惋惜!37岁游戏开发程序员突发脑溢血去世

程序员头条(ID:CoderTop) 报道

消息来源:重庆晚报


37岁!重庆游戏界元老冒哥突发脑溢血逝世 愿天堂没有操劳……


据重庆晚报报道,1 月 16 日凌晨 4 点,又一位互联网精英倒下。此时城市还在熟睡,天浓密的黑,四周冰冷,寒冷的雨滴敲打着路灯、树叶,寒冷敲打着城市的屋顶。


冒哥本名冒朝华,业界的都称他“冒哥”——重庆游戏界的哥。冒哥还很年轻,一个月前,过了 37 岁生日。冒哥称得上是重庆游戏开发的元老,手游的明天,重庆游戏的未来都正等着他。但脑溢血把他的明天无情地扯走了。


据了解,冒哥进入游戏行业已经有十年了,2008年从沿海的游戏公司回到重庆,成立自己的游戏公司,研发出多款游戏,实现了中国人第一次把自己研发的游戏卖到韩国。



同事陈亮发现,近来冒哥独自陷入了沉思。公司创立不到一年,一切还在打拼,员工 50 多人,快要过年了,无论如何要为大家准备年终福利。冒哥在为钱的事情发愁。冒哥忧愁的另一个问题也是钱。如今,公司开发了 15 个产品,覆盖了 12 个地区,每天新增用户上千。如何覆盖更多地区,规模更大?要发展,必须融到资


冒哥生前一直认为,游戏是互联网的一座富矿,一座高强度工作的富矿。可能有用户深夜还在打游戏,有的甚至打通宵,所以,游戏是全天候运行的,加班是常事。“冒哥经常第一个来办公室,最后一个离去。”掌驰科技行政主管李梅说。冒哥每天都像在和谁赛跑一样。而今,办公桌上的电脑都没来得及关,微信登录着,网页开着。但......人却再也回不来了


