会尽自己全力来规避风险。你会说,加牛人到项目会极大的降低风险,客户大多会认同的。接着,我们的项目里就会项目经理一人,总架构师一人,各个sub project架构师各一人,资深软件工程师若干,高级软件工程师若干,软件工程师若干,同样的各类测试工程师,QA若干,文档工程师若干,美术工程师(或者叫射击师)若干。。。

上百人才好呢,这才显得我们有霸气呢!

闲话公司

总之,公司的宗旨就是逐利。如果你觉得自己被公司搞的很不爽,也不要见怪。因为公司不会为你考虑,它是一只追钱的怪兽。上市公司更是如此,它必须要有漂亮的财务报告,想尽办法让账面漂亮,而给不给你涨工资可完全取决于人家账面上有没有这样的需求才行。如果你觉得开年会也好,小道消息也好,得知公司今年效益不错,利润也高,年底奖金一定会高,明年一定会涨工资,那么我劝你千万不能这样想。表面上很风光,但是里面啥样,作为普通的IT痴汉是不会了解的。你要做的,就是等奖金真的到手,发钱时真的看到工资涨了,才对别人说。否则是很伤感情的。




做IT这一行的,圣斗士很多。外界的普遍说法是这与工作和性格分不开。
先说说工作。
这一行以苦著称,起早贪黑是常事。对于一些技术狂人来说,全身心扑到技术上,这比什么都好。这类人有个统称叫极客、屌丝、技术狂和痴汉。对技术的热衷甚过金钱的回报和世俗的眼光,当然也包括女人。所以圣斗士都是这样一类人。之前有一经理就是这样,但是父母对其施加压力,他便走上相亲的不归路。失败的经历还是蛮多的,归根结底,你整天忙忙碌碌的,没有时间陪人家吃饭逛街聊天,这样还怎么处对象?
再说说性格。

做这一行的,闷骚型的大有人在。我不是带着有色眼镜说这类人,我怎么会这样做呢?因为我也是这类人啊。这性格给人的第一印象通常会不太乐观;但是这性格的人是耐人寻味的,举个例子,财神老师刚上《非诚》时就是这样。但是时间长了,优点就会慢慢显露出来。这样的人是典型的慢热性,往往也是挺可爱的。但是,问题就在于,如果错失了最佳的恋爱时机,那么以后你慢慢被人了解的机会就很少了。相亲,通常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另外还有一点,没准也是更重要的。那就是眼光太高!

看过屌丝男士了吧。波多老师和明泽老师就是屌丝心中的女神。但你放眼望去,公司或者社会中哪有那么多如此质量的女神啊。

既然没有那么多,他们会一直等和寻找。因为他们坚信,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们都有追求美的权利。

每天除了讨论这个sprint搞点啥,就是午饭时看看公司的美女。看了还不算,必须要评价一番。

“此女真白。”

“是啊,一白遮百丑。”

“腿不直啊!”

“这个胸大唉!”

渐渐的,公司所有女盆友差不多都被评价了一番。不过,这行业人员流动大你也是知道的,他们的娱乐不会就这样消失的,很快有一批新的美女供大家欣赏。

这还不算完,很多痴汉是那种有着崇高目标和革命情操的,不满足心意的绝对不凑合。这是他们的人生格言:宁缺毋滥!

但是一旦有了自己的女人,IT痴汉们会对她百依百顺,专一不二。因为很明显,他们的注意力往往还在代码里,设计中,不会太专注其他女性朋友的。
最后,祝愿那些没有找到心动女生的朋友们早日摆脱单身。

临时工这个词近几年来特别火,但我觉得特别悲哀。

记得几年前上海地铁出问题,最后给出原因是程序员的问题,并且是没证的程序员的问题。这件是和后来的临时工事件异曲同工。在我看来,可以同样归为临时工一类。

之后,临时工就忙起来了,哪都有他。

如果找其他的词来替代它,脑海里直接就会蹦出一个词:替罪羊。

这样的事情,最为IT痴汉的我,当然耳濡目染甚至是自己也亲自实践过。

我叫张伟,IT痴汉一枚。正深陷风云变幻的IT世界而不能自拔,先后就职于几个名不见经传的软件公司。虽然一直从事开发工作,但是技术领域跨度倒不小。什么Windows程序,WEB程序,手机程序,Linux程序,都有涉猎。众位看官也知道,就我这几年经验干过这么多事,深度肯定不够。我深感捉急呢,编程语言也用过好多有木有,从VB6开始,C#,JAVA, C++,C,Python等等,都不精通,你说该咋办?没好的生活,就这样一天天挨着。

别跑题了,还是继续说临时工。

那还是我在B公司的时候,做了一年的项目,不温不火。老板有些坐不住了,找来智囊团,大手一挥,改革吧!

