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风口下的中外“狂飙”,一文看懂微软、谷歌、百度、腾讯、华为、字节跳动们在做什么?

毫无疑问,ChatGPT正成为搅动市场情绪的buzzword。

历史经历过无线电,半导体,计算机,移动通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云计算等多个时代,产业界也一直在寻找Next Big Thing,包括这几年的区块链,数字货币,Web3,元宇宙,识别类AI等等都在尝试,而现在ChatGPT的风靡似乎正式宣告更新换代式的技术革命再次降临。

比尔·盖茨直言ChatGPT的意义,不亚于互联网的诞生。

NVIDIA CEO黄仁勋也称 ChatGPT的出现对于AI行业来说,相当于手机领域出现的iPhone ,是计算机行业最伟大的事情之一,具有里程碑意义。

马斯克评价ChatGPT:“我们离强大危险的人工智能不远了。”

周鸿祎则表示“如果企业搭不上ChatGPT这班车,很可能会被淘汰“,并称360不会放弃对ChatGPT这项技术的追踪。

ChatGPT一举点燃了产业界的空前热情。

这场从太平洋东岸刮来的ChatGPT旋风,也撕开了中国互联网巨头们的舒适圈,从基础创新到场景创新,从炫酷技术流到迈向千家万户的产品化,在ChatGPT的火种上,中外正在展开“狂飙式”的AI军备赛。


国外:ChatGPT激起“鲶鱼效应”

微软:弃元宇宙,押人工智能,所有产品全线整合ChatGPT

“Web3没那么重要,元宇宙没革命性,人工智能最重要。”

这是当地时间1月12日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在美国社交新闻网站Reddit问答帖下的亲自回复,微软投身于人工智能的决心和战略选择不言而喻。

而后2月2日,微软宣布旗下所有产品将全线整合ChatGPT,包括且不限于Bing搜索引擎、包含Word、PPT、Excel的Office全家桶、Azure云服务、Teams聊天程序等。

北京时间2月8日凌晨,在华盛顿雷德蒙德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微软宣布将OpenAI传闻已久的GPT-4模型集成到Bing及Edge浏览器中。ChatGPT最明显的“缺陷”之一,是只能获取截至2021年的知识,据悉新版必应搭载了ChatGPT的同源技术,弥补了这项不足,比ChatGPT更加先进,提供的信息也更“新鲜”。

根据微软企业副总裁兼消费领域首席营销官 Yusuf Mehdi 公布的数据显示,ChatGPT聊天机器人模型新版本Bing在宣布上线之后的48个小时之内,用户数量飙升,一度突破百万。

而就在今年1月23日,微软宣布与OpenAI达成一项持续数年,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微软拒绝透露具体的金额,但美国新闻网站Semafor爆料称,投资总额可能达到100亿美元以上,这100亿美元投资据微软发表的新闻通稿来看,云业务合作将是资金流向的重点,微软很有可能按照市场价格为ChatGPT提供云服务作为投资。

与对AI积极的All in态度相反的是,当地时间2月9日,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微软解散了成立仅四个月的工业元宇宙部门,该部门内约100名员工已全部被解雇。微软旗下的社交虚拟现实(VR)平台AltpaceVR也宣布,将于今年3月10日关停。

弃元宇宙,押人工智能,微软期望通过加码ChatGPT置身于这场革命的前沿,以改变多年来追赶者的角色。

而市值上也确实回馈了微软不少甜头,截止美国东部时间2月7日收盘,微软267.56美元的股价创下5个月新高。一夜间,微软市值暴涨超800亿美元(约5450亿元)至1.99万亿美元,按实时汇率计算,微软市值涨了差不多一个京东。

英伟达等硬件算力公司因应用AI或成最大赢家

微软无疑是在公开市场离ChatGPT最近的公司,但最大赢家或许要属上游硬件算力公司。

从硬件资源来说,ChatGPT最依赖图形处理器(GPU)进行卷积计算,根据瑞银分析师Timothy Arcuri的描述,ChatGPT使用了至少一万个GPU来训练聊天机器人。招商证券测算,未来三年,ChatGPT带来的ICT硬件投资高达1755亿元,其中GPU占了绝大多数,规模超千亿。

花旗分析师认为,鉴于英伟达在图形芯片市场占据主导地位,英伟达芯片具有巨大的销售潜力,随着 ChatGPT的继续增长,这可能会进一步导致整个 2023 年英伟达 GPU 的销售额增加,销售额估计在 30 亿至 110 亿美元之间。

