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51CTO微职位学软考——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遵循 CC 4.0 BY-SA 版权协议,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blog.csdn.net/panwen1111/article/details/88634363

受51CTO朋友所托,为51的课程学习写篇学习心得,作为宣传材料,我想写的太官方也没什么意思,就写了篇不太一样的,由于文笔和时间的限制,各位随意看看就好!


      “潘总~~潘总~,到你发言了”,这年轻的声音细腻中带着点焦急,是那种光听声音就能让人浮想联翩,细腻的声音从模糊到清晰,从微弱到我旁边2,3个位置的同事都能听见的大小,把空洞的眼神从小差中拉回了现实,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在老板的会议上开小差走神了,在前几秒小差的世界里,我正拿着薛老师给的范本和自己东拼西凑的软考论文,奋力背诵,背到卡壳的地方看一眼接着往下背,好久没有这么专注过了。
  我顺着这声音的来源,向会议桌左前方的角落看去,她本是负责做会议纪要的,现在多了份提醒我的工作,虽然她是出于自愿,但我也有些过意不去,她比其他人善良,她微微俯着身体一手拿笔一手放在桌延上,面前放着笔记本,上密密麻麻记了很多字,有点远看不清写的内容,她的表情有点怯弱、有点焦急还有点担心,有点像旧社会的小媳妇,可这张精致秀气涉世未深的脸却不像,她确定我回过神,用嘴往右边挤了挤,提醒老板刚才叫我了,那嘴唇今天涂了薄薄的口红,是复古的番茄红,是我喜欢的颜色。
  我看向会议桌另一边的主席位,老板今天面相温和带有点笑意,好像没发现我开小差,也有可能是今天心情好,不打算和前两次一样,向我展示他面对不上进的员工,嫉恶如仇的一面,也可能是上次如同火山爆发般的拍桌子,把手拍的痛彻心扉的感觉还没完全褪去,就连坐在我旁边的同事都刻意向两边挪动了一下屁股,好像这铺面而来灼热的岩浆,打在我身上会溅到的四周。
  我能理解这上了点年纪的老板对年轻人恨铁不成钢的那种悲愤,毕竟今年报考软考之前,我和这里大多数人一样把大把的时间用在迷茫,然后在瞬间成长,当然我没告诉过他这些,我今年已经35岁,在这个会议桌上除了做会议纪要的女孩,我是的最年轻的,在论资排辈的企业文化里,这不是优势。
  说起为什么会在这个年龄才开始干25岁该干的事情,那是因为我25岁时本还有些上进,买了本软考官方教材,人生第一次软考报了名,也是那时刚入社会意志不坚,除了该干的工作,剩下的时间都用在迷茫,整个一迷茫青年,也就那会,看了一半就被放下的教材,成了我的墓志铭,上面写着生于1983年,死于25岁,迷茫也成为了心安理得。十年后的某个星期天下午,我打算整理一下多年没动过的书箱,当我翻到这本墓志铭的时候,凝望好久思绪万千,“这人生还能够挽救不”我如是想着,过了半响墓志铭回答了一个字“能”。我不想在孤军奋战,当即定下决心,打开电脑进入百度搜索“软考培训”,“51CTO学院”的链接出现在第一排,没多看点进去了,右下角有个聊天框,
“告诉我您想了解的课程...”,刘老师发来消息,
“软考报名链接发给我”,我没等看完就回复了,
“哪您是想报考哪一门...",刘老师,
"链接",我快速回复,
刘老师这时肯定认为我是神经病,付款的时候甚至没细看报名费的位数,有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执行力了,像是蓄了十年的力突然找到了出口,又像是想到“东隅已逝,桑榆非晚”诚如是言的慰藉,就这样报上了高项。
  在软考结果和51的QQ群的学习过程来看,当初报名的决定是相当正确,虽然有些神经,也希望刘老师看到这里能重新认识一下我,在坐三望四的年龄,十年来的学习空白,在突如其来的决定下,重新背负起人生负责的使命,身负家庭、儿女、事业、学业的多重压力,一边做着烦劳的工作,一边照顾家庭,一边还要咬着牙和小七八岁的年轻人同台竞争,完成学业...一路走来,个中辛酸折磨实在是难以言表,好在班主任不断鼓励,就像无数次家人睡去,复习间隙望向窗外无边的黑夜,总有点点星光标示着方向,我想像我这样有限的时间,如果没有薛老师、邹老师名师风范般的高效精炼的授课,学员在群里袍泽般的分享经验,考前的精准命题,很难有这结果,这可能是同一期所有同学的庆幸。我没打算停下来,得知考试成绩的当天,在51我又报了明年另一门软考,据说是顶难的一门,不是信心虚无的爆棚,而是在前期的学习过程中结识了不少同学、班主任、老师,有的也成为了朋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学习会和他们一起成长,“北海虽赊,扶摇可接”,这是我的庆幸。


51CTO学院原文链接

https://blog.51cto.com/13928956/2336026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