当痴汉们还在苦苦深挖需求,优化程序,让服务器能够承载更多的客户端时,外边飘来一阵风:据说要来一位产品经理哦。

其实增加一个产品经理,对我来说,是件利大于弊的事情。我们的需求调研,我并没有亲自参加,但是通过这近一年的开发,忘了说了,我当时负责手机客户端和相对于的服务器端,我觉得需求挖掘的不好,我们对客户并没有真正吃透。而此时来一个产品经理,会更加完善我们的产品,让其更加适合市场。

周三早会,老板带着一个人来到我们软件部早会现场。

“这是Jason,我们新来的软件部副经理!”

我们软件部经理姓高,我们平时都叫其高哥。老板刚说完,我看高哥的脸都绿了。万万没想到,这真是突然袭击啊。

软件部不大,当时全算上也就10个人。我们都是很正直的人,谁也不吊这个Jason。他与上层是怎么沟通的,我们不清楚,但是人家确实行动了。

当时我们分三个组,而Jason迅速花大价钱新招来三人,插入这三个组。较力从此开始!

分到我当时的移动开发组的是一位老大哥,相传有着很深的技术背景,也特别牛B。我当时正在做服务器调优,Jason的意思是老大哥把我替换下来。我当然不同意,老大哥想看源码,没有门和窗!同样,其他两个组也是如此,你没有源码,看你们怎么玩。

有一天早会,高哥告诉我们说,把源码给他们吧。

源码一交,我们就没有底了。公司也风生水起,风雨飘摇了。谁曾想,就在这时,屠杀开始了。

那一天高哥不在,小刘和小张被HR叫走。回来时对我们说,被炒鱿鱼了。

没有补偿,什么也没有。就这样给辞了,大家真是气不过。想等高哥回来,一起讨个说法。

又过了一周,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我们简直要起义了,老板竟然趁部门老大不在,随意处置其手下!?

后来我们回忆这件事时,恍然大悟。其实高哥知道此事,只是躲开了。男人,也有无力的时候。

剩下的我们,知道无力回天,纷纷准备各奔前程了。

我谈好了一家公司,薪水都定了。但是晚上的一件事,貌似发生了一些转机。

老板娘当时也在公司,主管其他业务。当时公司发生了这么多乌烟瘴气的事情,她也是看在眼里的。平日里,她和我们部门走的很近。这次,她站出来说话了。

她说,无论如何,你不能走。她可以保几个人,坚决不让动。你们要跟他们斗下去。

听后我是心潮澎湃,立刻辞掉了说好的公司。我想,自己应该要做些什么。

一天晚上,跟高哥出去走走。说了老板娘的话,也说出自己的心声,我们会支持你,别放弃!

但高哥的回答,想一盘冷水,从头泼下来,一直凉到脚跟。“我要动一动了,你也快做打算吧。”


当公司出了问题,是一定要找责任人的。但并不是领导,而是与事情有直接关系或者,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人,要把事儿扛起来。

而扛事儿的人,外界得到的消息通常是临时工。对临时工的处理,当然是辞退了。

我最后并没有被辞退,而是有找到一家公司,就是C公司。至于老板娘说的,确实都兑现了。有几个兄弟留在了B公司,直到一年后。

那个Jason干了没几个月也走了。老大哥,看我的服务器代码,据说看不太懂。不久也继续高就搞他的高深工作了。

高哥居然没走,也是和其他兄弟挺了一年多。

岁月是把杀猪刀,一切就这样过去了。

 

