棍棒底下出孝子与恍然之间

小时候你被打过么?我被打的次数已经家常便饭般得无法记忆了。每次我看到影视作品或者小说里面的桥段,比如女儿被父亲甩了巴掌,震惊得长大嘴巴,很琼瑶的样子,我就无法体会那种感觉。一个小孩儿,被揍不是很平常的事情么?如果你的父母没有打过你,从某种意义上说,你的人生也是不完整的。

我来历数一下悲痛往事吧。小时候,我坐在我爸的凤凰自行车前杠上,不知道说了什么话,我爸一个大耳刮子就下来了,当时还在路上,我哭了一路,眼泪都被风干了,你就能看见一个小男孩儿,默默地流泪,一脸无奈的悲伤,从小被打就被威胁不许发出声音,我也不知道怎么练出来的,每次哭得时候就是安静地哗哗流眼泪,像往外兹水一样,好像要把所有悲伤痛苦都排出体外。每次我爸揍我都不是打屁股,到大了看电视,发现一百个爸爸揍自己的儿子有九十九个都打屁股,看来我爸比较特别。他只打脸,或者脑袋。我觉得,痛苦和悲伤等情绪一定是从脑袋直接传达比较快,比较强烈,如果打屁股,神经反应传递到脑袋还是需要时间的。还好,我没有过一次被打得满嘴血肉模糊,最多鼻子流血。不过我小时候火气旺,流鼻血太普通了。我只记得一次我被打得站立不稳,跌倒在地上,然后被揣了几脚。告诉你吧,其实被打的时候身体是不会有多大疼痛的,现场最震撼的是那种打人者的气势,完全把所有参与者和旁观者都打动了。我显然也是其中一个被打动的人,不过也很显然我比较倒霉,只会觉得悲伤痛苦,泪流成河。那次被打,我默默走在上学的路上,后来我妈骑着车过来看我,我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但还是一脸的木然。

被打的结果很简单,长大后性格沉默,喜怒无常。我想我要是自由长大,一定比老罗的性格还彪悍。我记得在幼儿园和学前班,一直都是争强好胜的脾气。他们不知道,我在学校,和多少人打过架。我想,现在的我,性格里两个成分很重,一个是忍,一个是残忍。可以忍耐一切,无论什么痛苦,我觉得我都可以顶住;为了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手段不重要,像极了马基亚维利。可谁能知道,我小时候看见路上死个猫都蹲下来哭个半天,总觉得那些乞丐好可怜,看着早晨烧水的水吊子口上蒸糯米糕的白气就高兴呢。

恍然之间,我就长大了。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心善的人还是个冷血的人。帮助别人很快乐,攻击别人也会有快乐。

像三段式逻辑一样,我觉得很多东西都是要经历三个过程的。比如,最早的我,心地纯良,来自遗传的善,喜欢好奇很多东西;大了一点,半大的男人,不说话,觉得这世界一切都是可憎的,我只能像他们一样,用这个世界的方式对待他们;现在呢,又觉得有些东西,凭着本心欲念就好了,为什么要执拗于看法、舆论、结果呢?我之所以愿意和你在一起,因为我爱你。即使你是个坏蛋,但你是我的爸爸,是我的妈妈,只要我活着的一天,我的一切都和你们有关联。再比如,小时候,在一起玩的男孩子都在说,以后长大了要找个漂亮的女朋友;上大学的时候觉得,女朋友漂亮不漂亮不用太过在意,关键是人品好,性格好,虽然每一个性格都不太好但确实作为追求目标的,那是我的执行力有问题……再后来,就现在吧,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既然每一个女人和你在一起都是一样的,那为什么不找个漂亮女朋友,看着也舒坦啊,多有益身心健康。所以,我们看一些人做的一些个事,老觉得他们肤浅恶俗至极,其实他们可能是生活中的伤痛者,早就得道成仙了。

恍然之间,啥都变了。恍然之间,真爱降临。恍然之间,黄袍加身。恍然之间,指印依然,斯人已去。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