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的休假…

Joel on Software

更多的休假

by Joel Spolsky

Saturday, March 18, 2000

 原文连接   http://www.joelonsoftware.com/articles/fog0000000076.html

    我在1995年自费休假过,现在我又一次休假了。我认为这两次休假都很棒。

    在1991年,我大学毕业和开始第一次乘莱德车乡间旅行,去华盛顿的Redmond。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微软。这个我要先说明,因为大家都讨厌微软。在以前的日子,只有大学里的小孩和UNIX怪人讨厌微软,因为它制造“玩具”产品和令人讨厌的office套件。这些小孩中有一个和我同一个班级,别人提供了他一份使用OS/2的工作。“没门,我会和这艘船一起沉沦”,他说,然后去了法学院。

    至少可以说,我从学校里出来后就对前景不满。我成长在充满社交气氛的寝室,害怕生活在我一个人都不认识的灰色的城市里的一个单调的公寓里。当然,这个是微软玩的一个把戏:大部分新员工都是刚刚毕业从全国各地来到这个满是沼泽的Redmond的郊区,而没有朋友和社交生活。对于大部分geek,这样的情况就意味着你会把所有的时间花在工作上。标准的一天是这样:起床,走去上班(尽量不要踩任何蛞蝓),工作到很晚,回家,看电视,睡觉,重复。

    我个人的版本有一点不同,因为我还不是一个完全没救的geek;我晚上去健身房而不是看电视,周末去骑自行车从华盛顿湖到哥伦比亚特区,去那里的书店,图书馆和咖啡屋,然后对我不再在大学里发发脾气。但是过了两年这样的生活后,我意识到我的社交生活没有改善;我还是没有男性朋友;我认识的所有都来自微软。

    生活需要改变,我搬到纽约在微软顾问咨询服务部工作。从某些方面来说,我想要写一本书那么厚的关于如何被不胜任工作的那个令人恐惧的地狱之口的对待的痛苦经过。就现在看来我没有坚持很长时间。我快速计算了我的股票期权,计算结果显示我在2 1/2年内积攒了120000美元。而且根据我的计算,我想我可以承担在创业公司工作的风险。

    我得到了Pipeline的一份工作,这是纽约地区的早期ISP,然后从微软辞职。但是与Pipeline的创始人和主管交谈后,给了我很糟糕的感觉,然后就开始了我的第一个休假。

    接下来的9个月,我做了几件事情。第一,我学习。那是在1994年,因特网开始出现。在微软那个孤僻的小岛上生活之后,我还有很多东西学习以赶上现在的技术。

    我还开始尝试我自己创业-两次。两次尝试创业都在几个星期的工作之后破灭,因为我还没有一个好的合伙人,而且我不知道我都在做些什么。我也会鼓励自己,我第一次的创业会成为Yahoo!,第二次的创业会成为Vermeer(这个公司成为出现在微软的头版)。我也曾发明了自己的硬盘产品规格,如果我们真的生产出来,也许会已经成为大型的网络公司。但是真正有用的不是想法,而是行动。

    另外一个在我心里面已经骚动很久了的想法是骑着自行车横穿这个国家。当这些创业的想法失败后,我开始计划在春天天气一开始变暖我就开始旅程。(这是我知道春天会经常下雨之前)这次的旅程非常棒,你可以看我的博客(回到1995年)。

    Idaho的某个地方,骑车穿过空荡荡的路,我的心境变化了;我感觉到了彻底的休息而且渴望回去工作。坐在Boise State的图书馆,我读到计算机工业火热的发展着,并且为如此巨大的变化和如果多的新东西需要学习感到兴奋。当我回到家查看了我的银行账户,我非常高兴的发现经过10个星期的自行车旅行,7000美元神奇的被具有神秘力量的微软股票所代替;休假了89个月几乎耗尽了我的存款。

    因此休假暂告一个段落。找到另外一个工作花了我2天时间,一个有趣的工作,而且我接下来的4年都在工作:先在Viacom,然后是Juno

    去年11月,Juno的一些确实很糟糕的管理方式使我筋疲力尽。我认识到再次让我开心起来是不可能的。越来越能感觉到Juno的管理者在各个方面都把事情搞砸了。更糟糕的是,紧张的警察式的傲慢的管理方式使我意识到事情不可能转变。我加入了那些聪明的沮丧的人群中嘲着门尖叫。

    我确实喜欢工作4年然后休息一年的方式。这一次我确信当我回去工作我会自己创业,当一位创始人。经过了这些年我学习到了很多,而且我逐渐意识到这年头自己创业并没有什么真正的风险。有亿万的不怎么聪明的风险投资要找人去花出去;甚至创业公司付非常高的薪水(他们必须这样);而且发生“清偿事件”的机会高到平均一半以上,也就是说10年期间在4家创业公司工作,会有非常高的机会得到非常多的钞票。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