IT痴汉的工作现状4-沟通与分享


临时工这个词近几年来特别火,但我觉得特别悲哀。

记得几年前上海地铁出问题,最后给出原因是程序员的问题,并且是没证的程序员的问题。这件是和后来的临时工事件异曲同工。在我看来,可以同样归为临时工一类。

之后,临时工就忙起来了,哪都有他。

如果找其他的词来替代它,脑海里直接就会蹦出一个词:替罪羊。

这样的事情,最为IT痴汉的我,当然耳濡目染甚至是自己也亲自实践过。

我叫张伟,IT痴汉一枚。正深陷风云变幻的IT世界而不能自拔,先后就职于几个名不见经传的软件公司。虽然一直从事开发工作,但是技术领域跨度倒不小。什么Windows程序,WEB程序,手机程序,Linux程序,都有涉猎。众位看官也知道,就我这几年经验干过这么多事,深度肯定不够。我深感捉急呢,编程语言也用过好多有木有,从VB6开始,C#,JAVA, C++,C,Python等等,都不精通,你说该咋办?没好的生活,就这样一天天挨着。

别跑题了,还是继续说临时工。

那还是我在B公司的时候,做了一年的项目,不温不火。老板有些坐不住了,找来智囊团,大手一挥,改革吧!

当痴汉们还在苦苦深挖需求,优化程序,让服务器能够承载更多的客户端时,外边飘来一阵风:据说要来一位产品经理哦。

其实增加一个产品经理,对我来说,是件利大于弊的事情。我们的需求调研,我并没有亲自参加,但是通过这近一年的开发,忘了说了,我当时负责手机客户端和相对于的服务器端,我觉得需求挖掘的不好,我们对客户并没有真正吃透。而此时来一个产品经理,会更加完善我们的产品,让其更加适合市场。

周三早会,老板带着一个人来到我们软件部早会现场。

“这是Jason,我们新来的软件部副经理!”

我们软件部经理姓高,我们平时都叫其高哥。老板刚说完,我看高哥的脸都绿了。万万没想到,这真是突然袭击啊。

软件部不大,当时全算上也就10个人。我们都是很正直的人,谁也不吊这个Jason。他与上层是怎么沟通的,我们不清楚,但是人家确实行动了。

当时我们分三个组,而Jason迅速花大价钱新招来三人,插入这三个组。较力从此开始!

分到我当时的移动开发组的是一位老大哥,相传有着很深的技术背景,也特别牛B。我当时正在做服务器调优,Jason的意思是老大哥把我替换下来。我当然不同意,老大哥想看源码,没有门和窗!同样,其他两个组也是如此,你没有源码,看你们怎么玩。

有一天早会,高哥告诉我们说,把源码给他们吧。

源码一交,我们就没有底了。公司也风生水起,风雨飘摇了。谁曾想,就在这时,屠杀开始了。

那一天高哥不在,小刘和小张被HR叫走。回来时对我们说,被炒鱿鱼了。

没有补偿,什么也没有。就这样给辞了,大家真是气不过。想等高哥回来,一起讨个说法。

又过了一周,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我们简直要起义了,老板竟然趁部门老大不在,随意处置其手下!?

后来我们回忆这件事时,恍然大悟。其实高哥知道此事,只是躲开了。男人,也有无力的时候。

剩下的我们,知道无力回天,纷纷准备各奔前程了。

我谈好了一家公司,薪水都定了。但是晚上的一件事,貌似发生了一些转机。

老板娘当时也在公司,主管其他业务。当时公司发生了这么多乌烟瘴气的事情,她也是看在眼里的。平日里,她和我们部门走的很近。这次,她站出来说话了。

她说,无论如何,你不能走。她可以保几个人,坚决不让动。你们要跟他们斗下去。

听后我是心潮澎湃,立刻辞掉了说好的公司。我想,自己应该要做些什么。

一天晚上,跟高哥出去走走。说了老板娘的话,也说出自己的心声,我们会支持你,别放弃!

但高哥的回答,想一盘冷水,从头泼下来,一直凉到脚跟。“我要动一动了,你也快做打算吧。”


当公司出了问题,是一定要找责任人的。但并不是领导,而是与事情有直接关系或者,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人,要把事儿扛起来。

而扛事儿的人,外界得到的消息通常是临时工。对临时工的处理,当然是辞退了。

我最后并没有被辞退,而是有找到一家公司,就是C公司。至于老板娘说的,确实都兑现了。有几个兄弟留在了B公司,直到一年后。

那个Jason干了没几个月也走了。老大哥,看我的服务器代码,据说看不太懂。不久也继续高就搞他的高深工作了。

高哥居然没走,也是和其他兄弟挺了一年多。

岁月是把杀猪刀,一切就这样过去了。



 

IT痴汉的工作现状5- 一分钟的工作

如果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待问题,很多开发工作真是不可思议和难以理解的。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对时间的认同的差异。

客户常常会这样认为,你修改了3行代码,编译验证到提交,分分钟的事情嘛,可你为什么用了两个小时?

