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纳的排场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遵循 CC 4.0 by-sa 版权协议,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blog.csdn.net/longshanks/article/details/2093115

瓦格纳的排场

    这个春节过的实在无趣。走完亲戚,招待完亲戚,逛街买好东西,就没多少时间了。看书的兴致也没了。想写点什么,总是没法集中精力。实在腻味了,把以前下载的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根指环》拿出来看看。自从下载,没怎么好好看过,这回算是补上了。
    瓦格纳的“指环”系列可以算是歌剧里的极品,总共四出:莱茵黄金、女武神、齐格佛雷德和众神的黄昏。分成四个晚上连演,总共加起来大约15个小时。不说别 的,里面的角色众多,光神就有8个,人有7个,女武神9个,尼伯龙根矮人2个,还有三个仙女、2个巨人,和一只小鸟(在后台的女高音)。情节错综复杂,音 乐更是宏大。资料上说,这部歌剧中有200多个动机组合、交织在一起。不过,这还不能表现出瓦格纳在音响上近乎变态的追求。指环系列要求一个超过100人 庞大的乐团,并且引入了几种新的乐器,包括 Wagner tuba, bass trumpet和contrabass trombone。其中, Wagner tuba还是他为这部歌剧专门发明的。最夸张的是,瓦格纳为了获得如此庞大的乐队同演员声音之间的平衡,专门建造了一座歌剧院,也就是著名的拜罗伊特节日剧院(Bayreuth Festspielhaus)。这在音乐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正是由于这种骇人的排场,造就了歌剧史上的巅峰之作。
    这倒让我联想到C++。说实在的,C++的使用,有时也同瓦格纳谱写的歌剧那样,非常复杂、庞大,需要大量的投入,和前期准备。有时,为了一些应用,而去构造一些的基础设施(就像
拜罗伊特节日剧院)。这种庞大导致了应用面的狭窄,但是却能够获得极品般的东西。这种东西当然不会是到处都有,但却是强大的、伟大的,以及关键性的。
    当然,排场仅仅是表面的东西,真正吸引人的,还是瓦格纳的音乐。歌剧在瓦格纳手里,不再是一系列的咏叹调。瓦格纳是在用音乐讲故事。音乐是歌剧的一部分, 歌唱是音乐的一部分,布景、灯光和舞台效果都是不可分割的一分子。所有这些是一个整体,除了个别出彩的乐段(基本上只有“飞驰的女武神”这一段,曾被用在 电影“现代启示录”中),很少单独演奏。它们戏剧性太强了,脱离了歌剧,就仅仅是一堆音符而已。
    这一点上,C++也是如此,语言、库、惯用法等等,都是整体,一旦相互脱离,便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所以孤立地运用C++某一方面的特性,往往会误入歧途,只有综合运用各种手段,才能真正地用好C++。
    瓦格纳庞大复杂和莫扎特的简洁优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我们不能说莫扎特比瓦格纳更好,或者反过来。他们的音乐都是最伟大的杰作,一个人可以毫无冲突地 同时成为他们俩人的粉丝(就像我:))。我们总能从中获得想像、思考、思想和伦理,两者都具备无法替代的营养。认真地学习和吸收,才是正道。
    编程语言的学习和使用,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注:严格地说,瓦格纳的这些作品并不是歌剧,有一个正式的名称:music drama,直接翻译是“音乐戏剧”,是歌剧的扩展。但是为了方便,还是广义上地将其称作歌剧。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