有人在微信朋友圈说:“愿天堂没有竞争之劳神,不需要加班之劳心。”面对逝者,更多的人突生感慨,呼吁“珍惜自己,珍惜生命”。

疯狂的程序员绝影 1HelloWorld 天已经七分黑了,屋里却还没开灯。这个全身黑衣服的男子突然像想起什么,从包里掏出烟,抽出一只,递给旁边的人:“兄弟,抽烟么?”――那烟是红塔山。 旁边那人连忙一边摆手,一边说:“不,不。”语气有点紧张,好像那黑衣服递过来的不是烟, 是海洛因。 这个黑衣服的男子,后来的网名叫“绝影”。他旁边那个,后来被他们称为“土匪”。这件屋 子,就是他们大学寝室。 第一天到学校,其实没有一点新鲜的感觉。绝影的舅舅和舅妈就在这里教书,早在这学校还 不叫“大学”的时候,绝影已经在学校足球场学骑自行车了。 要说念大学,最忌讳的就是在自己家门口念。哪怕你就住北大院子,也一定要去清华。土匪觉得这学校不错,不光是土匪觉得不错,看就业形势,也的确不错。但是绝影就一肚子憋屈。其实这间寝室和别的寝室也没什么特别,也就四张床四张电脑桌。电脑桌当然有,但是电脑就要自己往上面放。既然没有电脑,那要电脑着有什么用呢?还占着地方。唯一不同的是寝 室里的一个人――和别的不一样,这间寝室有个不属于这个班的人――他叫王江。 王江他特别,不仅因为他不是这班的,还因为他吹的牛皮很特别。 大一晚上谈什么?当然是谈高考。 于是王江就叹息:哎呀,差一分呐。 土匪附和道:哎呀,就差那么五分。 王江:老天无眼,把我弄到这么个学校来。 土匪:凑合吧,四年后考研,又是条好汉。 王江:不行,我要让我老爸再想想办法。 土匪:都怪我老子没本事。比我差的都去了那学校。 王江:我老爸没问题。但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不轻易去找他的。 土匪:那你这辈子就给毁了。 王江:明天就去办退学。 土匪:你去退,我跟你一起去退。 …… 两人谈得热血沸腾,仿佛他们老爸一个是教育部长,一个是清华校长,想去清华北大还不易 如反掌耳。仿佛大好前途就在向他们招手,只等明天退学。 绝影跟另一个后来被叫做叫“超薄”的人一直没发话。超薄是因为听不懂他们的四川方言。绝影呢,心里一直在郁闷:要没有舅舅和舅妈,还有舅妈的爸爸,他根本就进不了这学校。不光进不了这学校,甚至进不了中国和外国任何一所大学。 第二天,王江去退学了。土匪没去。问土匪为什么?土匪说:“他太不成熟了。唉,年龄小,办事不牢靠。” 后来,王江的爸爸到了学校。绝影觉得王江的老爸怎么看也不像教育部长,甚至连自己的老爹都没法比。虽然经过这几天王江的洗礼,应该算是“如雷贯耳”了,但就是咋看咋不行。他老爸不停的说:“儿哟,再考个大学要多少钱哟。这学费都交了8000多了哟……” 所以最后,王江也没能退成学。不过因为这次退学风波,王江一举成为专业上的名人。为啥?为啥要退学?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所以,退学是小事,但是敢退学就是大事了。至少有办法退了之后再弄个大学念去。 再后来,土匪和王江都当了各自班的学习委员。绝影什么也不是。绝影本来想弄个生活委员当的。因为生活委员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而且绝影是本地人,在竞选上应该有很多优势。可是偏偏在竞选的时候,绝影住院了。 所谓红颜祸水。要不是因为红颜,绝影就不会住院。 说那天绝影终于约到那妹妹吃饭。那妹妹是谁?隔壁专业的。长什么样?没见过。怎么认识的?网上。所以没见过才有神秘感,绝影才那么激动。 那天中午,绝影拍了拍土匪:“走了!约会去了!”于是换鞋。这时候,一个炸雷响起,哗~~天花板上日光灯断成两截,一截摔成碎片,另一截直接插到绝影的脚背上。绝影拔出这一截,脚背上立刻露出直径两公分大的窟窿。绝影正在纳闷,这么大个洞,怎么就不见流血呢?正想着,血就开始扑扑地往外喷。 土匪傻了,但还是知道叫寝室管理员。寝室管理员也傻了,说外面下着雨呢。楼长说:你背也得把学生背到校医院去。 绝影没傻。绝影说:“等等。”拿起电话:“我来不成了。我脚上现在有个洞,正在往外喷血。”那妹妹一听急了:“少来了第一次约会你就找借口。” 绝影仍然很平静:“真的。唉,血还在喷,真不行了。管理员要送我去医院,要不你在你们楼下等我,去校医院要从你们楼下过。你看是不是真的。” 管理员背起绝影就走。到校医院有两条路,一条是正道,直通医院。一条还得上个坡又下个坡,不过能从妹妹寝室楼下路过。绝影说:走坡路。管理员也真傻了,径直往坡上爬。路过妹妹楼下,绝影往四周看了五遍,一个人也没有。来不急多想,就到了校医院。 因为是外伤,情况并不是很严重,也就是清洗伤口,缝针。绝影心里惦记着那妹妹,可那时候手机手机还没现在这样普及,普及的是传呼机。也就是有人找你,给你打个传呼,那小机器就滴滴地叫,上面有他的电话,你再给他打回去。 绝影跟办公室的医生说:我要打两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给妹妹。妹妹又在那边说:“你肯定是骗人的,我去了,一个人也没有,还下那么大雨。”绝影连忙解释:“真的,我已经到医院了,管理员跑的太快,比你下楼还快。要不你亲自到医院来看,我在这等你。” 第二个电话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