好吧,我是这样解释的:

虽然我只修改了3行代码,可是咱们的编译系统并不支持局部模块编译(注1),虽然有增量编译,但是整套下来还是需要15分钟编译完毕。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没有编译错误调错再编译又会浪费一些时间。编译结束后,要把img烧到设备中,又要5分钟左右。开机需要1分钟,真机调试要5到10分钟,有问题还要继续重来。都ok啦,那么接下来提交代码review,需要写commit comment,这份细致认真的活儿还是需要10分钟。提交代码,遇到冲突,解决需要不可预知的时间;网络有问题,还是要不可预知的问题。

在最好的情况下,这个活还是要半个小时以上的。但是一次成功的几率很小,有人的因素也有其他因素。

曾经有个段子,说为什么程序员都很闲,因为他们会告诉你,等编译结果呢。趁编译这个当,可以泡泡妞喝喝咖啡。

玩Android的都知道,现在即使是i7处理器,8G内存,初次编译Android系统也需要3个多小时。而同步代码的时间跟网速直接挂钩。如果你新加入Android系统级开放团队,那么前几天你就可以轻松的搞环境了,趁下载编译的时间,你可以出去打打篮球,购购物。


这两天又发生了一件事,大家可以借鉴一下,给自己以后评估时间时敲个警钟。

背景是这样的,最近在忙两个项目,项目开发中心分在两个办公室。通常的时间安排是半天对半天,但我们可以自由调度,有的项目不忙就多花时间在忙的项目中,如果都忙,那么就要加班了。现在有人会问了,你忙两个项目,给你两份工资吗?答案是否定的。也许会给点奖金,也许毛都没有。你又要问了,那么加班有加班费吗?答案同样是否定的,你加班是应该的。但是你有事情要请个假,嘿嘿,对不起,走年假,么有?那么,不好意思,按照公司的规定,该扣钱扣钱。现实就是如此,吐槽无力。

我在A office用Linux画好了设计框架和类图,还没来得及合入文档中,但是要去B office开会。开会结束,PM说今天要把详细设计文档出来。我说没问题!B office用的Windows系统,当然对Word的支持是最好了,我就想,既然模板都在这里,何不在这里提交呢?但是问题出现了,我的设计图还在A那呢,怎么拿过来呢?

我尝试了以下几种办法:

1.邮件发送。

就是自己给自己发邮件,发送成功后,果断关闭A的邮件软件,去B打开邮件接收。第一遍,发现发送失败。我想,是因为我在A关闭的太快了,造成没有发送成功?跑回A重新发送,等待一会,估计是发送过去了。跑到B打开,发现继续失败。我就有些生气了。也许是公司的邮件系统封杀了这个功能吧。

2.手机拷贝。

MTP在Ubuntu中支持的不好,我用adb把图片push到手机中某个文件夹下。在Windows中直接打开MTP,去相应的文件夹下找。没有!我知道这是MTP的bug,一直没有fix掉。也许重启一下手机就可以了吧。仍然失败,MTP真是令人讨厌,一定都不可靠。

3.U盘

没有办法了,找项目组的专用U盘吧。有些项目是有自己测试用的工具的,这些是合法的。但是两个项目公用的U盘还是没有的。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Ubuntu下拷出图,回到Windows下打开,发现图片没有拷成功。真是一着急就出问题啊。这次是我自己的错误,Ubuntu下拷贝东西,有一种假象,就是拷完后在U盘下就可以显示,但也许还没有传输完毕。我的图片就几百KB,以为瞬间就完事,就直接拔掉了。万万没想到啊。

就这么个简单问题,两个屋子我跑了好几趟。最后用了40分钟完成这本该一分钟的活儿。

有句话说的对,看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如果事情不仔细做好准备,就会状况频出。

注1:

类似Android源码编译就支持这样的局部编译,see also here


 

IT痴汉的工作现状6-寂寞的夜


本来想把此文的副标题定为“寂寞的夜和反射在脸上显示器的光”,但觉得有点长。

踏入这一行这么多年,说心里话,每一晚都是和电脑分不开的。这是痴汉的宿命!