在此番半导体产业下行周期中,英伟达成为跌跌不休半导体股中的“逆行者”。年初至今,该公司股票已经涨超55%,也反映了投资者在ChatGPT热潮下对英伟达的看好。

Stability AI:对标OpenAI,产品开源

当OpenAI去年发布Dall—E时,Stability AI也紧随其后,他们很快发布了自己的AI图像生成器“Stable Diffusion”,前段时间也一度爆火出圈,虽然这两家公司的产品很相似,但一个关键的区别是Stability是开源的,这意味着公司可以分析、调整和构建它的模型。在OpenAI,组成Dall—E的数据集和其他技术是专有和保密的,尽管企业也可以将Dall—E集成到自己的产品中。

Stability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更多产品。该公司首席技术官Tom Mason表示,该公司计划推出ChatGPT的竞争对手。该公司还计划推出人工智能生成视频的系统,并主要致力于为电影行业的公司提供服务。“今年我们正在制作视频模型,这是我的激情所在,”Mason说。

虽然该公司的产品是开源的,但它计划通过帮助客户完成整理和准备数据以用于Stability AI系统来盈利。

去年10月,Stability在种子轮融资中获得1.01亿美元,由Coatue Management和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领投,估值10亿美元。

亚马逊已在多种职能中使用ChatGPT,与Stability AI合作,继续探索AIGC领域机会

据亚马逊内部Slack消息显示,ChatGPT 已被亚马逊用于许多不同的工作职能中,包括回答面试问题、编写软件代码和创建培训文档等,一名员工在 Slack 上表示,亚马逊 Amazon Web Services(AWS)云部门已经成立了一个小型工作组。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 (Andy Jassy)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亚马逊长期以来始终在致力于开发 AIGC。他说:“我认为 AIGC 的确令人感到兴奋,在 ChatGPT 这样的模型上就可看出其巨大潜力。但像我们这种技术性很强的大型公司,很早以前就已经在开发这类技术了。”

贾西指出,在独立开发的同时,亚马逊也在寻求与规模较小的公司合作探索AIGC领域的机会,但他没有透露更多细节。最突出的例子是Stability AI,它是微软支持的OpenAI的竞争对手。最近,Stability AI宣布亚马逊是其训练和构建AI模型的“首选云合作伙伴”。

谷歌推出Bard,迎战ChatGPT

不甘心丢失城池,谷歌2月6日向人工智能初创公司Anthropic投资了近4亿美元,获得了该公司10%的股份,以开发和部署一款人工智能助手Claude,并进一步应对竞争。

2月8日晚,谷歌在巴黎举行的发布会上匆忙发布了对标ChatGPT的聊天机器人Bard,但遗憾的是,聊天机器人Bard的展示动图同一天被指出现错误回答,发布会当天,Alphabet的股价大幅暴跌近9%。

谷歌母公司 Alphabet董事长约翰·亨尼斯(John Hennessy)表示:“我认为这些模型(聊天机器人)仍处于早期阶段,我们需要研究如何将其产品化,并保持产品的准确性。而现在整个行业都在为此苦苦挣扎。

AI21 Labs:构建1780亿参数大语言模型,已有2.5万名开发人员签约使用

以色列公司 A21 Labs 开发了一个名为 Jurassic-1 Jumbo 的模型。该模型大小与 1750 亿参数的 GPT-3 类似。该公司还围绕“侏罗纪”(Jurassic-1 Jumbo )逐渐构建起一系列产品,包括一个名为 AI21 Studio 的“AI-as-a-service”平台。该平台允许客户创建虚拟助手、聊天机器人、内容审核工具等。“我们的重点是改变我们阅读和写作的方式”,A21 Labs联合创始人Yoav Shoham表示。目前,已经约有2.5万名开发人员签约使用“侏罗纪”,去年11月,该公司可以让“侏罗纪”接入亚马逊的云平台提供服务。

但该模型尚未被允许与其他商业语言模型做对照,其具体能力和效果如何还有待进一步确认。据报道,AI21在去年7月份融资6400万美元,该公司的估值为6.64亿美元。考虑到当前经济形势,投资者的资金不像 2010 年代那样容易获得,该笔资金已非常可观。

ChatGPT引爆AIGC宇宙,国外众多不可小觑的初创选手也在加入竞速,包括Anthropic发布的Claude,Character.AI,以及面向企业客户的Cohere等,不难预料,ChatGPT只是前哨,国外的AI火力只会越来越猛。

