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布鞋
    那一年,他对她说,他要去南方一个遥远的地方,为了他的事业而奋斗,在事业有成之后就回来接她,她答应了,两个人依依不舍地在村口的堆着积雪的小亭里分了手,记得临走是,她含着泪给了他自个精心制成的一双布鞋,他激动地接了过去,并且说要用这双布鞋走出自己的路,就如两个人在一起一样,那年他二十岁,她十八岁。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他的信越来越多,信中,他用眼泪倾诉着他在南方历尽的艰辛与委屈,为了生活,他什么都做,搬运工,扫垃圾,踩三轮车……对于别人的辱骂与白眼,他也习惯了,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他有他自己的尊严和理想,并为了它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曾一段时间萎缩在街头,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但深夜时,拿起那双用泪和血一针一线做成的布鞋,他哭了,并把它穿在了脚上,重新站了起来,她读着他的信,心跳得厉害,眼泪滴湿了信纸,他的苦,她用心去体会,为此,她曾几天纺线纺了通宵,为他?她也不知道,只觉得这样做她的心舒服了很多……
    又过了一年,她已经20岁了,对于一个北方乡村的女孩,这样的年龄已经不小了,父亲的辱骂,母亲的哭诉,使她心烦不已,常常一个人在深夜里偷偷地哭泣,拿着他那仅有的几封信,那稀少的几个字,她更伤心,但此时的她知道在世间她只会爱他一个人,她很了解他的为人,相信他来信少可能是因为他有很多事要做,为了她,他付出了也够多了,她不忍心成为他的累赘,她默默地纺织着,忍受着来着四面八方的压力与闲言闲语,她只有靠不停地纺织,只能靠劳累来发泄内心积渍的情感,那一年,村里的雪下得很大……
    青春的日子里是最容易被人忘记的,在镜里看着自己日愈无神的双眼以及日愈苍白的脸孔,她知道,这里她再也生活不下去了。她决定南下去找他,按着他六个月前给她的地址去找他,路很漫长,雪地里留下了她一个又一个参差不齐的脚印。
    到了南方,她找不到他,听说他在4个月前就搬走了,并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他好象当了什么大官似的,为什么他有了事业之后还不回来找她呢?为什么他竟忘了在遥远的北方有一个姑娘还在苦苦地等待着他。她喝了酒,而且喝得不省人事,从那一天起,她堕落了,彻底地堕落,那种生活使她感到刺激,使她得到了暂时的安慰,因为她只知道,今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爱他,但他现在抛弃了她,失去了他,她的生活也就失去了希望,她也不为这种操皮肉的生活而感到羞耻,她的心已麻木了……
    但世事总是难料的,在一次大扫黄行动中,她被抓住了,她对此却不以为然,认为最多罚点钱,拘留几天就行了,但是,那个熟悉的脸庞使感到欣喜和羞愧,难道真的是他么?他怎么当了公安?疑问归疑问,他确实就是他,在那年他拿穿着她亲手制成的那双布鞋后,就努力地在寻找生活的道路,机遇终于来了,他以他自身特有的能力和素质,成了一名光荣的公安,并且屡立功勋,现在是市里的一个派出所所长,在那段时间里,他总是不断地给她写信,但她却不回信,他以为她搬了家或者是经受不了家庭的压力而嫁人。他也曾想回去,回去找她,但所里的事实在是太多了,他是所里唯一没有假期的人。
    她明白了,悲喜交加,喜的是他没有变心,悲的是他们竟在这种场合下相见,她很后悔,为什么自己会把持不住呢?为什么自己会对深爱自己的人失去信心呢?时间能带走一切,却带不走曾经受伤的心,她平静地对他说,她已经不再爱他了,希望他能找一个比她更好的女人,他摇了摇头,静静地走开了……
    她出来了,带着蹲狱后的疲倦出来了,她不知以后要做怎样一个人,这时,一个洪亮的“嗨”唤起了她对童年的回忆,唤起了她内心压抑很久的悲哀,她哭了,大声地哭了,痛快地哭着,他用他那宽大的肩膀抵信了她几乎要倒的娇弱的身躯,轻轻地说着:“我们的世界只有一个,在这个世界里不能你,也不能没有我,更不能没有在村口小亭里你送我的那一双布鞋,就是这一双布鞋,记录着我们曾经走过的道路,路虽然是曲折的,但它只有一个终点,我们在这个终点终于相遇了,今后,在这条路上不是一个孤单的身影,而是两个依偎着,迎着夕阳而前的恋人……
    曾记否,那年的雪还是不停地下着……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生活 情感
个人分类: 情感杂绪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不良信息举报

一双布鞋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