对于这个知识密集型的行业,学习是永无止境的。对于刚刚入行的时期更是如此。

记得当时自己正常下班时,在出租屋的附近找个小店吃点饭。因为是老城区,房费便宜,吃的地方多价格也便宜。再一个,热闹。我就很喜欢这里。但当自己把房门打开,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种孤独感袭来,滋味着实难受。我喜欢这里的热闹,是因为我害怕孤独。天气好时,楼下遛弯的人多,就像给我做伴一样,心情会更好一些。

最难熬的莫过于秋天萧杀的季节和刚刚春暖花开时节。萧杀的秋风一吹,心里的荒凉感徒增,思乡之情更加重了。尤其是周末下午一觉醒来,外面渐渐黑了,心里也更想家了。想想现在的自己,真是悲从中来。李清照的声声慢是当时最最真实的写照: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春天的暖风一吹,倒是另一种感觉。她吹的人心里痒痒的,像有个人温柔的轻轻的告诉你,孩子,还一个人呢?赶快找个伴吧。桃花开了,我的桃花运在哪里?

当电脑启动后,所有的纷扰也就消失了。我,张伟,已然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那个属于我自己的世界,那个我可以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世界。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选择当程序员,那么我的回答可能是,我觉得软件开发很好玩,我对做这件事情很有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认为能把自己的兴趣爱好变成自己的工作,真是极好的事情。多年过后,如果你问我,现在还觉得当初的选择正确吗?我的回答也许就没有那么坚定了。因为摸爬滚打之后,软件开发已经远不是当初我想象的那样。一切都变了。我发现我已经把自己喜爱的事情,变成了一种谋生的手段,这是当初自己所不齿的。既然用这个来赚钱,当然不会按照你的意愿来行事。渐渐的,不满会越来越多。直到现在,我都不敢说自己对软件开发的热爱还是像刚毕业一样。当自己变成了当初校园里的自己所看不起的人,我是失败还是成功了呢?

我是大四的时候才对软件开发感兴趣的,缘起于毕业设计。

当大家乐此不彼的夜夜大战DOTA时,我会偷空几晚去自习室学习Java和VB6. 大家一定会猜到,我并不是计算机和软件专业的。但由于阴差阳错毕设选了一个偏软件的课题,而接触VB6,并逐渐喜欢这个可以摆放控件就可以做成界面的小家伙。

毕业后的多个夜晚,我跟着借来的书籍继续学习VB开发。因为当时自己在Z公司已经找到了一份工作。自己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单片机,算作是嵌入式C语言开发并且接触画板子的任务。而VB开发算作自己的业余爱好继续下去。那段时光,那些夜晚,是美好的。我把起初的夜晚,称为VB之夜。

后来自己转战各个领域,每个夜晚同样有了不同的主题。沉浸在学习之中是幸福和幸运也是开心的。现在看来,那种没有世俗的烦杂,是一种很纯的技术行为,一种最简单的人类学习的动机,是最自然的人类行为。完美的事物之所以珍贵,因为她纯。

寂寞的夜,有了技术就不再寂寞!

 

IT痴汉的工作现状7-TB


这次要说的不是VB也不是PB,而是TB(注1)。

团队建设说白了就是搞一个活动,让大家多多参与进来,增进互相了解,终极目标是想让这个团队能够和谐默契的完成一个项目。而花销会由项目组或部门来出,我们尽管玩就是。通常活动的内容会是一起做做游戏(比如CS、桌游)、一起短途旅游等,最后再聚个餐。

Team Leader会是每次活动的发起人,他会征得大家的意见,怎么玩,去哪玩。当意见不统一时,我们的通常做法是投票,结果一出,不给面子的同志会说自己不去了。像这样不具有合作精神的人还不少呢,一起玩都要起这么多幺蛾子,可想工作中会是什么状态。Leader是最头痛这样人的,什么事情都为自己考虑,从来不顾及他人的感受。当然了,一个团队的氛围怎样,都是和Leader分不开的。如果Leader不去努力营造一个和谐的上进的团队氛围,只知道无为而治,那么团队将会是一片散沙;相反,Leader就知道瞎管,这也管一些,那也管一下,那么团队也会乱了套。