国内:政策上马,锚定中国版ChatGPT

2月13日,在北京人工智能产业创新发展大会上,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发布了《2022年北京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白皮书提到北京市将引导企业、高校、科研院所、新型研发机构、开源社区等,围绕人工智能关键核心技术创新协同攻关,持续推动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人工智能创新策源地。同时,支持头部企业打造对标 ChatGPT 的大模型,构建开源框架和通用大模型的应用生态,形成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新突破。

政策出手,国内企业们也在蜂拥ChatGPT。

百度:文心一言成国内ChatGPT最有力竞争者

在国内众多科技大厂中,百度似乎是呼声最高的中国版ChatGPT“点火者”,2 月 7 日,百度正式官宣将在 3 月上线百度版 ChatGPT——「文心一言」(英文名为 ERNIE Bot)。

百度还注释道,百度在人工智能四层架构中,有全栈布局,包括底层的芯片、深度学习框架、大模型以及最上层的搜索等应用。文心一言,位于模型层。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深耕十余年,拥有产业级知识增强文心大模型ERNIE ,具备跨模态、跨语言的深度语义理解与生成能力。百度之所以如此解释,或许是印证“ChatGPT相关技术,百度都有”。

据悉,文心一言将于3月份完成内测,面向公众开放,最初版本将嵌入其搜索服务中。目前,文心一言在做上线前的冲刺。

而值得关注的是,文心一言还未正式上线,就已经热闹非凡,目前已有数十家企业机构和超30多家媒体官宣接入文心一言,包括掌阅科技(探索AIGC在阅读领域的创新应用)、汽车之家(汽车资讯行业生态合作),携程(?深化布局“AI+旅行“应用),火狐,爱奇艺,土巴兔以及量子位,机器之心,CSDN,新浪新闻,鲁网,澎湃新闻、封面新闻、每日经济新闻、上游新闻、海报新闻、新华报业旗下爱南京客户端、深报集团旗下读特客户端等。

中金给出百度(BIDU.US)“跑赢行业”评级,中银国际认为百度将成为内地NLP领导者,重申“买入”评级,高盛指出百度在AI领域处领先地位。这一波凭借人工智能的积累和优势,百度或将重回往日荣光。

腾讯回应:ChatGPT和AIGC相关方向上已有布局,推出了混元AI大模型

2月9日,腾讯对研发ChatGPT的传闻作出回应称:目前在相关方向上已有布局,专项研究也在有序推进。腾讯持续投入AI等前沿技术的研发,基于此前在AI大模型、机器学习算法以及NLP等领域的技术储备,将进一步开展前沿研究及应用探索。

去年11月,腾讯混元AI大模型团队推出了万亿级别中文NLP预训练模型HunYuan-NLP-1T,并披露用千亿模型热启动,最快仅用256卡在一天内即可完成万亿参数的训练,整体训练成本仅为直接冷启动训练万亿模型的1/8。目前已落地于腾讯广告、搜索、对话等内部产品。

字节跳动:没有公布大模型,关于ChatGPT的响应也基本等于没有。

2月9日有传闻称,字节跳动的人工智能实验室(AI Lab)有开展类似ChatGPT和AIGC的相关研发,未来或为PICO提供技术支持。而旗下PICO相关负责人直接对传闻进行了否认,说消息不实,PICO目前没有采用类似ChatGPT技术的产品规划。不过,对于AI Lab是否正在研发ChatGPT,字节跳动没有做出回应。

华为低调表态,参与感不重

华为方面近期曾向媒体透露,华为在类似ChatGPT方向上已有布局。华为计算产品线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2020年开始在大模型开始有布局,2021年发布了鹏城盘古大模型,是业界首个千亿级生成和理解中文NLP大模型。

这个表态非常模糊,没有明确是否会有ChatGPT产品,非常像是一句公关话术。

但从中可以发现,从发布时间看,盘古模型比同是千亿参数的百度文心三代模型ERNIE-3 Titan还要早一点。根据公开宣传资料, “盘古NLP大模型,由华为云、循环智能和鹏城实验室联合开发,在预训练阶段就学习了 40TB 的中文文本数据,其中包括细分行业的小样本数据”。盘古NLP大模型和百度文心一样,都是NLP自然语言大模型,宣称有2000亿参数。

如果数据没有水分,应该说盘古大模型有个很好的开端,但对于一个扎根于硬件的厂商而言,似乎To C的ChatGPT聊天机器人对于核心业务的加成还没品牌公关效应来得那么切实,所以重视程度没有百度那么高,也就情理之中了。

换而言之,盘古大模型对于华为的方向可能更多是倾向于To B的解决方案,如果华为云推出类ChatGPT聊天机器人,大概率会作为华为智能云其中的一个API服务,很可能帮华为云拿下更多市场份额。

