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主义还是怀疑论?

 虚无主义还是怀疑论?

time stamp:2006年5月1日

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淹没
又怎会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远方
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
千钧一发
又怎会晓得执着的人有隐形翅牓
把眼泪装在心上会开出勇敢的花
可以在疲惫的时光
闭上眼睛闻到一种芬芳
就像好好睡了一夜直到天亮
又能边走着边哼着歌
用轻快的步伐
沮丧时总会明显感到孤独的重量
多渴望懂得的人给些温暖借个肩膀
很高兴一路上我们的默契那么长
穿过风又绕个弯心还连着
像往常一样
最初的梦想紧握在手上
最想要去的地方
怎么能在半路就放
最初的梦想绝对会到达
实现了真的渴望
才能够算到过了天堂

――范玮淇《最初的梦想》

尼采说一切真理都是丑陋的。尼采说一切价值都需要重估,我同意这一点并因此向尼采致敬。尼采是超越他所在的时代的,甚至超越现在这个时代的,这位孤独者的结局如何呢?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某天尼采在散步的时候,看到一个马夫在用鞭子抽打一匹拖着马车疲惫前行的老马,尼采愤怒的夺过马夫的鞭子,抱着马头痛哭,尼采疯了,每次当我想起这些的时候,心里总是一阵颤抖。

这个世界上什么是有意义的呢?什么是有价值的呢?实际上“意义”或者“价值”这两个原本很崇高的词汇已经完全被世俗化甚至低俗化了。每当人们对你说,这个事情有“意义”的时候,你完全可以把这个句子等价代换为这个事情是有“利益”的,而且是对于“我”来说有利益的或者说对于来说是有用的,意义或者价值已经完全被功利化的当作是“有好处”的,我们每个人生存的意义难道仅仅在于你的存在对于他人来说是有好处的么?因为你在人类的现有道德评价体系里面属于“益虫“一类的么?

一个能够令所有人发疯的句子是“为什么”,不论别人对你说任何话,宣讲任何理由,宣传任何产品,总而言之,不论是什么,你都可以反问:为什么?然后别人会向你解释,因为XXYY,你接着问:为什么XXYY,别人说:因为Z,所以我们要XXYY,你可以接着问为什么要Z?,循环往复,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你被暴怒的问话人痛打一顿,然后蔑视的对你说你是从安定医院逃出来的吧?

人们在追求自己理想的过程中已经不知不觉被异化了,你原来追求的理想已经被实现理想的手段所代替,你本来在追求理想,但是转换为追求到达理想的手段,关键是你已经意识不到你原来的理想是什么了,为了理想,我必须做A,于是我的目的是A,为了做到A,我必须做B,如此往复,最终你变成了追求X,至于为什么追求X,恐怕你已经想不起来原因了,你头脑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必须要做到X,其实这只是一条信念或者一个信仰而不是道理或者原因,手段已经成了理想,时间一长,你已经忘记你的最初的理想是什么了,追求某个手段已经形成了习惯甚至是习俗,人类从总体上如此,每个人也不过如此。我们每个人都被自己头脑里某个自己制造的或者别人强加给你的某个短期并不断变换的信仰驱动着做事情,至于为什么这样,没有人愿意思考,或者没有人有时间来思考,因为每个人都在忙于实现自己或者别人的某个信仰。“我太忙了,没时间思考“,这样的话居然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精神?

为什么我说要不断的问自己“为什么我要这样做?”因为我觉得这是从被异化的过程中,逐步启发自己并找回自己最初的理想的方法,一种回退法,但是,这个过程也是自我精神摧残的过程,更需要提防的是,思考的结果可能是你也不愿意面对的。比如我,我不断问自己,但是可怕的是问到最后一个”为什么你要这样做?的时候,我不知道答案了,我无语了,只剩下“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有这样一个问句在头脑里盘旋不去,至于为什么要这样作我也不清楚,难道是我原来做一切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最初的那个理想存在么?那个理想只是我虚幻的想象么?既然这样,我现在做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只有两个事情能够让我心理平静下来,一个是思考。至于思考什么好像倒是次要的,关键是自己意识到我在思考,我在产生我自己的看法,好像这就是让我心理感觉平静的足够理由了。我不能问自己:你为什么要思考?因为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好像太残酷了;另外一个是听音乐或者读诗歌或者有趣的东西,总之是只和情绪和情感有关的事情,因为情绪和情感是不需要理由的。所以,如果我非要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自己的答案是:这是个愚蠢的问题,或者换句话,这是个没有意义的问题。如果非要一个答案的话:情感高于理智,而它不需要理由;当然,你可以接着问“为什么“,我只能说,这是我头脑里一条虚幻的信仰,你不必当真;

阅读更多
上一篇爱你就是爱自己
下一篇搜索引擎设计实用教程(1)-以百度为例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