好的Leader就像我们的Belinda,管理有度(知道什么要管,什么不管),有人格魅力,充满正能量,在她手下干活,甚是舒心。

举几个例子来说明一下:

1.时而宽松的管理

记得Google是什么样的吧,为了给员工减压,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可以晚来,可以带宠物等等。Belinda也类似这样,当我们的年假将用光时,家里谁有事,只要是她能力范围内的,都会给大家开绿灯。半天假她是可以直接给的,而享受了半天假的我们,看在心里,总是用自愿加班来补回。这种既不耽误进度又讨好的做法,很多Leader不懂。他们只知道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办事,搞的弟兄们怨声载道。

2.有些事情必须要大力促进

程序员,时刻不能忘了学习。无论项目进度多紧张,Belinda都会在周五抽出两个小时给大家做技术交流工作。因为她知道,专注于一个项目,就想被套了一个紧箍咒一样,只看眼前那一块,难免有局限性,需要进一步学习和交流,这样才能更好的成长。个人的进步聚集起来就是团队的进步,这是双赢的结局。明眼人都知道个中利弊,但是很多Leader就是做不到。

3.担当,为弟兄们抗事儿

坐到Leader的位子上,就必须要有担当。在某个周五,我和周权的活儿正在被大领导和销售review,当然Belinda也在场陪同。销售提出了很多要修改的地方,有些功能是他自己翻来覆去的变化的。这种销售完全用自己的非专业知识来衡量软件的设计,左右我们的开发,比客户还要可恶。因为我们知道,当他把东西放到客户面前,客户还会提出自己的见解。改来改去,改锤子改!虽然我们有怨气,但不好发作。大领导最后发话,“就按他的意见改吧。明后两天来加加班。”

Belinda接话说:“这有5点修改,但是有3点我看是没有那么紧急的。界面操作那两点,让周权和张伟晚上加会儿班,周末就不用来了。”

大领导对销售说,“你觉得可以不?” 销售答道:“行,晚上做好了,给我发邮件过来。”

这之后,我对Belinda又增加了几分敬意和感激。那些在领导面前只会点头哈腰完全不管手下兄弟死活的Leader,你们看见了吗?

4.对项目的大方向把握

带项目的人,最起码不要是门外汉好吧。什么都不懂,对我们只会说,“弟兄们就直管往上冲吧。”那不冲死才怪。

Belinda是从技术转管理的,从其他老员工那里我们听过她的开发事迹。想到处在开发领域也是个女汉子!技术很强,所以对项目的理解就很到位,有了方向上的把控,对任务的安排她也会做到心中有数。后来的几个项目,跟着她做,我就感到心里有底。

5.积极组织TB

还记得我们现在的项目一年多了,一次TB都没有。真是怀念Belinda带我们时的那些活动啊。她经常在有奖金或者跟客户沟通后得到资金支持后,联系大家一起活动。也许Team里年轻人多一些吧,感觉大家共同话题也多,玩的也特别尽兴。团队氛围之好,是以后我经历的各个项目都不能及的。


我认为一个好的团队要首先有一个好的领导,其次要有多数志同道合的人来组成。多多交流和沟通,是促进团队和谐的润滑剂。

分辨团队好坏很简单,你去项目组走走就会立刻分辨。好的团队你会感受到一种活力,差的团队你会感受到一种压抑。这种感觉非常容易分辨,你可以去试试。


注1.TB, Team Building,团队建设。当然也有Team Construction的叫法。

 

IT痴汉的工作现状8-三思而后行


我们常用金三银四来形容最佳的跳槽时机,而通常大的动作都发生在春节之前。所以要想换个好一点的工作,需要提前做好准备,此所谓三思而后行。

跳槽有风险,频繁跳槽更要经过深思熟虑。有些大公司对频频跳槽的求职者会列入黑名单,这里面有个员工忠诚度的问题。

一个同学在某军企工作,他说,只要离开公司,就会被公司拉入黑名单,一生都不可能再回到这里。

我说这在IT企业中是不可思议的。有个公司,员工都是通过离职,再入职来提高薪水的。听说一个哥们三进三出此公司,得到了不错的薪酬待遇。我想,如果这哥们还不满意,闹剧估计还会再演下去。