阿里巴巴:阿里版本ChatGPT将和钉钉深度结合

2月8日,有记者从阿里巴巴处获悉,阿里版聊天机器人ChatGPT正在研发中,目前处于内测阶段。钉钉方面也表示,阿里版本的ChatGPT对话机器人将和钉钉深度结合。

阿里巴巴达摩院此前曾先后推出超越谷歌、微软的10万亿规模的M6大模型、AI模型开源社区“魔搭”等。

达摩院的中文多模态预训练模型“通义-M6”,于 2021年3月首次发布,宣称为国内首个千亿参数的“多模态大模型”。据称,OpenAI一位前主管表态赞扬:“这个模型的规模和设计都非常惊人,看起来像是中国AI 研究组织逐渐发展壮大的一种表现。

而M6大模型强调更多的是多模态能力,即“文本-图像”的交叉理解和生成,这很可能和M6主要服务于阿里的核心业务,即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的内容处理有关。

一个专注于自然语言理解的模型,一个是多模态模型,能力表现上还是明显不同的,鉴于阿里巴巴目前M6大模型的现状,想要推出对标ChatGPT的聊天机器人产品,NLP能力的补充将是关键。

科大讯飞:从“没有计划”到给出产品时间表

科大讯飞最近也宣布入局要做ChatGPT。

2月8日晚,科大讯飞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应称,ChatGPT 主要涉及到自然语言处理相关技术,属于认知智能领域的应用之一,公司在该方向技术和应用具备长期深厚的积累。科大讯飞AI学习机将成为该项技术率先落地的产品,将于今年5月6日进行产品级发布。

在语音识别AI上,科大讯飞一直是头把交椅,讯飞输入法也一度以语音输入惊艳用户,但在自然语言大模型研发能力上,科大讯飞是否依然能惊艳亮相,或许还是要打个问号。

但颇为玩味的是,在去年12月ChatGPT刚推出的时候, 董秘给资本市场的回复是,科大讯飞“目前没有类似ChatGPT的产品计划。时移势易,彼时的科大讯飞可能也没料到ChatGPT会这么火。

京东:推出产业版ChatGPT——ChatJD,十亿级的参数模型是“软肋”

2月10日,京东云旗下言犀人工智能应用平台宣布推出产业版ChatGPT:ChatJD,并公布了ChatJD的落地应用路线图“125”计划。据了解,“125”计划包含一个平台、两个领域、五个应用。

而目前已知的京东自研领域模型K-PLUG,参数量仅约为10亿,主要用于京东的商品文案生成及供应链各环节,10亿的参数模型对于商品文案生成的场景而言,可能完全足够了,但若想锻造出ChatGPT级别的能力,没有千亿参数的大模型,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对于京东而言,补课千亿参数模型,或许才是关键任务。

网易有道:推出ChatGPT同源产品,聚焦教育场景的落地研发

据报道,有道AI技术团队已投入到ChatGPT同源技术(AIGC)在教育场景的落地研发中,目前该团队已在AI口语老师、中文作文批改等细分学习场景中尝试应用。公司有望尽快推出相关的demo版产品,该产品的面世将标志着AIGC技术在国内互联网教育场景的首次着陆。

巨头之外,国内汉王科技、赛为智能、初灵信息等AIGC概念公司,也乘ChatGPT东风,掀起涨停潮,还有商汤,云从,云知声,聆心智能等一众人工智能类公司,也在加快步伐。

竞逐ChatGPT的发令枪已响,入局者仍在赶来,胜出者还尚未明朗,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之前两三年,国内AI的功利主义和商业KPI导向在此刻将会得到教育,接下来可以预期国内互联网企业对AI研发的投入必将加大,对AI成果商业化的预期也会更加宽容和长期主义,对于AI生产力和增长曲线的认知也会更加清晰和坚定。

  • 1
    点赞
  • 1
    收藏
    觉得还不错? 一键收藏
  • 打赏
    打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评论
添加红包

请填写红包祝福语或标题

红包个数最小为10个

红包金额最低5元

当前余额3.43前往充值 >
需支付:10.00
成就一亿技术人!
领取后你会自动成为博主和红包主的粉丝 规则
hope_wisdom
发出的红包

打赏作者

诗者才子酒中仙

你的鼓励将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1 ¥2 ¥4 ¥6 ¥10 ¥20
扫码支付:¥1
获取中
扫码支付

您的余额不足,请更换扫码支付或充值

打赏作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