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看遍了冷冷清风吹飘雪,渐厚,鞋踏破路湿透。。。

黄山行之《宏村》
宏村离竹海不远,按车行时间估计,约摸有5-6公里吧。唉,真是可惜,本想看看XXX们徒步20公里后的样子的。嘿嘿。

车直接把我们送到村口,门票花去白花花55大洋。

宏村的正前方(南面)是一个半园形的池溏,从旅游图中可判定这就是南湖(应该是个人工湖,比图画中显小)。
湖面不见荷叶,只有一些枯黄的荷根从水里冒出,湖边甚至可见垃圾,水面显得也就不那么漂亮。湖的中部有一座小小的拱桥和一条石坂跨过,联接了村里村外,也成为入村的唯一道路(湖两侧也有路可以进村,但有人把守,听说后来的XXX们试图逃票,但未能得逞)。

我们踏小桥进到宏村,跟定一个小导游,开始听她为我们讲解:宏村得名于弘广发达,为什么变弘为宏呢(问小导游,她也答不出,我上网
查了一下,原来是因为清乾隆年间避乾隆名弘历之弘而改名为宏)。村子始建者为汪氏,因旧居(黟县某处)火灾遵祖训而迁于此。我们刚过的那座小拱桥可有名头,卧虎藏龙片头中周润发牵马所过之桥就是了。

南湖成弓形,好像弯弓射箭,据说此造型也是为了镇火辟邪。桥为箭,而我们此时在正站在弦上。宏村也被称为牛形村,因建村时按风水先生设计,宏村呈牛型,古语称牛为富,南湖为牛肚。

在东侧湖畔是南湖书院,宏村的族人子弟在此上学读书。进入内间书堂可见一块巨匾,上书“朱子志家格言”。实际上,古徽州也正是朱程理学的老家。汪氏家族因经商而旺,贾而后儒,深知学识、功名的重要。所以,全村集资修建了此书院。

出了南湖书院,随导游沿正街(村的正中间的小巷)入村,行走间,导游指着巷间路边的小水渠讲到:这些水道也就是牛的大、小肠了。水系活水(正流着呢),规模上看显然比南屏大了许多,九曲十弯,水道连接到村内的家家户户(我们走的路上一直可见水渠),处处通畅,不过可能因前几天下过大雨,水显得有些浑浊。导游讲:以前此水道是生活饮用和洗涤用水,每日8时前饮用、之后洗涤。这宏大的人工水系,除了生活用水外,还有一个用途也是为了防火。而建村至今几百年来,宏村从未发生过大的火灾。此水系有莫大功劳。深埋下层的是隔离的下水道,处理生活污水。水渠甚至可以接入房屋的内屋,用来调节室温和更方便的使用,我们后来进到的几户富贵人家里,看见的观景鱼溏,厨房边的水池。都是由水渠引入。在家中可以使用清泉,简直比现如今的自来水更是方便而环保。 水的源头是从村西侧的水圳,最终流入南湖。非常合理的水位落差,使流水不急不缓,长流不息。

同为徽派建筑,所以大体建筑特点上宏村与南屏没多大区别。但因宏村汪氏当时的超强的财力,使得宏村的一些建筑更显奢侈,排场。导游带我们进入宏村首富汪定贵(盐商)家:汪家的正厅称为承志堂,厅有前后两进,三开间,左右有东西厢房,厅前有外院、内院,旁边还有花园,书房、鱼塘、有专门的娱乐的排山阁(搓麻),吐云轩(吸鸦片),还有保镖房,女佣房,小姐阁楼,听曲间,帐房。。。俨然一个大富大贵的官宦之家的排场(汪家只是捐了一个五品官,并无功名),难怪有人称之为民间故宫。更另人惊叹的是厅中的各种复杂的木雕,什么“百子闹元宵”、“郭子仪上寿图”之类名图,非常的精美细致(我之后曾在屯溪老街留意有无此类雕刻的微缩版,但始终未见,或许因为雕刻难度太高吧)。另鱼塘厅内精美的四喜石雕也可谓一绝。导游讲:此宅花费50万两白
银,百两黄金(用于雕刻表面镀金),4年时间建成。我问这家的家人去哪儿呢,导游说离开了,房子被政府收购了。我随口说:大地主啊,不是收购而是没收的吧。导游没坑声。

从汪家出来,又去了一个清官家,没别的,巨大反差,清官嘛,两袖清风,我们也一阵风似的就逛完了,没留下什么印象。

有些肚饿。抢了JOANNI的几个烧饼嚼将起来,另外她还不知从哪里采来厥菜若干,都不能吃,不知采来干啥。切。和尚和一叶也不知从何处购得烤红蓍,吃得正香。

太阳又从云里钻了出来,阳光中呼吸着清新空气,我们悠闲的走在村里的石板路上,就象路边懒洋洋的小狗似的摇头晃脑的庸懒前行。

又看过几座古居,都是大同小异,也就不再细表。

穿过一道石拱门,眼前出现一片开阔地,或许可称之为广场,不过广场的主要面积被一个半月形的池塘覆盖(也称为水广场)。导游道:这里就是宏村的中央了,此塘为月塘。塘底有天然的山泉眼,终年泉涌不竭。西测有入水口,月塘也是村中水系的重要水道和储水池,月塘内也是长年活水长流,池塘中倒影着旁边的古居和远处的青山,有那么点儿意思。形状嘛,长得就象我手中未啃完的半个烧饼。对了,这也就是宏村的牛胃了。藏龙卧虎中 章子仪蜻蜒点水,就是在此,然后再由此处飞向竹海。月塘的半圆侧竖立了十三根石柱,称为十三太保。中央则宏村的心脏汪家祠堂。

行到这儿,导游说最后还有两模古树,景点就结束了,同行几位都说看过古树了,于是我一个人跟小导游走到村尾,见到两棵苍郁的古树,称之为宏村的牛角。小导游说到村后的雷岗山为牛头。是宏村的风水山,后听旅舍室友说起雷岗山上种有很多参天古树,景色优美,值得一去。可惜当时并不得知,与小导说再见时,她小声问我:你那个同伴(指和尚)包里伸出那根管子是做啥用的,我干脆的回答:吸氧啊,身体不好。小导游于是笑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之后,我们又在村子里瞎逛了一圈儿,顺便陪和尚和一叶找烤红蓍。最终寻找的结果是:红蓍已打烊。于是,只能继续用烧饼充饥。

路过村中名人汪大燮(民国时总理)故居时,凭借Joanni MM的聪明才智,俺又识多一字燮(xie),和尚则认为此字念(bian)。

接到后队人马的电话,出村会合后,顺利回到青年旅舍。赶紧将竹海所得的两支鲜笋大块朵硕,然后稀里呼噜进入梦乡,开始憧景明日的黄山自然风光之旅。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游记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不良信息举报

黄山行之《宏村》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