哥们玩笑的说,贵圈真是毫无忠诚可言啊。

是啊,这就是现状。公司对员工啥样,员工就会想着法子还回来。

但那位同事的故事,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够重复的。因为有恃才能无恐,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瓷器活。

要说这跳槽,我想起来了高三时两个老师对我们教导。

数学老师是我们班主任,做事有板有眼,很是严肃。有一次对我们说,“听说现在的孩子们工作经常换,一不爱干了就换工作。这样做是十分不对的。每个社会人都有一张无形的信誉卡,频繁跳槽只会让你的信誉越来越低。”

政治老师的思想略有一些活跃,她是这样说的:“我不觉得换工作就不对。有一个人10年内换了5份工作,对5个行业都进行深入的了解,后来当上了外交官。”

其实两个老师说的并不矛盾,都有自己的道理。路就在我们脚下,就看我们自己如何去走。

我讲讲自己的跳槽经历,目的是以儆效尤。

Z公司是偏硬件公司,很小。老板的一言一行你都会看在眼里,你对公司的喜爱与否也完全取决于老板的行事作风和人格魅力。

那时是自己刚毕业,所以我对薪水要求不高,最看重的是能否学习到真本领,能否为以后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以后的发展并没有当初想象的好,有一段日子,下午老板带着其他同事去见客户,设计室只留下我一个人,一度无所事事。那是自己的想法是,不怕忙,就怕闲。年纪轻轻,这样下去真是岁月蹉跎了。半年,就当老板当初承诺我转正的日子到了,却只字不提此事时,我选择了裸辞。

其实裸辞真是一时意气用事,后来的一个月时间,自己都奔波在各种公司的面试中。中午饿了泡面凑合一下,一个礼拜过后,我都着急上火牙疼了。看官们,裸辞是万万使不得啊。

A公司的工作还是比较开心的,只是后来售后忙不过来了,把开发派出去当售后,我心中年少轻狂不懂事,对此事极其不满。毅然决然的要出走了。这次有了上次裸辞的教训,就先找工作后提辞职。当时是12月份了,招人的不多。自己勉强找到了一个移动开发的差事,不顾A公司老板劝阻,说要走也要年后走。言外之意是,拿了今年的奖金再说。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一对不起老板,二是对不起金钱。A公司的奖金是很客观的,一个月都不能忍吗?


辞职的理由千千万,可是我还是劝大家三思而后行。俗话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哪个公司不剥削人呢?

一旦你的理由充分,还有另一句话等着大家,“人挪活,树挪死”,没准你这么一动,转机就来了。

 

IT痴汉的工作现状9-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叶志坚是我在B公司共事半年多的同事,比我要小几岁却透着技术圈子里的干练和比我老练的处世态度。

我俩几乎是同一天入职的。那一天我去报到,在HR办公室看见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帅小伙因为缺少档案而需要去原单位再跑一次。后来正式见面才知道,那就是叶志坚。

我俩在移动开发组,这是一个新成立的小组。当时的移动开发以Symbian为主流,WM次之,街机是N95,触摸屏手机还没有大面积铺开,电阻屏还没有投入市场。就当大屏手机就要大行其道的当,我们主要还是开发WM应用程序。而就是因为移动开发是其他组没有做过,我俩被认定为所谓的移动开发人才,转正时间被破例定为一个月。

一个月是很快的,尤其是项目最忙的时候。在要满一个月的那一天,志坚找HR谈此事。被告知要写一份转正申请。他从网上找了一份模板,写完后给我参考。我照着修改了一些就打印完送给HR了。

当时我俩的头儿时高哥,再上一级是任总。下班的时候,叶志坚去了任总的办公室,而我径直回了家。


入职之前是这样谈的,试用期公司是谈好工资的80%。转正后的工资本来就是定好的,所以我以为事情都是按照预定正常的进行着,而叶志坚的给我上了生动一课。他的那次谈话为他增加了30%的工资。而这件事时我很久之后才了解到的。

