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I bundling

为什么VoLTE单小区能支持2000用户同时通话?

什么叫高效率?就是在单位时间里实际完成的工作量多。对于网络来讲,就意味着用最短的时间传送更高的承载量,这就是LTE的最大优势之一。VoLTE作为架构于LTE之上的语音解决方案,是怎样实现高效率的呢?今天我们从VoLTE最大容量和TTI Bundling 两个方面来谈谈这个效率问题。

在时域上,LTE最小资源调度单位是一个TTI,即1ms;在频域上,LTE最小的资源调度单位是一个资源块(resource blockRB)。一个RB由频域的12个子载波组成,每个子载波为15KHz,那么一个RB的频宽为15*12=180KHz(我在由一块披萨引发的LTE速率问题一文中有更详细介绍,点击阅读原文浏览)。这一单位资源用来传送一个VoIP数据包是非常充足的,比如,采用AMR-NB编码,其速率为12.2kpbs,一个典型的VoIP业务数据包的20ms周期内才传送224bit。如下图所示:
http://mmbiz.qpic.cn/mmbiz/rnZ1Zc6paJdXGl4BT9KJHryuc8C3F4MVVLCm16VMoMaqV212wfymI1MI5aPo9A0N9LKicYFfHz99a1ibnnDjU7CQ/0

典型的VoIP业务数据包传送周期为20ms,而VoLTE的资源调度时间单位为1ms,较之VoLTE,仅仅使用了5%的时间。高效的LTE当然不会浪费剩下的95%的时间,VoLTE可以通过时分复用的方式安排更多的用户充分利用剩下的95%的时间。这样我们可以来做一做算术题。

http://mmbiz.qpic.cn/mmbiz/rnZ1Zc6paJdXGl4BT9KJHryuc8C3F4MVt8EK62iaUlvnXK8QDem2gf9uDxZah4TTLuyFNZLKVYvfiatmxBpp4yvg/0

LTE
最大单载波为20MHz20MHz除以180KHz(一个RB),约等于100。那么,20MHz单载波在1ms内可支持100个用户同时通话,那么在20msVoLTE就可支持2000个用户同时通话。当然,这是在理想RF条件下,没有考虑实际限制。不过,即使只有50%的效率,一个VoLTE小区也能同时支持1000个用户通话,这一数字同样是惊人的。想想,2G小区可以同时支持多少用户通话吧!

另外,因为这个95%的富余,VoLTE还可以提升上行覆盖。VoLTE采用一种叫TTI Bundling技术。 TTI bundling可以连续重复发送4个相同的VoIP数据包,这些重复的语音包捆绑在一起是怎样提升VoLTE的上行覆盖的呢?
要理解TTI bundling之于上行覆盖的影响,我们得想一想上行链路预算。也就是说,我们得考虑,如果使用TTI bundlingeNodeB的接收灵敏度可以提升多少?

TTI bundling中,4个相同的数据包可以在连续的子帧中发送,而不需要等待回应的ACK/NACK。当这4个捆绑的数据包传送完成后,将会发送一个联合的ACK/NACK。即在连续的子帧接收同一数据包的多个冗余版本,并做软合并处理后,使用一个ACK/NACK做统一的回应。

http://mmbiz.qpic.cn/mmbiz/rnZ1Zc6paJdXGl4BT9KJHryuc8C3F4MVOhMR4ykibB0TyxRHzYNAibAGz0GpS01d3PNNu9pXbkClhyAJyI2qPtlw/0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不必每一数据包都等待回应,减小了时延;二,4个连续重复的数据包更有利于接收端解码,也就是说,相当于减少了系统对小区边缘的最小信噪比要求。

根据RAN1#54 report R1-0818564TTI 捆绑在一起可以提升4dB的上行覆盖增益。

写到这里,最后还得啰嗦一下,TTI bundling功能的激活原理。

TTI bundling由层三信令激活。系统根据UE功率余量(power headroom)来决定激活还是去激活TTI bundlingUE功率余量表示当前UE功率离最大功率限制还有多少空间。为了让eNodeB能听到自己的声音,UE竭尽全力,大声呼喊,而UE功率余量告诉我们,声音还可以再大点吗?这样,eNodeB在某个给定的时间段内,通过计算UE可用功率是否低于某个阈值(例如:发射功率已接近UE的最大发射功率,但SINR值依旧很低),从而决定是否使用TTI bundling功能。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深蓝海洋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