不得不说,志坚的技术能力真的不赖。他虽然专科毕业,却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多年,练就了超凡的实战经验。同时,他又是一名骇客。黑过不少网站,也盗过许多QQ号。在移动开发的数据库和网络通信方面有着很深的功底。他的弱点也有,就是英文不太好,也不爱读文字,很多技术都是跟着网上的视频教程学习的。

我们在一起还算配合默契,通过他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IT世界。

4个月后,他再一次找高哥和任总谈心沟通,表明了自己要离开的心事。任总觉得项目不能缺少这位悍将,用增加20%工资来将其挽留。这件事传开后,其他兄弟的心情是可以想象的。每个人再看志坚时,眼睛里都带着火。


又2个月后他的离开为我创造了一次机会。我一个人可以努力撑起这一摊,但是我的薪水可不可以也涨一下呢?

高哥为我争取了一下。其实不贪心,只提高25%就好。(大家不要惊讶,当时我们的工资基数低,其实这25%并没有多少钱。)如果领导不同意,那么我表示就不再陪他们玩耍了。还好,任总大笔一挥,同意了。有了他的签字,才给了我体验接下来公司风云突变的一年的机会。


在职场中有着很多的潜规则,不是你一个劲儿为公司出力,对别人礼貌客气无害就能够获得足够好的回报。

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职场就是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要想站的住脚,必须要有立足之本。要达到目标,有时,需要些手段。

 

IT痴汉的工作现状10-Sprint Planning


这是我们的第四个Sprint了。由于上一个迭代周期的失利,Leader群发邮件这样描述道:“对任务的乐观估计,导致Sprint 3没有如期完成。我们需要在这次Sprint计划中仔细评估各自任务,并重新调整计划。”

        周一上午九点半准时启动我们的计划会。Leader简单说明当前工作情况,并把剩下的任务罗列出来,找出需要这一期完成的任务。下面,就要为这些任务找到主人。


        第一个任务是HR的服务程序。这是周权和我在上一个Sprint遗留下来的。权哥负责逻辑部分,而我负责WIN8上面的服务程序的调研。所以此任务还是被我俩领走了。

        逻辑部分代码编写需要大家一起评估时间,而评估时间就是大家假设任务由自己来做,需要花多少时间。然后就像做游戏一样,每人把自己评估的时间写在纸上,由Leader组织游戏,依次亮出自己的答案。最后,Leader权衡大家的时间,决定此任务最后的DeadLine。周权对此任务了解较深,他先对任务说出自己的设计想法和一些背景信息,然后大家陷入了思考。

        当我大笔一挥在纸上写下“6”时,旁边的测试MM笑了。我问她笑什么,她说:“这是拍脑门子想出来的啊!”事实也许就是如此,每个人都是从自己的逻辑角度和经验来思考这个问题,写下自己认为可能的时间,其实不就是拍脑门子嘛。


        第二个任务是原有架构设计中FACADE模式的实现。

        客户提供驱动接口文档,为了封装和隐藏原有系统,齐天准备用FACADE模式来做。这样会使架构的韧性更好。当然,江涛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我们非要再次封装吗?”

        “如果不想封装也可以,直接调原来系统的方法也许。如果时间不够,不封装就不封,反正我无所谓。”齐天退步了。

        ”还要按原有架构走,没有重大问题轻易不改原有设计。“Leader还是从大局出发。大家就这样讨论起来,你一言我一语,最后,还是原有计划不变。

        在讨论的当儿,我的思绪回到了几年前高哥给我们培训设计模式时讲的故事:

他原来公司有个项目,需要使用第三方商用库来开发。他的头儿在接到这个第三方库时,自己把所有接口都封装了一遍。当时大家也不理解为什么这样做,多麻烦啊。他给大家画了一幅图并解释到,我们的项目调用我封装好的接口,如果第三方库有变化,只需要我修改一下封装层,我们的项目都不用变。


      这第三方库也十分给面子,在第二年就发布了重要版本,修改较大。公司得到这个新库之后,大家都唏嘘不已。如果没有那次封装,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思绪回来,继续我们的会议。半个多小时,基本上任务都有主人了。墙上的Task板也进行了调整,Task从TODO不断移动到In Process中。接下来的一周要把它们向To verify和Done中迁移。

        Story都已经定下来了,结局如何,还要看我们这一群人的努力。一定会圆满的,因为我们是A Team。



。。。。。。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